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西游:人在天庭,签到万年成圣!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水帘洞里有什么?

第二十五章:水帘洞里有什么?

        对于这个老君陵墓,苏陵是充满了好奇,隐隐觉得里面仿佛藏着什么鲜为人知的惊天绝秘!

        毕竟,太上老君分明还在天庭的兜率宫,又怎么会有陵墓呢?

        而且这陵墓还被建造在了仙古战场?!

        他一个空翻来到三笠的蛟龙脊背上,乘着它在附近绕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老君陵墓的入口,以至于三笠都怀疑是不是主人苏陵弄错了地方。

        “主人,您确定这里有个陵墓吗?”

        三笠的准圣神识都快将这里翻了个底朝天,除了满山的尸骨之外,什么都没有,更别提有什么陵墓了。

        苏陵微微皱起了眉头,系统绝不会骗他,这里一定就是老君陵墓的所在之地。

        不然的话,自己也不可能签到获得《炉鼎丹道》这样的炼丹大法!

        除非,陵墓的入口被藏了起来……

        一念至此,苏陵恍然大悟,连忙吩咐道:

        “三笠,你查一下此处空间是否隐藏着什么禁制,本座怀疑,那陵墓的入口就藏在空间禁制中。”

        在三笠面前,苏陵时刻都注重着逼格,要是露馅了,可就尴尬了。

        “好嘞。”

        对于苏陵的命令,三笠不敢有半点违抗的意思,他双眸中的竖瞳缓缓绽放着神华,试图勘破此处空间隐藏的禁制,哪怕只是一丝的空间波动都不曾放过。

        不过多时。

        “主人,此处地下果然有一道禁制!”

        三笠惊呼出声,没想到还真被主人给说对了!

        他察觉到在此处数丈的位置,有一道极其微弱的禁制波动,若非是苏陵提醒,他还真有可能忽略。

        主人还真是料事如神啊,单是这本事,就够自己学习百年的了……准圣大妖三笠在心中暗暗膜拜起来。

        苏陵闻言心中一喜。

        他如今只是玄仙实力,即便是拥有祖龙之眼,也无法察觉到这一丝禁制波动,好在有三笠相助,让这一切都变得简单了许多。

        “三笠,随我触发这道禁制!”

        他猜测,这道禁制就是通往老君陵墓入口的机关!

        随着苏陵一声令下,三笠微微颔首,随后身上片片鳞甲迸射寒光,准圣神识猛地向地底那道空间禁制侵袭而去。

        轰隆!

        地底深处突然传来一声轰鸣,强大的力量将方圆百里的白骨都掀飞起来,露出一道虚幻的空间光膜。

        “昂——”

        三笠仰天长啸一声,他蛟躯一摆,带着苏陵一起钻进那虚幻的空间光膜之中。

        哗啦。

        三笠的蛟首率先没入空间光膜之中,即刻消失不见。

        紧接着,他的身躯也没入其中,带着苏陵一起被空间光膜吞噬。

        “老君陵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我若是在老君陵墓里打卡,又会获得什么宝贝?”

        冲入光膜中的一瞬间,苏陵嘴角勾起一丝期待的笑意。

        ……

        与此同时。

        东胜神州,花果山。

        此山乃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自盘古大神开天辟地而立,鸿蒙判后而成,可谓是钟灵淑秀,怪石嶙峋,浓郁的灵气氤氲成雾,虽不比天庭仙韵厚重,但仍算是人间仙境。

        山中有寿鹿仙狐隐居期间,亦有灵禽玄鹤盘旋于空,瑶草奇花不谢,青松翠柏长春。

        此刻,一群灵猴正呼朋引伴,随着那山涧流水一路而上,似在寻找那流水的源头所在,最终停在了一处百丈瀑布前。

        “原来这山涧流水全都来源于此处,这瀑布好似天帘悬挂,流水更是远通山脚,直入东海,想必那瀑布之内必有佳境洞天。”

        一只老猴子捞着痒痒,指着那飞流直下的瀑布,继续道:

        “哪个有本事,钻进去探个究竟,不伤身体者,我等即拜他为王!”

        此话一出,其余灵猴皆是欢声附和起来,都想知道那瀑布后到底有什么,但一时间竟无人敢应。

        就在这时。

        “俺进去,俺进去!”

        一只通体金灿毛发的灵猴蹦了出来,他双目灵动剔透,与其他灵猴截然不同,眼底仿若充满了智慧,正站在一处巨石上估算着距离。

        冥冥中,这猴子只觉那洞中有什么东西在呼唤自己。

        只见他深吸一口浊气后,瞑目蹲身,纵身一跃,随后整个身子就像是炮弹般射出,冲入接天连地的瀑布之中。

        “唰——”

        苏陵眼前一花,看到无尽空间互相交叠重合,随后又缓缓恢复常态,空间趋于稳定。

        当他好奇打量四周时,才发现四周的魔气已经荡然无存,空气中反而充斥着涓涓灵气,这股灵气虽然比不上天庭的那般浓郁,但也跟他御马监里的灵力充沛程度差不了多了。

        “难道,这里就是老君陵墓了?”

        他此刻正位于一处洞穴之中,四周全都是奇形怪状的石头,若非石头缝里生长的草木都是一些灵草神花,苏陵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这哪里像是太上老君陵墓的样子?

        “咦,三笠哪儿去了?”

        他这才发现,自己分明是跟三笠一起通过禁制,闯进了这片空间,为何三笠却不在自己身边。

        真龙鞶革中依旧没有三笠的身影,看来两人是走散了。

        “这地方,有些诡异啊。”

        苏陵微微皱眉,一边沿着石道往前走,一边准备睁开眉心的祖龙之眼,看看这地方到底有何诡异之处。

        就在这时。

        “嗖——”

        一道青光猛地从一旁的石缝中窜出,眼看着就要攻向苏陵的脖子。

        “哗啦。”

        苏陵只是袖袍一摆,挥出一道鸿蒙剑气,直接将面前的青光直接击落。

        嘭!

        鲜血在空中炸开,一团血肉无力掉落在地上,居然是一只刚刚修炼成精的小蛇妖。

        苏陵淡淡瞥了一眼地上蛇妖的尸体,继续向前。

        复行数十步,他又遇见了几只试图偷袭他的小妖,不过这些小妖的境界极低,他只需几道鸿蒙剑气,便都轻松解决。

        不知他已经解决了多少小妖,只知道他身后都快铺成了一条血路。

        直至这时,他陡然停住了脚步。

        只因在他前面不远处,出现了一张洁白晶莹的玉棺!

        这玉棺长约三丈,高达数十丈,立在洞穴中就像是一块巨大的山石,挡住了前方的道路。

        “嘶,这玉棺居然通体都是由万年寒玄晶打造而成!”

        苏陵看到这玉棺的一瞬间,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这万年寒玄晶,可是锻造神器仙物的绝佳材料,哪怕只是拳头大小的一块儿,都能在三界中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而眼下,居然有人用如此之多的万年寒玄晶,打造出了一张巨大玉棺!

        简直就是大手笔啊!

        难不成,那玉棺里躺着的,真是太上老君?

        可如果真是太上老君,兜率宫里的那位,又是谁?

        苏陵深深皱起了眉头,直觉告诉他,他距离那个惊天绝密已经很近了!

        他体内灵力一动,整个人仿若轻鸿般,朝着那玉棺飞去,想要一探究竟。

        “唰——”

        猴子一跃冲入洞中,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一处空旷的洞穴宝地!

        这洞穴中奇花异草肆意生长,甚至还有一些发光的石头镶嵌在洞穴两侧,映照出五彩斑斓的玄光,好生漂亮。

        “好地方,果真是好地方!”

        他欢喜之下,忍不住想要深入洞中一探究竟,只见洞内宛若仙境,峭壁山岩之间居然还搭建着一架铁板桥。

        桥下流水湍急,冲贯于石窍之间。

        猴子欠身登桥,忽见桥旁的石碣上写着几个大字: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大造化,大造化!”

        他一蹦一跳跃出铁桥,便见各处怪石嶙峋,正当他欢喜时,忽觉脚下一热,仿佛踩到了什么粘糊糊的东西。

        低头一看,猴子差点吓得惊叫出声,身上的汗毛都根根竖了起来。

        居然是一具蛇妖尸体!

        尸身被一分为二,鲜血滚烫,显然是刚刚惨遭毒手!

        这一刻,原本还喜不自胜的猴子瞬间心底拔凉,没想到这水帘洞内如此凶险,竟有妖魔行凶。

        他壮着胆子,又继续向前走了几步,随后便见前方的石道都被鲜血浸透,数不尽的尸体横七竖八堆叠在一起,画面的冲击力简直让他心底发寒。

        忽然,他听到前方的昏暗空间里,传来一声奇异的声响,像是衣物在风中摇摆的声音。

        前面有人!

        那杀人不眨眼的妖魔,就在前面!

        一念至此,猴子身上的猴毛顿时根根倒竖,想到地上那具尸体惨烈的样子,他脸色也瞬间变得森白起来,着实被吓破了胆儿,二话不说被飞奔着往后跑,直至跃出瀑布之外。

        “猴王,猴王,那瀑布之中可有洞天奇景?”

        灵猴们纷纷围了上来,适才提议的那只老猴子也好奇询问起来。

        “洞天奇景?那洞中不曾有什么奇景,却有能夺走性命之大恐怖,尔等也莫要称俺为猴王,日后更是万万不可进入那洞中,否则性命不保!”

        猴子心有余悸,颇为惊恐地回头看了一眼那飞流而下的瀑布。

        那瀑布后的地方实在太恐怖了,刚开始还像是一处仙家宝地,可越往里走越瘆人,自己是打死都不会再进去了。

        他声音落下后,其余灵猴纷纷惶恐不已,唯有那只老猴子面露不解,不停挠着脑袋,仿佛有大大的问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前天来找他的那位神官,可不是这么说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