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剑光泪光在线阅读 - 贰零

贰零

        徐阴名字有个阴字。刑堂是苍穹帮最黑暗的地方。

        恐怕说是这世上最黑暗的地方也不为过。

        徐阴一天不向人用刑就浑身难受,比欲望旺盛的男人找不到女人还要难受。

        他隔三差五就要找个人进去,把这人玩上几天后再弄死。之前有个犯了错的苍穹帮弟子被他杀了八天八夜还剩着一口气。

        他临死前,徐阴问他最后的愿望是什么,他说下辈子宁愿做蚂蚁也不愿再做人。

        徐阴很古怪,古怪得可怕,吊诡,且扭曲。古怪得简直不像个人。

        这是古芳群临走前对风逍舞说的几句话。

        风逍舞躺在床上,房内灯火已熄。

        司马翔在这样一个人手里,会有什么下场?

        风逍舞敛了敛眉,决心一定要尽快救出司马翔。

        然而现在并不是合适的救援时机。他刚从风雷和阴刀两位堂主手中脱险,财堂外显然还有着非常严密的封锁,现在出去不过是逞匹夫之勇。即便通过古芳群的地道过去,他也没有把握一定不被发现。

        苍穹帮内部的兵岗排布如奇门遁甲无懈可击。无论有什么事,也需等到明天再说。

        他已知道暗卡每天都会换四次班。刑堂附近在侵晨会有一次换班,此时就是潜入的机会。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养足精神,准备明天的行动。

        然而他却没有闭眼,却望向窗外明月。

        明月光,明月无言。

        月正圆。

        “你在想什么?”

        古芳群居然又走进来,看到风逍舞脸上痴痴的眼神。

        风逍舞回过神,道:“是有了那奸细的消息?”

        古芳群见他没回答,也不多问:“我没打听到那奸细的身份,却知道他现在在哪。”

        风逍舞透过月光看到他的脸色:“是不是在莫藏那里?”

        古芳群沉吟片刻,道:“若你有十足把握,我可以借给你另外四条密道。”

        这是他十年来的血汗成就,当然不会轻易交予他人,就像自己的孩子绝不想随意交付他人一样。这不是个很好的比喻,但他的付出却足以用此来形容。

        风逍舞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一件事:“挖出来的土你是怎么处理的?”

        “你当然不能放在财堂的院子里,否则就会被发现。”

        古芳群道:“你应该发现了地道两侧的土都很坚硬。只要用水在挖的时候洒在两旁,两旁泥土渗进水后,就可以压得更加结实。我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将密道挖出来的。”

        风逍舞笑了:“难怪你的密道只容人在里面爬着。”

        古芳群点头:“如果有剩下的不能再往两侧压进的泥土,我就会带回这里用马桶冲掉。”

        他笑道:“他们从不会检查马桶下面有什么异样,这是我十年中发现苍穹帮唯一的一处疏忽。你若想去莫藏那边,从这边马桶下来,再从他那边的马桶上去,这招必然也行得通。”

        风逍舞苦笑。

        古芳群看着风逍舞,忽然笑了笑:“刚才你是不是在想女人?”

        风逍舞脸上不动声色:“不是。”

        古芳群笑着坐下:“你骗不了我的。像我这样的老头,你们这些小伙子的心思,那眼神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他顿了顿,道:“只不过你想的不是外面的女人,是自己的女人罢了。”

        风逍舞没有说话。

        古芳群坐了下来:“年轻人难免多情,但现在还不是分心的时候。”

        风逍舞看到古芳群的动作,立刻正襟危坐,面朝古芳群。他看出古芳群接下来要说的肯定都是相当重要的话。

        古芳群道:“我接下来说的话可能与你们此次的行动没有关系,但一定会对你们以后对付苍穹帮作出重要参考作用。”他看向风逍舞:“你应该知道即便此次义宏庄胜了,苍穹帮也绝不会就此覆灭。”

        风逍舞点头:“我知道。”

        古芳群道:“我既经手苍穹帮的账本,就对所有的资产流入与支出都了如指掌。苍穹帮能在短短十年内控制近四分之三的黑道帮派,甚至染指白道各帮,凭借的不仅仅是武力。”

        “天下之大,新奇怪特层出不穷,莫藏以一己之力想在十年内完全掌控这么多的帮派而没有纰漏,绝对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风逍舞道:“但他却做到了。”

        古芳群道:“因他靠的不仅是苍穹帮。”

        风逍舞没有说话。

        他在听着。

        古芳群道:“近来竹花帮财库一事,你可知晓?”

        风逍舞点头。

        古芳群道:“苍穹帮获得了我的财产,更有帑库在背后支撑,在有如此充沛的资本作基柱,因此动用武力迫使其他帮派臣服就不是首选方案。”

        风逍舞道:“是收买?”

        “没错,但也不全对。”古芳群道:“虽然是借金钱捆绑彼此,但远不止这么简单。”

        “苍穹帮起初劝说各个帮派一起投资各种钱庄、赌场、寺院、道观等盈利丰渥的产业,不够的部分就以极低的利息借给他们,美其名曰‘壮大我方盟友,共抵外敌’,其中就包括白道的竹花帮。”

        “而其实他们投资的产业全都是朝廷暗中操控。在各帮派尝到一本万利的甜头后,都纷纷投注所有资金进内,欲扩大利润,不少帮派都向各处钱庄贷了重金巨款。然而此时,苍穹帮暗箱操作,将他们投资运营的所有产业一下亏空,造成一众帮派陷入巨大的经济危机。”

        风逍舞面露惑色:“这岂非也是苍穹帮自己参与的产业,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古芳群笑了笑:“这便是你们外行所不懂的把戏了。”

        他仍笑着,却已笑得甚是阴瘆:“因苍穹帮自己也参与进内,各帮自然也不会怀疑是苍穹帮自己耍的手段。此时苍穹帮再向他们借钱,以自己财产也所剩无几为由,按直百抽三十的比率向他们借钱,而逐年翻半倍,分厘毫丝过五向上取整,未过则撇去。此时迫于帮中资金贫瘠,加上欠了各处钱庄不少银子,他们也不得不接受苍穹帮的支援,指望此前投资的各种暴利产业能恢复资本运作,一两年就可将苍穹帮的借款还清,专心偿还各钱庄的欠款。”

        风逍舞沉默。沉默良久,缓缓道:“然而是绝无可能恢复的,是吗?”

        古芳群道:“没错,你也看出来了。这就是苍穹帮控制黑道各大帮派的手段,投资的产业愈发低迷,各帮各派资金运作就越困难。资金运作越困难,就越不可能还上苍穹帮的这笔羊羔利,就更是为苍穹帮所操控。”

        风逍舞这次沉默得更久。古芳群接道:“你既已看出,其他各帮派一把手就算再怎么愚钝,私下交流后也肯定能醒悟过来。”

        风逍舞道:“那么他们是否已醒悟?”

        “没有。”

        古芳群道:“因在他们醒悟之前,苍穹帮又做了一件事。”

        风逍舞道:“什么事?”

        古芳群道:“三年前,苍穹帮开始将各帮派的债务逐步秘密卖出,售卖的对象是各帮派中的高层。”

        风逍舞怔住。他只觉一股恶寒涌上,从足底直寒至发根。

        古芳群道:“也就是说,如今各帮派欠下苍穹帮的债务,偿还的对象已不是苍穹帮,而是各帮派自己人,他们自己之中的身居高位之人,苍穹帮只向这些人中抽取子钱。而因苍穹帮掌握着这些人的秘密,因此他们也绝不会忤逆苍穹帮,甚至缴贡双方签订合约时更多的份额。”

        “由此以来,苍穹帮将各帮派的外部侵扰直接转化成内部矛盾。就算他们想起身反抗苍穹帮,在各自帮中权重人士的打压下也不可能起身反抗,因这些人自己也收取着其中庞大的利润。白纸黑字上苍穹帮仍是债主,而另一张白纸黑字已然将债主身份秘密分散,只是不为江湖所知。表面上是苍穹帮鱼肉各个帮派,实际是各帮派高层为虎作伥,帮着苍穹帮共同鱼肉自己帮中众底层弟子。”

        “底层弟子越努力,就越不可能偿还这笔债务。就算他们能还完,高位之人也会想方设法让这笔钱还不完,以公款养私财。此举不但变相在各帮高层中植入苍穹帮自己的人,更是让各帮派疲于还债,底层没有充足精力交流联合,从而碎片化各个帮派,切断他们之间的联系。”

        “这也是苍穹帮掌控各个帮派却没有拆散他们的原因。比起吞并整编改组,这样的关系显然比武力拆散更稳固得多,花费更少得多。虽然获取的金钱肯定不如直接掌握各帮来得更多,但从经济效益与风险承担两者上计算的话却是成本最低,最长治久安的方针。”

        “竹花帮金库一事,就是这一手段的反弹。”古芳群道:“在此手段之下,苍穹帮最需要的就是稳定,绝不容许各帮财产出现巨大波动。想要破除这笔根本不可能还清的坏账的束缚,也必须用非常手段。因此我推测那十万两金子是竹花帮监守自盗,是底层弟子团结起来干的一出好戏。”

        “而七月前,竹花帮新任帮主魏旗武上任,上任仅四月就发生了这种事。”古芳群微微一笑:“苍穹帮也早已派人秘密调查此事。那些趁机来找竹花帮寻仇的帮会,不出意外背后应当都有苍穹帮助力。而我断言,此事只要问魏旗武,八九不离十。”

        “由此可见,苍穹帮的手段已然遭到反弹。魏旗武究竟是站在哪一边的,咱俩也已心照不宣。只是这一反弹能持续多久,造成多大的效果和影响,就不得而知了。”

        古芳群顿了顿,道:“义宏庄此次行动,也势必会影响这次反弹的形势。”

        风逍舞道:“由此可见,对江湖帮派宗门来说,经济为内在之刃,武力为外在之刃,有内才有外,否则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古芳群微笑点头:“不错,孺子可教。”

        “对国家民族而言,经济与教育皆是不可让步的护国之本。而细分之下层,以江湖帮派而言,教育则可细分为得武学继承的同民共族之人才,经济与武力是不可让步的两者。”古芳群道:“因此经济与教育虽同样不可忽视,但经济在一定程度上高于任何其他条件,因缺乏经济为基础,一切都是空谈。”

        “而能对自己最狠的永远只有自己人,因只有自己人最了解自己。”风逍舞道:“既然莫藏与天子关系匪浅,苍穹帮此等手段,恐怕也是朝廷借此逐步掌控江湖黑道的手法。”

        古芳群点头:“因此魏旗武接下来必会陷于危难中。虽竹花帮误入歧途,但我希望此次行动后,义宏庄能对魏旗武有所援助,毕竟他并没与帮中高层同流合污,且看来竹花帮在他手底下也已改头换面。”

        古芳群忽然沉默,似在思忖。不久缓缓摇头:“也许也指望不上义宏庄。”

        风逍舞不禁迷惑:“老丈为何有此判断?”

        这是他第一次听见有人对义宏庄产生质疑。然而古芳群道:“义宏庄由众名门正派高层抉出,当然也代表了他们的利益。虽义宏庄至今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信义当头,但最重要的根本原因是符合白道各鼐鼒人的利益。除非三位庄主有跳脱此中的觉悟与信念,否则断不可能花费精力帮助竹花帮的底层弟子。”

        “我从未见过三位庄主,因而无法作出判断。”他问风逍舞:“以你所见,三位庄主是否有此决绝的魄力?”

        风逍舞沉默。

        这番言论让他不得不陷入思考。良久长考后,风逍舞只有答道:“晚生瞽目聩耳,且身份低微,尚不敢冒然评论三位庄主。”

        “这问题确实太为难你了,我不该问。”古芳群望了眼窗外月光,长叹一气:“但愿这次我能借义宏庄行动,从此摆脱苍穹帮。”

        他的目光黯然:“经济经济,经世济民。经济本该带来的是国强家富,人民富足,而我却不断操弄矰缴伎俩,鱼肉天下苍生。”

        风逍舞道:“从中调节各帮关系,恐怕非你不可。”

        “这也是莫藏为何至今都留着我这条老命,而不敢让徐阴对我下狠手。”古芳群瞳孔深处浮云苍狗,恍如沧海一粟:“十年来,我助苍穹帮做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我已不愿……”

        “这次一定可以成功。”风逍舞道,目光中对这位老人的敬佩更深。

        古芳群淡淡笑笑,却没说什么。多年来与希望失之交臂,让他懂得不要对希望抱有太大希望。他已站起:“司马翔你可以试试,但莫藏那里你最好不要去。”

        他再次用极其严肃的语气说道:“虽有地道相助,但我在这十年,也从未进入过莫藏身处的庭院。以你的武功智慧,进出其他八处院落问题应该不大,但能否从莫藏手中安然无恙地回来,我无法保证。”

        “我虽不懂武功,却懂分辨人的气。莫藏的气为帝王之气,也就是说,若皇帝不限于嫡子,可立莫藏为帝,虽他年纪是太大了些。他足以成为一位合格的君主,在我见过的武林人士中,只有一位有类似的气息。”

        风逍舞道:“是谁?”

        古芳群道:“刘毓。”

        “刘毓?”风逍舞惊道:“巴蜀郡望刘家现任家主,祖考刘运位列紫微阁十二臣第二,曾受封‘平殇王’的外姓氏族,现为世袭一等公的哀公刘毓?”

        古芳群道:“紫微太微中,虽二十四位异姓臣将都曾受封为王,然都是死后追封,适子也均袭一等公,只有紫微第一沈家与第二刘家、太微第一霍家世袭王爵。景公案后,姜韬九族尽诛,紫微第一沈落红坐。紫微十二臣、太微十二将多位后人也因此降爵,平殇王刘毓、靖安王霍启均降为一等公。沈落红削爵免官,家族中已无人涉政,均遁迹江湖。如今除去勤惠王沈落红一族与景公姜韬一族,加上种种历史旧事,朝廷要官中,紫微阁只剩五家,太微阁仅余三家。”

        “紫微太微家族在景公案后,多有左迁。刘霍两家虽遭降爵,却未受轻用。哀公刘毓钦授太傅,居文华殿大学士,兼当朝皇帝新办直属机构‘内外二枢’内枢之正使,敕赐行蟒;宁公霍启钦授少师,居武英殿大学士,兼外枢正使,敕赐行蟒。沈落红离政后,刘霍便是仅余的两位可以带剑上朝的外姓臣。当朝皇帝封王封公绝不封国,无论亲王郡王,一二等公,手下都是没有实权的食国禄邑,且无圣命不得离京。而哀公宁公不但可自由出入京城,宁公因外枢使身份甚至可以随意出入边关。近来云南边境袭扰,刘毓更是被授予川云贵总督,掌四川、云南、贵州三省兵权,足见皇帝对此人信任之深。”

        “比之霍家,刘家不但为伐冰之家,在江湖亦久建威名,武功家学传承百余年,当今五大世家,也不敢在江湖对刘家有一丝非言。在巴蜀之地,即便磐石如峨眉、唐门两宗,也不得不让刘家三分;刘毓本人为峨眉俗家弟子,却被奉处极高地位,左右门派之决策。这无与伦比的江湖影响力恐怕也是皇帝让刘毓主司‘内枢’的原因之一。于天朝,虽无藩国之名,已有藩国之实;于江湖,虽无五家之权,犹胜五家之威。”

        风逍舞道:“传闻一年前天子亲自下诏严禁烟土流通于我中国,违者处以极刑,便是两枢正使在廷上鞭辟入里,力排众议,在背后起大推手的决定作用。”

        古芳群站起:“莫藏刘毓两人的气相近,又截然不同。莫藏更多一份不破不立的澎湃,而刘毓更偏于允执厥中的沉稳。”

        “莫藏远非武林中人所能对付,因他超乎常人之处不只是武功。要对付他,仅凭你一人是不够的。”古芳群已走向房门:“我不想你死,毕竟我还指望着你把我救出去。”

        侵晨。没有阳光。

        阳光隐没在重重云雾里。

        风逍舞藏在古芳群财堂的一棵大树上,向下观察四周。

        附近暗卡的人果然已开始更替。远处已有一批守卫向这边走来。

        风逍舞纵身一跃,跃进另一棵树里。五个起落间,他已离开财堂。

        他没有走古芳群的地道。正如古芳群所言,他没有十足十的把握。

        出了财堂,他就没入一丛灌木里。

        换班的人还没来,他必须再等一下。

        他现身处极为危险的地方,身旁周围全是暗卡布设,但他明白在这样的情况更需沉着的等待。

        曾经的以前,若他不能学会等待,不是饿死,就是累死。人在自己的生命受到严酷考验时,往往能很快学懂一件事。

        他等着,等着远处的人。远处人已到来,两班人相互交替前一刻,也是他们开始走动的前一刻,风逍舞立刻动身,片刻也不停留。

        这是他在那城外对付毕恭玄时掐好的一处时间点,这次毫无疑问生效了。

        九重院落,每一重都大得如皇帝行宫的规模。

        他的路线都是依照暗卡更替时间规划的。一路走来,他已到了刑堂外。

        日已当空。这一路他从曙光未现的早晨走到了正午。

        刑堂外墙是黑色的。门是黑的,屋瓦也是黑的。这里一切都是黑的。

        徐阴这人,果然人如其名。此处对苍穹帮中人来说怕是堪比十殿阎王的存在。

        刑堂周围一株树也没有,甚至一垛草丛也没有,只有一方平地。虽然藏不了暗卡,然而墙高两丈,比苍穹帮总坛任意一处的墙都高了一丈。不借助起跃点根本无法从墙上进入。

        或许可以从正门进入。然而对风逍舞来说当然不可能。

        这附近很远的地方开始就已没有设暗卡了。徐阴并不是个喜欢人的人,就连有活人在他周围转悠也会觉得恶心。

        他喜欢的只有将这人抓回来好好玩弄一番。

        除了他的人和莫藏外,未经他的允许,绝不容人在这附近走动,就连郭重山和万里独行也不得随意出入刑堂。

        行刑这件事对徐阴来说足以用“神圣”二字来形容,他不允许任何人打扰他施刑的过程。

        风逍舞从远处树上摘起十几片表面较为不平整的大叶子,走到围墙附近,将衣服上的布料撕下,然后将叶子贴着墙壁放上。

        风逍舞一跃而起,脚尖在墙上第一片叶子轻轻一踏。

        叶片落下,人蹬起,他立刻放上下一片叶子,再在叶上点踏。如此循环往复,一路朝墙顶蹬去,竟是江湖早已失传的绝顶轻功“跌花踏叶”。

        片片叶子落地,他人也随着一片片掉落的叶子愈蹬愈高。在他将到墙顶时,立刻换成刚才裁好的一块布料向顶上一套,手抓住墙顶,翻身腾上,然后开始不停喘气。

        这种轻功身法是利用叶片增大脚下与墙壁的摩擦,结合气息运转,再在叶片脱离墙壁时,借助足尖勾挑起叶片在空中回旋形成的漩涡气流作羽步飞登,从而达到陡直向上不断踏跃的效果。而愈往后,对气息和脚力的要求越高。因此在最后几步,他才换成摩擦更大的布料,帮助自己跃上墙壁。不明此功隐秘之人,犹如观仙逐鹤,骇然耸异而又美不可言。

        “跌花踏叶”在气息提纵时极为损耗真气。当他用手抓住墙翻上去时,相当于以最快速度施展轻功连续奔波二十里,然后将二十里内的损耗及劳累压缩进这极短时间内。这种轻功身法的施展过程也极为困难,稍一口气或一个步伐有了细微偏差,人就会自空中跌落,连调整和挽救的机会也没有。若不是再没别的办法,风逍舞也不愿用这门轻功登上围墙。

        这门轻功他已练了十二年,今天是第一次用出来。也幸亏他懂得这门轻功,否则只能像傻子一样在外面干瞪着眼了。

        风逍舞花了好一段时间,调整好气息,将目光转至刑堂。

        刑堂内部却并不像它的外墙那般黑暗,却仿佛更加黑暗。不是外表的黑,而是给人一股阴森彻骨的暗黑压迫感。这里每一分每一寸都不知不觉间透露着刮骨的寒意。

        徐阴不喜欢花,但黑色与血红色的花却是例外。刑堂里栽满墨菊及曼陀罗华,在残秋开得正艳,却让人更觉诡异可怖。

        牢狱在刑堂最北边。风逍舞跟着古芳群的话,悄然跃下。

        他的动作很轻,轻得只听到风动花影声。

        当他的脚尖踏在地上,身子立刻弹起!

        他对危险的感知一向很敏锐。他的脚一触到刑堂的地面时,心里那种本能的惊怵立刻涌上心头。

        地上忽然开出一个大洞口,涌出二十余条大汉,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柄奇异的外门兵刃,向风逍舞方才落脚处砍去!

        若非风逍舞反应够快,此刻他的脚已成了一滩肉泥。

        风逍舞身子长起,剑已出鞘。

        一声龙吟,人已如流星般落下!

        一剑之威并着下落之势,没有一人敢轻撄其锋。二十余条大汉散开,想再将风逍舞合拢围起,风逍舞人却已潜入花田中。当他欲再出手,忽然响起一阵稀落的掌声。

        远处高阶上站着一人。大汉们想冲来,那人却用手势止住他们的动作。

        风逍舞已知道此人就是徐阴。在刑堂中只有刑堂堂主才有如此简短有效的命令。

        也绝没有任何一人能像他这样,给人一种从头顶冷到足底的阴寒之意。

        他在微笑,但风逍舞宁愿他一点表情都没有。

        郭重山的笑永远都带着剑锋一般的冷漠与孤傲,徐阴的笑却带着刑具般的阴森与呕寒。

        徐阴点头:“好快的剑。”

        风逍舞没有说话。

        徐阴见风逍舞没说话,接道:“我已在此等候多时,你却姗姗来迟。不过毕竟你还是来了。”

        他说话的声音也似带着残酷刑具独有的寒栗之气。是因他长年都呆在刑房向人施刑的缘故?

        风逍舞还是没说话。

        在到来之前他就料到会是这样。他来这里本就是为了司马翔,就算没有古芳群的信息,他也会第一时间来刑堂寻找有关司马翔的信息。苍穹帮只要在这里设下天罗地网就已足够。

        郭重山当然也知道,所以昨夜也并没花很大心思去搜寻。他做事从不多费一分力气。

        风逍舞已做好十足心理准备来面对此次伏击,他已计划好这次若无法救出司马翔,就立刻撤退。只要还他活着,就有机会再来营救,若连命也交付此地,才真的再无机会了。

        徐阴看了看风逍舞,道:“你身上的衣服和昨夜报告给我的消息不一样,莫非昨天你还溜了出去?”

        风逍舞淡淡一笑:“不错,我还回去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然后今天又来了一次,直到现在才被你们发现。”

        徐阴眼中怒火迸发,然而他眼里的怒火看起来居然也是冰冷的。

        两次被两个不同的人连着两天入侵总坛,这是苍穹帮建帮以来从未有过的,也是苍穹帮的奇耻大辱。

        徐阴并不知道风逍舞在说谎,风逍舞为的就是让他的愤怒冲散他的理智。然而他很快恢复平静,平静一如稳稳趴着一动不动的刑台:“你果然有本事。然而现在即便你再有本事也不可能从我手中逃脱。”

        徐阴微微笑笑:“你若乖乖就范,我保证一定善待你,绝不会如对司马翔那般对待你的。”

        风逍舞沉下心,保持着冷静。他知道徐阴也在刺激他,让他的心理失衡。

        他是怎么对付司马翔的?风逍舞极力不去想这个问题。

        徐阴轻叹口气:“你若不肯降服,我就只好采取些手段抓获你。我刑堂一百七十七人,每一个都会我一点功夫,我会请他们轮番来伺候你的。”

        风逍舞笑道:“你所期待的其实不就是这个吗?”

        徐阴眼里迸出火花,一种在男人欲望暴露时才会迸射出的火花:“是的,我更希望你不会投降。我最喜欢玩的就是像你这种长得漂亮的男人和女人了。”

        风逍舞道:“那我就如你所愿。”

        徐阴笑了笑:“好,很好。我杀人一向不喜杀得太快,就先请我手下人陪你玩一玩吧。”

        徐阴一招手,三人从他背后缓缓走出。一人手中一只飞镰,一人手中什么东西也没有,两手骨节却明显突出,手指也微微朝里聚拢,显然练的是鹰爪功一类的武功。

        还有一人手握长剑,竟是一少年。

        风逍舞看了眼少年,竟发现此人有点眼熟。

        他看着这个少年,忽然想起。

        城外古树,百草荒芜。

        夕阳西下,四匹健马长嘶。

        这少年竟是那天与他交手的谢雨楼!

        谢雨楼手执长剑,冷冷看着风逍舞,似从未见过此人一般。

        徐阴道:“我手下这三位香主,你不妨猜猜看谁的武功最好?”

        风逍舞道:“用剑的。”

        徐阴点头:“果然有眼光。”

        他忽然叹了口气:“我近来只记得教他们如何向人用刑,武功修为一事却怠慢了。他们向人用刑的本事都很高,武功却并不怎样。”

        徐阴拍了拍谢雨楼的肩膀:“这位是我近来新纳入的香主,虽年少,剑法却是谢家真传,也是谢家后起一辈中的第一人,更是当今天下剑手中的佼佼者。你若有意,先陪他们三人玩一下如何?”

        风逍舞道:“不必。”

        “不必?”

        “不必送死。”

        徐阴看着风逍舞,笑了,又露出他那种刑具般的独特笑容。

        在他笑得最诡异之时,笑容凝冻,倏然出手!

        他一出手,身旁三人也一齐出手!

        徐阴手里一翻,已多了对匕首,他的兵刃就是这对不到一寸长的匕首。

        一寸短,一寸险。徐阴的兵刃不及一寸,每一招都是专走偏锋的险招。

        这是他用来割人肉的短刀,也是他用来杀人的短刀。他的招式歹毒且诡辣,每一招都仿佛带着刑具的残酷阴寒之意,也带着慢慢死在他这对短刀下亡魂们的怨灵,栗人体肤。

        四人围攻风逍舞,余下二十多人却都没出手。他们并不是阴刀三十七众,此时参与进徐阴等四人的围攻只不过是徒增累赘。

        这四人间的配合也远不如郭重山与他手下的三位香主,然而风逍舞依旧无法走脱他们的包围。他发现徐阴的武功居然比郭重山甚至万里独行都要高。当他们四人中出现一丝漏洞时,徐阴立刻就能补救回来。风逍舞几番险些突破,都被徐阴重新封回缺口。

        风逍舞心下一沉。方才跌花踏叶的轻功已损耗他极大的气力,此刻又僵持在这番恶斗中,绝不是明智之举。

        然而他从没想过徐阴的武功居然高到这般地步。即便是单打独斗,凭借徐阴诡谲巧变的招式,风逍舞也没把握能在他手下一次取胜。如今更有三位香主相助,他已再次身陷险境。

        谢雨楼每一剑都是杀招,这样的剑招简直就是带着玉石俱碎的想法使出的,已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安危,似是想一雪那天古树下的惨败之耻。这剑也和当时古树下他用的剑截然不同,他竟换了一把剑。然而下一剑与风逍舞相碰时,他手中剑的剑白竟突然断成两截。

        这一破绽令四人始料未及。风逍舞立刻从中抽身,破门而出!

        他已听到身后徐阴在怒吼,然而却并没有人追上来。

        因他们知道已失去追击风逍舞的时机。

        风逍舞没有向财堂走去。

        熟悉苍穹帮总坛后,他已不像刚进来时那般被动,一路的暗卡都没再伤到他。

        现在他躲在一处水边草丛里,想着刚才谢雨楼手中剑突然断开这件事。

        若不是有这个意外,他要脱离那四人夹击只怕是难如登天。

        是谢雨楼想报他不杀之恩?还是单单只是个意外?

        想到刚才谢雨楼那不顾一切的种种杀招,风逍舞很难想象这是谢雨楼故意为他制造的机会。

        一直躲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如今苍穹帮已开始正式搜寻,他们知道至少今天内风逍舞是不会再出现在刑堂了。在风逍舞熟悉刑堂后,下一次的潜入将会更加成功,因此必须要尽快将其捉拿。

        所以他现在必须离去。

        水是流向另一处庭院的。风逍舞看着潺潺流水,眼里忽然放出了光。

        水流向的另一处庭院,是莫藏的庭院。

        按古芳群的话,他们绝对想不到风逍舞敢潜入莫藏的庭院中。此刻若潜入里面,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此次潜入苍穹帮总坛得到的信息远远不够。若要洗脱罪名,就必须知道奸细身份。无论莫藏是否如古芳群所说的那般可怕,他都必须再试一试。

        他一翻身,滑进了庭院。

        风逍舞潜进里面的第一反应就是——

        里面根本没有任何暗卡埋伏。

        他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躲在花丛观察了很久很久,还是得出和一开始潜入时一样的结论。

        这里真是莫藏的庭院?

        风逍舞戒心更重,走出花丛,步上花园小径。

        一个人都没有,连一个巡逻的人也没有。

        他想起水龙十三连两兄弟带来的文件上也没有莫藏庭院的暗卡点明。莫非这里真的连一处埋伏都没有?

        静。却静得令人心旷神怡,和外面别处庭院的静截然不同。

        外面的一切寂静都充满杀意,这里却只有流水,只有花林。

        这里庭院的布设也不是为了掩藏暗卡,而只是单纯为了美,为了赏心悦目。

        风逍舞走在其间,心里迷雾更浓。

        莫藏真的就在这里?

        “莫藏真的就在这里?”

        风逍舞吓了一跳,循声望去。

        一位老人坐在一湾曲水旁,手里执着一根竹竿,竿上有鱼线,竟似在垂钓。

        老人没有看他,一直专心致志地钓鱼。

        风逍舞这才注意到这个老人。这老人实在太静,静得似已融入这庭院中的每一山,每一水,每一桥,每一石,静得浑如庭院中的一部分。且他分明就很明显地坐在显眼处,风逍舞一直往隐蔽处搜寻,因此忽略了老人的存在。若非老人说话,只怕风逍舞仍未注意到他。

        然而这并不代表风逍舞真的没去注意,而是这老人将自己的气息完全隐蔽起来,宛如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塑。能将自身气息收拢至如此地步,风逍舞从没见过这种人。

        现在他见到了。他知道这老人一定是个绝世高手,且武功比他迄今为止所见的任何一人都要高。

        风逍舞已走去,走到老人对面:“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他这才发现老人身边还慵懒地趴着一头壮大的黑白犬。黑白犬两眼似张非张,匍匐在石上。

        老人轻轻抚摸巨犬的背部:“这是一处叫不列颠的岛上帝国引进来的牧羊犬,它来到我身边时正好是庚午日,因此取名‘庚午’,我平时很爱惜它。”

        “前辈是在钓鱼?”

        “没错。你要不要尝试一下?”

        “好。”

        老人从一边拿出另一根钓竿,抛向风逍舞。

        他仿佛早已知道会有另一人要来。

        风逍舞伸手接住,没有说话。

        钩上有饵。风逍舞坐下,开始钓鱼。

        老人道:“每个从外面进来的人,表情都和你一样。”

        风逍舞道:“我能想到。”

        老人道:“这里的外人并不多。”

        风逍舞道:“我知道。”

        老人道:“你是近来的第二位客人。”

        风逍舞道:“我也知道。”

        老人看着风逍舞:“你好像什么都知道。”

        风逍舞微笑:“然而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

        老人大笑:“这是句非常有禅机的话。什么都知道,好像和什么都不知道没什么两样。”

        风逍舞道:“世上有很多事都可以通过这一禅机来理解。”

        老人点头:“不错。就好比你现在在钓鱼,其实你也并非在钓鱼。”

        风逍舞沉默片刻,道:“我在钓鱼。”

        老头微笑着摇头:“你骗我,你没有在钓鱼。”

        风逍舞敛了敛眉:“我不在钓鱼,那我在做什么?”

        老人道:“你在拿着鱼钩,等着被鱼钓。”

        风逍舞仿佛懂了他的话,从水里将鱼竿轻轻提出。

        钩上的饵已消失。

        鱼钩在阳光下闪着银光,仿佛在向他嘲谑。

        老人笑道:“这里的鱼很精,一不小心就会被偷吃鱼饵,自己反而还不知道。”

        老人的鱼竿忽然开始抖动。他将鱼竿扬起,带起一条鳞光闪闪的大肥鱼。

        老人将鱼抓住,从鱼钩上解下:“当你在钓鱼时,鱼也在钓着你。稍不留神饵就会被偷去,就如同刚才你那般情况。”

        老人将鱼放进一旁的竹篓,微笑:“世上有很多事岂非都是这样子?”

        风逍舞道:“所以在钓鱼时,要怎样做才能不被鱼钓?”

        “问得好。”老人道:“我已很久没听过这么好的问题了。”

        “像我刚才就是在钓鱼,而你就是在被鱼钓。”

        老人缓缓道:“因我已在这钓了十年鱼,已深谙此处鱼的脾性,懂得用什么方法才能让它们上当。而你并不常钓鱼,所以才会像刚才那样被鱼钓走。”

        “猎人在捕猎时,猎物若落入他的陷阱,那他就是在捕猎。当猎物突然从陷阱跳出,一口将猎人咬死,此时猎人和猎物的关系就互相转换了。”

        “当你去骗人时,原本被骗的人反过来把你骗了,那么你就是被骗的那个。同样,当你去杀人时,原本被杀的人反而先杀了你,那么你就是被杀的那个。”

        老人道:“因此你若想钓鱼,就得先将这门技术学好再来钓鱼,否则就只会被鱼钓。你若想捕猎,就得先将捕猎这门技术学好,否则你就会成为被捕的猎物。”

        风逍舞道:“若要杀人,就得先将杀人的技术学好,否则就不是杀人的人,而是被杀的人。”

        老人道:“所以当你进入此地时若还想出去,就要有十足的把握能活着离开,否则……”

        老人微微一笑:“你就永远也离不开了。”

        风逍舞道:“你就是莫藏?”

        老人道:“是的,我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