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剑光泪光在线阅读 - 肆

        夜。

        月如轮。

        今夜似乎特别的冷。

        司马嫣缩了缩盖在身上的松花锦毯,望向窗外空气。

        是不是已快要入冬了?

        今年的冬天来得好快……

        空气迷漫着缥渺的夜雾。月华晕晕,透过层层雾汽,流入室里。

        室里一片漆黑。唯有地上一汪月光,宛如一层白霜。

        今夜司马嫣并不想点灯。她只想望着窗外带着寒华贸然闯入自己房里的月色。

        这月光……连拦都拦不住呢……

        唐唐倚在窗边,伸手拨了拨空气中的冷雾,哆嗦了一下:“今夜好冷,不如把窗户关上,你的病还未愈,这样对身体不好。”

        司马嫣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唐唐转头,背着司马嫣,悄悄地叹了口气。

        她明白小姐为什么会这样子。她的小姐一向喜欢亮堂堂的房间,每当入夜时分,都会叫她帮忙一起把屋里的灯全都点起来,然后坐在床边,感受温暖灯光带给她们的欢欣与愉悦。

        像这样一盏灯都不点,只让窗外月光肆意流入房里,这个月也有好几个晚上是这样的。每次都是……

        唐唐对着窗外,目光已有点黯淡了。

        如此这般,即便她身上的病治好了,可心里的病要怎样才能好起来呢?

        唐唐都已开始有点恨那个人了,恨他为什么这么久都还不回来看小姐一眼?

        月如轮。如轮圆月流出的月光,也好冷好冷。

        司马嫣走下床,走到桌案边,轻抚案上的一床琅石泉,痴痴望着窗外。窗外庭院凄凄。

        她坐下,优柔拨弄着琴弦。吟猱绰注间,闻得正是一曲《长门怨》。琴音婉转悠扬,一如月色般绵柔悱恻。

        今夜的月,也和昨夜一样……好圆。

        月为何总在人分离时才会变得尤为圆满?

        抑或是人只有在分离时才会有这样的对月情怀?

        月仿佛永远都是孤独的。无论在什么样的夜,无论是什么样的月,漫天星空或是如洗夜空,一钩新月或是盈盈满月,它都永远是那么孤独,那么寂寞。

        寂寞的人为何总喜欢凝望寂寞的月?

        寂寞的月为何总是要相随寂寞的人?

        找到一个归宿,或是与其相伴?

        得到一份温暖,或是以遣离忧?

        此夜此景,此情此意。不同的望月人或许有着千万种思绪,唯一不变的只是月的寂寞与人的寂寞。

        寂寞的人望寂寞的月。千古以来,这一轮苍茫廖廓的月,承载起了多少人无穷无尽的寂寞?

        千万年寂寞的月光静静流淌,流淌在凄迷的夜色下,又流进了今时多少家人寂寞的心田?

        唐唐也在望月,和司马嫣一样在望月。

        莫非她也感到了寂寞?

        几缕秋风响梧桐。商意更冷,更浓。

        几只寒鸦在屋檐下“呀呀”地乱叫着,月光仿佛更加凄厉。

        琴声顿止。司马嫣拂落琴腰,走到窗边。清凄月色照在她脸上,原本就已苍白了的脸在月光下更显憔悴。

        唐唐道:“小姐,夜露很重,你这样病情会加重的。”

        司马嫣没有说话,只是颙望着天上无尽夜空中的飘渺青光。

        唐唐叹了口气,走到司马嫣身边。她伸手,指了指庭院中的草木:“今夜似已真的开始转凉,不知何时连叶子都已开始结霜了呢。”

        司马嫣顺着唐唐的手望去,果然有层薄薄的白霜覆在木叶上。霜叶在风中雾里月下,仿佛也如月光般,粼粼闪动着银光。

        司马嫣仰头望月,曼声道:

        寒鸦连阙起,月露凌秋光。

        寂寞梧桐语,落得几层霜?

        诗音未落,泪却已落。

        这首小诗还未吟毕,泪水就已从她眼角流落。

        唐唐站在一边听着,心头不禁紧紧一缩。

        虽然她没读过很多书,只认得一些字,但也从司马嫣吟出的这首小诗里感触到了深深的凄凉怅惘之意。

        苍天闻梧桐幽幽夜语,冷得会落下几层寒霜?

        她不知道。

        她也不去数。她无心去数,也不敢去数。

        梧桐夜语,雾冷风清。一个人坐在窗前,一层一层数着寒霜。数着数着,心岂非也会跟着一起碎掉?

        秋月玲珑,人也玲珑。

        玲珑人,玲珑心。玲珑心,玲珑情。

        玲珑心易碎。

        唐唐从身后将司马嫣抱住,忍住哀痛道:“小姐,你快回床上去吧,我现在就别院的小楼看看有没有像是他的影子。你再这样,连我都想哭了。”

        司马嫣拭去眼角泪痕,道:“你去吧,我这就回床上去。”

        人倚高楼望,望得几里长?

        天涯人又何止几里漫长?

        司马嫣幽幽叹口气,坐回了床上。

        她不知自己究竟还要再等待多少个长夜,漫长而永无止尽的长夜。

        门忽然被轻轻推开。

        唐唐这么快就回来了?

        是不是有了他的消息?

        司马嫣面露喜色:“他是不是回来了?”

        她将目光转向门一侧,脸上的笑容却立刻凝结。

        月光并没照到门上,司马嫣看不清。

        但她分辨得出这人的身段。这人身段比唐唐还高出一个头,这人显然不是唐唐。

        司马嫣有点怕:“谁?”

        门外人缓缓走近,走进月光下。

        “是你!”

        “是我。”

        夏侯一柳脸上带着微笑,但这微笑却充满淫猥诡邪之意。

        司马嫣不自觉朝里缩了缩身子:“你来干什么?”

        夏侯一柳道:“我来问候司马姑娘的状况如何了。”

        司马嫣木木然道:“我……很好。”

        “恐怕不太好吧?”

        夏侯一柳走到妆台前,点起盏粉红色灯罩覆着的纱灯:“这样的深夜,却连灯都不点一盏,更兼如此幽怨的琴声,姑娘莫非在想着心事?”

        司马嫣没有回答他。

        她如方才抚琴般迅速拨动着脑里的思弦,思考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场景。可她从未见过此类状况,已有点慌了手脚。

        夏侯一柳的微笑渐渐变得说不出的暧昧:“粉红色的灯光,总是浪漫的。浪漫的时光总该做些浪漫的事,姑娘你说对不对?”

        司马嫣死死抓住身上被子,声音已在发抖:“你想干什么?”

        夏侯一柳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到了她的脚上。

        小小的脚纤细轻巧。

        夏侯一柳目光露出满意之色:“果然是双漂亮的脚。”

        司马嫣立刻将被子拉起,想把脚盖住,夏侯一柳却忽然从窗边消失,出现在她的眼前,将她的手抓住。

        司马嫣怔住,情不自禁抖了抖身子。

        夏侯一柳的轻功并不能算一流,可司马嫣见识太少,几乎未曾见过轻功。

        司马嫣想将手从他手里抽出,可夏侯一柳的手就像铐子般死死铐住她的手腕,嘴角残酷地微微上扬:“这么漂亮的一双脚,盖住岂非可惜?”

        司马嫣手腕已被他抓得开始发痛。她忍住痛楚,想将身子往后退,夏侯一柳却跟上一步。她再往后退,夏侯一柳又跟了过来。

        她已退得不能再退,贴着床屏不住地发抖。

        夏侯一柳将脸凑近,闭上眼深吸一气,点头道:“香,真香,估计尝起来更香。”

        司马嫣的脸忽然红了。

        她从未听人说过这些话,却好像有那么点听懂了这是什么话。

        有些话本就是用不着教也能听懂的。

        司马嫣尖叫道:“唐唐,快来救我呀!”

        夏侯一柳笑了,笑得狰狞而残酷:“她连自己都已保不住,还会来救你么?”

        司马嫣颤抖地看着夏侯一柳,嘶声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夏侯一柳微笑:“你为什么不问问我要对你做什么?”

        司马嫣盯着夏侯一柳,没有去问。

        她没有问。她连想都不敢想。

        她跳下床,想跑出房间,却被夏侯一柳一把扯回来,用力摔在了床上。一声痛苦的呻吟从她嘴里发出,夏侯一柳将她按住。她大叫了一声,想伸手去推,但她两只手却都被同时铐住。

        她用脚去踢,夏侯一柳却完全没有反应,依然带着讥谑的笑容,眼睛在她身上从头到脚滑了一遍:“好,很好,看来这几天我并没白等。”

        司马嫣没有说话,还在不停挣扎。然而此刻她就像一个已落入大海,身边却连一条浮板都没有的人一样,只有等待着海水将她吞噬。

        夏侯一柳微笑着,静静欣赏她脸上的表情。

        反正已是囊中物,再多玩玩又何妨?

        女人能带给男人的乐趣他已尝过很多,他并不急于这一时。

        暗地里尝过很多。除了夏侯孔武和他玩过的女人,没人知道他也是这样的人,甚至连家里的兄弟他也绝口不提。所以他一直都是为人称道的谦谦君子,也是人们口中夏侯家里最正经的一个。

        直到今天,他才对司马嫣露出本来的面目。

        他明白要侵犯一个处女,若想要让她在激烈的反抗无效后产生逆来顺受的认命感,那在她的闺房里动手是最佳之选。

        因为那是属于她们自己的空间。在自己的房间里总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而这种安全感在这种情况下又会莫名其妙地怂恿起她们的认命感。

        这是他作过多次尝试后得出的结论。这个结论自他开始实践后就从未出现过一次偏差。

        当女人认命了后,说不定就会一辈子跟着这个男人了。

        这是他的经验,也是他今晚的打算。

        他动手一向不喜欢拐弯抹角:“其实在见到你那天我就已经有机会了,你知道为什么我要等到现在才动手吗?”

        司马嫣已开始喘息,却还在反抗。只是反抗的动作已越来越小,力气也越来越小。

        夏侯一柳笑得眼睛只剩下一条缝:“因为那天你病得太重,连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玩起来丝毫不带劲。像今天这样病快好了,却又还没有好,稍微带着点病情的虚弱,却又有挣扎的力气,玩起来才是最有趣的。”

        他又叹了口气:“看来连上天都青目我,想让我玩得更尽兴些。”

        司马嫣紧咬着牙关,强挤出一句话:“你给我滚,你就是一个……”

        夏侯一柳笑着抢道:“我是什么?是你的丈夫吗?”

        司马嫣咬着牙,不再说话,闭起了双眼。

        她能感到眼里已有泪水在涌动。她不想在这人面前流泪。

        夏侯一柳笑得越来越猖狂:“听说你已有了心上人。他人呢?现在在哪?”

        这句话就像堤岸上已开始崩溃的缺口,再被人重重砸了一棒槌。司马嫣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泪水,在床上不住地放声痛哭。

        她在今夜就要被污辱了清白,可是他……他呢?

        你在哪?你还在哪?

        你为什么还不回来?

        夏侯一柳看着自己身下失声痛哭的司马嫣,眼里突然迸出亢奋的火苗,伸手抓向她的衣襟。

        司马嫣用力将他的手拍开,大声道:“你做梦,我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她使劲撞向一边的床屏。可她的头刚侧过去,夏侯一柳就一把扯住她的头发。

        一声凄厉的惨叫,仿佛连窗外月光都因这声惨叫而颤抖了一下。

        好痛……好痛啊……

        她倒下去,泪水还在不停地流。

        夏侯一柳狞笑:“这可不行,哥哥我玩的是两条腿能动起来的女人,可不想陪一块冷冰冰的木头共度良宵。”

        司马嫣不再说话,就那样瘫着,仿佛心已死了。呆滞的目光望着眼前依旧凄美动人的月色,却连流出的眼泪都已是泪腺的本能触动,呆呆地流着,生命的灵彩似已完全消逝。

        我好没用,我真的好没用……

        夏侯一柳仰天长笑,目光雀跃着罪恶的火焰,伸手继续抓向她的胸部。

        正当他想抓起司马嫣胸前的衣襟一把撕开,手却停住了。

        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脊背在这一瞬仿佛有几百只蜈蚣在走路,又像有几千只蜘蛛在不停地叮咬。

        上一刻他还在极度的欢畅中,现在却已感到自己内心本能地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他恐惧得已开始喘气,他的心仿佛已落入凝结千万年而不销的冰封里。

        他愣愣地,愣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之后,终于像年久失修的机关般一格一格将头转到身后。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双眼睛。

        当他看到这双眼睛时,他的心跳也在同一刹那立刻静止。

        这么冷的一双眼睛!

        不,这绝不是冷。冷也拥有温度。这双眼睛就像是在一场惨绝尘寰的斗争中唯一幸存下来的一头猎豹,独自走在辽阔苍漠的原野上,茫然环视了着洒遍四周的血流残骸尸骨肉块,然后再面无表情地抬起脚步缓缓离去,而不带有任何一丝温度与情感的非命眼神!

        这人一身白衣。白衣已染上很重的黄尘,他的脸也有仆仆风尘的模样,却依旧掩饰不了他那一身杀气。粉色的灯光柔和,他脸部的轮廓却在灯光的勾勒下更显残酷,残酷得连夏侯一柳想悄悄吸口气来缓解内心的恐惧,也不敢将嘴张开一丝缝隙。

        “出去。”

        他的声音就像沉藏在冰冷海底无尽深处的寒石般冰冷。

        “为什么?”夏侯一柳拼命想抑制住内心的恐惧,可他刚一张嘴,嘴唇就不由自主地发抖。

        “我不想在她面前杀人。”

        “你是谁?”

        风逍舞的声音更冷:“你问了个很愚蠢的问题。”

        夏侯一柳道:“什么?”

        “我是杀你的人,你本不必问我姓名。”

        风逍舞看着夏侯一柳,目光直戳进他内心恐惧的最深处:“你也不配问我的姓名。”

        夏侯一柳冷笑:“你以为你能杀得了我?”

        风逍舞沉默。

        夏侯一柳道:“你以为我是谁?你知道杀我的代价是什么吗?”

        风逍舞冷冷道:“夏侯家的人,全都是废物。”

        夏侯一柳大怒,反手去抓剑柄,想拔剑。

        但他的手在刚抓住剑柄的一刻就忽然停住。

        粉色的灯光熄灭。只剩月光,朦胧的月光。

        剑在月下。剑光也如月光。

        如月光般冰冷辽阔。

        剑在喉间。夏侯一柳的喉间!

        夏侯一柳瞳孔收缩。

        他从未见过,也从未想过,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要去想过,世上居然有着这样的一剑!

        灯有灯罩,本只有夜里的狂风才能吹灭。这样冰冷柔和的夜,当然没有狂风。

        窗外没有掀起狂风,灯火又怎会忽然熄灭?

        没有天地间的狂风,有剑风。剑的狂风!

        一剑激起的狂风,连灯罩里的灯火都被震灭!

        剑在月下。人却比月下剑白还要冷,更冷得多。

        夏侯一柳看着眼前月光下的这个人,心里的恐惧忽然消失了。

        他的瞳孔开始涣散,全身的力量也在他内心恐惧消失的一瞬而消失,跪倒在地上,嘴角不断地吐出白沫。

        “出去。”

        “……为什么?”

        “我不想说第二遍。”

        夏侯一柳也不是个喜欢问两遍相同问题的人。世家子一般都没有这种习惯。

        但他整个人都已魂飞魄散,已记不得这句话他曾问过一次。他脑子里只剩一片虚无。

        司马嫣的心还在跳。

        距离刚才的事已过了很久,可直到现在那噩梦般的惊惧还浮现在她的眼前。

        这是她第一次,亲身经历的最彻底的一次,人世间最真实的那份丑恶与污秽。她还不能完全脱离这份丑恶带给她那震撼心灵的极度震慑。

        门开了。风逍舞扶着唐唐走进来。

        唐唐立刻冲过来,将司马嫣抱住,失声啜泣:“小姐,你怎么样了,有没有被吓到?”

        司马嫣抱住唐唐:“我没事,我没事……你呢,你有没有事?”

        “我也没事。只要你没事就好……”

        唐唐还想说得更多,但她忍住自己的冲动,离开了司马嫣的怀里,静静地退到一边。

        因为他,他回来了。她的那个心上人回来了,就在她的身边。

        月光照在风逍舞的脸上。他眼里不再是那断绝一切生机的绝情,而是充满了无限情意。

        他们看着对方,却都没有说话。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

        他们只是对望着。静静地对望着。

        忽然司马嫣眼里涌出了泪光。

        她不曾想过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相聚。

        但他已回来了,真的已回来了。就在我的眼前,就在我的身边。

        他们仿佛有很多话想说,但很多话却都没说出口。

        月光无声,人也无声。

        月光静默,人也静默。

        良久的静默后,风逍舞终于开口。

        “我回来了。”

        “嗯。”

        “我来晚了。”

        “嗯。”

        “你好像病了。”

        “嗯。”

        “你也瘦了。”

        “……嗯。”

        沉默。

        又是沉默。

        他们都没有再说话。

        司马嫣的嘴唇咬起,松开,咬起,再松开。

        风逍舞沉默,低头。沉默了很久。

        他抬起头,向司马嫣轻轻一笑。

        “我回来了。”

        司马嫣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夺眶而出,扑向风逍舞怀里:“你回来了,你终于肯回来了。你知道这些日子我是怎么过的吗?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你知道吗?你都知道吗?”

        风逍舞紧紧抱住司马嫣,目光充满了柔情与怜惜,想说话,却仍无法将话说出口。良久的沉寂后,终于抚在她耳畔,轻轻地说:“对不起。”

        “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嫣嫣……”

        唐唐已走了。

        在他们紧紧相拥的那一刻就悄悄地走了。

        她独自坐在房间床头,泪水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

        他回来了,他终于回来了,小姐和他终于又相见了,我真的好高兴……

        可明明是这么一件高兴的事,我为什么却哭了呢……

        晨光熹微。

        司马嫣依偎在风逍舞的怀里,已睡着了。

        她睡得好安静,安静得像是初生的婴儿。

        她对他倾诉了整整一夜的相思,此时终于熬不住疲怠的倦意,沉沉睡去。

        风逍舞摸了摸被她咬得现在还有点发红的手臂,苦笑了笑。但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出他眼里洋溢着的幸福。

        他静静听着她枕在自己耳边的呼吸声,心里充满了久未有过的平静。

        只有在她身边,他的心里才能得到真正平静。

        纷扰险恶的江湖,只有与她在一起的时光他才能得到真正的休憩。

        风逍舞将司马嫣缓缓放在枕头上,掖好被子,望着她安详的睡脸淡淡一笑,转身离去。

        他想就这么一直陪着她,但他不得不离开。

        他还有事要做,连片刻都不得耽误的事。

        这也是关系到她的事,甚至关系到她整个家族的命运。

        紫竹山庄院落七重。每重院落都有八人守卫,八人都是司马翔亲自筛选出的江湖好手。

        但现在这些江湖好手只剩四十九人。这四十九人都已被绑住手脚点上穴道,连嘴巴都被人用破布堵了起来。

        昨天夜里他们都被一个人用不可思议的手法,在最出人意料的一瞬封住了穴道。他们甚至连看都没能看清,只见到一条白影,一条宛如鬼魅的白影。

        七八五十六人,只剩七七四十九人。七个人已被风逍舞杀了。有四个是因他没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封住他们穴道的时机,于是他就在下一刻拔出了他的剑。

        他们连那莹如月光的一剑都没看到,就已倒在了地上。

        他们死得并不痛苦,因为他们连痛苦都未曾感知,生命就已结束。

        还有另外三人正在草地准备朝唐唐下手。当他们的手刚伸出去时,咽喉处就绽放开了一朵鲜花。

        鲜红的血花。

        他们倒下时,脸上还带着那猥亵的笑容,连神色都没改一下。

        来不及改一下。

        现在剩下的这些江湖好手都聚集在一间狭小拥挤的柴房里。混浊压抑的空气使他们止不住地想打瞌睡。

        但他们却不敢睡。忍不住要睡的都用牙齿用力咬一下自己的舌头,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

        他们仍不知道昨晚那条白色幽灵还会用什么手段来对付他们。想到这里,他们就都打起了精神。

        没有人想在睡梦中被杀死,死至少也得死个明明白白。

        他们来到紫竹山庄前,每个都曾是行走在生死边缘的老江湖。武功或许稍逊一筹,阅历却不会浅。但像那样的轻功身法与点穴手法,他们连见都没见过。

        像这种人对他们出手,为的是什么?接下来又会对他们做什么?

        想到昨天夜里那白色身影在迅速诡谲的变化下居然还能使出精准无误的一指,他们的恐惧就更深,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

        只可惜他们的嘴都已被堵住,心就算想跳也跳不出来。

        门开了。

        沉沉欲睡的众人立刻醒来,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清醒。

        因为他们知道来的一定就是昨夜把他们全都制服的那人。

        他们没有失望。

        进来的是一个脸部轮廓瘦削,却长得很俊俏,很好看的年轻人,很年轻的年轻人,年轻得令人难以想象昨夜那绝妙的身法与手法就是眼前这人所使出来的。

        昨夜的霜还没完全消散,在晨光下化作淡淡的雾汽。晨雾缭绕,迷漫了他的双眼,却依旧没能迷漫他眼里迸出的神光。

        他就站在门外的迷漫晨雾间。

        他们都没见过这人。虽然风逍舞已不止一次造访过紫竹山庄了,但每次来他都没让守卫发现自己的踪影。

        每个人都看着他,心里在盘算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风逍舞目光从人群的最右边划到最左边。每个人在接触到他的目光时,都感觉自己的脸仿佛被一柄凌利无比的利器重重划开了一口子。

        他走过去,将其中一人手上绳子和穴道解开。

        “剩下的你自己解开。”

        风逍舞转身,走向门外。

        这人怔怔看着风逍舞,看着他一步步向柴房外走去。

        他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他不明白为何风逍舞会将自己身上的绳子解开。

        但现在他都已放过我了,那我为何还不快些溜之大吉?

        想到这里,他立刻解开自己脚上的绳子,丢开嘴里的布,飞一般冲出去。

        “我还没让你走。”

        这人脚步停下,犹豫片刻,乖乖走了回来。

        从这里距离门外不到十步。虽然面前还挡着被绑的几个人,然而凭他的本领,想要在一瞬跃出门外并不是难事。

        出了门外,他就自由了。他知道只要自己出了门外,风逍舞能拦住他的机会将大大降低。

        但他不敢。

        在这个人面前,他连只需一瞬努力就能换取的自由都不敢去轻易尝试。

        想起刚才那锋刃一般的眼神从他脸上划过的神情,竟察觉自己身子不知何时已开始在微微颤抖。

        “你跟我来。”风逍舞径直走出了门外。

        他的心沉了下去。

        莫非他想带我去另一处拷问我,逼我说出那些不能说的话?

        倘若真是这样,那无论如何我都要拼一拼。

        他已摆好架势,随时准备出手。因他知道有些话说出去比直接死掉所带来的后果要更严重得多。

        “我劝你最好不要出手。”

        风逍舞还是没回头,却开口道:“你若不出手,还有可能活下去。若你此时出手,就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风逍舞走出柴房,他也跟着走出柴房。

        他没有出手。

        他从未见过风逍舞,也不了解风逍舞这个人。风逍舞说话的口吻也依旧很冷,但却莫名让他感到一种信任,信任风逍舞绝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

        走出那混浊沉闷的小柴房,他感觉自己仿佛已来到天堂。

        清新的晨雾使他的呼吸变得无比顺畅,也让他精神骤然一振。身上的经脉也灵活了起来。

        风逍舞道:“你感觉好些了吗?”

        这人愣了愣,呆呆地看着风逍舞。

        他想不到风逍舞居然会朝他一声问候。虽然这声问候不带有一丝温度,却也是一声问候。

        他想不到,却不敢不回答,木木然点了点头:“嗯。”

        “那么现在你可以出手了。”风逍舞道:“我不使用任何武器。只要你在我面前走过十招,你就可以走了。”

        这人又愣住。这一次他甚至感到了震惊。

        莫非他让我出来,为的就是让我脑子清醒些,出手更准一些,好让我跟他比试比试?

        这人将信将疑地问了句:“真的?”

        风逍舞淡淡道:“你可以选择放弃。”

        “不,不。我来,我不放弃。”

        “很好。”

        风逍舞从柴房里走出,只不过这次他关上了门。

        他给了十七个人出手的机会,现在从门里走出的只有他一人。

        十七人中,没有一人走得过他手底下十招。

        其实依这十七个人的武功,他只需一剑就可取了他们性命。

        他为何要搞得这么复杂?

        风逍舞向前看去,唐唐已在树下等他。

        晨光映在她的侧脸上,仿佛更憔悴了。

        风逍舞走到她身边,柔声道:“你怎么样了?”

        唐唐道:“我……什么怎么样了?”

        风逍舞道:“昨天晚上的事,你现在怎么样了?”

        唐唐低下头,沉默了片刻,缓缓道:“我没事。”

        她抬起头,向风逍舞笑了笑:“我很好。”

        阳光就在她的眼睛里。她的眼睛很亮很亮,却还是流露出了一丝惊惶。

        昨天晚上的事,让她又勾起了那本已淡忘不堪回首的往事。昨天夜里,她做了整整一夜的噩梦。

        她说她自己很好,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但她不想让风逍舞为她分心。她知道他有更重要的事,也有更重要的人。

        即便如此,她还是不免怀着一丝奢求,奢求风逍舞能再多问候一下她,多关心一下她。虽然她明白这个人并非是她的人,但她还是迫切地想要一个人,无论什么人都好,能给予她更多的温暖与关怀。

        她失望了。

        风逍舞并没从她眼里读出那一丝隐隐透出的不安,只是向她笑了笑:“你没事就好。”

        他本就不可能读得出来的。若站在这里的人不是唐唐而是司马嫣,他就一定就能看出来。

        只有情人才会这么多心,这么细心。唐唐只是他的朋友。

        唐唐也并没露出埋怨之色,只是淡淡笑了笑。

        她早已习惯了失落。她的失落也远不止这一次,她已能很坦然地去接受。

        风逍舞道:“其实你不必这么早醒来,你还可以再多睡会。”

        “你说的我都知道。”唐唐道:“可我知道你昨天晚上让我今天来找你,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我,我又怎能连累了你?”

        风逍舞微笑。

        唐唐确实是个很善解人意的女孩。

        风逍舞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开始问了。”

        唐唐点头:“你问吧。”

        风逍舞道:“司马庄主去了哪里?”

        唐唐道:“庄主有事出去了,临走前让夏侯家的人来帮忙照顾小姐。”

        “这是谁说的?”

        “夏侯一柳说的。”

        “庄主是什么时候走的?”

        “四天前是庄主贵降,他的寿宴结束后的一个时辰……也许要更晚些,就从书房径直出了山庄,连寝房也没回一趟,看样子走得十分匆忙。”

        “夏侯孔武是不是也来了?”

        “嗯。”

        “他人呢?”

        唐唐低头想了想,道:“那天寿宴结束后庄主就和他在一张桌子上拼酒,之后就安排他在听竹院休息。当天晚上庄主就匆匆离开了。第二天一早,他也离开了山庄。”

        风逍舞皱了皱眉:“司马庄主喝了酒?”

        唐唐点了点头:“这是他的寿宴,他当然要喝酒。”

        “他喝了酒,还拼了酒?”

        “嗯。”

        “喝了多少酒,拼了多少酒?”

        “嗯……寿宴上的酒有很多,他都喝过,拼的是庄主自己珍藏三十年陈的绍兴花雕。”

        “整整一坛?”

        “整整一坛。”

        风逍舞没再说话。过了很久,才长长吐出口气。

        唐唐道:“你怎么了?”

        风逍舞道:“夏侯孔武出卖了司马庄主。”

        唐唐吃了一惊:“这怎么可能,他们可是生死兄弟,夏侯庄主怎会……”

        风逍舞道:“对于某些人来说,利益远比情谊重要。”

        唐唐没有说话。沉默了半晌,才缓缓道:“可是夏侯一柳做的事,夏侯庄主也不一定知道。说不定是他自己一时鬼迷心窍,才会……”

        风逍舞道:“昨夜夏侯一柳搞出那么大动静,山庄的守卫却没有一人来救你们,是因为他们全都被收买了。被收买的人没有把司马庄主生死兄弟的儿子夏侯一柳给杀掉,就足以说明一切。”

        唐唐道:“可是……他们这么容易就被收买,以后还有谁敢请他们作保镖?这不是在砸他们自己的饭碗吗?”

        唐唐想了想,又道:“而且山庄还有很多人是被庄主的人格魅力所折服,或是受过庄主的救命大恩,自愿留在此处为山庄当守卫,像这些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收买的。”

        风逍舞点了点头:“你说得对。跟着司马庄主来的二十六个人里,确实有宁死不屈的人在。”

        “至于收买一事,还得看收买他们的人是谁。”

        风逍舞指了指自己刚刚走出来的小柴房:“那些所谓的护卫,昨晚我已全部抓住一起关在里头了……”

        唐唐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全部?”

        风逍舞道:“嗯。”

        唐唐道:“连那个一掌能拍碎大石头的也抓住了?”

        风逍舞道:“他不在,他死了。”

        唐唐愣住。愣了半晌,才怔怔地道:“你杀了他?”

        风逍舞摇了摇头,道:“紫竹山庄院落七重,每重院落都有八人守卫,一共五十六人。然而这五十六人里,昨晚却有十七张是我此前从未见过的面孔。”

        唐唐又吃了一惊:“那可是五十六个人,你来这里的日子算来并不多,又怎能记得住?”

        风逍舞道:“但凡经我看过一眼,如果我想去记的话就能记住。”

        唐唐眼里的讶异之色更深,惊讶里透露出了深深的崇敬之意。

        风逍舞淡淡地笑了笑:“如果你也像我这样走了这么久的江湖,就算你原本不会的事,慢慢也都能学会的。”

        “那十七张我从未见过的面孔,就是五十六人里至死都不向收买他们的人所屈服之人的替身。因此这十七人都被杀了,换了另外一批人来。”风逍舞沉默片刻,道:“那个一掌拍碎大石头的人也在这十七人当中。”

        “我于山庄四下并未寻见尸体,也未见到掩埋的痕迹。十七人的尸首有可能是夏侯孔武走时,一并拉着走了。”

        唐唐没有说话。沉默了很久,黯然道:“好人其实还是有的。”

        风逍舞道:“是的,一直都是有的。”

        唐唐道:“那你刚才在里面做什么?”

        风逍舞道:“我在试那十七人的武功。”

        他知道唐唐听不懂,于是他立刻解释:“他们可以在我面前说谎,但凭他们的武功想在我手底下说谎还远远不够。我试他们的武功,就是想知道他们的来历路数,以及他们的身份。”

        唐唐眨了眨眼,道:“现在你是不是已知道了?”

        风逍舞微笑:“是的,现在我已知道了。”

        但他的笑容很快消失,甚至连眼里的笑意也已消失:“只是我们接下来的路恐怕就不会太平了。”

        司马嫣醒来时,已是午时了。

        阳光透进窗户,照进她的眼睛。司马嫣眯着眼,慢慢将眼睛睁开,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她觉得今天的阳光特别特别暖和。

        她也觉得今天自己的精神特别好,心情特别好。

        是因为阳光太温暖?是因为她的病已经好了?

        还是因为他已回来了?

        爹爹有事出去,他也能这里呆久一点,不用再提心吊胆地怕被人发现了。

        想到这里,她心里就涌起了一股像是小孩子偷吃蜂蜜却没被大人发现的小小狡黠的窃喜。

        她醒来时没看到风逍舞,但她并没有感到不安。

        她知道他一定还在这里,还守在她的身边。

        窗外阳光明媚绚丽,庭院中生生散发着秋晴里暖洋洋的和煦。

        她忽然想起之前夜里他来这里的时候,自己正站在窗边焦急地望着他一点一点往里面挪进来。然而当守卫刚将视线转过来的那一刻,他却突然从自己身后的房门走进,她心里涌起的那股诧异与甜蜜的幸福。

        想到这里,她自己也忍不住偷偷笑了。

        他还打死不肯告诉我是怎么做到的,一直说是什么法术呢,简直是个大骗子。

        她跳下床,想去找风逍舞,来一起分享这明媚灿烂的心情。

        当她的脚尖刚触及地面时,门突然开了。

        风逍舞从门外,和唐唐一起走了进来。

        司马嫣忍不住想跑过去,然后跳进他的怀里。

        但她忍住了。

        她发现风逍舞进来时脸上虽然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却隐隐透出令人悄然生肃的庄重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