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满眼的羡慕

第一百一十五章 满眼的羡慕

        在陈虎的干扰之下,让陈友谅迟疑的招呼着副将集结人马,然后大军开拔出发。

        俗话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这一走,立马让燕国的守军与明军,漠北的五万人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漠北的将士说实话还不能完全称之为军人,他们更像是一群杂牌军,说好听点跟土匪没有什么区别。

        但饶是如此,漠北的勇士不论是精气神,还是身骑的战马,或者是他们的弓弩,都是燕军无法比拟的。

        只见漠北的勇士,一个个虎背熊腰,目光流露着一股仿如草原狼的嗜血光芒,而他们手中的弓弩更是透着刺骨般的寒芒。

        “滕哥尔,你们漠北的弓弩看着不俗啊,这是镔铁打造的吧?”陈友谅好奇的对着滕哥尔出声问道。

        “嘿嘿,这还多亏帝师给了咱们技术,又让咱们漠北如今有了钱,才能打造出如此神兵利器,我不是跟你吹,就你们燕国这城门都能轻易穿透。”滕哥尔咧嘴大笑道。

        看到陈友谅不信,滕哥尔拿起他的那把弓弩,拉动弓弦直接来了个满月,然后募地一松手,只见那箭羽化作一道流星直射城门,一声沉闷之音过后,城门直接留下了个箭羽的洞。

        那一刻陈友谅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满脸惊愕的看着城门留下的痕迹,嘴角直颤。

        而待走到城门之处,再一看,乖乖呀,箭羽一半在外边,一半在城墙里,就算是这城墙年久失修,也不至于如此恐怖吧。

        陈友谅头发都要竖立起来了,头皮在发麻。

        “此弓好霸道啊。”陈友谅喃喃自语道。

        别说他了,饶是燕国的所有人都被彻底的震撼了一把,下意识的摸了摸他们身上的铠甲,这玩意要是射来岂不是直接透心凉。

        “帝师,您不说要给咱们的武器更新换代呢么,啥时候换啊,我可期待死了,这次我去帝都可是听说了,您制作的那个什么复合弓,比这威力足足大上两倍,而且就算是普通人都能够拉动。”滕哥尔对着陈虎讨好的说道。

        “还得在等等,目前咱们工匠制作起来很麻烦,还无法大批量生产。”陈虎微微笑了笑道。

        什么?

        比这威力大上两倍,我的乖乖,岂不是要把城墙都要能够射穿了。

        陈友谅感觉浑身的恶寒,凉气顺着脚底板直往上窜,更别说燕国的将士们了,那是脸色煞白,感觉跟明军,还有漠北的勇士他们,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啊。

        燕国将士情不自禁的看了看他们自己,补给的困难让他们显得破衣拉萨灰头土脸是的,一个个就跟要饭花子是的,与漠北的相比如此,更别说跟明军相比了。

        因为陈虎的暴力惩治,田文竟回到关州之后老老实实的把原本属于关山城守军的物资全部运送而来,如今的明军可谓是鸟枪换炮,一个个身穿崭新的铠甲,身骑高价买来的战马,那一个个就跟战神下凡是的,看着就让人感觉他们浑身上下无一不富得流油。

        毕竟如此贵重的装备,可不是小钱,何况是二十万大军了。

        他们不仅装备先进,精气神更是高亢,要知道他们可都是陈虎最得意的兵杨迪带出来的,令行禁止在他们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在没有得到命令之时,往那一站,就跟一杆杆标枪是的纹丝不动。

        如此纪律严明的部队,饶是在齐军的身上陈友谅都未曾见到,他打心里的羡慕啊。

        “杨迪,你带的部队说实话让人感觉一人可抵十人,那股杀气,那股铁血之气,我真的很羡慕。”陈友谅不由的赞誉道。

        “你可别吹嘘我,这都是镇国将军教导的好,我在镇国将军那批兵里边算是最次的了,有时间让你看看狼牙特种大队你就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军人,我们这些人只能算是普通的军人。”杨迪笑着摇了摇头道。

        “狼牙特种部队?”陈友谅不解的道。

        “那是军人向往的地方,每个军人以进入狼牙而为荣,那里边的人……这么说吧,我勉强合格。”杨迪道。

        陈友谅一脸的好奇和神往,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何当杨迪说出来的时候,明军每个人似都充满了渴望,似乎谁要是能够进入那个地方,比捡了金子都开心。

        部队出发,漠北骑兵在最前边,明军居中,燕军在最后,他们满脸羡慕的看着明军,看着漠北的勇士,脸红的就跟臊的姑娘是的。

        “将军,什么时候咱们也能有这身装备啊,你看多精神,多威风,有这装备,说实话打仗就算是死了都值得。”

        “你好像傻,要是有了这样的装备,你想死都难,谁在跟前那不是砍瓜切菜的,看看人家那才叫兵,咱们跟来要饭的一样。”

        “是呀,说实话,我这辈子都不想与明军为敌,太恐怖了,太吓人了。”

        将士们的话让陈友谅陷入了沉默,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陈虎,又深深的看了一眼明军。

        虽然深秋的天气凉爽无比,但是天空的太阳却显得很毒辣,照射在人的身上火燎燎的,没有等半个时辰的功夫,明显看得出燕军出现了疲软之态。

        毕竟如今的他们可以说营养不良,能吃上饭都算是烧高香了,早上那顿根本看不见几粒米的稀饭,两泡尿之后肚子依然空空如也,不时的发出咕噜噜的响声。

        “陈将军,要不休息休息吧,我看将士们似乎有些累了。”陈虎对着陈友谅建议道。

        “这才多大功夫就休息,若是照此下去的话,岂不是等燕国都被齐国人杀光了还没有到地方。”陈友谅有苦难言的道。

        “兄弟们没有吃饱吗?”陈虎随口问道。

        “唉,如今能吃上饭已经算是不错了,别提吃饱,一提……”

        咕噜……

        话音未等落下,陈友谅的肚子发出一声震耳的惨叫声,惹来陈虎暗暗偷笑。

        陈虎顺着身上拿出一块牛肉干塞进了陈友谅的手中道“来,先垫吧一口,等中午时候咱们聚次餐如何,涮羊肉吃。”

        “肉……咕噜……”陈友谅硬生生的咽了口口水,饶是如此嘴角还是忍不住流出哈喇子来,捧着手中的牛肉干狠狠的深深的吸了一口上边的香味,那感觉就跟抽什么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