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忽悠

第一百一十四章 忽悠

        “你们两个想比试,等回来的时候有的是时间。”陈虎撇了一眼两人道,这两个家伙倒是看着很投脾气,这让陈虎不由的想出个不错的主意来,每个月举行一次军事比武大会,先在国内搞几次,然后邀请各国来参加,这样只要诸国来参加,无形的自然能够带动明国的旅游业。

        如此一来的话,就算是诸国想要封杀明国,他们也封杀不住。

        不错,不错。

        尴尬的两人涨红了脸,这才收手赶紧集结兵马。

        二十五万大军集结完毕,在陈虎的安排部署后大军直接出征直奔燕国的汉水城。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浩浩荡荡的大军来到城下,直接把燕国守将吓得脸色煞白,因燕国为了攻打唐国抽调了不少部队,加上燕国与明国少有摩擦驻军本身就少,此时城中不过五万兵马而已,哪里抵挡的住明军二十五万的兵马。

        “你可认得我,我乃是明国镇国将军陈虎,这次并非是要与你们燕国为难,而是为了帮助你们燕国,如今齐德强率领百万大军正要图谋你们燕国,我带兵是去帮你们燕国抵御齐国来犯之敌。”陈虎端坐在战马之上朗声说道。

        什么?

        燕国守将陈友谅一呆,迟疑的说道“怎么可能,联盟大元帅不是带兵回援齐国了吗?”

        “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几天相处齐德强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心里没数,楚国二十万人啊,说杀就杀,那可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他们上有父母,下有妻儿,就这样被杀了。”

        陈虎说着忍不住的擦了擦眼眶,让旁边的齐静怡忍不住低头偷笑不已,果真是厚脸皮之人啊,这样的话居然能从他的嘴中说出,还脸不红心不跳的。

        不过拥有精湛演戏的陈虎却让陈友谅感同身受,毕竟当时所有的一切都历历在目,哪怕是过去了两天的时间依然夜不能寐。

        但是他不可能因为陈虎的两三句话便开门放人。

        “你看这样如何,你带兵与我同行,我作为人质与你相伴而行,平时我与我军中之人保持让你足够放心的距离。”

        陈虎再次出声道,话音落下随之补充了一句“唉,要不是因为看那齐德强生性残暴,喜欢滥杀无辜,我岂会管这趟闲事。”

        陈虎恳切的话语让陈友谅信了几分,然后出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齐德强要打我们燕国的?”

        “这其实很简单,你想想,他明知道齐国遭受明,魏,楚三国夹击,为何不赶紧撤军回援,反而先杀楚国人,再让大军休整数日,他分明就是想等齐国支撑不住了然后坐收渔翁之利他自己当皇帝,而我为何知道他要攻打燕国呢,因为他要给朝堂上的人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会说燕国伏击他才迟迟没有回去,另外他攻打燕国也是为了缓解唐国的压力,让唐国不至于灭亡,这样他等于拥有了唐国这个盟友。”陈虎解释道。

        陈友谅听完陈虎的解释,须臾之后缓缓的点了点头道“虽然我这个粗人不太懂你说的意思,但是我觉得你是值得相信的人,燕国本就羸弱不堪,自打齐国发起囤粮行动,搞得燕国百姓更是苦不堪言,很多人吃不上饭只能吃树皮,更有甚者出现人吃……唉……”

        陈友谅长长叹息一声之后,再次道“前段时间又接连发生起义战乱不断,如今燕国满目疮痍民不聊生,燕国……经不起折腾了。”

        看着陈友谅忧国忧民的模样,陈虎点了点头,他也是个性情中人啊,说道“看的出将军也是个侠义之人,只是生不逢时而已,我相信当机会摆在眼前的时候,你一定会珍惜的。”

        “呵呵,燕国……完了,说实话莫不是身为军人职责所在,我都不想去救他们,让他们被齐德强五马分尸才好,燕国如此境地,还不是朝中那些官员中饱私囊自私自利,尤其是皇室奢靡无度,我早就看不惯他们了。”陈友谅似打开了话匣子一样说出了心中积怨已久的话。

        陈虎扭头与杨迪,滕哥尔,齐静怡众人对视一眼,眼神仿如在跟他们说‘看看,大势所趋。’

        陈友谅并未听出陈虎的言外之意,直接让人打开了城门,而陈虎主动走到了他的身边与身后的明军拉开了距离,大手拉着陈友谅的手道“将军之风采让陈某佩服不已,若是不弃,你我兄弟相称可好,一路而行若是能闻听将军高论,定然受益匪浅。”

        “镇国将军说笑了,我不过是燕国的小人物而已,岂敢与镇国将军相提并论,说实话早就听闻镇国将军事迹如雷贯耳,佩服之至。”陈友谅受宠若惊的道。

        “都是区区小事,不足挂齿。”陈虎摆了摆手道。

        “还区区小事呢,远的不说,就说前些时日,镇国将军一人谈笑间退百万雄兵,这等风采就让我钦佩不已,说实话若不是燕国人,我都想跟随将军征战沙场,那才叫过瘾,哪像这般憋屈,天天受着鸟气。”陈友谅不甘的说道。

        “其实我说句实话,什么燕国,什么明国,齐国的,大家你我都是黄皮肤,黑眼珠,黑头发,只是地域区分而已,我们都是华夏人,我们都是龙的传人,我们其实本就是一家人,我们流淌着一样的鲜血。”陈虎笑呵呵的说道。

        陈友谅挠了挠头“好像有点道理啊。”

        “岂止有道理,帝师所言那是至理名言,你看看我们漠北,以前也是独居一方,每年冬天只能靠抢掠物资活着,饶是如此每年不知要饿死多少人,可是自打我们成为了明国的一份子,我们吃的什么,喝得什么,我们现在不仅吃得饱,穿得暖,腰包也鼓了,不信你问问漠北的勇士们,跟着明国,跟着帝师混,咋样?”滕哥尔咧着大嘴不知何时凑到了跟前说道。

        陈虎暗暗撇了他一眼,着急了,干什么事情得循序渐进,你这不等于直接暴露目标了么。

        “自打成为了明国人,现在是吃香的,喝辣的。”身后的漠北勇士洋溢着幸福灿烂的笑容喊道。

        陈友谅自然不傻,此时哪里还听不出弦外之音,脸色不由微变。

        “陈将军勿怪,他嘴就是没有个把门的,咱们还是赶紧出发吧。”陈虎赶紧招呼着陈友谅说道,瞪了一眼滕哥尔,让他老实的跑回了后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