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谁是猎物

第九十六章 谁是猎物

        “将军,咱们半日时间已经打了二十只野兔,三十只野鸡,还有两只野猪加三只鹿,末将以为差不多了,这放在往年也绝对是第一的存在,不如回去吧。”

        陈虎身后跟随的一名副将对着他出声建议道。

        陈虎自然明白他的用意,定然是元杰提前交代,怕有危险所以这才想让他赶紧回去。

        但是作为大明国堂堂的帝师,镇国将军,若是不能以绝对的优势独领风骚,还怎么服众?

        最为主要的是,艺高人胆大的他会怕区区的刺客,不如趁此机会好好的给他们痛击。

        陈虎深深的知道,只有把敌人打疼了,打怕了,他们才会老实。

        “我们脚踏自己的国土,还怕区区宵小之辈?”陈虎沉声问道。

        虽然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还不足一年的时间,但是在这里,陈虎有了兄弟,有了朋友,还有了属于他的女人,他已经有了归属感。

        而作为军人,国家的荣辱感可以说超越一切,比之生命更为重要。

        这句话刺激到了身边的所有人,所有人目光不由一震。

        “吾等愿意与帝师同生共死!”所有人齐声高呼。

        “凡践踏明国之地者,有死无生,这是身为军人的职责,我希望你们永远都要保持这股信念,军人马革裹尸为荣。”陈虎朗声道。

        “精忠报国,死而无憾!”所有人再次高呼,可见他们的气势与士气完全迸发了出来。

        须臾。

        众人来到山脚之下,茂密的山林根本无法在骑马,于是众人把战马留在原地,徒步而行。

        穿梭在丛林当中,让陈虎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这里虽然是刺客最好的行刺之地,但是不可否认也是最好的反杀之地。

        果不其然,在陈虎带领着七名特战队员步入丛林之后,隐隐的听到哨声响起,敌人在快速的向着陈虎的位置集结。

        “这个混蛋,他昨天杀了那么多咱们的兄弟,今天他身边只带了七个人,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杀了陈虎,高官厚禄,杀,冲啊!”

        在巨大的诱惑面前,让人变得疯狂起来,那些暗中的影子双眼变得炙热无比,就似是野兽见到了到嘴的猎物一样。

        可惜他们所面对可不是一般人。

        在陈虎的指挥下,七名特战队员利用先天的条件和优势打起了游击战和埋伏战,让丛林当中不时的响起刺耳的惨叫声和哀嚎声,络绎不绝不绝于耳。

        “天杀的陈虎,太狡猾了,连他的影子到现在咱们都没有见到呢,已经损失了最少二十人。”

        “这个混蛋,他不过就是个游手好闲的废物么,为什么实力强悍不说,居然还跟经验丰富的老猎人一样,我感觉咱们就像是他的猎物呢,秋猎改成了狩猎咱们吗?”

        “不行,我实在是承受不住了,我要退出了,虽然杀了陈虎能够获得城池高官厚禄,但是也得有命花啊。”

        原本想利用单人优势来狩猎陈虎,但是很快他们发现一个人,哪怕是三四个人都似是猎物一样被陈虎轻易灭杀,甚至到最后陈虎具体在哪都不得而知。

        这让很多人胆战心惊头皮发麻,不由的选择抱团行动。

        这一组刺客一共有十几人,他们小心谨慎而行,仿如每走一步都在赌命是的。

        而看着在陈虎的指挥下给这群人带来的无形压迫感,隐藏在暗中的特战队员对陈虎此时那是心服口服,敬仰之情犹如见到了偶像一般。

        “帝师果真是帝师啊,我以为之前学到的本事可以建功立业,做个大将军也没有问题,如今在帝师的跟前,我仿如就跟个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一样。”

        “这次跟随帝师可谓是学习到了很多知识,原来战斗还可以这样打,杀人无形,比真刀真枪的干感觉都好玩。”

        “恐惧,对于敢与帝师为敌的人来说,除了绝望没有他路,就像是一把钢刀架在脖子上,随时可能要了性命。”

        “别说话了,猎物来了!”

        只见那十几人缓步的走进了陈虎众人的埋伏圈,那名怯战之人走在最后,他很想离开这是非之地,可是他又怕孤身一人逃离成为鱼肉,于是只能硬着头皮跟随着。

        但,募地,一只手顺着他的身后悄悄的伸了过来,待那只手捂住他的嘴巴,他才算反应过来,可是一切都晚了,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他彻底的饮恨在此地。

        “什么声音?”

        每个人都很警惕,神经绷的紧紧的,一丝风吹草动都让他们不寒而栗。

        “不好意思,我踩到树枝了。”一人尴尬的说道,几人还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身后已经少了一人。

        可就在他的话音落下之后,一只手伸来捂住了他的嘴巴,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的刺进他脖子上的大动脉,鲜血顺着匕首流淌而出,他不甘的瞪大了眼睛,身体缓缓的倒在了身后之人的怀中。

        “嗯?二牛呢?人呢?”

        “刚刚他不还说话来么,怎么眨眼间人就没了?”

        “完了,完了,一定是陈虎,他就在附近,完了,我们要死在这里了!”

        “叫唤个蛋,你们怕死,我不怕,陈虎……你个狗日的,你给我出来,有本事跟我单挑,看老子不把你的蛋黄给你挤出来,出……来……”

        砰!

        一支箭羽正中眉心,未等那人叫嚣完,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流淌而下,他不甘的瞪着眼睛,身躯重重的倒落在地面之上。

        “陈虎,他就在周围……”

        “陈将军,我们投降,求求你了不要杀我好不好,我上头七十老母,下有妻儿,他们都在等我回家呢!”

        嘭!

        一根弯曲的树干骤然从侧方抽射而来,其上还带着用树枝削尖的暗箭,就跟那暴雨梨花针是的蜂拥而至。

        不仅是他,就连他身边的三四个人,也都被射成了筛子。

        恐惧,犹如噩梦中的梦魇,剩下的人除了瑟瑟发抖,他们再也没有其他任何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