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本王真是臭棋篓子

第八十一章本王真是臭棋篓子

        什么?

        闻听快马之音,所有人都不由的瞪大了眼睛喊道。

        “从未听说过帝师也会围棋啊,他居然胜了平西王,还骂平西王臭棋篓子,我的乖乖啊,难道说帝师的围棋水平已经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可能相当于棋圣的水平了。”

        “看你那大惊小怪的表情,对于帝师来说能够战胜平西王有什么值得稀奇的吗?我觉得没有什么,因为拿帝师的话来说,这是基槽。”

        “基槽,什么是基槽?”

        “基本操作啊。”

        “帝师太神了,神的传呼其神啊,连平西王那般的棋艺水准,在他老人家的眼中居然是臭棋篓子,哈哈……笑死了,怪不得平西王会气急败坏呢。”

        “可惜未在帝师身边,未能见到帝师之舍我其谁的霸气风采,真是遗憾无比啊。”

        “谁说不是呢,真是遗憾啊。”

        “不对劲啊,你们说……会不会是平西王故意让了帝师一局,在给帝师坐扣呢?”

        在一片奉承之音当中,有人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放屁,帝师之实力,帝师之心思,会让平西王下套吗?你在敢如此说帝师,信不信老夫给你一杵子。”

        那名提出不同看法之人,差点没有被义愤填膺的众人吐沫星子淹死,如今的满朝文武,加上明国的百姓,对陈虎那已经达到了盲目崇拜的地步。

        ……

        帝都的人们议论纷纷,军阵之前的陈虎拉着脸道“老头,你能不能下了,你要是输不起我认了,别折磨我好不好。”

        “我怎么折磨你了?”平西王道。

        “你吭哧瘪肚的倒是下啊,半个时辰你憋不出一个屁来,你不会跟你儿子是的耍赖,咧着大嘴说‘这局没下完,就不算我输。’不认账吧。”陈虎撇了一眼不远处一脸不甘的吴启贤道。

        “放屁,你以为我跟他是的呢,本王愿赌服输。”平西王道。

        “那你还相个什么的面,你看这,看这,在看这,我设了三处伏兵,你觉得你能扭转乾坤吗?”陈虎指着棋盘问道。

        “你,你何时在此设伏的,我,我怎么不记得了,你小子,好手段啊。”平西王在陈虎的指点下,这才发现关键点,待一看整个棋局,陈虎看似下得散乱,实则环环相扣,根本让人无法反击。

        “输了,输了,你这个小子,我真是看走眼了。”平西王无力的把手中棋子一丢道。

        “臭棋篓子,两局完事,人我带走了啊。”陈虎站起身道。

        “等等,你在跟我下一局,就下一局,若是你在赢了我,我……我拿先祖皇帝御赐的免死金牌做赌注。”平西王说着,顺着怀中拿出一面金灿灿的免死金牌道。

        “我要这玩意什么用?有元杰在,我永远用不到。”陈虎翻了个白眼道。

        “本王送你一百名极品美女,外加一千两黄金,怎样?”平西王道。

        “呵呵……不要,我府邸不缺女人和钱。”陈虎摇了摇头。

        “那你说,你怎样才肯在跟我下一局?”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能遇到高手,平西王不下得淋漓尽兴怎肯罢休。

        “这……我听闻你手下有一批技艺高超的铸造师,便以他们为赌注如何?”陈虎想了想道。

        “好,来,看我这次把你杀的片甲不留不可。”平西王狠狠的咬了咬牙道。

        须臾。

        陈虎再次站起身,一丢手中的棋子道“你又输了,不过这次输的更快一些,有时候越是谨小慎微,越容易犯错,你三次的失败让你没了进攻之心,只想着防御,可是最好的防御便是进攻,你的小心让你破绽百出。”

        望着连绵不绝的围堵,平西王无力的坐在地上,苦笑道“奶奶的,又输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不行,不行,在来一局,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输的。”

        “你拿什么跟我玩?”陈虎问道。

        “我……你说,你想要什么?”平西王狠狠的道。

        “你已经失去了跟我玩的资本,还怎么玩?”陈虎暗有所指的道。

        平西王愣了愣,随之大笑“哈哈……好你个小子,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二十万大军是你的了,这是虎符,还有那个不争气的小子,帮我好好的调教调教,有你在,我放心了,六国,六国就是个屁,待你王图霸业,我再来找你对弈,希望那时候你不要在让我失望。”

        “我平西王一脉,受先祖帝恩惠,世代驻守陇西之地,其实我们的职责便是为明国暗中练兵,齐国真以为破了雁门关便可在把明国纳入版图,六国真以为我们明国是软柿子,笑话,陇西大军才是明国真正的底牌,你的表现让我很满意,你的谋略,你的城府,你的才智,都远远的超越了你的父亲,你的祖辈,我很放心把大军交给你。”

        “不要让我失望,让我有生之年能看到傲笑天下,四方来朝的大明帝国。”

        平西王重重的拍了拍陈虎的肩膀,然后目光如电,凛然霸气的对着二十万大军道“所有陇西的将士听令,从现在开始,陈虎便是你们的主帅,你们要听命行事,助他完成王图霸业,凡日月所照,皆为大明河山!”

        “喝,喝,喝!”二十万大军,声势滔天,势不可挡,其声势仿如要把天空的云彩震散开来。

        “不去帝都坐坐吗?”陈虎接过虎符问道。

        其实陈虎哪里看不出这都是平西王故意而为的,他就是想借此机会试探陈虎,陈虎的表现让他很满意,他这才把兵权交给陈虎,若是不然,六国来袭,平西王自当亲自御敌。

        他其实是个心怀天下家国的人。

        “不去了,告诉元杰,这个皇叔永远都不会背叛,我会为他治理好,守护好陇西,你回头好好的规划规划,陇西之地地形复杂,最适合练兵,别看条件艰苦,但是矿产却极为丰富。”平西王挥了挥手,然后扭身便走,待走出七八步远,忍不住回头问道“陈虎,你小子真的是第一玩围棋吗?”

        “你看看,我骗你干什么,我真是第一次玩,你回去好好想想吧,你的陇西第一,是不是掺水了,哈哈……”陈虎大笑着,目光着挠着脑袋,带着满是疑惑的平西王远去。

        难道真如陈虎所言,那些人都在骗本王,实则本王是个臭棋篓子?

        这个问题困扰了平西王很多年,直到有那么一天他才恍然,这兔崽子,他就是个天才啊,不,他是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