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臭棋篓子

第八十章臭棋篓子

        陈虎发现平西王不是一般的菜,那是菜的抠脚,比抠脚大汉还要抠脚。

        随着棋盘上的棋子越来越多,平西王眉头紧锁着,时而陷入了长长的深思,时而举棋不定犹豫不决,模样还煞有介事的仿如陷入棋局当中,真是个小趴赛。

        这还用想么,必输无疑了啊,不管怎么操作,陈虎早已给他布下了天罗地网。

        与之相比的是,陈虎百无聊赖倦意十足,很想就地睡上一觉,于是掏出精心打造的指甲刀修剪起指甲,可是当脚指甲都修理好了,平西王还在苦苦深思着。

        实在是没事干,陈虎便把目光放到了平西王身后远处的二十万大军之上。

        本来陈虎并未在意,当他仔细的端详之后,脸色不由的微变。

        只见军队军纪严明,军容持枪鹄立,隐隐的带着一股铁血的杀气,那大气磅礴的气势哪怕是身经百战的陈虎也不由的为之动容。

        这绝对是一支训练有素,身经百战,战斗力爆表的军队。

        其展露而出的气势让陈虎感觉其实力不弱狼牙半分。

        井然有序的队列,分为枪兵,盾兵,骑兵,重甲兵,轻兵,弓弩手等不同的兵种。

        虽然他们分居各地,却又让人感觉彼此之间已经达到了极其默契的衔接和战斗力。

        不仅如此,他们所持的盾牌,甲胄,战马,无一不是上上之选,尤其是那手中的长枪,腰间的腰刀,还有弓弩,在烈日的照射下撒发着刺目的寒芒,一看就非凡物。

        若是让狼牙与这支军队,以同等的兵力和武器战斗的话,陈虎居然没有任何的自信能够战胜他们。

        好强的一支军队。

        陈虎暗感自己不免有些托大了,若是这支二十万的大军此时进攻帝都,他真没有信心能够抵挡,哪怕是抵御住了进攻,也定然损失惨重。

        陈虎的目光不由的收回落到了平西王的身上,他到底是何目的,为何率军前来,又是喝茶,又是下棋的?

        陈虎才不信这个臭棋篓子只是单纯的为了过棋瘾。

        难道他在试探我?

        陈虎看得出平西王从始至终都没有造反的意思,这是可以确定的,但是却又看不懂他的这番操作。

        “输了!”

        哗啦!

        募地,平西王把手中攥着的棋子全部撒在了棋盒内,然后长呼一口气道。

        当平西王的目光抬眼看向百无聊赖的陈虎,眉头皱得更深道“你小子是不是骗我呢,你真的不会玩?”

        “我骗你干什么。”陈虎翻了个白眼。

        “就算是你天赋异禀,也绝不可能胜得我如此轻松吧,你小子肯定没少在这方面下功夫,故意折辱我。”平西王没有好气的道。

        “嘁,自己臭棋篓子就臭棋篓子得了,还好意思说别人,我看啊,你回去好好的问问你的棋友,是不是故意的,他们都闭着眼睛下棋吧。”陈虎撇了撇嘴。

        “你什么意思,你敢说我臭棋篓子,我可是曾经胜过棋圣半子的人,有本事你在跟我来一局,信不信让你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平西王不甘的道。

        “嘁,这牛鼻让你吹的,还胜过棋圣半子,你是不是把棋圣绑了,拿刀驾着人家的脖子胜得的啊,哈哈……臭棋篓子,连我这个新手都赢不了,真是不要脸。”陈虎揶揄的大笑道。

        “臭小子,你爹当我的面也从未敢跟我如此的说话,你小子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平西王吼道。

        “爹,这家伙就是这么狂妄,嚣张,揍他,让人先把他的腿给他敲断了。”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吴启贤总算是找到了机会,不由的赶紧添油加醋道。

        “闭嘴,大人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搭茬了。”平西王狠狠的瞪了一眼吴启贤,然后对着陈虎道“敢不敢跟我在对弈一局?”

        “没空。”陈虎傲娇的道。

        “我若是拿身后的二十万兵马跟你做赌注呢,只要你能赢我一局,便能带走十万兵马。”平西王狠狠的道。

        “成交,来!”陈虎一听这话,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因为这二十万兵马太诱人了,虽然他们属于平西王的人,但是只要兵权在手,陈虎就有办法让他们彻底归顺。

        话音落下,两人收拾好棋盘,再次对弈。

        “爹,你还没有说输了怎么办呢。”一旁的吴启贤着急的喊道。

        “我能输吗?输了给他十万兵马,不是说好了么。”平西王翻了个白眼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赢了怎么办。”吴启贤道。

        “我赢了,让他把你领走,好好的教育教育,把你教育成人。”平西王道。

        “啊……爹,你别开玩笑了好不好,你这不是把儿子往火坑里推么。”吴启贤不甘的喊道。

        “闭嘴,老子下棋的时候在敢打扰,信不信现在就把你的腿敲折了。”平西王狠狠的瞪了一眼吴启贤,然后专注的跟陈虎对弈起来。

        而一旁的吴启贤为了自己,咬牙切齿的心中暗暗呼着“输,输,输你个老不死的,连自己亲儿子都不要了,你是怎么当爹的,我要是落到这陈虎的手中,我得被折磨死。”

        ……

        “报……”

        帝都城外,一名快马顺着马背飞身而下呼道。

        “快讲。”

        朱元杰手中的帝王剑一紧,全身的神经都紧绷绷的道。

        “报,启禀皇上,刚刚得到消息,平西王以二十万大军做赌注正在与帝师两人对弈。”快马禀报道。

        “什么?”

        闻听此言,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而朱元杰在短暂的愣神之后彻底的松弛了下来,然后嘴角扬起了灿烂的笑容“皇叔原来只不过是为了试探虎哥而已,他哪里是想造反,他是闻听六国来犯,来送兵来了,不过从未听说过虎哥会下棋啊,以平西王皇叔的性格,虎哥不赢他,是休想走了。”

        “皇上,看来咱们要等待几日了,想必以帝师的聪慧,三五日定然能够赢下棋局。”

        “当年平西王胜棋圣半子之事可是轰动一时之美谈,以平西王的实力,饶是帝师绝顶聪明,也要苦恼啊,我觉得三五日少了,最少七日。”

        “你们怎么就不信帝师呢,我觉得帝师最多两日,最少一日,定然能够战胜平西王,你们也不想想,帝师何等神人,有他摆不平的事情么。”

        “这话倒是不错!”

        “诸位大人,你们有所不知,其实是因为帝师先赢了平西王一局,平西王被帝师骂做臭棋篓子,这才恼羞成怒下得赌注。”快马听到文武大臣们的议论之音,不由的出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