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又菜又爱玩

第七十九章又菜又爱玩

        “长生天,难道帝师是神之子吗,不然为何那么多人愿意为他死,为他战斗,他可以横行整个草原没有人可以战胜他,没有错,他一定是,能够跟随神子战斗,那是草原勇士的无上荣耀!”

        望着眼前的一切,滕哥尔出声呼道。

        “拿陈虎的话来说,他永远都是那么的拉风,不愧是我喜欢上的男人。”

        城外,楚香儿花痴的看着陈虎甜蜜蜜的道。

        不仅是楚香儿,唐婉儿,齐静怡一众美女也是爱慕的看着陈虎,尤其是齐静怡,望着陈虎的身影,曾的她感觉输给陈虎很丢人,是她一生莫大的耻辱,可是如今成为了他的女人,被他在床上……彻底的折服,尤其是陈虎的奇思妙想,完全俘获了齐静怡的心。

        以前她感觉命运弄人,如今感觉也许是因为她吃了太多的苦,才会眷顾她赐给了她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

        “还在跟他别扭呢?你偷偷以他的名义放走朱孝天,真的以为他不知道,也不想想若是没有他的暗中授意,以如今官场的风气,孝天能够轻易逃离天牢吗?”周海媚对着不争气的女儿朱珠道。

        “这……”朱珠一愣,不可否认在陈虎的治理下,如今的官场也好,还是军队,可谓是纪律严明,正气满满,再也没有之前懒政,贪腐之风。

        “你已经不是那个皇恩庇佑宠爱的公主,不要在任性而为,你若是真的不愿与他在一起,那么我们便离开吧。”周海媚叹息一声道。

        “我……我不要,我其实也很喜欢他的,这样的男人谁不爱,只是想让他主动来跟我道歉而已。”朱珠嘟着嘴道。

        “他是谁?你配吗?哪怕是他喜欢你,你也没有资格让他主动,看看唐婉儿,看看齐静怡,在看看人家楚国公主。”周海媚瞪了一眼朱珠道。

        “我明白了,回去我就跟他坦白。”朱珠咬着牙的道。

        “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说的便是帝师啊,哈哈……老夫输的不冤,老夫这师拜得妙呀,能有如此风采的老师,不比当个文坛大家快哉,如此名利,妙哉,妙哉,望平西王最好是识时务,不然的话下场定然凄惨无比。”鲁秋捋着胡子笑呵呵的说道。

        ……

        军阵之前。

        平西王盘坐在地面铺设的地毯之上,身前放着一张茶桌,桌子上摆放着茶具。

        待听完快马来报之后,他眉头一锁“你说皇上亲自御驾亲临为他督战,百官为他穿甲跨马,全城百姓出城为他壮势?”

        “回禀王爷,属下句句属实,陈虎动不得,动了,我们今日谁也别想离开。”快马道。

        “谁说我要动他了?”平西王笑道。

        “爹,你得给我报仇啊,那个陈虎他让我在街头饿了三天,我差点饿死街头啊。”吴启贤一边囫囵的吞着吃食,一边不甘的吼道。

        “哼,饿你三天,若是我,饿死你,没出息的东西,除了嚣张跋扈仗势欺人,还有何本事,你等着,看我如何收拾你。”平西王白了一眼不争气的儿子,目光落到了出现在官道之上的那匹战马之上。

        须臾。

        平西王看着顺战马而下的陈虎,目光当中不由的露出几分赞许之色,这小子倒是有他爹当年的风采啊,果真百闻不如一见,比之传闻更出彩。

        “来,坐,先喝杯茶暖暖身子。”平西王就似在招呼客人一样的招呼着陈虎道。

        陈虎倒也不见外,迈步走到跟前盘膝而坐,端起茶杯先是嗅了嗅,然后浅饮一口,很苦,但当苦水顺着喉咙而下,唇齿之间又不禁的传来一股甘甜之味。

        “如何?”平西王问道。

        “好茶,茶香舌本干,直探天地根,回味无穷,妙哉。”陈虎点了点头道。

        “若是喜欢,我回头送你一些,此茶产自雾山深处,也唯有雾山的雾气凝水煮出来才会有如此的味道。”平西王笑呵呵的说道。

        “那算了吧,劳民伤财的我可享受不起。”陈虎摆了摆手道。

        “哈哈……有趣,有趣。”平西王大笑,然后大手一挥道“既然帝师不喜欢,那便撤了吧。”

        话音落下,陈虎一杯茶还没有下肚,桌子上的茶具和茶水被人清空,陈虎目光落到平西王的身上,上下打量一番,此人皮肤黝黑,却没有武人那般的霸气,反而多了几分儒雅之气,虽不协调,却也给人不怒而威之气。

        待茶具撤下,平西王一摆手,一张围棋棋盘被人拿来。

        “我这个人闲的无事喜欢与人对弈两局,不知帝师可感兴趣?”平西王问道。

        “若是你想玩五子棋的话,我倒是玩的还可以,若是围棋的话,我……说实话,从未玩过。”陈虎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

        “五子棋?那是什么棋?”平西王一愣,随之笑道“呵呵,无妨,你把棋盘看做这天下,把子看做你所掌控的力量便可,试试。”

        “好吧。”陈虎无奈,只好接过了平西王手中的一盒棋子。

        两人各执黑白子,不住的放落到棋盘之上。

        虽然陈虎不会下,但是没有吃过猪肉,还是见过猪跑的,有模有样的与平西王两人对弈起来。

        其实规则很简单,就是利用棋子围住对方的棋子便可吃掉从而扩大自己的地盘领域,从而步步为营而获胜。

        但说的容易,里边蕴含的学问和智慧是无穷的。

        “你对目前明国的局势如何看?”平西王一边下个棋,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其实之所以此时问话,平西王就是想利用棋局来干扰陈虎,这样他便可下意识的说出真心话。

        可惜他不知道,陈虎当年当特种兵的时候,早就学会了一心二用。

        “形势一片大好。”陈虎笑道。

        “一片大好,如今六国举兵即将要犯,少说也有几百万的人马,他们就像是那洪水猛兽,都等着瓜分明国的这块肥肉。”平西王道。

        “六国之所以称之为六国,那是因为他们各自为政,各有各的小算盘,六个心眼,六个势力,岂能与我明国上下一心相比?”

        “谁不怕死,谁不怕事后别人捅刀子落井下石,在我看来,六国看似凶神恶煞,不过就是纸老虎而已,看着吓人,却不足为虑。”

        陈虎一边说着,一边仔细的盯着棋盘,渐渐的领悟了其中的窍门,与平西王倒也旗鼓相当。

        而平西王的眉头也渐渐的皱了起来道“你真的是第一次下围棋?”

        “真的是第一次,怎么了?”陈虎不解的问道。

        “若真是第一次,你的天赋不一般啊,本王在陇西之地可是号称无敌手。”平西王的速度明显慢了,脸上的思索之色也渐渐的浓了起来。

        “哈哈……谁敢赢你平西王啊。”陈虎不以为意的道,完全不觉得是因为他的棋艺高超,只认为他又菜又爱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