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漠北来客

第七十七章漠北来客

        当明国的满朝文武看到了希望,看到了美好的前景,原本懒惰,偷奸耍滑的官员也都不由自主的被陈虎的豪情所感染,他们彻底的被改变,转变了观念。

        朱元彪看着如今的明国,内心不由的感慨万千,当初多么的明智,虽然失去了竞争帝位的机会,却感觉比当皇帝还过瘾,还爽,想必在监牢当中的九弟看到如今的朝堂,如今的明国,一定会后悔当初的决定吧。

        让所有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早朝结束之后,春花楼被简单的装修和收拾了一番之后,更名为醉花楼,变作了明国的官窑,这一骚操作着实让人是目瞪口呆的。

        不仅如此,明国还对外发表了声明,鉴于春花楼的所作所为,明国正式与其断交,并对其刺杀本国镇国将军一事提出严正交涉和抗议,另对其余六国等势力作出严重警告,勿要助纣为虐玩火自焚,望早日与其切断联系和一切关系,明国将会保留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的选项和手段。

        历史上第一出现声明,这让诸国都被明国的这番操作搞得错愕不已,尤其是明国的言词,无疑明面上要与春花楼背后的势力为敌,也让各国再次目瞪口呆,纷纷哭笑不得的道“这肯定又是那陈虎搞出来的幺蛾子,不过勇气可嘉啊,敢跟咱们六国叫板,他真是找死,看来明国距离灭亡不远了。”

        消息传递的并没有那么快,在六国疑惑明国为何还不购买粮食和等待密令之时,明国的帝都来了两拨人马。

        明国,金殿之上。

        一名身穿草原羊皮质地服饰,满脸大胡子,带着铮明瓦亮脑袋的中年男子,恭敬的单膝跪拜在地“微臣滕哥尔代表腾格尔汗部拜见最尊贵的皇帝陛下,还有被誉为草原战神的镇国将军。”

        “腾哥爱卿请起。”朱元杰看眼陈虎忍不住露出灿烂的笑容。

        自打陈虎把漠北草原当做训练场之后,漠北草原无疑雪上加霜,哪敢在侵犯明国疆域,自身难保都是个问题。

        可以说如今的漠北草原,原本的十几个部落已经剩下不足五个,那日子过得别提多苦了,用水深火热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秋季没有抢到粮食,他们在面对马上就要到来的冬天无异于等死。

        “感谢尊敬的皇帝陛下,感谢镇国将军。”滕哥尔一米九的身高哪怕是站起身也依然给人的感觉像是矮了一截一样。

        “腾哥爱卿不用客气,帝师其实早就算到你会前来,也知道你目的是为何。”

        “我大明喜欢直来直去,我便开门见山说了。”

        “条件很简单,从此之后漠北草原为大明漠北省,设漠北府,由你来任职巡抚。”

        “在漠北与大明原本的疆域之间设北漠自由贸易区,并由朝廷建设屠宰场,这样一来,草原的百姓们便可用皮毛,牲畜,牛羊肉来换取粮食等生活必需品,当然朝廷知道你们比较困难,会出台扶持政策,想必不出三年五载,漠北的人们都将会过上好日子,而百姓们也少了纷争。”

        “为了彰显朝廷的诚意,朝廷这边将会先拨调十万石粮食以最低价格出售,而收购的牛羊牲畜将会以最高价格购入,想必有了这些粮食,今年冬天漠北不在寒冷。”

        朱元杰把陈虎之前谋划的蓝图讲述给滕哥尔道,并开出极其诱人的条件。

        朱元杰此言无异于等于让漠北草原彻底的划入了明国的版图当中,当随着时间的流逝,贸易区的来往加密,明国也将会与漠北彻底的融为一体,那时候漠北在想独立出去定然千难万难,因为当民族彻底融合之后,在想分开无异于割肉。

        “谨遵陛下旨意。”如今的漠北草原就像是随时可被明国捏死的蝼蚁一样,由不得滕哥尔,答应还能活,不答应漠北也早晚是明国的了。

        而且明国的条件和对其扶持的政策,可以说是天恩,他们没有把漠北草原当做一只蝼蚁去看待,去剥削,甚至还以最大的诚意来谈。

        要知道如今的粮食价格可是天价,就算是把漠北草原的牲畜全部卖了也熬不过这个冬天,可是明国却愿意以最低价格出售,要知道这个最低价格不是当下的最低价格,而是之前的最低价格。

        腾哥尔来时已经做好了准备,被羞辱,被像齐国人那样都不带正眼看他的结局,卑躬屈膝的乞求明国能够解决草原的黎民百姓,结果没有想到他得到了足够的尊重,这让他心中暖暖的。

        相比,齐国之前利用他们对付明国,可是最后当遇到困难的时候,齐国却无情的把他们抛弃,连一粒粮食都懒得给,视若无睹快要饿死的他们。

        反之明国,虽让其归顺,却把他们当做自己人来看,尤其是当腾哥尔答应下来之后,满朝的文武全部热情的上前问好,完全把他当做了同僚来看待。

        这让腾哥尔眼眶湿润了,在这里能当人,为何还要去给人当狗。

        “最尊敬的陛下,帝师,漠北虽然势小,却也愿意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微臣马上回去集结部队,愿意率领草原所有人与朝廷共存亡,与六国之敌死战到底。”草原的男人也是有骨气的男人,腾哥尔郑重的出声道。

        “哈哈……腾哥爱卿放心便是,你按照帝师之见治理草原便可,六国之敌不足道哉,如今草原的百姓需要休养生息不宜再战,当草原的将士们有了力气之时,朕定让你们的铁骑踏遍这天下之地。”朱元杰大笑着说道。

        腾哥尔看着满朝文武丝毫不在意六国之敌,完全把六国之势力当做羔羊一般,这让他的内心无比的震撼,到底是怎样的底气才会让他们这样无畏和满不在乎。

        但,不管是怎样的底气,腾哥尔知道,那位坐在皇帝陛下下首位置,年轻不大,威武不凡的帝师,镇国将军陈虎,他才是明国的灵魂和信心的来源。

        “报……启禀陛下,平西王率领二十万大军已经到达城外二十里,平西王摆下大阵,言明要镇国将军亲自赴会,这是平西王的书信。”

        募地,刚要散朝之时,门外传来快马的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