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太简单了

第七十一章 太简单了

        “植物?”吴启贤的眉头皱得跟粽子是的。

        而其余的百姓们也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毕竟不管是陇西之地,还是明国,很多人见都没有见过这种东西。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被这个谜语给难得抓耳挠腮的。

        “嘻嘻,我知道是什么,是甘蔗对不对?”楚香儿笑嘻嘻的问道。

        话说完了,她一吐香舌,怯生生的对着陈虎道“我是不是又多嘴了啊,要不然的话他肯定答不出来,你肯定就胜了。”

        “可笑,我会答不上来,我会不知道,我饱读诗书,脚步遍布天下明川大洲,我什么没有见识过?”吴启贤冷笑道。

        “那你说甘蔗长什么样?”楚香儿问道。

        “长……长甘蔗的样呗,像竹子是的,生吃的。”吴启贤道。

        “咯咯,真是好笑。”楚香儿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然后目光亲昵的看着陈虎道“陈虎,没有想到你居然还知道甘蔗,要知道这种植物只有我们楚国南方地区才有,吃起来可甜了,就是不能多吃,多吃的话嘴会起泡的。”

        “那你肯定没事最喜欢吃蔗糖了吧?”陈虎随口问道。

        “蔗糖?那是什么东西,一种糖吗?”楚香儿不解的问道。

        听到楚香儿的话,陈虎暗喜不已,看来楚国还并不知道甘蔗的真正价值,要知道虽然糖提取的方法很多,各国也都有制作的工艺,但是糖却少的可怜,可以说在这个世界属于奢侈之物。

        作为军人,陈虎自然知道糖在军事当中的价值有多么的重要。

        糖,在军事当中可作为能量补给,医疗救治,制作粘合剂,制作简易的火药,烟雾,单,火光,弹,还可以给战马食用快速恢复战马的能量等等方面。

        若是能够大批量的制作糖的话,那么无疑等于可以让士兵的战斗力在上升一个台阶,拥有更加恐怖强大的破坏力和战斗力。

        “算是吧,我也是从一本古籍当中看到的。”陈虎风轻云淡的道,虽然楚香儿如今是他身边的人,但是有些话自然还不能对她全盘托出,尤其是她这嘴,显然没有把门的。

        “少废话,该我出题了,这次我看你能不能答上来。”

        吴启贤咬牙切齿的说着,因为刚刚要不是楚香儿多嘴,他已经输了,陈虎这个人真是不讲究,居然考他的知识盲区,他出身在陇西之地,哪里见识过甘蔗这种东西。

        于是吴启贤想到了一物,出声道“洁白候鸟随船跑,群飞鸣躁显暗号,打一动物。”

        作为早就有了反叛之心的平西王,自然对陈虎的信息有过深入的调查,自然知道陈虎打小长大生活在帝都,说句不好听的话,除了上次出征之外,他连帝都这座城池都没有出过,而且明国并没有海,他绝对不会猜到这种东西的。

        吴启贤很笃定,傲然的翘了翘嘴角道“这次你必输无疑,你要是能猜出来,我吃屎!”

        所有人都被难住了,因为确实如吴启贤想的那样,很多人这辈子连大点的河流都没有见过,何况是海了。

        倒是楚香儿狡黠的一笑道“我知道……”

        因为楚香儿出身在楚国,楚国不仅江河较多,海岸更是广阔,她曾经去过几次海边,也见识过这种鸟儿,于是很快想到了答案。

        可是未等她出声,便听到吴启贤着急的道“你若是帮他作答,便算他输。”

        “喂,我可帮你答了两次呢。”楚香儿不甘的喊道。

        “那是你乐意的,你多嘴,怪我?我用你?”吴启贤翻了个白眼道。

        “你……完了,陈虎,你是不是猜不出来了啊,因为你根本没有见过这种动物。”楚香儿嘟着嘴无奈的对着陈虎说道。

        “唉,看来陈将军要输了啊,可惜这种灯谜需要的是阅历,而非是知识。”

        众人也是一暗,不由的为陈虎惋惜。

        陈虎瞪着满是不解的眼睛问道“谁说我不知道了啊?”

        “你知道?”楚香儿诧异的问道。

        “有什么难的,不就是海鸥么。”陈虎耸了耸肩膀道。

        “你,你怎么可能知道的?”

        吴启贤瞪大了不可思议的眼睛,然后指着楚香儿道“肯定是你,一定是你偷偷告诉他的对不对?不行,这题不算,不算!”

        ‘为了让你心服口服,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让你在出一题。’陈虎真是无奈了,于是道。

        “这次我一定要来个最难的,所有人都猜不出来的。”吴启贤道。

        “成,最好来点有深度的。”陈虎笑道。

        “倚阑干柬君去也,霎时间红日西沉,灯闪闪人儿不见,闷悠悠少个知心。”吴启贤吟了一首诗道。

        这……

        听到这首诗词,一时之间,所有人眉头一皱,哪怕是楚香儿这会也不嘚瑟了。

        陈虎淡淡一笑道“倚阑干柬君去也,阑字去掉柬字,就是一个门字,霎时间红日西沉,间字去掉日字,也是一个门字,灯闪闪人儿不见,闪字去掉人字,还是一个门字,闷悠悠少个知心,闷字去掉心字,仍是个门字,这有什么难的?”

        “对呀,好,好,镇国将军果真是文采出众啊,连这么难的都能猜出来,牛!”

        众人不由的给陈虎叫好出声道。

        “你那猜这个,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吴启贤不甘的喊道。

        “风!”陈虎未等众人思索,随之道。

        “你……又猜对了,再来,春风一夜到衡阳,楚水燕山万里长,莫道春来便归去,江南虽好是他乡。”吴启贤道。

        “这个我知道,是……”

        “春雁,也就是大雁。”陈虎抢答道,生怕人家又说他有人帮忙。

        “你,你……再来,我就不信了,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妆点最堪宜,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吴启贤道。

        “这个好难啊,这个……”

        “风筝。”陈虎道。

        “对,对,是风筝,风筝,我怎么一时没有想到呢。”楚香儿回过神来喊道。

        而其他人完全跟不上节奏了,哪怕是陈虎说出答案来,还没有想明白呢。

        “再来……呃……”吴启贤还想在出题,可是一时间却卡壳了,因为他知道的灯谜有些根本就没有难度,说出来无异于废话,但是有难度的却又想不出来了,因为他感觉最难的基本上都已经说出来了。

        “既然你没有了,那么我总该轮到我了吧,千形万象竟还空,映水藏山片复重,无限旱苗枯欲尽,悠悠闲处作奇峰。”陈虎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