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他是个疯子

第六十二章 他是个疯子

        刑场?

        齐国人跑刑场干什么去了?

        陈虎的话让所有人一愣。

        “镇国将军,我们可否一起同往?”

        其余五国之人满是好奇的问道。

        “你们不怕,随意。”陈虎微微一笑,然后对着朱元杰道“皇上,末将前往刑场与齐国人谈判,还请准许末将权限。”

        “准,此次与齐国谈判,帝师可全权做主。”朱元杰微微一笑,感激的看眼陈虎道。

        因为他知道,但凡有风险,有危险,血腥暴力的事情,陈虎从来不会让他参与其中,所有的风浪和给人不好印象的事情,全都由陈虎来做。

        “末将领旨谢恩。”陈虎躬身行礼,这才迈步走出金殿,而朱元杰直接回了后宫。

        午门之外。

        当五国使团跟随陈虎的脚步来到刑场之时,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而震撼。

        两排死者的尸体被吊在刑场的两侧,因为天气的原因,让空气当中散发着难闻的尸臭味道,令人阵阵作恶。

        “这,这哪里是刑场啊,这,这简直就是修罗场。”

        “呕……”

        有人看了几眼,闻着空气当中的气味,直接吐了一地,这也引来了连锁反应,很多人望而却步,也是反胃的吐了一地。

        “镇国将军,这些,这些都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为什么会被吊在此处?”

        “这些都是昨晚想杀我的人,等会诸位且看如何鞭尸,想置我于死地的人,就算是死,也不得好死!”陈虎淡然一笑,看着眼前那些因为伤痕而腐烂的尸体,仿如就像是在看什么稀松平常的东西一样。

        本来还对陈虎印象不错,此时众人对他蒙上了一层打灵魂畏惧的恐惧。

        而在不远处的行刑台上,跪着三人,这三人奄奄一息,满身的伤痕,一看就是遭受了毒刑酷打,不过很快有人认出了三人。

        “那,那不是齐国三大战神之一的吴一凡么?”

        “没错,另外那个该是呼延灼,还有齐国三皇子。”

        “不说陈虎想要拿他们三人当做人质跟齐国谈判么,为何给折磨成这般模样,这个陈虎果真是不按常理出牌,行事心狠手辣无情啊。”

        “将军,齐国人到了。”

        募地,就在众人议论,再次满眼敬畏的打量着陈虎之时,一名侍卫跑到跟前禀报道。

        “我看到了,呵呵……让他们过来吧。”

        因为刑场是露天开放的场地,所以齐国人待赶到之时,陈虎便注意到了他们,尤其是一马当先,满脸怒容,身材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格外的显眼。

        陈虎自然也猜到了此人,该是齐国的三大战神之一,齐国的王爷齐德强。

        “陈虎,你到底是何意,你居然敢如此对待我齐国的战神和三皇子,你是在找死!”齐德强怒火冲天的大踏步来到陈虎的跟前喝道。

        “威胁我?”陈虎看着那满是充血的眼睛,针锋相对的问道。

        “马上把他们三人放了,不然我齐国跟你没完!”齐德强命令道。

        “呵呵,你脑袋是不是让驴踢了,还是让门给你夹了?”

        “你当这里是你齐国吗?”

        “我告诉你,这里是明国,不管你在齐国是个什么玩意,到了这里,你是龙也得给我盘着,是虎你也得给我窝着,任何人在明国都得遵守我明国的律法,尤其是非明国人,最好老老实实的低头做人,不然……我让你永远的留在这里。”

        陈虎目光一寒,凛然霸气的与齐德强争锋相对。

        “将军说的太好了,管你是什么玩意,到了我明国就该夹着尾巴做人。”

        陈虎的话不禁让明国的所有人气势高涨,尤其是围观的百姓们不禁拍手叫好呼道。

        “你……”

        就在齐德强刚想发飙之时,一旁的人狠狠的拽了拽他的衣服,让齐德强硬生生的把本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咬着后槽牙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要如此对待我们齐国人?”

        “因为你们出尔反尔言而无信!”

        “承诺的龙牙关在何处,五座城池在何处?”

        “你们不仅不兑现承诺,还公然派遣五十万大军袭击我雁门关。”

        “之后又派出杀手暗杀于我。”

        “此等行径手段,我自然要将尔等胆大妄为之人斩首示众。”

        陈虎冷声说道。

        “你敢,你若是敢动他们一根毫毛,信不信我带人踏平你明国!”齐德强就像是被人揭了伤疤一样,恼羞成怒的喝道。

        “好呀,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如何带人踏平我明国。”

        陈虎也来气了,大步走上行刑台,顺着刽子手的手中拿过那把沉重的大砍刀“给我按住了!”

        “你敢!”

        “住手!”

        齐国使团怒喝出声,可是他们那点人哪里有明国人多,全部被拦在了台下。

        只见陈虎双手高高的举起,然后手起刀落。

        咔嚓!

        呼延灼硕大的脑袋直接被砍了下来,叽里咕噜的正好滚到了怒不可遏的齐德强脚下。

        “你,你……”

        “王爷,这陈虎就是个疯子,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啊,忍一时风平浪静,求求你了,别在激怒了他了,他什么都干的出来,真要是在把吴一凡,尤其是三皇子砍了,我们没有办法回去跟陛下交代了。”一旁的使团成员哀求着劝道。

        “镇国将军,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是我们言而无信,是我们背信承诺,还请您高抬贵手放过吴将军和三皇子吧。”

        一名齐国使团之人对着陈虎高声哀求道。

        “放过?我怎么放过?”陈虎冷冷的问道,手中的砍刀已经来到了齐天来的跟前。

        因为被捂着嘴,他亲眼看到陈虎砍了呼延灼,把他吓得已经面无血色,哪怕饶是战神般的吴一凡都吓得不轻,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满是畏惧,何况是齐天来这般公子哥,拼命的不住哀呼着。

        “你说什么?”陈虎一手拽掉了齐天来嘴上的东西问道。

        “求求您了镇国将军,放过我们一次吧,袭击雁门关真的不关我的事,我完全不知情,这一切都是吴一凡让我去做的,当时两军对阵,我都没有还手就投降了,我从始至终都没有杀过一个明国人。”齐天来哀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