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望尘莫及

第六十章 望尘莫及

        “对联,诗词。”楚香儿道。

        “好。”陈虎点了点头,然后顺着座位站起身道“远来客,就由你先来吧。”

        “那既然如此,我可出了,山羊上山山碰山羊角,咩……”楚香儿甜甜一笑,然后补充道“这联可是当初我出外游玩的时候偶然见到,于是便想出了此联,曾不知跟多少人说起,却至今无人对出。”

        看着那张笑起来更加美艳绝伦,仿如不惹尘埃给人沐浴春风般的脸颊,陈虎感受到了纯真的味道,莫名的生出几分想要把她拥入怀中,呵护她的冲动。

        陈虎发现,他自打修炼了魏忠给他的那门心法之后,对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越发的无法抗拒,曾经几次不知为何见到朱珠的母亲都会产生几分邪念。

        “怎么,对不出来吗,若是对不出来,我可要轻松的赢下十两银子了。”

        见陈虎愣神,楚香儿越发的嘚瑟起来,脸上的两个酒窝也越发的醉人。

        而明国的文武百官,还有其余几国的使者,也都不由的眉头皱了起来,暗暗嘀咕着。

        “这楚国公主不凡啊,不愧是有才女之称,偶然所遇便想出了如此绝对,此对绝妙非常。”

        “是呀,此对还真是非一般的难度,我居然有种无从着手的感觉。”

        金殿之内的人不乏大家,不乏学富五车之人,但是却毫无头绪可言。

        “鲁大师,可有下联?”陈虎笑呵呵的问向鲁秋。

        鲁秋如今已是镇国将军府的客卿,虽然暂时并无官职在身,但是人的名,树的影,其名望依然在,如此场合陈虎自然要把他带上,这样自然能无形的提高明国的形象和地位。

        “这……若是给我三日时间兴许能够想出,但……一时半刻之间,还真想不出。”鲁秋捋了捋他花白的胡须道。

        “哼,你玩赖是不是,你怎么可以求助别人。”楚香儿一跺小脚丫道。

        “我就是问问,怎么求助别人了,你的上联是,山羊上山,山碰山羊角,咩……我对,水牛下水,水淹水牛鼻,哞……如何?”陈虎微微一笑道。

        “呃……”

        一时之间,所有人一愣,随之瞪大了不可思议的眼睛看着陈虎,妙,妙啊。

        陈虎的这个下联简直跟上联就是绝配啊!

        一上一下,山对水,羊对牛,工整的无懈可击。

        鲁秋钦佩的看眼陈虎,然后目光扫视一圈,只见五国使团的人那是目瞪口呆,一个个就似看着妖孽般的看着他,这种感觉何尝不是他自己第一次遇到陈虎的时候,那种震撼,那种不敢置信,终于有人可以体会当初鲁秋的感受了。

        而楚香儿眼睛不由一亮,脸上浮现而出几分红晕,他果真是才子啊,居然轻松无比的对出了人家的对联,却不知道人家曾经暗暗发誓,谁要是能够对出,人家就会嫁给他的。

        “该你出了。”楚香儿眼神当中流露出几分情意绵绵道。

        陈虎眉头轻皱,哥难道如今都这么魅力无边了么,只不过对出个对联而已,眼前这姑娘就跟春天的小猫咪是的。

        陈虎想了想道“我府邸有名铁匠,人都称呼白铁匠,他本住在青林巷子口,由此我便出个上联,青林口,白铁匠,生红炉,烧黑炭,坐南朝北打东西。”

        “咦……”

        “我的天呀!”

        “这镇国将军不愧是击败鲁秋鲁大师的绝才之人啊,此等才华让人简直望尘莫及。”

        “为什么人家只是巧遇之事,就能做出如此让人惊骇的对联来,说实话,我就算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啊。”

        “镇国将军果真是能人,其文化造诣我感觉已经完全超越了鲁秋鲁大师,他才是如今的文坛第一人啊。”

        “服了,今日得见明国镇国将军,我是彻底的服了,此等对联堪称千古绝对了。”

        “此对要知可蕴含木,金,火,土,五行属性当中的四种,另外还蕴含东南西北四象,完全不亚于当初他所出的那个烟锁池塘柳。”

        在场的所有人议论纷纷,本来还有人在想如何对出下联,但是想了想,发现这对联根本不是他们这个级别能够对的,于是放弃了。

        而楚香儿秀眉皱了半响,她倒是极其的敞亮道“我对不出来,讨厌死了,一出就出这么难的,我看你是巴不得现在立马就想让我给你当丫鬟吧,吝啬鬼,小气鬼,抠门死了,十两银子都输不起。”

        “呵呵……”陈虎被她逗笑了,没有想到这丫头倒是挺耿直的。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有本事你对出个下联啊,你不会连自己的对联都对不出来吧。”楚香儿狠狠的剜了一眼陈虎道。

        说这话她也不亏心,因为她其实就对不出她自己刚刚说的上联。

        女人嘛,横竖都是嘴,她必须有理。

        “砚台山,笔先生,沾水墨,铺宣纸,描冬绘夏点春秋。”陈虎随之出声道。

        “呃……你,你居然真的有下联……这,这……”楚香儿愣愣的品味着陈虎的下联,秀眉皱着,嘟起了嘴“为什么我没有想到呢,啊……完了,完了,我输了。”

        “哈哈……”

        众人被楚香儿无辜的表情逗得大笑不已,饶是陈虎也被逗得忍不住大笑“既然认输了,等会带上行李去我府邸吧。”

        “不行,不行,还要比,才对一联而已,不畅快,我要跟你再比。”楚香儿撒着娇的道。

        对于这个耿直的姑娘,陈虎印象极其不错,最起码她不像齐静怡,齐国那群人一样,输了不仅不服气不说,还挺会狡辩的,尤其是还想不认账。

        “行,我在给你次机会。”陈虎笑道。

        “谁要你给机会,我输了就是输了,我认栽,我输得起,我只是想在见识见识你的本事而已,这次全部都由我来出,你来对。”楚香儿带着几分蛮不讲理。

        这样的女孩,就算是蛮不讲理也陈虎无法拒绝,笑呵呵的道“好,我从了你了。”

        “那开始,听好了,水车车水,水随车,车停水止。”楚香儿傲娇的挺着雪白的脖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