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假酒又喝多了

第三十一章 假酒又喝多了

        陈虎简洁而又理直气壮的声音让朱治雄的脸色有些难看,虽然朱治雄看出九皇子在给陈虎下套,但是身为未来帝师,总该要有为人师表的样子,最起码应该表示表示起到带头的作用。

        正所谓,国家有难,匹夫有责。

        而他的话也无疑给了文武百官攻击他的口舌。

        “陈将军,未免愧对老师之名号,国难当头怎可轻言没钱两字便能推搪?”

        “谁不知道皇上刚刚赏赐你两回,足足两千两黄金,这叫没钱?”

        “你风流快活,夜夜笙歌有钱,到了为黎民百姓,为了天下苍生之时喊着没钱,我真不知道你的良心哪里去了!”

        “陈将军,你的心难道是铁打的吗?”

        声声的质问,声声的谴责,完全把陈虎架到了火上烤一般。

        “呵呵,你们这群山驴币跟我玩道德绑架?”陈虎冷笑一声道。

        “难道我们说的不是事实吗?”

        “父皇,陈虎愧为人师,儿臣要弹劾他,罢黜他的老师之名,还有太子少傅之位。”

        “臣,附议,臣也要弹劾陈虎。”

        “臣附议!”

        看着群起而攻之的群臣,还有找到机会落井下石的二皇子,九皇子,陈虎翻了个白眼,冷冷的道“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社稷丘墟,苍生涂炭。”

        这段话乃是出自前世三国演义当中诸葛亮的台词,此时陈虎用到此处倒也合适不过。

        “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二皇子有些没听懂,对着身边一名文臣问道。

        “他说朝廷之上,朽腐不堪,禽兽勿如的人当朝作官,食朝廷奉禄,以致狼心狗行之辈汹汹当朝,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使社稷变为丘墟,苍生饱受涂炭之苦!”文臣小声的回道。

        “大胆,你敢骂我们是禽兽,是狗,父皇,陈虎该杀,该下天牢,请父皇下旨。”二皇子怒喝出声道。

        朱治雄的脸色阴沉不定,虽然不爽,但是又不得不佩服这陈虎,骂人都骂的这么清新脱俗,而且他说的倒也是实话,朱治雄哪里看不清如今的朝政。

        陈虎看出朱治雄脸色为难,于是躬身行礼道“皇上,末将觉得,刚刚九皇子的话完全狗屁不是,他并非是在为我大明社稷着想,而是在毁我大明,在扰乱朝政,我看居心叵测的人该是他,他该下油锅炸完在凌迟处死!”

        扣帽子谁不会,老子还会诅咒呢。

        “你个愧为人师欺世盗名之辈,也配指责我?”九皇子瞪着眼睛喝道。

        “难道我说的不是吗?”陈虎道。

        “陈虎,你此话怎讲?”朱治雄不解的问道。

        “皇上,请问去年灾情之时,是不是已经给丰收之地多加了两成的赋税?”陈虎问道。

        “此事倒是是真,因为去年受灾之地较多,所以为了赈济灾民,多征收了两成。”朱治雄点了点头。

        “那末将再问,如今增加赋税需要几成?”陈虎再次问道。

        “最起码两成。”朱治雄答道。

        “皇上错,最少三成,甚至可能达到四成,那么问题来了,农民本就要交三成的税,在加上六成,手里不过剩下一成,冬天不能种地,除去消耗的,手里可还有存粮?”陈虎问道。

        “这……不至于四成啊。”朱治雄道。

        “皇上,您想想,从收赋税再到发放到灾民手中,期间需要经过多少人的手?”

        “层层环节,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最后苦的是谁,是两头的百姓,而那些官员却富得流油。”

        “最后闹得丰收的农民也变成了灾民,国,还怎么维持生计?”

        “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不是在官逼民反吗?”

        “还有,试问皇上,几位王爷这些年早就拥兵自重,会甘心情愿交粮吗?”

        “待怨声载道之时,想必几位王爷就要打歪心思了。”

        “另外,减轻俸禄真的有效吗?”

        “有些人需要俸禄吗?”

        陈虎声声问道,问的朱治雄一时之间哑口无言了。

        “就算你说的对,难道就是你不出力的借口?”一名官员质问道。

        “我可以出力,为了国,为了大明,我倾家荡产又能怎样,我只是不喜欢被道德绑架而已。”

        “既然想让我出大头也成,咱们就站在这里,让皇上派禁卫军前往各自的家中找找,你们拿出全部家当的一半就成,我全捐了!”

        “就问你们敢不敢?”

        陈虎昂首问道。

        一下子,满朝的文武除了有数几人外,全部把脑袋扭向了一旁,所有人都沉默了。

        谁敢?

        没有人敢!

        别说一半,就算是十分之一拿出来都让他们肉疼。

        “你说的轻巧,这不行,那不行,难道你有办法?”

        “就是,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朱治雄也有帝王的无奈,长长叹息一声问道“陈虎,你可有解决的办法?”

        “皇上,末将没有。”陈虎微微一笑道。

        “没有,没有你还笑的出来,你就是在纸上谈兵而已!”

        “大言不惭,狂妄至极,请皇上治他的罪。”

        在一众大臣恨得咬牙切齿,朱治雄苦瓜脸之下,陈虎再次道“不过末将有个好买卖,只是需要皇上配合,皇上若是配合的好,我保证不仅不缺粮不缺钱,还会大赚上一笔。”

        “哦,什么好买卖?”朱治雄眼睛一亮问道。

        “皇上稍安勿躁,想必齐国使团的人马上就要来了,等会皇上将他们全部扣下,打入天牢便可,其余的末将来跟他们谈。”陈虎笑道。

        什么?

        “你疯了,你要将齐国使团的人打入天牢,你脑袋有病是不是?”

        “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你是不是脑袋让驴踢了!”

        “陈虎,你这是要干什么?就算是两国交战,也不斩来使啊,扣下齐国使团的人,会让天下笑话咱们明国的人。”

        文武官员,还有朱治雄瞪大了眼睛看着陈虎,感觉这个家伙昨晚是不是假酒又喝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