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吓坏了

第二十九章 吓坏了

        “你,你想干什么?”齐静怡的脚步退进屋内。

        虽然陈虎的脸上只是挂着淡淡的笑容,但是却让齐静怡的心在不安,眼神当中情不自禁的流露出惊恐。

        陈虎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用脚来回踢上了屋门,又背着手把门栓别上,看着她双手护在胸前,微微一笑道“自然是干你所想所怕之事。”

        “陈虎,你敢,你若是敢对我不敬,我定会让父皇杀了你。”齐静怡狠声道。

        “呵呵,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敢威胁我。”

        陈虎一声冷笑,上前一把抓住齐静怡的头发,看着那昂起漂亮的脸蛋“当你成为我的敌人那一刻,你在我的眼中是不会被区分对待的,我可不是什么圣母,现在给你个选择,让我来,或者我把你扒光了丢到大街上去让所有人玩。”

        “陈虎,你就是个恶魔。”齐静怡怒视着陈虎道。

        “真墨迹!”

        啪!

        说着,陈虎照着齐静怡的脸上就是一巴掌,让那本白皙的脸颊瞬间出现个清晰的巴掌印。

        “脱!”

        陈虎眼睛一瞪道。

        齐静怡泪水在眼眶打转,她有些不敢相信,甚至从见到陈虎那一刻开始,就不敢相信他有如此可怕的一面,他做事从不留余地,更不会善待任何与他为敌的人。

        这个男人,拥有可怕的才华,可怕的实力,可怕的智慧,更有让人畏惧的可怕城府和狠辣。

        这样的人假以时日成长起来,绝对会成为齐国的恶梦。

        无助,不甘,委屈……在齐静怡的脸上心头徘徊着,她甚至有几分后悔来明国,遇到这个可怕的家伙。

        啪!

        又是一巴掌。

        陈虎可不会怜香惜玉,更不会色批是的因为她的美貌而跟舔狗一样的放过她。

        因为眼前这个女人绝对会利用任何机会弄死他,对于想杀他的人,还有必要怜悯么?

        衣服徐徐而落地面,在多少人眼中圣洁的齐国公主,就这样毫无保留的矗立在眼前。

        美的不可方物,美的就像是一件经过精雕玉琢般的艺术品一样。

        除了该有的点缀,在昏暗的灯光辉映下呈现出一幅晶莹剔透的画面。

        “过来,跪下。”

        陈虎坐到床边,探手一抓跪在身前的齐静怡头发问道“齐国在明国还有多少暗子,都安排在谁的身边?”

        无边屈辱让齐静怡有了想死的冲动,她决绝的目光看着陈虎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邪恶的笑容浮现在陈虎的脸颊之上,枪口递进她的嘴“你认为你不说,我就撬不开你的嘴,你想以死明志?”

        “你太天真了,在我的手里,你想死都是奢望!”

        “相信我,你绝对会说的。”

        审讯罪犯,俘虏,作为特种兵的陈虎来说,他拥有太丰富的经验和技术,别说个女人,就算是最顶级的特工也能让他开口。

        女人那特有的声音在房间响彻,给这夜幕带来了一股异样而又阴森和恐怖的气息,偷偷在门外偷窥的唐婉儿和朱珠,只片刻功夫便不忍在看一眼,哪怕是闻其声都感觉毛骨悚然,灵魂在不由的打着颤。

        她们两人此时对陈虎的恐惧已经到了无可附加的地步,尤其是唐婉儿,她无比庆幸陈虎要与她解除婚约之时她拒绝了,不然……她相信当时若是真答应了,她就会成为房间里的齐静怡。

        “公主,天色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唐婉儿对着一旁的朱珠轻声道。

        “哦,好。”朱珠愣愣的回了一句,然后又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这才快步离去。

        夜已深。

        陈虎最终问到了想知道的,不过齐静怡虽然贵为齐国公主,很多事情还是并不太了解。

        “看看,你最终不还是说了么,为什么非要受这样的罪?”陈虎用毛巾细心的为她擦拭着身体,又给她把身上道道的血痕和伤口上好了药,这才为她穿上衣服,把她搂入怀中带着几分宠溺的说道。

        齐静怡的心很乱,很复杂,陈虎给她的感觉就像是并存的圣人和凶灵,她不知所措的任由陈虎摆布,老老实实的坐在大腿上。

        看着齐静怡的眼神,陈虎心中暗暗一笑,想必在经过几次不近人情的折磨和安抚,这个女人反而会对他产生好感和感激。

        这种心理,在前世叫做斯德哥尔摩效应,让她绝望,在给她希望,在逆境和痛苦的折磨当中给她点甜头,这样她心中便会产生感激之情,甚至还会念念不忘。

        陈虎抱着齐静怡放到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坐在床边问道“还有一件事情我想问你,你对苏晓晓了解多少?”

        “她就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似乎在操控着诸国的平衡,从有记载的历史到现在,无数君王都曾想过要一统天下,可是每每关键时刻便会前功尽弃。”齐静怡轻声道。

        “既然明白这点,为什么你父皇还要一统天下?”陈虎不解的问道。

        “因为我父皇见过她,似达成了某种交易。”齐静怡道。

        “哦。”陈虎点了点头,眉头不禁一皱,他越发的对这个苏晓晓好奇了。

        “好了,早点休息吧。”

        说完,陈虎起身迈步而走。

        待到来到屋外,陈虎脚步未等站定,胡军单膝跪在跟前自责的道“还请将军责罚。”

        “起来吧,你们第一天刚来情有可原,以后谨慎些便可,找人盯住她,万不可让她出了差错,她可是咱们明国与齐国交易的筹码。”陈虎拉起胡军的胳膊道。

        “遵命!”胡军感激的重重点了点头。

        府邸混进外人,他自然难辞其咎,而以皇上对陈虎的重视,这件事情要是追求起来,胡军就算是满门被抄斩也不为过,尤其是今晚陈虎的狠辣,也让这位曾经经历过战场的将军打心里冒着寒气。

        而陈虎并未计较,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这让胡军怎能不感激涕零。

        陈虎回到房间,刚一推开门,就见到靠在床边昏昏欲睡的唐婉儿骤然惊醒了过来,她快步走到跟前,眼神带着几分的忐忑道“少爷,您,您回来了,我给您去端洗脚水。”

        说着,不大会的功夫,唐婉儿端来了洗脚水,并伺候着陈虎脱了鞋,主动为他洗脚。

        感受着那柔嫩的小手在脚上来回的按动,在看着眼前羞涩,低着头,漂亮的脸蛋,陈虎微微一笑,看来今天把她吓得着实不轻。

        待洗好了脚,唐婉儿刚要端着水离开,却被陈虎一把抓住了柔荑,然后带入怀中。

        抱着娇柔而又软绵绵的娇躯,陈虎捏了捏唐婉儿的鼻子问道“想不想改个称呼?”

        “改称呼?”唐婉儿羞涩的不解问道。

        “不叫少爷,叫夫君。”陈虎道。

        “我,想……”唐婉儿把头埋进了陈虎的怀中,只感觉一只大手开始发挥了起来,引得她娇躯直颤。

        “夫君,人家怕疼,怜惜些妾身。”犹如蚊蝇般的声音在陈虎的耳边响起,房间温度不住的蹿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