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非你不嫁

第二十五章 非你不嫁

        不管是从前身的记忆也好,还是陈虎切身的感受,明国并不富裕,甚至国库入不敷出。

        朱治雄给朱元杰可以说留下了个烂摊子,在加上二皇子,九皇子为了争权夺利,搞得朝中乌烟瘴气,更让大明这个本就没落的帝国越发腐朽不堪。

        从今天朱治雄的话里话外,陈虎不难看出,他大有托孤之意,说明他的时日不多,在为之后做铺垫,希望陈虎快速的建立起属于太子的党羽势力。

        这也是为什么陈虎刚刚要立威,让二皇子,九皇子的那些党羽动摇,毕竟那些人不过就是一群墙头草而已。

        如今,大明经不起折腾,所以一旦朱治雄驾崩,陈虎必须要以雷霆手段清除所有的毒瘤,让朱元杰坐稳帝位,这样才能为接下来大刀破斧的改,革打好基础。

        陈虎感觉他想要过逍遥的日子,还任重而又道远啊。

        “嘿……”

        “卧槽!”

        想着事情的陈虎,脚步刚走进大门,被一道突如其来的身影给吓了一大跳。

        “你有病是不是,吓死老子了。”

        陈虎打量着眼前这名略带婴儿肥似邻家小妹妹,灵动的双眼一笑起来就自然化作两道月牙的小姑娘,没有好气的说道。

        “人家不是为了给你个惊喜嘛,真是的。”女孩嘟着嘴不悦的道。

        “不是,你谁呀?”陈虎好奇的问道。

        “哼,我就不告诉你,除非你先跟本宫赔礼道歉。”女孩傲娇的一挺胸脯说道。

        还真是浩瀚啊,比唐婉儿,齐静怡的都大上一个型号,也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

        但陈虎并没有当舔狗的意思,翻了个白眼道“道歉?我凭什么给你道歉。”

        “你要是不给本宫道歉,本宫就不嫁给你!”女孩掐着腰道。

        陈虎看着她,就像是看着一位从精神病院医治无效偷跑出来的患者一样,忍不住捏了捏她那粉嫩肉嘟嘟的脸道“醒了没有啊,醒了就回家吧,等会你母妃给你换尿布该找不到你了。”

        虽然眼前的小美人确实挺可人的,也很水灵,与他此时的年纪相差两三岁而已,但陈虎毕竟两世为人,依然保持着前世三十多岁老男人的心态,他更喜欢大波浪成熟的女人,对于这种情窦初开的女孩,看在眼中就跟孩子是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因为他不喜欢哄孩子玩。

        “你,你……居然敢嫌弃本公主,信不信本宫禀报父皇砍了你的脑袋!”女孩被气得狠狠的躲了躲小脚丫道。

        “呵呵,那你信不信我先把你的屁股打开花了?”陈虎拿着戒尺炫耀道。

        此时陈虎确定眼前这丫头是谁了,正是朱治雄最小,最疼爱的十六公主朱珠。

        看着戒尺上如朕亲临四个大字,朱珠脸色一暗,嘟着嘴,凶巴巴的看着陈虎道“本宫不走了,本宫赖上你了,你给本宫等着,本宫让你打一辈子的光棍,哼!”

        看着这个大小姐脾气的朱珠,陈虎无所谓的道“随你,不过我镇国将军府可不是白吃白住的地,要么干活,要么一个月五百两的银子。”

        “你怎么不去抢,本宫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看你能把本宫怎么样!”朱珠傲娇的道。

        “嘿嘿,那我就一天打你八遍不到天黑的。”

        啪!

        说着,陈虎照着朱珠的屁股就是一巴掌,好弹,好有手感,还是略胖的女孩手感更足啊。

        打完,陈虎带着大笑声溜溜达达的迈步走进府内,情不自禁的嗅了嗅手,然后梳理了一下头发,人果真不能太优秀啊,不然女人都主动送上门来,想拒都拒绝不了。

        迈步而行目光所及,原本破落的院子经过府内之人的收拾有了几分摸样,尤其是原本冷清的府邸也有了人气。

        “少爷,您回来了。”

        随着一道莺鹂悦耳的声音响起,唐婉儿莲步走到近前对着陈虎轻轻施礼道。

        陈虎没有想到她的转变还挺快,也变乖巧了,尤其是从她那低着的脑袋偷看而来的眼神不难看出其中多了几分畏惧。

        也是,试问一个废物,怎么可能在擂台之上随手轻松杀了数人而面不改色,依然气定神闲。

        杀人如屠猪狗,文采横溢,连鲁秋那般的人物都拜他为师,又是皇上眼中的红人,还与当朝太子视如亲兄弟,更敢当众打二皇子的屁股,就问满朝上下谁能这般如此,如今的陈虎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让唐婉儿明白,陈虎发起飙来,她承受不起。

        当然唐婉儿心中更多的是对陈虎的那种莫名的仰慕,她打小便喜欢诗词歌赋,尤其是喜欢那种风度翩翩,吟诗作对男子的风采,而陈虎在擂台之上饮酒作诗三百首,彻底的把她征服了。

        陈虎伸手轻轻的抬起唐婉儿的下颚,看着那张绝美,羞红的脸颊“不错,本将军最近会着重考虑与你解除婚约的事情,毕竟若是休了你的话,对你以后影响不太好,可惜你我注定无缘成为夫妻了,唉……”

        一声长叹,陈虎一脸的忧愁和无奈,轻声的吟道“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唐婉儿听着陈虎的诗词,痴痴看着他,一时之间被诗词的情所动,泪水不由的浮现在眼眶当中。

        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唐婉儿狠狠的一把抓住了陈虎的胳膊道“不,我不要解除婚约,我,我非你不嫁。”

        “别为难自己了,我知道你根本不喜欢我,只是因为你爷爷的原由才会勉为其难的,你放心,我会跟你爷爷解释的,他一定会体谅你的。”陈虎柔声道,为她挽起了耳边的发丝。

        “呜呜……不,不是的,是我之前鬼迷心窍才会冲动的来解除婚约的,陈虎,我错了,我就要嫁给你,就要非你不嫁,求求你了,不要跟我解除婚约好不好啊。”唐婉儿扑入陈虎的怀中,紧紧的搂抱着他的腰,生怕陈虎抛弃了她。

        陈虎坏坏一笑,妥了!

        攘外必先安内,后院稳定才是大计。

        于是陈虎双手一搂娇躯,吻向那张性感的红唇,大手开始自由的发挥起来,惹得娇躯羞涩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