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惊世之作

第十八章 惊世之作

        “他说什么?他说他要作诗三百首?”

        “哈哈……笑死我了,他不会是没有睡醒呢吧。”

        “丢人显眼的玩意,自大,狂妄至极,他简直就是明国的耻辱。”

        “是不是准备把地上两只鸡,屋上一只猫,这种句子也要成为诗词啊,若是这样,我能做一千首。”

        揶揄的嘲笑声不绝于耳,其中不仅有齐国使团的人,还有明朝的文武百官,他们自然不忘落井下石。

        “皇上,看来今日这位道貌岸然的鲁大师要折在咱们明国了。”魏忠笑呵呵的在朱治雄的身旁轻声道。

        “哦,你信陈虎能做出三百首?”朱治雄诧异的问道。

        “皇上,虽然奴才心里不信,但是您忘了,三天前陈将军就是这个样,在所有人的嘲讽不信任当中让齐国丢尽了脸面。”魏忠回道。

        朱治雄眼睛一亮,越发期待的看着陈虎,沉声道“史官何在?”

        “臣在!”不远处数名史官拱手回道。

        “记,一字不差。”朱治雄不容置疑的命令道。

        “臣领旨。”

        ……

        “谢皇上对末将的信任,不知可否赏赐末将几碗酒喝,有酒,感觉会更好。”陈虎对着朱治雄拱手抱拳道。

        “来人,把朕珍藏的那坛三十年陈酿拿来。”朱治雄挥手呼道,随之对着陈虎笑了笑“陈虎,这坛酒可是朕准备为你庆功所用。”

        “皇上放心,三百首,若是有一首差强人意,末将甘愿给齐国公主当上门姑爷。”陈虎信誓旦旦的道。

        多气人,齐静怡恨不得跑过来挠陈虎,怎么着,给本公主当夫婿,当齐国的驸马,好像多大委屈是的。

        话音落下,陈虎对着鲁秋问道“不知道你擅长哪方面的诗词?”

        “谁人不知,老夫擅长七言律诗。”鲁秋道。

        “那你就好好的听着,本人三百首,有五言、七言、五言律诗、七言律诗、五言绝句、七言绝句及乐府诸体,我今天就让你明白,圣人,在我们明国书童的跟前,一文不值。”

        陈虎凛然傲气的道,唐诗三百首,他早就背的滚瓜烂熟,多亏当年父母逼着他学习,不然哪有如今的装比。

        “哼,好大的口气,今日你若是能作出三百首,你所言诗词具有,老夫奉你为师。”鲁秋冷哼一声道。

        “想拜我为师?那得看我愿不愿收你,你以为你是谁啊。”陈虎翻了个白眼。

        见酒水拿来,陈虎在一名太监的服务下,端起一杯酒一仰而进。

        这古代的酒度数低,虽是纯粮食酿造,却喝起来带着一股酸味,属实有些差强人意,这倒是让陈虎找到了一条发财之路。

        当然作为现代人来到古代,前世小说也没有少看,想发财路很多。

        在所有讥笑的目光当中,陈虎一探酒杯,太监再次为其满好,他端着酒杯傲然而立,那一刻一股桀骜之气从他的身体迸发而出,他一瞬间被拉入了古人的诗词意境当中,朗声道“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首诗仙李白的将进酒一出,立马镇住了场子,所有人惊愕的看着陈虎,所有人不敢置信,瞪大了他们的眼睛看着陈虎,那一刻讥笑的眼神不见了,那一刻所有人都诧异的望着陈虎,他居然能够做出如此惊世之作来。

        显然,诗仙的诗要比唐伯虎的桃花庵歌更胜一筹,其意境,其那种放荡不羁的情绪让人引起了强烈的共鸣。

        好一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妙,绝妙,好诗,好诗啊!”朱治雄不由得拍手叫好。

        “真是妙不可言啊。”文武百官,文人墨客,不由的也跟着拍起手来。

        “此诗,此诗……”鲁秋硬生生的咽了口口水,因为此诗说实话与他所作的诗词相比,他的诗词就像是一堆狗屎一样。

        看着鲁秋那难看的脸色,尴尬当中带着几分小倔强,陈虎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想说这首诗也是你所作,是吗?”

        “哼!”陈虎冷哼一声,随之饮酒,继续“月下独酌四首。”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第二首。”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

        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

        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

        已闻清比圣,复道浊如贤。

        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第三首……”

        “第四首……”

        四首月下独酌朗诵完,陈虎已经饮下三杯酒,酒劲微醺,淡淡的看着鲁秋问道“这四首也是你所作?”

        “呃……这,我……”鲁秋的脸涨得通红,尴尬的不敢在看陈虎那霸道,凌厉的目光一眼,哪怕是他想强咬牙说是他所作,可是如鲠在喉,却怎么也发不出声来。

        “皇上,看来陈将军这花酒不白喝啊,您听他作的这几首诗,都与美酒沾边,一看就是酒醉之后诗兴大发才会创作出如此精湛绝妙的诗词来,老奴觉得,以后为了咱大明的诗词歌赋能够昌盛,能够让陈将军多创作惊世之作,应该鼓励他,钱不够了,国库来出,要知道如此的惊世之作流传于世,对大明百利而无一害,他不是为他自己在喝花酒,是为了大明啊。”魏忠在边上感慨出声道。

        “准了,以后他风流快活,国库来出,哈哈……这臭小子,要是早知道他能做出如此妙不可言的诗词来,就算是把朕的龙椅搬走又如何,待比试结束,告诉他龙椅不用修补了,龙椅朕送于他,作为他的免死金牌所用,如朕亲临!”朱治雄心情大好的吩咐道。

        “奴才领旨。”魏忠笑呵呵的道。

        而站在擂台之上的陈虎还完全不知,他只作了五首诗便得了免死金牌,试问大明开国几百余年,谁有这个牌面,拿龙椅当免死金牌,就算是他的先祖都没有这个待遇。

        龙椅家中放,地位可以说不比太子差多少了。

        “来酒,继续!”陈虎仰头又饮,随之再次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