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跟我玩捧杀

第十七章 跟我玩捧杀

        鲁秋在一名弟子的搀扶下走到擂台之上,微微的整理一下衣服,这才拱手对着陈虎出声道“老夫子鲁秋,见过陈将军。”

        温文儒雅,大方得体,这让陈虎对对方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他也是陈虎第一个见到齐国不用鼻孔看人的人。

        “老先生客气了,您的大名在七国乃至天下已久负盛名,今日能够得见三生有幸。”陈虎客气的说道。

        在记忆当中,鲁秋之名可谓是七国无不顶礼的存在,上至君王,下至百姓,对其尊崇备至,号称当代圣人。

        “陈将军客气了,能与陈将军一起探讨探讨诗词歌赋,定然受益匪浅。”

        “闻听三日前陈将军所对,所出对联,今日又得见陈将军造诣,老夫子佩服之至。”

        “想必陈将军对诗词歌赋定然学识更甚,不知可否有幸能听到陈将军在这方面的大作?”

        鲁秋彬彬有礼的说道。

        要不是两世为人,说实话陈虎还真信了他的鬼话,这家伙明显就是在挖坑,让陈虎原本对他的好感瞬间下降了不少。

        这老头子,就是个笑面虎。

        他明显在玩捧杀。

        “我哪里有什么大作啊,不过都是一些闲暇之余无聊的作品而已,哪里有老夫子你这般传唱。”陈虎见招拆招的道。

        “见笑了,老夫平生不过作了百余首诗词而已,流传在外的也不过那么十几首。”鲁秋笑呵呵的捋了捋胡子,然后再次道“还未请教陈将军的大作,洗耳恭听。”

        “看来老夫子是想指点我一二啊,正好前几日无聊与人对作了一首诗词,名作桃花庵歌。”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

        陈虎扇着折扇,悠悠的朗诵而出,大有几分唐伯虎点秋香中星爷那股风流倜傥的姿态。

        那模样,看的本就对他满是好感的人们更是欢呼不已,尤其是那些情窦初开的姑娘们,完全化作了陈虎的铁粉,一个个的歇斯里地的为其呐喊加油。

        须臾。

        陈虎话音落下,问道“老夫子,觉得如何?”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细细品味,好经典的词句,此等词句定然可流传千古。

        鲁秋惊诧的看着陈虎,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够做出如此惊世之作来。

        但,很显然这首诗还并未广为传颂,不然怎么会闻所未闻。

        鲁秋眉头一挑,脸色微沉道“陈将军,我敬你,尊你,你怎可戏弄于我啊?”

        “戏弄你?我怎么戏弄你了?”陈虎被他的话闹得一愣。

        “你怎能拿他人作品来此炫耀卖弄,你未免太给明国丢人,我知你们明国诗词歌赋一向卑微,却也不该如此没有骨气,没有底线,这要是传扬出去,定然成为他国笑柄啊。”鲁秋语重心长的道。

        这首诗有人写出来了?

        这首诗可是前世唐伯虎的作品,不可能啊!

        因为在记忆当中,根本没有出现过唐伯虎这样的人物。

        陈虎苦苦的思索了半响,也并未找到任何这首诗的记忆。

        虽然他的前身游手好闲只知道玩乐,但是当时背出来的时候,高明远,唐婉儿都在现场,若真是他人作品,他们两人肯定早就揭穿了。

        陈虎愣了一下问道“不知道这首诗的原作者是谁?”

        “这首诗,乃是我上个月闲暇之时隐居在寒舍而作,只是说给了一些比较知近的人听,谁承想不小心走漏了出来,却被你冒名顶替,此事我的数名弟子都可作证的。”鲁秋对着陈虎摇了摇头道,大有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架势。

        陈虎瞪眼看着鲁秋,直接被气得笑了,见过不要脸的,脸皮厚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自诩大师,居然恬不知耻的把别人的东西说成是他的。

        这你还没有办法反驳,因为从齐国那边愤怒的眼神,还有明国众多之人的惊愕,涨红的脸不难看出,所有人都信了这老不死的话,哪怕是朱治雄也是尴尬无比,本喜气洋洋的脸,瞬间沉了下来,感觉气势都矮了一截。

        “我就说嘛,他们明国不过就是一群乡野村夫而已,尤其是他一个小小书童怎么会有如此的文采,原来是个贼,臭不要脸,厚颜无耻的贼。”

        “没文化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要脸,恬不知耻!”

        “大家都赶紧看看衣兜,好好的检查一下,明国的贼多,不小心就容易丢东西。”

        齐国立马恶语相向,原本低落的气势瞬间高涨了起来。

        而明国这边的人,就像是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样,一个个的低着头,涨得脸红脖子粗的。

        尤其是那些本来已经开始粉陈虎的人,立马粉转黑,怒视着陈虎,似他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一样。

        “父皇,我说什么来,这陈虎就是个鸡鸣狗盗之辈,这回好了,丢人丢到家了,让人齐国抓住把柄了。”

        “完了,彻底的完了,人家不会说他陈虎偷盗他人诗词,会说咱们明国偷盗,这名声传扬出去,以后出门在外,谁还敢说是明国人,非让人拿吐沫星子淹死不可。”

        站在擂台之上,陈虎目光所及,他一瞬间成为了众矢之的千夫所指。

        这种感觉真憋屈,但是陈虎一点都不慌,因为他很快就会好好的打脸这个老东西,让他明白跟小爷装比,他的人生都活在了狗身上。

        目光划过唐婉儿的脸颊,她揶揄的翻了个白眼,似乎在说解除婚姻简直是明智的选择。

        划过文武百官,一个个满眼的鄙夷。

        二皇子,九皇子在幸灾乐祸。

        朱治雄拳头紧握,眉头紧锁。

        倒是太子朱元杰见陈虎看来,坚定的点了点头道“虎哥,我信你!”

        在所有人都选择要抛弃你的时候,最好的兄弟却义无反顾的站在了身边,这让陈虎被触动了,就像前世,面对枪林弹雨,深陷敌人的包围圈,兄弟永远都会站在你的身边与你并肩作战。

        “元杰,信不信虎哥马上就让这老杂毛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陈虎对着朱元杰笑呵呵的问道。

        “虎哥,我信,因为你最棒!”朱元杰一如既往的如个小迷弟一样仰望着陈虎道。

        “哈哈,好,他说桃花庵歌是他所作,他说他平生作了百余首诗,那是不是说,只要我此时此刻做出三百首,就证明他是个道貌岸然,徒有其表的伪君子?”陈虎大笑着问道。

        “对!”

        “什么?虎哥,你要做三百首,你,你在开玩笑吗?”

        朱元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陈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