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气死一个

第十六章 气死一个

        “魏忠,朕,朕没有听错吧,刚刚陈虎说的都是烟锁池塘柳的下联吧,他,他说了多少?”

        朱治雄不愧是帝王,最先反应了过来,对着身旁的魏忠问道。

        “皇上,奴才也没有记住多少,但是估摸着怎么也有二十来个。”魏忠愣愣的回过神来道。

        “这臭小子,太给朕争气了,也太打击齐国了吧,齐国三天绞尽脑汁想出来一个,他倒好,一下子来二十多个,你快看,齐国人的脸就跟吃了什么坏东西一样,哈哈……朕从来没有今天这么高兴,这么痛快,千古绝对,在他眼中不过如此,哈哈……朕高兴。”朱治雄咧嘴大笑道。

        “皇上,你别笑的太大声了,不然齐国人会被气死的。”魏忠提醒道。

        “哈哈……朕就要笑,他齐国能奈何朕。”朱治雄的笑声让齐国使团气得脸色涨红,就似一个个被人打了一巴掌是的。

        ……

        “老夫的孙婿果真非池中之物,人中翘楚啊,老夫甚是欣慰的很,婉儿还想跟他解除婚约,这要是把婚解了,老夫得后悔死。”唐青风炙热的目光看着陈虎,不住捋着他花白的胡须,是越看越满意,越看越得劲。

        ……

        “如今太子有陈虎辅佐,这皇位稳了啊。”宰相暗暗心道。

        ……

        “真涨志气啊,真涨脸啊,陈将军,牛鼻!”

        “牛鼻你吗,你他吗的不知道他是谁的人是不是?”

        二皇子,九皇子,咬牙切齿的咒骂那些情绪被带动的百官,眼神满满的都是对陈虎的嫉妒。

        ……

        “虎哥,元杰对你太崇拜了,没有想到你不是在风流快活,是在学习啊,元杰汗颜,元杰以后一定要跟你好好学习,你以后就是元杰的榜样,有虎哥辅佐,定要让大明举世来朝。”

        朱元杰紧紧的攥着拳头,如个小迷弟一般的仰望着陈虎。

        ……

        “陈虎,你就是个大混蛋,原来你隐藏的这么深,你若是早点这样,我哪里还会跟你退婚,混蛋,臭混蛋,害的人家如今给你当丫鬟,哼!”

        唐婉儿越想越后悔,越想越气不过。

        而让她能够心理平衡点的莫不过齐国公主也将会成为他的丫鬟。

        这么一想的话,倒也不是太亏,若是当初真解除了婚约,那现在她可能在哭吧。

        ……

        不远处的皇宫城墙之上。

        一名身材妖娆,骨子里透着一股妩媚多情的贵妇人,看眼身侧十八九岁亭亭玉立的女孩道“现在明白你父皇的良苦用心了吧,还不满意?别说如今咱们大明,饶是那齐国都在他手中吃了败仗。”

        “你父皇对太子宠爱有加,他与太子打小一起长大,将来太子登基,他定然位极人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母妃,我知道了,等比试结束,我就去找他,让他跟父皇提亲。”女孩娇羞的满脸通红的道。

        “算你聪明。”贵妇人点了下女孩的额头,然后交代道“记得不要使性子,他如今在你父皇眼中地位不次于太子。”

        ……

        擂台之上。

        本气势高傲的阎王对脸寒如冰,阴郁的看着陈虎道“图画里,龙不吟虎不啸,小小书童可笑可笑!”

        “棋盘里,车无轮马无缰,叫声阁下提防提防。”陈虎风轻云淡的回道。

        “好!”

        “陈将军威武!”

        阵阵叫好声络绎不绝,此时的陈虎就是所有人心目中的英雄。

        “墙头草,头重脚轻根底浅。”

        “山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融融洽洽。”

        “雨雨风风花花叶叶年年暮暮朝朝。”

        “南麟北走,遍山禽兽尽低头。”

        似拿出了杀手锏一般,阎王对眼睛一瞪,说道。

        “大胆,混账东西,你敢骂我大明!”有人立马听出了上联之意,不由的怒喝出声道。

        而未等话音落下,陈虎冷笑道“东鸟西飞,满地凤凰难立足。”

        “好,陈将军对的好,一群鸟人,也敢自称麒麟!”听懂之人不由的为陈虎拍手叫好。

        见陈虎轻松对出,阎王对更怒“我上等威风,显现一身虎胆。”

        “你下流贱格,露出半个,头。”陈虎呲牙笑道。

        “你,你……”阎王对感觉胸中有什么东西越来越难以驾驭要爆发出来一样,怒指着陈虎道“你家坟头来种树。”

        “汝家澡盆来配鱼。”

        “鱼肥果熟入我肚。”

        “你老娘来亲下厨。”

        “你,你,鸡冠花未放。”

        “狗尾草先生。”陈虎笑呵呵的回道。

        “你,你个混蛋,混账,老子,老子……噗……”

        话音落下,阎王对直接一口老血喷洒而出血染擂台,身体直挺挺的倒落而下。

        “对对儿本是消遣作乐,没有想到阁下居然对得口吐鲜血,这是要与阎王去对了吗?阎王对兄台,还有齐国,果真是空前绝后之人啊。”

        啪嗒,陈虎打开折扇,悠悠的扇着,阴阳怪气的说着,让地上的身体又猛地抽了一下再无动静。

        “好,好,牛鼻!”

        “陈将军威武,霸气!”

        在无数人们的呐喊和叫好声中,陈虎目光落到了齐静怡的身上道“早就告诉你们一块来,非要一个个来,看吧,对死一个,还有谁不服,尽管放马过来。”

        齐国使团的人脸色很难看,难看到了极点,恨得咬牙切齿,恨得想上台弄死陈虎。

        但是他们又不得不承认陈虎的底蕴强悍,连阎王对如此高手都被气的吐血而亡,何况是其他人了。

        “看来老夫不能白来一趟,这阵就由老夫来吧。”说着,一名浑身上下散发着儒雅之气,头发花白的老者缓缓的站起身。

        看到他要上台,所有人不禁脸色一变。

        “这老东西居然要亲自出马,看来下一阵他想跟陈虎比试诗词了,陈虎……不知能否应对?”朱治雄脸微沉,低声道。

        “奴才觉得,谁也不好使。”魏忠在边上充满了期待的看着陈虎道。

        “哦,你为何如此觉得?”朱治雄诧异的问道。

        “因为陈将军身上那股自信,让奴才觉得,不管是谁,也休想赢得了他。”魏忠道。

        “那朕倒是很期待了。”朱治雄微微一笑,想想也是,这陈虎太自信了,而非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