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灼灼壮志

第十三章 灼灼壮志

        “我愿意。”唐婉儿赶紧拽住了陈虎的胳膊道。

        “这还差不多,来,给我捶捶腿.”陈虎抓着那只顺滑,柔弱无骨般,吓得发凉的小手揩了揩油道。

        “哦。”唐婉儿撅着小嘴,委屈巴巴的蹲在跟前,用她的小拳头给陈虎轻轻的捶着腿。

        陈虎躺在躺椅上享受着,别提多美了,人生如此,简直妙不可言啊。

        这让陈虎不由的想到了齐国公主齐静怡,若是能把那个娘们在招为丫鬟,一左一右,简直是美滋滋啊。

        不行,不能安于现状,要赶紧为三天后的比试做准备,这样才能完成梦想,让齐国公主来当丫鬟。

        好期待啊!

        半响。

        高启强派人送来了十万两白银,堆在院内就跟小山是的。

        “张力,你们四人一人先分五百两,在给白铁匠送去五百两,其余的你们几个把银子放到库房去。”陈虎对着禁卫说道。

        “陈将军,真有我们的份啊?”四人完全没有想到,陈虎真给他们。

        要知道,他们干禁卫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遇到的上司嘴上说的漂亮,等到拿好处的时候,他们连汤都喝不上。

        从未见过这么好的上司,这哪里是吃香的喝辣的,这是吃的龙肉,喝得琼瑶佳酿啊。

        “自然,我说了,岂能食言。”

        陈虎傲然道,然后看眼唐婉儿,起身把她的小手一抓,拉到跟前,看着那张羞红的美人脸“看你表现不错,这样吧,本将军册封你为镇国将军府首席大丫鬟,本将的贴身秘书,府里的事情暂时交给你来处理,先去招几名下人,在招个厨子来。”

        “哦。”唐婉儿低着脑袋轻轻的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何有种窃喜。

        “好好干,没准将来镇国将军府都你说了算。”陈虎捏了捏唐婉儿的俏脸,然后迈步扭身离开,去跟白铁匠两人忙活起手枪的制作。

        而留在原地的唐婉儿痴痴的看着远去的背影,咬着朱唇脸上羞涩当中又带着几分期许。

        ……

        皇宫,尚书房。

        消息很快传到了朱治雄的耳中。

        朱治雄看完手中的桃花庵歌,又听魏忠把陈虎所发生的事情详细的汇报完后,脸上洋溢出灿烂的笑容。

        “好,好啊,能写出如此的诗来,让朕对三天后的比试更有信心了。”

        “是呀皇上,没有想到陈将军的文采真是妙笔生花,学富五车。”魏忠在边上赔笑道。

        “哟呵,你个老东西也涨知识了哦。”朱治雄心情大好的道。

        “奴才这不是怕落后,学了几句,几句而已。”魏忠不好意思的道。

        “陈虎的表现朕很满意,朕倒是放心把元杰交给他了。”

        “他留下四名禁卫,就是在告诉朕,他是在无私做事,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而此诗又传达了他的态度,他虽有大展抱负之心,却又喜欢逍遥快活,自由自在的生活。”

        “此子可谓是大智若愚。”

        朱治雄满意的点了点头道。

        “那皇上,高启强坐龙椅之事,该如何处理?”魏忠问道。

        “此事就当没有发生过,陈虎自会替朕好好的收拾他。”朱治雄摆了摆手道“高启强被陈虎逼迫,唯有帮助老九杀掉陈虎才能得以脱身,不然将来谁坐了朕的位置,谁都得拿此事为借口杀他,而此事也是朕看重陈虎的地方,他把所有的矛盾仇恨全部引到了他的身上,可以说,他越耀眼,所有人都会觉得,动太子,先除陈虎。”

        “此情义,陈将军豪也。”魏忠竖了个大拇指。

        “对了魏忠,朕的十六公主珠儿今年满十八岁了吧?”朱治雄想了想问道。

        “是呀,十六公主是皇上最小的公主,也是皇上宠爱的小公主,如今后宫之内无人不夸耀小公主漂亮可人。”魏忠点头道。

        “你去传旨,册封十六公主朱珠为镇国公主,半年之内务必让陈虎来跟朕提亲,若是办不到,严惩!”朱治雄命令道。

        “是。”魏忠躬身道。

        “魏忠,你该明白朕的心思,朕胸怀抱负,却能力不足,加之奈何傲天早早而去,唐青风过于迂腐,空无用武之地,朕多么期望能见到大明如仁宗之时,万邦来朝,无人敢欺。”

        “曾经的灼灼壮志,如今已被磨平,唯有为元杰铺好后路。”

        “这些年来,傲天之死扑朔迷离,陈虎万不可再出任何的意外,断送大明崛起之机。”

        “记住,若是老二,老九敢打他的主意,杀无赦!”

        “朕走之后,朕也定佑大明万世长存!”

        “陈家为大明皆马革裹尸,朕也可!”

        朱治雄站在偌大,空空荡荡的尚书房,豪气冲天,帝王的威仪一展无遗。

        他以为大明要走向灭亡,大明要彻底没落,却没有想到陈虎再次唤醒了他的凌云壮志。

        “奴才死而无憾。”魏忠跪拜在地呼道。

        “暗卫之权在合适的时机,你可转交给他,望他不辱朕的遗愿。”说着朱治雄掏出一枚金色的令牌递到魏忠的手中。

        魏忠双手高高托举,犹如山岳般沉重。

        而朱治雄话音落下,重重的咳嗽起来,那原本凛然霸气的身影变得那么落寂,苍老。

        ……

        三天时间转眼而逝。

        皇宫前硕大的广场,在工匠们连夜的赶工之下,搭建了座三米多高,二十米见方的擂台。

        这里,正是举行齐国与明国的文武双斗之地。

        时间未到,擂台不远处的周围早已是人山人海,除了大部分来自明国各地闻讯赶来的人们,还有来自其余六国的探子和文人骚客。

        眼前的一幕,可谓是明国近十年来的盛况。

        在距离擂台十米远开外,观礼台之上,明国文武百官与齐国使团分庭而坐。

        齐国为了找回面子,这次可谓是兴师动众,光是使团的人数就多达百人,其中更是能人众多。

        而在看明国这边,却显得寒酸很多,其名气,声望者,立判高下。

        “这不是找罪受么,你们看齐国那边,光是鲁秋一人在文坛的地位和声望就足可秒杀我们明国所有人,更别说其余人了。”

        “唉,我看父皇就是被那陈虎巧舌如簧的嘴欺骗了,到现在人影都不见,没准卷铺盖卷跑了吧。”

        明国的文武百官看着齐国那边的人脸色黯然,心似沉到了谷底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