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我休定了

第十二章 我休定了

        “好啊你高启强,你不仅敢坐龙椅,你还敢在龙椅上撒尿,你真是无法无天,完全不把皇上放在眼中,你这是准备造反了啊,牛鼻!”

        陈虎对着高启强竖了个大拇哥,赞誉出声道。

        砰!

        高启强顺着龙椅一下子出溜到了地上,双腿哪还有力气站起身,连滚带爬的跑到陈虎的跟前,哀求道“陈将军,是我狗眼看人低,是我有眼无珠,求求您了,给我一次机会吧。”

        “我凭什么给你机会?”

        “你不是很嚣张,很牛气么?”

        “刚刚你不还要拆了我的将军府,把我剁碎了喂狗么?”

        “对了,你不还要我给你儿子跪地磕头道歉么?”

        陈虎一甩高启强的胳膊,扭身回到了摇椅上,悠悠的往上一躺,老神自在的很。

        高启强连滚带爬的再次来到陈虎的跟前,哀求中带着谄媚道“陈将军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犬子有眼无珠冒犯了您,他应该给您磕头道歉,给您赔罪。”

        “逆子,你个混账东西,还不赶紧过来给陈将军磕头,把陈将军的鞋子给舔干净了。”

        高启强说着眼睛一瞪,对着高明远喝道。

        高明远也知道,若是没有了这个爹,他狗屁也不是,尤其是今日之事若是不解决,那么他就得跟他爹一起拉到午门去斩首示众。

        哪怕是再不情愿,为了小命,高明远也得照做。

        砰砰砰……

        高明远跪在陈虎的跟前,先是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苦着脸道“陈将军,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求您大人大量饶了我爹一回吧。”

        “乖,脚就不用舔了,我嫌你嘴脏。”陈虎一扯脚,躲闪开高明远想要舔他脚的嘴,然后摸了摸他们父子的脑袋“来,你们父子叫一个我听听,看看咱们谁是狗东西。”

        “汪,汪汪汪……”父子两人龇牙咧嘴的叫唤出声,惹得陈虎大笑“好一对狗东西啊。”

        “还不错,既然如此,我便给你指条活命的路来。”

        “今天知道你坐了龙椅,又尿了龙椅的人,无非就是院子里的人。”

        “你的人我不管,我的人你们得好好的打点打点吧?”

        “不多,一人五百两白银便可,怎么样?”

        陈虎问道。

        “没有问题,没有问题。”只要活命,多少钱此时高启强都愿意出。

        “那么我们七个人就是三千五百两白银,另外,你冲撞我府邸,把我院内的艹都踩坏了,这补偿你得给吧,怎么也得五百两,还有你儿子住了我的狗笼子,得给住宿费吧,五百两,三天就是一千五百两,除此之外,你带人恐吓我,吓唬我,精神损失费也得给吧,怎么也得十万两,还有……”

        陈虎喋喋不休的说着,给他仔细的算着账。

        须臾。

        陈虎道“全部算下来,一共是八百九十三万两白银,看在你们表现不错的情面上,我给你们抹个零头,一共是八百九十万两白银,怎么样,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吧。”

        “陈将军,我,我哪里有这么多的白银啊,我就算是砸锅卖铁也凑不来啊。”高启强苦着脸,眼泪直流。

        “我知道你没有,没事,你写下一份坐龙椅尿龙椅的忏悔书,先给我想办法凑十万两白银,其余的打个欠条,等有了在给我。”陈虎笑呵呵的道。

        由不得高启强不答应,他不答应,他今天就等着满门抄斩吧。

        高明远替父亲高启强写下了忏悔书,详细的记载了他坐龙椅,尿龙椅的事实,然后又写下了八百八十万两白银的欠条,其中包括父债子还的条款。

        “好了,你们这两条狗东西可以滚了,记住啊,一顿饭的时间我见不到银子,我就带着人进宫面圣。”陈虎晃了晃手中的借条和忏悔书道。

        “唉,唉,我们这就滚,这就滚……”

        说着高启强和高明远两人还真滚着出了镇国将军府。

        “将军,牛,牛啊,没有想到你略施小计,便把堂堂的户部侍郎耍的团团转,跟丧家之犬一般。”

        见两人离开,边上的禁卫不由的给陈虎竖了个大拇指。

        “呵呵,跟我斗,老子玩死他,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欺负别人,别人谁也别想欺负我。”

        “喏,欠条给你们四人,隔三差五的去趟户部侍郎的家里给我要次账,记住了,嚣张点,豪横点,你们是太子的人,要回来的银子你们拿出一份来大家分了。”

        陈虎把借条递给了边上的禁卫道。

        “啊,这……”

        “多谢陈将军,吾等愿意誓死追随陈将军,绝无二心!”

        四人恭敬的跪在陈虎的跟前,信誓旦旦的道。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陈虎的豪爽很快赢得了四人的忠心,尤其是今天陈虎一番骚操作更是让他们明白,眼前的这位镇国将军可不是别人眼中的废物,他的城府,心机,能把人玩死。

        而一旁的唐婉儿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她的脚步微不可察往后退了退,因为她打心底的怕了。

        只言片语之间便让堂堂的户部侍郎跟狗一样,其心机有多么的可怕。

        尤其是刚刚,他喜怒无形,先是卑躬屈膝,随之可以说狠辣无情,让人防不胜防。

        “陈虎,我,我错了,我不解除婚约可以吗?”唐婉儿犹疑了一下,小声的说道。

        因为她怕,真怕陈虎干出刚刚他所言之事来,那样唐家不仅是颜面扫地那么简单,更怕他使用手段,让爷爷也跟户部侍郎是的。

        他连龙椅都敢锯,连户部侍郎都敢得罪,要知道高启强的背后可是九皇子啊,还有什么他不敢的。

        他就是个恶魔。

        “你想解就解,想不解就不解?”

        “你把我陈虎当什么了?”

        “你这样两面三刀的女人,我休定了。”

        陈虎脸色一沉道。

        “我,我……”唐婉儿委屈的眼泪一下子吧嗒吧嗒的掉了出来。

        陈虎见时机成熟,然后沉着脸道“想让我不休你也行,从今开始你便留在府邸先给我当个丫鬟吧,若是让我满意,我到时候可以考虑给你转正。”

        “我……”

        “怎么,不乐意?若是不乐意,我现在就去找你爷爷。”陈虎说着,站起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