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吓尿了

第十一章 吓尿了

        怎么感觉缺点什么呢?

        躺在摇椅上的陈虎享受着春天下午和煦的日光浴,感觉很别扭。

        目光落到唐婉儿的身上,这才意识到缺少几个捏肩,揉腿,娇滴滴的小丫鬟。

        如此才算完美啊。

        陈虎微微一笑,对着唐婉儿道“想我陈虎纵横情场二十载,只有我不要的女人,没有女人敢对我说不,此事我会亲自去找你爷爷,只要你爷爷说解除这桩婚事,我到时自会写下休书。”

        休书?

        “你要休我?”唐婉儿气得鼻子差点没有歪了。

        其实此事不过是她个人的行为而已,她自始至终都瞧不上这个家道没落,游手好闲纨绔的废物。

        她也曾侧敲旁击,结果被爷爷一顿训斥,唐家绝不会见利忘义。

        若是陈虎真去找了唐青风,唐婉儿非被打死不可,尤其是陈虎写下休书,这更是莫大的耻辱,到那时候她的名节将会全毁了。

        想想,连个废物都瞧不上她被休了,别人会怎么想?

        “陈虎,你敢,你若是敢找爷爷,敢休我,我,我,我就杀了你!”唐婉儿狠狠的一跺小脚丫喝道。

        “不休你休谁?你身为我的未婚妻,居然背着我跟别的男人出去踏青,还替他人说话,不知道此事你爷爷知道之后会怎么想,你把我当做什么?王八?乌龟?”

        “你以为我没脾气?我是软柿子?”

        “我发起疯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陈虎白了一眼唐婉儿冷冷的道。

        若是刚开始时,她独自上门,好言好语的相商,陈虎自然不会为难她,可是带着个男人上门,什么意思?

        觉得他陈虎好欺负,现场来戴绿帽子?

        “你……你……”

        “陈虎,你好大的胆子,敢把我儿子关进狗笼,今日若是不给我个交代,我拆了你的镇国将军府。”

        募地,一声咆哮之音响起。

        只听得府门剧烈的‘砰’的一声,随之一名怒气冲冲的中年男子带着一群足有二十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闯了进来。

        看到来人,还有那群手持棍棒杀气腾腾之人,陈虎似乎被吓得大惊失色,赶紧起身跑了上去,一边跑,一边满脸堆满了谄媚的笑容。

        “哎呀,这不是高启强高大人吗,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您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啊?”陈虎一脸无辜的问道。

        “爹,爹啊,我是明远,我在这呢,这个混蛋陈虎,他把我关进了狗笼子里,你可要给我做主啊。”见到高启强,高明远立马扯着嗓子哭诉道。

        “儿啊,我的儿……好你个陈虎,你这是在找死!”高启强怒指着陈虎喝道。

        “高大人误会啊,误会,这完全就是误会,你且坐下来听我说,我真不知道这位帅气英俊风流的公子哥就是您的少爷,我还以为他是冒名顶替的呢。”

        “高大人,您坐,我给您道歉了,赔不是了,实在不行,皇上刚刚赏赐了我千两黄金,我都赔给您。”

        陈虎委屈而又不知所措的拽着高启强的胳膊不住的说着。

        然后,陈虎命令道“来人,快点将高公子放出来,还有……把那千两黄金都给高大人拿来。”

        陈虎一改刚才的嚣张霸道,让四名禁卫一头雾水,尤其是唐婉儿,嘴角不由的露出了鄙夷神情,还以为他变得男人了呢,没有想到原来就是个懦夫,还是那么的废物。

        见禁卫很快拿来了一堆金灿灿的金锭,儿子高明远也被从狗笼子里放了出来,这让高启强的脸色好看了很多,傲然道“算你个狗东西有点眼力见,东西我收了,在给我儿子跪下磕上三个响头,我便饶你不死!”

        “唉,好,我听您的高大人,高大人你稍安勿躁,坐下来休息休息,我这就给您儿子磕头赔罪,你稍等。”陈虎连连应声道。

        “哼,快点滚去磕头。”高启强说着坐了下来。

        而另外一边,高明远整理好了衣服,怒视着陈虎道“废物东西,你刚才的嚣张劲呢,此时怕了?我告诉你,今日你不仅要给我跪下磕头道歉,还要把我的鞋子舔干净。”

        看眼趾高气昂的高明远,陈虎的目光落到了高启强的身上,刚刚还满脸巴结,谄媚的笑容,转而化作了阴霾之情,冷冷的对着高启强道“老杂毛,敢在我镇国将军府闹事,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啪!

        话音落下,陈虎抡起手掌照着高启强的脸上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清脆的响声瞬间把高启强给打懵逼了,饶是高明远也是一脸的错愕。

        而唐婉儿更是一头雾水,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你敢打我,来人啊,把这混账东西给我拿下,我要把他剁碎了喂狗!”高启强咆哮出声。

        “我看谁敢?”

        “好你个高启强,你大逆不道,你妄想谋朝篡位,我看你是真不知死活,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你坐的是什么?”

        陈虎咆哮厉喝道。

        “龙椅!”

        当高启强的目光看到坐下的龙椅之时,他感觉头皮发麻,浑身上下阵阵恶寒,一股寒意瞬间从脚底板升到了脑瓜顶。

        那脑袋是嗡嗡的。

        若是放在现代,坐龙椅那不叫事,还有人穿龙袍照相呢,可是这是封建时代,高启强敢做龙椅,这便是诛九族的大罪,不仅他要被砍头,就连他的亲戚也都得满门抄斩。

        谋逆之罪!

        轻者,诛九族,重者,就算是祖宗十八代都得刨出来砍一遍脑袋,挨一顿鞭子。

        “来啊,你们敢动我一下,就是谋朝篡位的反贼,我看你们也都想被诛九族了吧?”陈虎眼睛一瞪,对着周围的下人喝道。

        本还趾高气昂,嚣张跋扈的下人,一见此情此景,吓得脸色煞白,脚步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缩,手中的棍棒更是吓得全部掉落在了地上。

        他们敢仗势欺人,那是因为有高启强在给他们撑腰,可若是背上谋逆的罪名,就算是借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啊。

        “完了,完了……爹,你怎么敢坐龙椅啊。”高明远吓得也是脸色煞白,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更别说当事人高启强了,他已经被吓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