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九章 这也叫诗

第九章 这也叫诗

        “你是哪根葱?”

        陈虎见到突然出现的身影,不由眉头一皱,虽然有些印象,却一时未想起来。

        “连我都不认识?看来你废物的已经不可救药了。”

        “听好了,我乃是户部侍郎高启强之子高明远。”

        啪!

        说着,男子打开手中的折扇,故作风度翩翩的道。

        “没听说过。”陈虎摇了摇头。

        “哼,连帝都三大才子之一的高明远高公子之名都不知道,你果真就是个一无是处的登徒子。”唐婉儿翻了个白眼道。

        陈虎看着两人并肩站在一起,感觉头上绿油油的一片,一股无名之火不由的升腾而起。

        当年先帝在位时唐青风因被人陷害落得牢狱之灾,是前身的爷爷力保唐青风,又亲自调查为其洗刷冤屈。

        于是唐青风便与前身的爷爷指腹为婚,为前身定了这门亲事。

        在这个时代,只要婚书在名义上唐婉儿便是陈虎的未婚妻。

        看着未婚妻不仅跟人家站在一起,还替人家说话,陈虎岂能忍!

        陈虎的目光不由一寒“还三大才子,我看就是三坨屎。”

        “你,你胆敢辱骂我们三大才子,你可知道三大才子都是谁,第一乃是九皇子,第二是唐青风唐大人的门生翰林学士周平,第三便是我。”高明远指着陈虎傲然道。

        “一无是处的废物,也有资格评价他人,不自量力。”唐婉儿在边上厌恶的白了一眼陈虎。

        “呵呵,我废物?我没有资格?那么我问你们,齐国使团来访,出了三对,你们三大才子在何处,可对上一联?”陈虎问道。

        “呃……我今早与婉儿小姐相约去踏青,并未得知齐国使团来访,若是得知,定然前去一会齐国使团,不过有当今第一才子九皇子和第二才子周平在,定然让齐国之人铩羽而归。”高明远脸色涨红的道。

        陈虎哪里看不出来,这孙子分明就是惧怕齐国人,怕去了丢人,才会故作不知。

        陈虎揶揄的嘴角高高翘起“好啊,既然如此,我来问你,把酒问青天,天若有情天亦老,下联如何对?”

        “呃……下联是,是举杯邀明月,月如无,,无常月常圆。”高明远憋了半响说道。

        “呸!”陈虎照着他的脸上就是一口吐沫“连学舌都学不明白,那叫月如无憾月常圆。”

        “我,我记错了而已。”高明远小声道。

        “哼,说的理直气壮,好似是你对出来的一样,人家高公子最起码有真才实学,而你除了花天酒地还有什么本事?”唐婉儿出声为高明远解围道。

        陈虎是越听越来气,越看越来火,冷冷的道“你怎么就知道不是我对出来的?”

        “哈哈……”

        两人同时大笑出声,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就你?你也配?”

        “你一个废物,你知道什么是对子吗?”

        “呵呵……”陈虎被他们气得笑了,扭头对着站在不远处的禁卫道“来,告诉他们,是谁让齐国狼狈而走的。”

        “今天在金殿之上,正是陈将军一人力挽狂澜,不仅对出齐国连出的三个对子,还出一联绝对,让齐国认输,若不是陈将军,今天我大明定然颜面扫地。”

        “因此,皇上册封陈将军为太子伴读,东宫统领,赏赐黄金千两。”

        四人如今已是镇国将军府的人,自然与陈虎同仇敌忾,傲然出声道。

        “什么?”

        “不可能,怎可能是他,他这个只知道花天酒地的废物!”

        高明远和唐婉儿不敢置信的看着陈虎,一脸的震惊和震撼。

        虽然满是不可思议,但是眼前四人穿着打扮一看就是宫内的禁卫,四人的话又由不得两人不信。

        两人踏青而回,倒是听下人禀报今日齐国铩羽而归,在他们看来,要么是九皇子,要么就是翰林学士周平。

        因为当时他们未等听完下人的汇报,一名家丁便风风火火的禀报,说陈虎回了镇国将军府。

        唐婉儿如今一门心思就想退婚,没有等听完便着急的赶来。

        “你不是三大才子么,那你来对对齐国没有对出的那联,烟锁池塘柳。”陈虎对着高明远说道。

        “我,我……”高明远的脸涨得通红,憋了半响道“我,我对对子并不擅长,我擅长的是诗词。”

        “嘁,不知道在哪里偷学来的几个对子,便卖弄起来,有本事你跟高公子比试比试诗词。”唐婉儿瞪了一眼陈虎道。

        “就是,有本事你跟我比试诗词,我一定给你好看。”高明远挑衅道。

        “好啊,不过不带点彩头吗?”陈虎问道。

        “你输了,便立马签字画押与婉儿姑娘解除婚约!”高明远道。

        “可以,你呢?”陈虎问道。

        “我,我会输?会输你这个废物?”高明远傲气满满的道。

        “呵呵,既然如此,那么若是你输了,就在我镇国将军府的狗笼子里待上三天,可敢?”陈虎问道。

        “有何不敢!”高明远信心满满,然后目光一扫,正好看到了不远处的那几棵桃花树,于是道“不如我们就拿桃花作诗,听好了,看我七步成诗。”

        “桃花艳阳春暖心,芳香阵阵醉佳人。”

        “待到三月花轻落……”

        高明远的脚步轻轻迈步,待到第七步时,随之出声道“硕果累累满枝丫!”

        看到高明远抛去的目光,唐婉儿脸色羞红道“高公子,好诗,好意境,不愧是三大才子,七步成诗。”

        “让婉儿姑娘见笑了,不值得一提,不值得一提。”高明远笑呵呵的说道,然后目光看向陈虎道“怎么样,是不是被惊到了?区区一个纨绔子弟,也可与我相提并论?”

        陈虎撇嘴笑了笑“就这也叫诗?我说你是狗屎,你还不服。”

        “你少逞口舌之力,有本事你来啊!”高明远瞪眼喊道。

        “他定然是作不出来,我看你还是赶紧签字画押吧。”唐婉儿把婚约递到了陈虎的跟前。

        陈虎把婚约拿到手中,然后轻轻的扇了扇道“听好了……什么才叫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