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来解除婚约的

第八章 来解除婚约的

        须臾。

        白铁匠拿着个大大的包裹扛在肩膀上,身旁还领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

        只见她身材魁梧,目测得有一百六七十斤左右,一米六几的身高,黝黑的脸颊带着女孩的羞涩,不好意思的拽着白铁匠的衣服,偷看一眼朱元杰娇羞的道“民女见过太子殿下。”

        朱元杰带着一脸曰了狗的苦瓜相,看眼陈虎“虎哥,要不你来吧。”

        陈虎看眼白翠翠,他实在是难以下咽,甚至怕这位姑娘一个屁坐把他坐死,于是脸色一正道“元杰,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未来的帝王,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白铁匠可是你成为君王的关键,你不付出谁付出,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好,好吧。”朱元杰忍辱负重的答应了下来。

        话分两头。

        朱元杰不情不愿的带着白铁匠的女儿白翠翠回了东宫,而陈虎领着白铁匠回了镇国将军府。

        往昔曾经威严的府邸,如今满是破败之象。

        院子之内长满了杂草,从地面厚厚的尘土不难看出,前身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

        “如今府邸之内就咱们两个人,房间很多,你随便住,这两锭金子你拿着,缺什么少什么你自己尽管去买。”

        “不过我找你来可不是为了修补龙椅,我需要你三天之内帮我打造出一件武器来,我会辅助你的。”

        陈虎一边往内走着,一边对着白铁匠说道。

        “武器?”白铁匠一愣。

        说着,陈虎翻箱倒柜的找到笔和纸,画了一幅图纸,正是手枪。

        根据记忆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此时已经诞生火药,不过人们还没有大范围的应用到军事,此时还处于冷兵器的时代,火药主要的用途还是过年过节结婚喜庆之时所用。

        之所以把白铁匠收为己用,也是为了让他能够长期为己打造先进的武器装备,因为陈虎知道,打铁还得自身硬,必须有属于自己的班底和势力。

        “这是暗器?”白铁匠看着图纸满是好奇的问道。

        看着他一脸的问号,陈虎知道他对这种先进武器的理解还远远不及,不过作为一名特种兵,有了白铁匠的帮助,三天之内制作出来还是有信心的。

        “你先去准备东西吧,回头咱们一起弄。”陈虎交代道。

        “好。”白铁匠应声,便开始忙活了起来。

        而陈虎来到前厅,只见四名禁卫已经等候多时,他们正是前来送赏赐的金锭。

        “你们四个就留在府邸吧,此事我会禀报皇上的。”

        陈虎对着四人开门见山的道,看四人有些不情不愿的,于是再次道“在镇国将军府俸禄可比当禁卫高多了,一个月五两金子。”

        什么?

        五两金子?

        四人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惊愕。

        要知道他们在宫内当禁卫,一个月才不过五两银子而已。

        一两金子,十两白银,俸禄一下子翻了十倍。

        出门不就是为了赚钱的么,四人硬生生的咽了口口水,虽然感觉跟着这位纨绔的陈将军没有什么前途,但是金子的魅力还是征服了他们。

        于是四人躬身道“吾等愿听凭陈将军差遣。”

        “恩,很好。”陈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再次道“你们四人可有熟悉,资质不错的熟人,也可招入府内来,不过此事要低调行事,最好不要让外人知道。”

        “你们放心,跟着本将军混,以后保准你们吃香的喝辣的,你们也知道我跟太子什么关系,将来待他坐了皇上,你们想当将军,不就是我一句话的事么。”

        “别以为二皇子,九皇子跳的那么欢,就能争夺帝位,皇上又不是傻子,他会让太子登基之后无法坐稳皇位吗?”

        “你们想想,我跟太子可是锯了龙椅啊,这种大逆不道的罪过,放在别人身上早就咔嚓了,为什么太子无事,我也无事?”

        “权谋而已!”

        “将来所有依附于二皇子,九皇子的党羽,都将会……咔嚓!”

        陈虎拍了拍四人的肩膀,给他们画起了大饼,一番思想正治工作,立马让四人感觉前途一片光明,士气高昂,斗志满满。

        陈虎暗笑,还是古人诚不欺我啊,要是放在前世,嘴皮子磨干了没准还得吐他一脸的口水。

        如今小小的班底算是有了,接下来就是看他如何运作和发展了。

        “陈虎,出来……”

        募地,就在陈虎心中规划着他自己美好未来之时,一道犹如莺鹂般的呼声响起。

        光是听声音就给人一种别样的享受,若此人不是个美人,感觉都对不起如此天赐的喉咙了。

        “唐婉儿?”

        陈虎走出前厅,看到那一身淡粉色长裙,款款迈动着脚步定住在原地,拉着脸的女孩不由的呼出其名。

        她是翰林院大学士,礼部尚书唐青风的孙女,也是前身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你总算是有胆见我了。”唐婉儿瞪着一双冷冰冰,浓浓厌恶之情的眼睛道。

        “对于漂亮的妹子,我一直都有胆。”陈虎笑呵呵的走到跟前道。

        “登徒子。”唐婉儿的眼神厌恶之情更浓,然后拿出一纸婚约道“这是我们的婚约,你该明白,我与你本不是一路人,所以看在我们两家曾经的交情份上,签了字,画了押,从此我们各为陌路人。”

        “原来是来解除婚约的啊。”陈虎淡淡一笑。

        没有想到穿越而来,他也遇到了这个戏码。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你可莫要后悔哦。”陈虎不由的说出了前世看过的那部小说的台词道。

        “后悔,就你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除了逛窑子,趴在女人身上快活,还会什么,还懂个什么,你也好意思大言不惭的说出这番话来,真是脸比城墙都厚。”

        募地,在唐婉儿的身后,一人带着揶揄之情,傲然的用他两个硕大的鼻孔对着陈虎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