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风流帝师在线阅读 - 第六章 意不意外

第六章 意不意外

        “大胆,你个小小书童,敢诋毁朝廷命官,信不信治你的罪?”一名官员怒指着陈虎喝道。

        “嘁,你算个什么东西,小爷我锯了龙椅都没有被治罪,有本事你也去锯个我看看啊。”陈虎挑衅道。

        “你,你就是个贼,你个国贼,早晚有你的好看,哼!”百官气得恨不得揍他。

        “陈虎接旨!”

        募地,魏忠走到跟前用其尖细的声音喊道。

        “哈哈,肯定是皇上越想越来气,要降旨惩罚这个混蛋了。”

        “把他下天牢,碎尸万段,脑袋当夜壶!”百官幸灾乐祸的说道。

        “末将接旨。”陈虎躬身行礼道。

        因陈虎世袭镇国将军之名,虽目前只是虚职并无兵权,但先祖皇帝早有遗旨,镇国将军一脉无需跪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册封陈虎太子伴读,东宫禁卫统领,赏黄金千两,并负责龙椅修缮事矣,钦此!”

        什么?

        当听到魏忠宣读完圣旨,所有人瞪大了不可思议的眼睛,这混蛋命怎么会如此的好,那可是锯了龙椅大逆不道的大罪啊,居然对了几个对子不罚不说,还赏上了。

        尤其是二皇子和九皇子两人,给气的差点没有把后槽牙给咬碎了。

        不治陈虎的罪,那么就说明皇上更不会再去追究太子的罪过,这样一来本打算好弹劾太子之位的计划又要落空了。

        “魏公公,您是不是宣错了啊?”

        要知道陈虎之前虽然同样是太子伴读,但却是伴读书童,虽差两个字,却意义完全不同,身份地位更是天壤之别。

        伴读书童,那是伺候太子的,太子学不好,老师打手心打屁股的时候不能打太子,伴读书童就要代替受罚。

        而伴读,是跟随太子一起学习,要知道这份殊荣除了皇子外,只有权臣,重臣,宠臣的嫡子才有的待遇。

        “怎么,你在怀疑咱家?”魏忠眼睛一瞪那名官员问道。

        “岂敢,岂敢。”魏忠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谁敢得罪,饶是皇子见了都客客气气的,吓得那名官员赶紧歉意。

        “嘿嘿……老杂毛气不气,我就喜欢你看不惯又拿我没有任何办法的样子。”陈虎呲着一口大白牙笑道。

        “你,你……走着瞧。”那名官员让陈虎气得差点没有背过气去,狠狠的一跺脚抬脚而走。

        而陈虎翻了个白眼,看眼送到跟前的一堆黄金,又看看旁边那群嫉妒的眼神,抓起数块金锭悄悄的塞进魏忠的衣袖内“有劳魏大人了。”

        作为现代人,陈虎自然懂得做人办事要圆滑。

        “好说,好说,陈将军,皇上对你可是赞誉有加,你可莫要在辜负了皇上对你的期待。”魏忠面如菊花,笑的格外灿烂,心中不由后悔刚刚在皇上跟前暗有所指,合计着,以后一定要多多为他美言,这是实在人啊。

        “魏大人你放心,我陈虎誓与赌毒不共戴天!”陈虎信誓旦旦的说道。

        话音落下,陈虎跟魏忠打了个招呼,这才叫上朱元杰离开。

        边走边对朱元杰道“嘿嘿,元杰,昨天听说号称七国头牌的苏晓晓这几日就要来了,要不去看看?”

        “我也听说了,听说苏晓晓美的就跟画中人一般,快走,咱们先去占位置。”朱元杰狠狠的点了点头,眼睛放光道。

        “他……这个混账,怪不得说与赌毒不共戴天,原来他从始至终没打算放弃黄啊。”魏忠听到陈虎的话,差点没有顺着台阶摔下去,随之不由一颤“这家伙不会把剩下的龙椅也给卖了花天酒地吧?”

        陈虎自然不会胆大到那种地步,要是真把龙椅给卖了,朱治雄非把他推出午门斩首示众不可。

        “虎哥,你今个可把我吓得够呛,当时我魂都快吓没了,不过还好你本事大,居然让齐国丢盔卸甲,厉害。”朱元杰心有余悸的说道。

        陈虎看着跟在身边就跟个小迷弟是的朱元杰,他无形当中给人一股纯善,实在之感,就像前世十八九岁还没有踏入社会的孩子一样,在他的身上没有帝王之家那股城府和心机,让人感觉很舒服。

        这让陈虎对朱元杰心生好感,尤其是记忆当中,在金殿之内,前身要被打入天牢,所有人都在幸灾乐祸,唯独他跪地不住的恳求朱治雄,甚至宁愿以太子之位作为交换换前身平安,还把所有的责任和过错都揽到他的身上。

        这更加触动了陈虎,虽然陈虎穿越而来,但是他毕竟继承了前身的记忆,从而感同身受。

        两世为人,陈虎知道能够拥有一个这样的朋友,难能可贵。

        “嘿嘿,毛毛雨啦。”陈虎一搂朱元杰的肩膀笑道。

        “虎哥,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些诗词歌赋啊,我为什么不知道?”朱元杰满是好奇的问道。

        “你啊,一天天的就知道找娘们睡觉,你虎哥我就不一样了,我不仅睡觉,还会跟她们探讨艺术,你别看那些风尘女子卑微,其实她们都很有才华的。”陈虎找了个不错的借口道。

        要知道在古代,风尘女子为了更高的身价,打小都会学习琴棋书画,她们其中不乏大家。

        这也是为什么前世古代很多文人骚客喜欢流连青楼。

        “还是虎哥你好学啊。”朱元杰尴尬的挠了挠头,然后憨憨一笑道“那。。。虎哥,咱们现在就去学习艺术吧,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学习,三天之后给齐国颜色看看。”

        陈虎看着朱元杰一副求学若渴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跟陈院长都是那么好学啊,不错,不错。”

        “不过不急,咱们还是赶紧找人把龙椅修补好,顺便为三天后的比试做准备,尤其是武斗,看二皇子那必输的德行,弄不好我还得出马。”

        陈虎并不是为了要出风头,而是必须要奠定好基础,如今二皇子,九皇子处处针对太子,想争夺太子之位,今天他出尽了风头,两人定然在等着看他的笑话,若是三天之后的比试输了,那么两人肯定会发难。

        所以目前的局势必须逆流勇进,尤其是根据记忆,朱治雄目前身体状况一日不如一日,朝局越发复杂暗波涌动,若是让二皇子或者九皇子登基,陈虎敢确定,他跟朱元杰两人就算是躲到天涯海角也得被人弄死。

        哪怕是为了自保,陈虎也绝对不能混日子。

        “虎哥,武斗……你确定你能行?”朱元杰愣愣的看着陈虎问道。

        “不行,才需要准备啊,咱们帝都最好的铁匠你知道在哪吗?”陈虎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