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医出山:未婚妻她嫁人了在线阅读 - 第3章 翻脸不认人

第3章 翻脸不认人

        王敖不清楚原由,一下车看见李家的人满面愁容,李嫣然更是美目落泪,当既大笑着说着玩笑话。

        “我不是要求这次来的宾客都要穿着整洁吗?怎么来了个这么煞风景的人?”

        王敖笑容并没有维持太久,因为他看到了穿着寒酸的林浩站在前面,追求完美主义的他面色瞬间沉了下去。

        “王少,是这样的……”

        旁边早已经来打理一切的王家人见状,连忙小跑着上前秉报之前发生的所有人。

        “什么?”

        “你这样的垃圾也敢和我王敖抢女人?”

        王敖听罢,瞬间震怒,目光落在林浩身上时,怒意十分明显。

        “你想多了,我只是拿回本应属于我的东西,至于李嫣然这样的女人,我没兴趣。”

        林浩神色淡然,丝毫不被王敖怒火影响。

        “你什么意思?你是在嫌弃我吗?”

        “你这样一个臭垃圾还敢嫌弃我?你算个什么东西?”

        李嫣然见给自己撑腰的人来了,瞬间底气十足,指着林浩就怒声质问起来。

        从小养尊处优的李嫣然,自认自己美貌倾城,世间男子都应该为之着迷,现下林浩一个他看不上的人,居然说出这样的话,让她如何能容忍?

        “嫌弃你?你也配,我林浩的妻子,必然不可能是你这种人人可穿的破鞋。”

        林浩虽身处深山,但这么多年来跟着先师也学了不少本事,自然看得出来李嫣然早已不是干净之身。

        他原本打算若李家态度谦和,能记得先师的恩情,那他就主动退婚离开,可没想到李家态度如此恶劣,那也没必要给他们留脸。

        而林浩的这句话,也让本就带着喜色的王敖面色沉了下去,带着审视的目光看向李嫣然。

        李嫣然是不是干净身,他自然是不知道的。

        “嘶~”

        “这小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在滨海城说出这样的话,就不怕李家把他撕成碎片吗?”

        “啧啧啧,还真是口不择言啊。”

        “怕不是口不择言吧,这滨海谁人不知李家大小姐情史丰富,不过是不敢说罢了。”

        “……”

        林浩的一句话,立马引来了不少围观的人窃窃私语。

        而这些话,自然也落在了王敖耳中,让他面色都变得阴霾起来。

        他王家地位远在李家之上,若不是看上了李嫣然长相美貌,又擅长讨人欢心,他自然不可能现在李家。

        如果对方不干净,王家是断断不会要的。

        李嫣然听到那些议论,一张俏脸瞬间通红,因为她自己清楚,林浩说的都是真的,可他如今居然拿到台面上来说,让她以后如何见人?

        尤其是看到王敖怀疑的目光,让李嫣然越发恐惧,她绝对不能失去嫁入王家的机会!

        “啊!林浩,本小姐不嫁你,你就出言污蔑本小姐!”

        “来人啊!给我把这个垃圾赶出去,赶出去打死!”

        思及此处,李嫣然瞬间爆怒,对着门外的安保大喝出声,原本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也变得扭曲。

        随着李嫣然一声令下,五六个安保手持铁棍,直直冲了进来,瞬间将林浩团团围住。

        “住手!”

        恰在此时,携着怒火的王敖大喝一声,持止了几个安保的动作。

        所有人目光都看向了他。

        “敖哥哥,你干什么?这家伙先是来打乱我们的订婚宴,又侮辱我的清白,你怎么还要帮他?”

        李嫣然听到话是王敖所说,立马委屈的撇了撇嘴,娇滴滴的埋怨起来。

        “嫣然,这男子说的可是真的?”

        王敖神色复杂,直视着李嫣然想要个确定答案。

        “敖哥哥,呜呜……”

        “你居然不相信我,竟然你不相信我,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不如死了算了!”

        李嫣然浑身一颤,没想到王敖真的起了疑心,但想到自己做过修复手术,根本不可能察觉的到,眼珠一转,立马委屈哭喊起来。

        “别,别嫣然,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怀疑你,没有。”

        王敖见李嫣然哭的真切,像是真的委屈了,赶紧上前抱住安抚。

        “林浩啊!我没想到你眼看着不能做我李家的女婿,居然起了这样恶毒的心思,让我未来孙女婿怀疑我孙女,你这样的人,我又如何会让我孙女嫁给你!”

        “今日就是背上背信弃义的骂命,我也要毁了这婚姻!”

        李阔何等心机深沉,眼看着得了王敖信任,立马做出一副痛心的模样,上前一把把婚书撕做碎片,树立出好爷爷的形象。

        “哎,这李老爷子也是难做,别说是他了,我要是有这样的孙女婿,我也不承认。”

        “是啊,李老爷子真是一个好爷爷,为了孙女的幸福,宁愿背上骂名。”

        “……”

        果然,李阔这样的做法,立马引来了不少人的共鸣和理解。

        “李阔,你还真是好打算,为先师打理产业的事,你是闭口不谈啊。”

        林浩冷笑,目光看向李阔,满是嘲讽。

        “是啊,差点被带偏了,这李家如今的产业,也是来路不正的。”

        “切,我早就看出来了,悔婚书保产业,这多好的如意算盘。”

        “……”

        一经林浩提醒,人群再次热议起来。

        “林浩,你不就是要钱吗?当初你师傅就给了我一百万,这是一百万的支票,还给你!”

        李阔见忽悠不过,只能咬牙写下一张支票,满是不甘的扔在林浩身上。

        “呵呵……”

        “好啊,十五年前你卑躬屈膝要了一百万,十五年后趾高气昂的还一百万,你李家,果真是不要脸啊!”

        “这一百万,李阔,你留着买棺材吧!”

        “十五年前,我师父打入真气,护你十五年心脉,保你平安,只为一句承诺。”

        “如今你李家毁约,我替先师收回真气,你李家,会后悔今日的决定!”

        林浩看着落在脚下的一百万,没有伸手去捡,面上的寒霜让人胆寒。

        一字一顿的留下忠言,转身就要离开李家宴会厅。

        “站住!”

        “我李家还了钱,退了婚,两不相欠,但你林浩闹我李家订婚宴,辱我孙女清白一事,可还没有解决!”

        李阔听着林浩的话,全然没有放在心上,他安康了数十年,越发身强体壮,他才不相信会病如当初。

        可李霸天的徒弟,每活着一日,他就提心吊胆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