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携空间穿荒年,带崽卷成五国首富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齐家大少爷

第十九章 齐家大少爷

        于是这一天,沈清瑜的生意就没有前两天那么好了。

        毕竟许多人看到两家一样的买卖,都是要先尝试和比较的。

        在码头卖了一茬后,沈清瑜来到乡学门口,居然也有人挑着木桶在卖糯米饭。

        嘿!

        竞争者还不止一个嘞!

        看到沈清瑜的驴车到来,那卖糯米饭的妇人看向了别处。

        沈清瑜没出声,只淡然地坐在自己的驴车旁。

        随着放学钟响起,学生们陆续出来,看到两个卖糯米饭的,也都愣住:哟!有两家糯米饭了?

        不等他们想明白,那个卖糯米饭的妇人已经开口叫卖起来:“糯米饭团子,七文钱一个!”

        居然比沈清瑜的卖得便宜许多。

        学生们下意识地就冲了过去。

        卖驴打滚的妇人幸灾乐祸,只没出声。

        沈清瑜依旧不紧不慢,将自己的牌子支起来,笑眯眯等着。

        也不过一会儿功夫,就听一声怒骂:“这什么玩意儿?糯米饭不热!脆片不脆!肉沫不香!辣椒油还糊了……送我都不吃!”

        发怒的竟是白胖的赵翔少爷。

        赵翔少爷将手中的糯米饭团一把扔在地上,转身就往沈清瑜这边走来。

        “我还要你的糯米饭,你给我两个糯米饭团,要加酸菜沫、加肉沫和加汤的!”说着赵翔少爷就直接给铜板。

        其他学生们立刻就往沈清瑜这边过来了。

        “那我也吃这个!”

        “还别说,这个真的更好吃……”

        “唉!白瞎了我七文钱!”

        能读得起书的学子,家中也没那么穷,吃个糯米饭团,有好的谁愿意将就难吃的?

        这下轮到那个新卖糯米饭的妇人傻眼了。

        她下了大本钱,从天不亮就忙活到现在,谁知道竟是这样的结果?

        “我这也不冷啊……”

        有刚买了吃的学子好心提醒:“你这个虽然不冷,可也不够热乎、不够香!味道确实差了不少……”

        沈清瑜假装没听到:如今天冷,糯米饭做出来很容易凉。

        一旦凉了,口感就会冷硬,完全不是那个味道。

        不是谁都有空间库房,能时间静止的。

        清早出门时,她惊讶地发现,空间升级了,竟然多出了一个地图功能。

        通过地图,她能清楚地知道所在城镇的主要街道和商铺经营种类……

        甚至还有人流量的分布。

        比如这会儿的乡学门口,就显示有许多小绿点在移动。

        这都代表了潜在顾客。

        虽然衡水镇也用不上这个,可若是到了陌生的地方,这地图就好用了。

        等这一茬糯米饭卖完,沈清瑜索性收摊回家:既然这些人要抢生意,就好好感受一下抢不到生意的痛苦吧。

        拜拜了您嘞!

        驴车刚走进一条巷子,迎面就走来了一个女子,竟是有些日子没见的沈清瑶。

        沈清瑶身边没别人,看到赶着驴车的沈清瑜,眼中闪过轻蔑:“大姐你怎么还出来卖这个?如今街上都好几家做糯米饭的了……”

        沈清瑜挑眉一笑:“怎的?你还帮我调查过了?”

        “我是你亲妹子,自然是要关心的……你莫不如回家守着姐夫?他好不容易回来了,别回头又跑了。”

        沈清瑜笑得不怀好意,摸着自己的脸问:“妹妹你看我是不是又瘦了?我脸上的肌肤也都好了呢!”

        沈清瑶面上僵住:“你什么意思?”

        “我这越来越好看,我相公想来不会不喜欢我的……”

        又来了!

        又是这一套!

        大伯娘回家也是这么学给自己听的!

        沈清瑶差点气炸!

        昨日她公爹回家,主动说起了沈清瑜,说是沈清瑜很能干、是个做生意的好料子云云……

        还说让沈清瑶跟着沈清瑜学着点儿!

        她一个卖糯米饭的,自己学什么?

        学怎么卖糯米饭?

        好歹也是首富齐家的二儿媳妇,他们好意思叫自己出去抛头露面?!

        更可气的是自己那个混账相公还说沈清瑜变化很大……

        那一脸兴趣盎然的模样……真是气死个人!

        “大姐你毕竟成亲了,还生了三个孩子!你这样说话,合适吗?”沈清瑶忍无可忍,质问起来。

        这下沈清瑜不笑了:“妹妹,你给我的药粉我可还收着呢,你说我若是拿着药粉去镇公所、去府衙,你这个齐家的少奶奶还能当吗?”

        沈清瑶面色瞬间就变了:“你真是不识好人心!我一门心思为你打算,你居然……你居然……”

        “沈清瑶,我没去告你,是给你留着脸呢!你若是不识好歹,就别怪我不给你留脸面!”

        沈清瑜冷冷地瞥了沈清瑶一眼,转身就要走。

        “你什么意思?你都生了三个孩子了,难道还肖想我相公?”沈清瑶看着沈清瑜的背影,说出自己最恐惧的揣测。

        沈清瑜轻蔑地瞥了沈清瑶一眼:“看在你我是一母同胞的姊妹的份上,我不与你计较。那个男人……你好好留着吧。”

        送给自己也不要。

        这几天在镇上四处转,她也听了许多八卦。

        众人都说齐瀚家有两大宝贝。

        大宝贝专门负责仕途。

        二宝贝专门负责开枝散叶,生孩子。

        大儿子齐鹏举一心考取功名,已经是秀才了还不够,竟然说要等考上举人才娶亲。

        如今二十多岁了还未定亲,齐瀚也都听他的。

        二儿子齐周华却是个经商废柴,却很能生。

        娶了沈清瑶之后,又纳了好几房小妾。

        小妾各个都能生,生了一窝孩子,每日家里鸡飞狗跳,常常闹出妾室争宠的笑话。

        只可惜了没有人继承齐瀚的经商头脑,偌大家业以后也不知道能传给谁。

        只有沈清瑶这种没见过世面的旧时代女子,会觉得小妾庶子天天宅斗的生活好。

        她是不屑的。

        这种日子,吃龙肉也不香啊!

        认真说起来,还要感谢沈清瑶当初毁了这门婚事!

        沈清瑜赶着驴车走远,沈清瑶才一跺脚,离开了那僻静的巷子。

        两个人谁也没发现,巷子里一道门吱呀打开,一个壮实的小厮探头看了看,回身说了一句:“大公子,他们都走了。”

        一个清瘦的书生拿着一卷书走出来,目光兴味地看向驴车消失的方向:“齐飞,你说那是原本跟二弟定亲的沈清瑜?我爹昨日夸赞的那个?”

        小厮齐飞点点头:“二少奶奶只有这一个亲姐姐,应该就是她没错了。”

        “啧啧……好一张利嘴!”说话的正是齐家大少爷,齐鹏举。

        主仆二人不小心,听了一回墙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