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其他小说 - 死灵法师只想种树在线阅读 - 354 我向来守口如瓶

354 我向来守口如瓶

        ……

        “让我想想……”

        马修低声对胡德说道。

        胡德笑着点了点头:

        “当然,你可以在这儿坐上好几个小时,他们会在午夜过后出发。”

        说着他便闭口不言,默默吃喝。

        马修的眼睛闪亮,他正在大脑里飞快的梳理着这件事情的脉络与因果——

        他首先思考的是。

        这件事情自己真的有决定权吗?

        抛开高层的默许与潜在的考验不谈。

        假如现在马修邀请胡德和自己一起阻止亚历山大等人的远征计划。

        他们能做到这点吗?

        答案显而易见:他们阻止不了。

        作为黑索山的前任典狱长,亚历山大是不折不扣的传奇实力,可能在硬实力上要比赫拉差一点,但也绝对不是马修和胡德这两个五阶法师可以阻挡的。

        更何况他背后还有二十多个经验丰富的五阶法师。

        单单这些黑索山的执法队就能给马修和胡德造成很大的麻烦。

        以亚历山大和黑金部队表现出来的决心与态度。

        马修想要阻止他们,无异于痴人说梦。

        那么既然如此,让马修参与进来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马修试着从高层的角度来考虑这件事情。

        可以确定的是。

        这件事情应该是得到各大神法师或传奇法师的默认的,甚至连胡德帮忙开启传送门这种事情都得到了默许。

        这说明在某种程度上。

        七圣不会阻止亚历山大的远征计划。

        “如果没有我的话,这个计划也会顺利进行。”

        “苏瑞尔给我的这张欠条只是让我有了一个切入这次行动的契机。”

        “我当初如果顺着线条强行追踪下去的话,大概率会直接找到胡德或者激流城的线索。”

        “到时候以胡德和我的关系,想要弄清楚这一切的来龙去脉也不是难事……”

        马修的头脑很清晰。

        他发现将自己摘出这件事后,整个事件的运行脉络也一如既往。

        其实哪怕苏瑞尔给了马修欠条。

        马修也因为嫌麻烦而选择了放弃。

        他是在追踪死灵之书这条线索上意外的再次切入了远征队的计划之中。

        马修揣摩了一下。

        死灵之书与消失的赃物这两条线索大概率是连七圣也不知道的东西。

        神法师或许在大方向上无所不知。

        但在细节方面肯定存在大量的漏网之鱼。

        因此眼下这个局面真的是机缘巧合、命运使然。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

        马修拥有均衡感知,对身边的要素变化很是敏感。

        一个人如果总是能关注到身边的细节变化以及其背后的微妙线索的话,那么自然的,他就很容易与命运中较为高能的部分进行纠缠。

        这既是偶然的机遇。

        也是命运的必然。

        换言之。

        马修的出现与否其实压根不影响整体局面。

        “但胡德说的也没错。”

        “既然让我撞到了这件事,就该由我作出决定。”

        马修很清楚。

        他做出来的这个决定,对于眼前这批人,对于联盟的高层,乃至对于这个世界来说都不怎么重要!

        反而是对他自己很重要。

        “如果我选择上报联盟,以罗南和秦无月双双无故失联的情况为例的话,很有可能遭遇冷处理。不仅会把自己推向一个尴尬的局面,还有必然会被亚历山大和黑金部队所厌恶。”

        “反之,如果我能放他们走的话,我大概率会收获远征队伍的友谊,甚至更多……呵呵。”

        马修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或许这才是苏瑞尔送给他的礼物。

        这支部队,或许能在星界给很多人一个惊喜!

        到了这一刻。

        马修才终于理解兰博之前的态度了。

        这帮人压根就没有把自己当成联盟的叛徒!

        只是碍于官方不能亲自下场。

        他们只是给自己弄了一个叛徒的身份,联盟官方也必须装模作样的通缉他们。

        只有这样。

        他们才能名正言顺地流窜到星界作案,而不影响联盟本身。

        这种划清界限的举动虽然不能让所有人都信服。

        但起码能为联盟免去一部分的麻烦。

        马修心中微微有些动容。

        亚历山大他们此行和当初玛格丽特单挑炼狱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不同的是。

        后者明面上还是联盟的人,有相当部分的魔鬼还是有所忌惮的。

        而亚历山大等人是人人喊打的联盟叛徒。

        马修都可以想见他们抵达星界之后将会遭遇怎样的狂风暴雨了!

        “或许,我可以在这方面做点什么。”

        一念及此。

        马修忽然站了起来。

        他转而面向大厅走去:

        “我可以和他们谈谈吗?”

        胡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也不是不可以,但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在进行噤声的仪式。”

        “如果你想要和他们交流,必须要在一个能保证封闭与隐私的空间中才行。”

        马修站稳脚步,回头望了一眼:

        “放心吧。”

        “绝对隐秘。”

        说着他重返大厅之中。

        一双双目光再次聚焦在马修身上。

        亚历山大从地上站了起来,微笑着看向马修。

        然而马修却从他身边绕了过去。

        他随机从人群中挑选了一胖一瘦两个法师,接着取出了林地法杖,在征得两人许可后,他把两人带到了月胧林地之中。

        一汪发出哗哗哗声响的清泉旁。

        马修和其中那位较胖的法师单独交谈。

        这名胖法师长得慈眉善目,脸也圆润,看着和和气气的。

        但他对待马修的态度却有些恶劣。

        临时解除了噤声仪式后。

        他便冲马修大吼道:

        “小子,你决定不了任何事,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的远征,没有人!”

        “林德大人还在星界等我们!”

        “过去这七八十年间,我揍过很多法师,像伱这么俊俏的也有五六个,我不介意在临走之前再多加你一个。”

        他凶神恶煞地恐吓马修,试图在气势上彻底压倒后者。

        然而马修根本不买账。

        他只是云淡风轻地说道:

        “林德压根就不会和你们碰头,他得尽全力炼化智力谜锁,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胖法师忽然沉默了。

        马修语气诚恳地说道:

        “我无意阻止你们离开。”

        “我只想告诉你们,留下来你们可以做更多事,目前的联盟很需要你们。”

        这是马修的心声。

        这支远征队在他心目中是有些悲壮的色彩的。

        他仿佛在他们身上看到了玛格丽特当初的影子。

        这些人也的确是黑索山的中流砥柱。

        他们有着丰富的战斗技巧,实力比同级别的普通法师强了不知道多少倍,联合在一起更是如此!

        这一点从亚历山大带领他们能围杀好几名弱等神力的神明也能看得出来。

        除了那几位顶尖大佬之外。

        亚历山大和他的黑金部队才是这片大地上为数不多的有着猎杀神明经验的法师。

        他们留在主物质界。

        就算不进行战斗,哪怕将自己的经验传承下去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就这样如飞蛾扑火般奔向星界。

        着实有些可惜。

        或许是被马修的态度所感染,胖法师的语气也变得柔和起来:

        “或许吧。”

        “但人不能总为一个虚无缥缈的目标而活着。”

        “年轻的时候,他们告诉我要复仇,于是我加入了黑金部队;

        可当我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战斗法师之后,他们却告诉我要隐忍,我当时没吭声,但也接受了职位的调离,而且这一忍也他妈快忍了一百年;

        几年前,埃克蒙德告诉我们以后一定会复仇的,但不是现在。

        他说的内容和你现在说的差不多,无非是希望我们换个地方继续发挥自己身上的余热。

        你知道我当时是怎么回复他的吗?”

        马修摇了摇头。

        胖法师恼火地说:

        “我让他回去吃屎!”

        “我承认,我这一身战斗记忆没能传承下去是很可惜,但我活着不是为了这些的!”

        “去他妈的大局为重!”

        “有时候我只想逞一时之快!”

        “我这辈子没妨碍过任何人,所以现在,也不希望任何人来妨碍我。”

        说完。

        他吹胡子瞪眼睛的看着马修。

        他本以为马修会说些什么。

        但马修什么也没做,他只是冲胖法师微微行了个礼,然后便快步离开了。

        树林里。

        马修和另外一名独眼的瘦法师同行。

        这位外表看着很凶恶,但态度却异常柔和。

        “你刚刚和范克斯谈过了?”

        “他的脾气有点差……我替他向你道歉。”

        瘦法师很有礼貌地说:

        “我希望你能原谅他,因为在那场外层位面联军入侵北方大地的灾难中,他有四个家人都死在了魔鬼和邪术师的手里。”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一百年,但对于我们这些头脑清晰的奇特物种来说,那些事情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范克斯最讨厌别人劝他放弃仇恨……”

        马修微微颔首表示理解:

        “我从来不会奉劝一个人放下仇恨,这是别人的私事,与我无关。”

        瘦法师露出欣慰的笑容。

        马修稍稍有些不解道:

        “如果范克斯是因为失去了四个亲人而选择加入黑金部队,您当初加入黑金部队又是为了什么呢?”

        瘦法师脸上的笑容没有消减:

        “哦,我和他差不多。”

        “但区别在于,在那场灾难中我失去了十一个亲人。”

        马修眼中闪过一丝愕然,立刻小声道:

        “抱歉。”

        瘦法师摇了摇头:

        “这又不是你的错,不必道歉。”

        “我们都是北地人,曾经居住在与远东之地仅有一座山脉隔断的风沙原,我至今还能回忆起每年秋天风沙原上狂风大作时的场景,我依稀能看到春来秋去的牧草与白云,那里不是风景特别美丽的地方,但有时候你会觉得有些场景还蛮壮观的。”

        “但倘若你现在赶过去,只能看到满目疮痍与无尽的焦土。”

        “来自外层位面的入侵者将一切都付之一炬,风沙原上至今还飘荡着挥之不去的浓烟与浮火,那是埋葬于此的炎魔军团留下的永远无法愈合的创伤。”

        “当初加入黑金部队的时候,我还是个16岁的少年,我还记得我的魔法天赋不算很高,但却因为表现出了对入侵者足够的仇恨而最终通过了选拔,可是后来……呵!”

        “我今年已经117岁了……或者是127岁?我也记不清了,这年头没人能说清楚时间到底是怎么个回事。”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像我一样抱着一个天真的想法:或许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就能忘却曾经的伤痛。”

        “可事实证明并非如此。”

        “我们不断的老去,但心中的仇恨却与日俱增,埃克蒙德大人说我们是受到了远东之地上空那些飘荡的游魂的影响——他们的仇恨在梦境中与我们的记忆反复叠加,最终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他说的东西大概是对的吧。”

        “但我们已经太老了,老到没有时间、没有精力、甚至压根根本不想去分辨这些了……”

        “我们只想复仇。”

        “就像当初黑金部队创立时宣誓的那样,消灭掉那些外层位面的入侵者及其背后的主谋!”

        “如果被仇恨同化是我们的宿命,那么就让我们扛着这份宿命与敌人一起埋葬在星空里吧。”

        “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心愿。”

        “事情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老人说的铿锵有力。

        马修也不由被他的情绪所感染:

        “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劝说你们改变想法。”

        “我现在很庆幸这一点。”

        老人笑了笑:

        “谢谢你,马修。”

        “你是个很谦虚的年轻人,我没有恭维或者逢迎的意思,这是事实——大多数人在你这个年纪都狂的没边。”

        “那种自以为是的人我见过太多了,包括我自己年轻的时候都是如此——那时候太容易被一叶障目,自以为看到了整个世界,但说不定只看到了世界一角的一坨狗屎。”

        “但你不同,谢谢你的理解。”

        马修眨了眨眼:

        “您早就看出来我心中的打算了?”

        老人哈哈大笑起来:

        “聪明如你,怎么可能和我们这么多人发生正面冲突?”

        “对你来说,这不是一个选择,而是一个筹码。”

        “你会砸掉别人送给你的筹码吗?”

        马修也跟着笑了起来。

        他用力地和老人握了一下手:

        “保重。”

        老人豪迈地说:

        “放心吧,我们可能比你预想中的还要顽强的多。”

        “说不定哪天你出来星界旅行的时候,还能撞见我们呢!”

        马修点点头:

        “希望如此。”

        和两名法师聊完之后。

        马修便单独找到了亚历山大,将后者拉到月胧林地并隔绝出一片密闭空间后。

        马修开门见山道: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亚历山大先是一愣,旋即低声笑了起来:

        “还是那个精明的马修。”

        马修无辜地耸了耸肩:

        “这和精明没关系,没人会拒绝顺水人情。”

        说着。

        马修解开了兰博的禁魔手镯与腰带,又用遥控器收走了电击项圈。

        接着他将那份包裹送到了亚历山大手里:

        “你点点,看看有没有丢失的?”

        亚历山大没有清点,直接收了起来。

        马修见状也没说什么,直接又将三枚卷轴递了过去。

        亚历山大接过卷轴,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神情。

        这是三枚传奇卷轴!

        它们是马修从巨魔地宫里发现的,只不过需要巨魔之血才能鉴定出来,走联盟的渠道得花不少钱,所以一直被马修压在箱底。

        以黑金部队的配置。

        马修相信鉴定这三枚卷轴对于亚历山大来说那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果不其然。

        亚历山大当场便亲自鉴定了这三枚卷轴。

        十分钟后。

        他收下了其中两枚,将第三枚退给了马修。

        “这东西我们没用,你留着自己备用吧。”

        亚历山大说。

        马修接过来一看,发现那赫然是一张「大复活术」卷轴!

        “巨魔的大复活术很有一套,比我们的复活术效果更好,几乎可以做到灵魂不受影响的百分百复活!”

        亚历山大解释了一句:

        “但这玩意儿只能在死去30分钟内使用,久了也容易出现效果偏移。”

        马修点了点头。

        “兰博说他欠你五十万?”

        亚历山大又问。

        既然决定了做顺水人情,马修自然不会再吝啬这点小钱。

        他当着亚历山大的面把那张欠条给撕了:

        “现在不欠了。”

        然而亚历山大却一本正经地说: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我们去星界其实也没有太多花钱的地方,联盟金币反而是多余的。”

        说着。

        他取出了五十万金币交给了马修。

        马修还在犹豫要不要收呢。

        谁知亚历山大又取出了一些东西交到了马修的手里。

        其中包括了10枚神格碎片、一份完整的「易行舟」制作流程图,以及一本厚厚的《黑索山战斗法典》。

        马修将那本厚厚的铁皮书放在手里翻了翻,里面闪过了上百篇文章的目录与正文。

        大量的文字与魔法符文在他眼前飘荡着。

        让他看得目不暇接。

        “这是……你写的?”

        马修有些惊讶。

        亚历山大纠正说:

        “这是我和黑金部队的老家伙们一起写的,里面几乎囊括了所有在黑索山就职过的高阶战斗法师的独门技巧。”

        “这是一本非常致命的书籍,你帮我转交给联盟吧!”

        “对了,记得在收录的时候,尽量把这本书分类到禁忌相关的条目里去……”

        马修能明白亚历山大的意思。

        这本魔法书里记载的战斗技巧几乎有80%都是阴招和无比歹毒的套路。

        如果直接流落到市面上,可能会引发一些惨案。

        沉吟片刻。

        马修决定收下这本书。

        但当他在思考如何拒绝其他东西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亚历山大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那一刻。

        马修恍然大悟。

        他不禁问道:

        “这些东西是你提前准备好的?”

        亚历山大却摊了摊手,他一副迷糊不解的样子:

        “这份包裹难道不是你刚刚交给我的吗?”

        “怎么可能提前准备?”

        马修心中了然。

        以亚历山大的资历,恐怕早就明白了联盟的行事风格。

        他显然是猜到了联盟会找人来做这个顺水人情,因此才提前做了准备。

        神格碎片和易行舟的制作图不提。

        那本战斗相关的书,亚历山大一定是会交给联盟的,只是需要人来转个手而已。

        如果今天马修没来。

        那么转手的人可能就是胡德了。

        顺水人情总得有人来做不是?

        胡德多半也清楚这一点。

        但他对此表现的毫不排斥,反而乐见其成。

        “果然都是老狐狸……”

        马修心中暗骂了一句。

        和亚历山大又聊了几句之后,后者提出了告辞。

        马修突然问道:

        “如果你们复仇成功了——我是说将那场入侵背后的主谋全都干掉了之后,你们打算做些什么?”

        亚历山大微微一愣。

        而后他笑着摇头说:

        “我还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谢谢你对我们这么有信心。”

        马修却一本正经的说:

        “如果你们到时候无处可去了,或者遇到了难以解决的麻烦时,可以派人去斯图卢克星球,找一个叫梅琳达的女人。”

        亚历山大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吉萨人女王在你手里吧?”

        “也好,有星界的原住民帮忙,你们的计划或许会更顺利一些,但要小心,她一回到星界就会恢复传奇的实力,还有可能招来其他吉萨人对你们进行围堵,得小心他们的灵能!”

        亚历山大严肃地说:

        “我知道了。”

        “祝你们好运!”

        马修将亚历山大送回大厅,留下了这么一句后,便跟胡德打了个招呼,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座城市。

        滚石镇外。

        春夜的月光洒在橡树林间,仿佛为破土而出的青草铺上了一层闪亮的荧光。

        马修刚从月光中走了出来。

        迎面便看到了一个熟悉而充满威严的身影。

        “老师!”

        马修立刻低头。

        这是伊莎贝尔的投影,即便如此,对方每次出现都能给马修极大的压力。

        “我以为你至少会做做样子。”

        “谁知道你连基本的过场都不走,就直接放走了这么多经验丰富的老法师。”

        “马修,你给联盟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伊莎贝尔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威严强势,给人一种要骑在你脖子上说话的感觉。

        马修听完之后。

        忐忑不安的内心反而镇定了下来。

        他现在太懂伊莎贝尔的行事风格了。

        话越是说的严重,就越是不可能有实质上的惩罚。

        于是马修心平气和地说:

        “我什么都没看到。”

        “我刚从激流城回来,只是和胡德喝了一场酒,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伊莎贝尔冷冷地说:

        “你说什么都不知道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吗?”

        “你知道我得费多少力气才能掩盖掉你掺和其中的痕迹吗?”

        马修面露惶恐之色。

        伊莎贝尔语气稍缓:

        “你这次犯的严重错误我会记在心里。”

        “等你解决掉亡者之痕的项目我再和你一并计算!”

        “哼,把你手里的镰刀给我!”

        马修即刻将农业之神的镰刀双手奉上。

        但见伊莎贝尔的食指与中指在镰刀上快速的弹了三下。

        下一秒。

        一股澎湃的力量自镰刀中爆发了出来。

        仿佛一头深渊中的猛兽挣脱了一切束缚就要冲刺而出——

        可就在这个时候。

        伊莎贝尔一巴掌拍在了镰刀上,并皱眉骂道:

        “叫什么叫!?”

        镰刀立刻安静了下来。

        她把镰刀丢给了马修:

        “这件神器上有太阳神和死神的封印,我替你解除掉了死神的封印,剩下来一半封印你就自己解决吧。”

        马修欣喜若狂的接过镰刀,这件武器的属性果然发生了变化。

        其中最显著的是增加了一条效果。

        ……

        「提示:翡翠镰刀新增效果“震颤”。

        震颤:当你用镰刀任意一处击打目标的表面时,对方陷入眩晕的几率大幅度提升,且有66%的概率造成对方内脏流血。

        震颤效果适用于任何体型、任何种族的生物。

        备注:请勿用于娱乐活动,后果有可能是血流不止……」

        ……

        翡翠镰刀是一把钝器,本身在命中敌人后脑勺的时候就有强大的击晕效果。

        而现在不仅眩晕的效果被进一步强化了。

        还多了一个攻击内脏的特效。

        其所能提供的额外战力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以后哪怕遇到了龟壳很硬的敌人。

        马修也可以用隔山打牛的方式将其从内部瓦解!

        “这镰刀和铁锹是越来越顺手了……”

        “反倒是这骷髅头除了辅助施法以外好像也没什么用吧!”

        马修在心中暗暗的比较着自己几个称手的武器。

        便在此时。

        伊莎贝尔的身影也在缓缓的淡去。

        她那空灵的声音也在林地间回荡起来:

        “亡者之痕的项目可以动手了,五月份之前起码要做完所有的保护伞,后续有什么动向要立刻向我汇报。”

        “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

        “记得尽快结束你的处子之身。”

        “不然我只能亲自出手了……”

        伊莎贝尔的声音在树林里久久回荡。

        那一瞬间。

        马修脸颊发烫。

        他仿佛听到了无数小动物的窃窃私语!

        他目光一歪。

        就看到一只刚刚长完羽毛的黑孔雀从两颗橡树之间穿了过去。

        马修气的不行,正想将其逮捕,可刚迈出去几步,两个人影便出现了在他的视野里。

        其中一个女孩戴着终年不变的头盔、个子矮小、胸前扁平,容貌倒是娇俏可爱。

        另外一个男子身材高大、肌肉发达,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他的右手——

        那赫然是一条闪烁着银色光辉的机械手臂!

        马修眼前一黑。

        “你好啊,马修!”

        “额咳咳……”

        “放心吧,马修,我们刚刚什么也没听到。”

        波波眨了眨眼:

        “而且我向来守口如瓶。”

        “就好像你去年偷偷吃屎的事情,我不也是没跟任何人说吗?”

        ……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