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五章 试试就试试

第六百五十五章 试试就试试

        黑鹰此言一出,整个赌坊内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清场”是什么意思在场所有的人都明白。

        从黑鹰走出来到现在,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看起来之前还是想让布什拉来与邵曦交涉。

        若是能将此事拖延数日,他们便有时间筹划将已经赔付给邵曦的赌金抢回来。

        可如今邵曦步步紧逼,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不管是布什拉还是黑鹰也都明白,邵曦这趟来的目的应该不止是单纯地讨要赌金,而是想借此来找自己的麻烦。

        黑鹰帮作为楼兰城内最大的黑道帮派,近些年来还没有再遇到过胆敢如此公开与其对抗之人。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不知道是初来乍到不知深浅,还是有着什么不同寻常的来头,竟然如此公开地挑衅黑鹰帮。

        黑鹰作为楼兰城内响当当的人物,又怎么可能对此事毫无反应?

        “清场”二字出口,布什拉脸上的表情也由一开始的和善转为了阴森与凶狠。

        只见他对着手下的伙计们一招手,赌坊的伙计与荷官们便开始向外驱赶那些正在围观看热闹的赌客。

        与此同时,从赌坊的后门涌入了一群手持弯刀,面容凶狠的大汉,不用问也知道,这些人必定是黑鹰帮的帮众。

        看来黑鹰在前来赌坊之时便早已经做了准备,让这些人躲在赌坊的后面,一旦有事便会冲出来。

        冲进赌坊的黑鹰帮众少说也有二三十人,瞬间便将邵曦、老吴和乌球儿三人围在当中,而赌坊中的其他赌客此时也都被赌坊的伙计们赶出了赌坊。

        这些赌客从赌坊中出来后却并未离开,而是围在赌坊的门前,依旧向赌坊内张望着,甚至有人还在抱怨这么好看的热闹居然看不到了。

        要知道,这几年黑鹰帮很少出来干涉楼兰城内各赌坊之事,赌坊与赌坊间有事大多都是自己解决,黑鹰帮出手说明此事非同小可。

        在伙计们向外驱赶赌客之时,阿甫热勒也被一同赶了出来。

        此时他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他没想到邵曦竟这么直接地闯进赌坊揭了布什拉的老底,如今被黑鹰帮围在赌坊之中,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现在就算想脱身,只怕也无法离开赌坊。

        阿甫热勒实在想不通,邵曦三人为何如此自信,仅凭三人之力便敢明目张胆地挑衅黑鹰帮?

        当赌坊内的其他赌客都被赶出赌坊之后,赌坊的伙计便直接将赌坊的大门关上。

        此时,赌坊里只剩下布什拉带着赌坊的伙计与荷官,再就是黑鹰与他四个兄弟和手下的帮众,而这些人又都是一伙的。

        作为对立面的邵曦却只有三人。

        面对着对方这四五十号人,邵曦依旧是面带笑容,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黑鹰。

        “怎么?装不下去了?”

        邵曦的语气不但显得很轻松,甚至还充满着挑衅之意。

        在黑鹰看来,此时的邵曦不过是强作镇定而已。

        于是也用充满挑衅的语气对邵曦说道:“不过区区三个中原人,才刚到楼兰城,我带着手下兄弟亲自来见你也算是给足你的面子了。

        “本来你们几人还可以多活几日,不过看起来你们对眼下的形势并不十分清楚,竟然还敢在我面前提当年之事,我自然是留你们不得。”

        黑鹰这话说得十分自信,在他看来几个初来乍到的中原人,就算是为了追查当年关玉城之事,在如今黑鹰帮的面前也不过是以卵击石,不足为惧。

        原本只是想前来替布什拉镇场子,回头出手将这几人杀掉,将赌金夺回便完事了。

        想不到这三个人居然还另有目的,在赌坊内当众提起当年之事,黑鹰自然觉得这几个人不能再留,必须要尽快杀掉灭口。

        当年关玉城在西域名气不小,虽然自己曾经与他有些过节,但关玉城毕竟是被自己暗算而死。

        这种事情若是公开传了出去,对他们黑鹰帮的名声还是大有影响的。

        官家也好,江湖也罢,哪怕就算是黑道,做事情也是有规矩的。

        有恩怨可以悬赏买人性命,也可以公开地相互厮杀,但是暗中下毒害死对方的这种行为,无论是在江湖上,还是在黑道上都是极其下作的手段,是被同道所不齿的。

        而当年黑鹰收买布什拉在关玉城的茶水中下毒害其性命,这种事情若是传出去,正是给了其他黑道帮派联合起来攻伐黑鹰帮最好的借口。

        所以这么多年来,黑鹰与布什拉一直都将此事加以掩盖,只是对外宣称关玉城是自尽身亡。

        可如今面前之人看得出已将所有事情都查了个清楚,若是再让他说下去,后面的事情只怕不好收场。

        所以黑鹰打算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对方想借着收取赌金之事来找自己的麻烦,那么自己不妨也借题发挥,抓紧将这几人除掉。

        到时候只需对外宣称双方因为皇家赛马这场赌局而发生了纠纷,邵曦一方咄咄逼人,要求赌坊立马结清赌金,造成双方的矛盾激化,最后在火拼之中身亡。

        这样的借口虽然免不得会被人所诟病、指责,但也的确符合黑道的行事风格,至少不会将当年暗害关玉城之事曝出来。

        邵曦听了黑鹰的话,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地冷笑了一声。

        “看来我要谢谢黑鹰帮主这么给面子了?只不过眼下搞不清楚形势的人并不是在下,倒是黑鹰帮主与在场各位。

        “我们三人今日敢走进这道门,便不怕你来对付我们,莫要说你有没有本事留住我们,就是今日能不能离开这里都未尝可知。”

        邵曦说话的语气很轻松,仿佛只是在说着一件平平常常的事情,似乎完全未将自己周围的这几十号人放在眼中。

        这种自信让黑鹰心中不禁暗自紧张了起来。

        邵曦的样子看上去不像是假装出来的,此人莫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此次前来楼兰城就是为了来对付自己?

        他既然提起了当年关玉城之事,难道是中原江湖武林中有人查出了此事,要为关玉城讨个公道?

        可中原远在千万里之外,他们是如何发现当年关玉城之死有问题的?

        黑鹰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性便是其他的黑道帮派暗中查出了当年之事,又故意将消息传到中原,想借中原江湖武林人士的手来对付自己。

        可到底是什么人会如此大费周章,用了这么多年的时间将这个消息传到遥远的中原?

        若只是为了对付自己,那么做这件事的人一定是对自己恨之入骨。

        眼见着对方三人落入了己方的包围之中,却没有丝毫的惧怕之意,反而还在质疑自己有没有本事将他们留下,甚至在怀疑自己今日能不能离开这里。

        不管对方是在恐吓自己,还是真的有那么大的本事,作为黑鹰帮的帮主听到这种话的时候,黑鹰心里自然是不舒服的。

        此时黑鹰面色阴沉,目光阴鸷,仿佛已将邵曦三人看作了死人。

        他缓缓抬起右手,正要下令让手下的帮众冲上去将邵曦几人乱刀砍死,可就在他的手举到半空中的时候,却听到“嘭”的一声。

        赌坊的大门被人从外面踹开,紧跟着便是一群身着铁甲,手持刀枪之人冲了进来,将原本包围邵曦几人的这些赌坊伙计和黑鹰帮众围在了其中。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除了邵曦三人之外,将赌坊内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黑鹰更是感到纳闷,以往黑鹰帮在楼兰城内要干什么事情,从来没有人敢阻拦,今日却突然间闯进来这么一群全副武装的人。

        难道这些人都是对面那个年轻人带来的?这到底是些什么人?

        还不等他开口,冲进来这队人中的领头之人便已经从腰间摘下一块腰牌,举到黑鹰和布什拉的面前。

        高声说道:“我们是国王陛下的皇家护卫队,今日奉命保护这几位陛下的贵客,任何人若敢妄动,格杀勿论!”

        黑鹰和布什拉一听这话,整个人都不好了,完全傻眼了。

        这几个初来乍到的中原人才到楼兰城几天?怎么就成了国王法依则的贵客了?

        如今居然还有皇家卫队跟着前来赌坊,这几个人到底是谁?到底是什么来历,能让国王派出自己的贴身卫队来保护?

        这几个人的来头何其之大?

        此时不要说杀掉他们几个了,就是今日这几个人的头发掉在赌坊之中,只怕整个黑鹰帮和布什拉的赌坊都要永远从楼兰国消失。

        黑鹰和布什拉这才明白刚刚邵曦所说之话的含义,原来自己真的没本事去动他们,甚至只要对方愿意,这一刻便可以让赌坊内的人全部都人头落地。

        但黑鹰是什么人?他可是在楼兰城内的黑道纵横多年的黑帮首领!

        凭着手中的黑羽长刀在楼兰城中纵横多年,如今更是进阶到六品之境,就算是整个黑鹰帮覆灭,他也相信自己有本事杀出一条血路。

        眼前虽然是皇家的卫队,但是想要将他拿下也绝非易事。

        “看起来我是小看了你,你居然能动用皇家卫队来给你撑腰,不过就算如此,他们又能将我如何?

        “这卫队只是奉命保护你,却并不是听你的差遣,今日大不了放你们离去就是,他们总不会每日都跟着你吧?”

        邵曦突然冷哼了一声,将脸凑到了黑鹰的面前,近到让人以为两个人是要亲嘴。

        “你说得很对!他们的确不能将你如何,不过我能!今天不是你放不放我离去,而是我不打算让你离开了。”

        邵曦的语气平静而冰冷,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如同一道冰锥刺入了黑鹰的心里。

        黑鹰闻言不禁眼神一阵晃动,他承认自己心里有些慌了。

        他从邵曦的神情和眼神中看出,对方面对自己不但没有丝毫的畏惧,而且看起来今日并未打算离开,反而是要对自己做些什么。

        尽管邵曦在他眼中看起来是如此的年轻,但是在黑道上混迹多年的黑鹰十分清楚,年龄并不能代表一切。

        他从邵曦的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杀意,这种杀意让他感到全身冰冷,不寒而栗。

        他说不清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觉,他只是隐隐地觉得事情可能有些不妙。

        虽然黑鹰的内心已经有所动摇,但是他并不想在气势上输给邵曦,此时的他面色阴冷,就连说话的语气都透露着凶狠。

        “就凭你,就想将我留在这里?”

        “对,就凭我。”

        邵曦回答得干脆而确定,这是出乎黑鹰意料的。

        正如他说的那样,他内心一直觉得一个黄毛小子凭什么口气这么大?他有什么本事留住自己?

        看邵曦的年纪,就算是身上有些武功,了不起也就是四五品境界的样子,在自己这个六品的面前他凭什么如此狂妄?

        “你可以试试看。”

        “很好!那我们就试试看。”

        邵曦依然回答得既干脆又轻松,随即一抬手将那皇家卫队的头领召唤了过来。

        那卫队头领来到邵曦面前躬身行了一礼,并未开口说话,只是等着邵曦的差遣。

        其实刚刚黑鹰说的并不错,这皇家卫队从法依则那里接到的命令只是保护邵曦等人的安全。

        若此时邵曦要求他动手杀掉赌坊内的这些人,他还真就未必会依照邵曦的指示去做。

        邵曦当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并未打算要让他这么做,只是指了指黑鹰、布什拉,以及黑鹰带来的那四个结拜兄弟。

        轻声地说道:“除了这几个人,将其他的人全都带到外面去,将门关好,一会儿无论有多大动静,没有得到我的允许都不准进来。”

        那卫队头领稍微愣了一下,随即似乎明白了邵曦想要干什么,再次躬身行礼回了一声“是”。

        转身招呼皇家卫队将除了黑鹰、布什拉和另外四人之外的其他所有人全都赶出了赌坊。

        别看黑鹰和布什拉的手下加起来几十号人,可是面对皇家卫队,他们也不敢有任何的反抗举动。

        在得到黑鹰和布什拉的默许之后,所有人都在皇家卫队的监视之下离开了赌坊。

        皇家卫队随即也撤出赌坊并将门关上,在门前列队不准任何人随意入内。

        此时的赌坊中,双方加起来一共只剩下九个人。

        邵曦仍旧是笑眯眯地看着黑鹰。

        “要不要赌一把?”

        shubao520.com      bookge.com      bqgwx.com      massxs.com



        p9pp.com      Lequdu.com      szwxw.com      6ywx.com



        xiaoshuoquan.com      wanshu.cc      shuhuang.cc      ai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