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五十四章 旧账填新账

第九百五十四章 旧账填新账

        光是看阿甫热勒的反应,邵曦已经猜到跟着布什拉一同出来的人是谁了。

        再仔细看那五人当中为首之人,更是一眼就能认出此人便是黑鹰帮的帮主——黑鹰。

        邵曦不知道黑鹰是他的名字还是他的绰号,不过单从此人的长相看,他这个黑鹰倒是叫得一点都不为过。

        此人刀削一般的长脸,从深深的眼窝和高挺的鼻梁便看得出是个西域人,只是那双眼睛如同鹰隼一般,目光中透着凶狠和锐利。

        大大的鹰钩鼻子,嘴短唇薄,尖尖的下颚再配上他那黝黑的皮肤和腮边微微上翘的络腮胡须,整个人冷眼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成了精的黑鹰站立在自己的面前。

        如此奇异的长相,放在任何地方都是极其扎眼的。

        至于他身后跟着的四人也个个凶神恶煞一般,都是满脸横肉,一脸胡须,体格健壮的大汉。

        每个人都身着皮甲,腰上挂着一把弯刀,如果猜得不错的话,他们应该便是黑鹰手下那四个结拜兄弟。

        这几个人随着布什拉一走出来,整个赌坊原本人声鼎沸的吵闹声瞬间便消失了,只在一刹那就变得鸦雀无声。

        仿佛哪个人若是不小心发出声响,便会随时人头落地一样。

        看得出,这黑鹰帮在这楼兰城内果然是凶名在外,人人忌惮,否则此时赌坊内的赌客也不会如此噤若寒蝉。

        那黑鹰扶着腰上挂着的那把黑刀,跟在布什拉的身后一同来到赌台前,身后四人当中的其中一人也拉过来一只凳子,黑鹰连看都没看一眼便一屁股坐在上面。

        他一双鹰眼死死地盯着坐在面前的邵曦,他甚至都没有对邵曦进行任何的打量,就只是这么盯着邵曦的脸。

        寻常人被这样一个人盯着,要不了几秒钟便会浑身不自在,甚至会想要躲开,可邵曦却是恰恰相反。

        他只是一脸笑容地与黑鹰对视着,在邵曦的眼神中看不出丝毫的杀意,反而是充满了轻蔑与不屑。

        这种眼神让黑鹰十分的不爽,整个楼兰城还没有人敢这样与他对视过。

        不过此时他仍然是一言不发,就是这样与邵曦对视着,仿佛是想用眼神杀死对方一样。

        此时的布什拉对着邵曦客客气气地行了一礼,开口说道:“皇家赛马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你与我的赌约是我输掉了。

        “虽然心有不甘,但我在这楼兰城中做此生意这么多年,从来都是愿赌服输,绝不赖账。

        “只是此次你我二人的赌约所需赔付的赌金实在是太多了,不知是否可以通融通融,容我一些时日筹措钱财?”

        其实布什拉这话已经说得十分客气了,而且也并未表示想要抵赖掉这笔赌账。

        这可是十八万五千八百金,无论是谁都很难在一日之内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的钱财,按理说布什拉的这个请求并不算过分。

        哪怕就是因为拖欠而每日收些利钱也是在情理之中,所以布什拉在说出此话时表情甚是轻松。

        虽然看得出他只是故作轻松,但从他的表情中也能看出,他对自己开口提出的请求颇为自信。

        也许对于他来说,输掉这么一大笔钱的确是不甘心,可对于自己提出这样的请求,似乎也认为邵曦必定会答应。

        这种信心来自于人之常情,更是来自于他身后所坐之人。

        说白了,就是他并不打算赖账,但是通融时日的这个要求,他也认为邵曦不得不答应。

        如果邵曦真的不通情理,逼他立刻偿还赌债的话,他身后的黑鹰便是他最大的倚仗。

        他相信以黑鹰在楼兰城内的名气和地位,足以迫使邵曦答应下这个请求。

        按照常理说,如此合情合理的一个请求,无论换成是谁都不好意思拒绝。

        重点是布什拉并未表示要赖掉应该赔付的赌金,他只是希望能通融一些时日来筹钱,虽然不能马上将所有的赌金兑现,但至少口头上并无抵赖之意。

        也许他的这个请求只是一种拖延的借口,可能会打算就这样将赌债一直拖下去不想赔付,但十八万五千八百金这么大的一笔钱,任何人都没有理由逼他当日结清。

        所以无论布什拉将来有没有打算偿还这笔赌债,一般人都不得不应下这看上去十分合理的请求。

        在所有人看来,邵曦都没有理由拒绝布什拉,更何况此时布什拉的身后坐着的是黑鹰。

        邵曦不知道黑鹰今天出现在此处,是布什拉特地找来给自己撑腰的,还是的确是个巧合?

        不过邵曦相信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布什拉知道自己输掉这么大的一笔钱后,对于邵曦这个他并不了解底细的人必定会有所忌惮和提防。

        虽然在楼兰城内还有黑鹰帮作为自己的倚仗,但邵曦作为一个远道而来的中原人,竟敢下如此重注与他对赌,而且还一点不差地押对了所有赛马场次的输赢。

        这不得不引起布什拉的重视,所以他将黑鹰请来以防万一也好,为自己助阵也罢,都是不足为奇的。

        黑鹰的出现和存在,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一种压迫和恫吓,可对于邵曦来说却是一个惊喜和收获。

        原本他便是想通过对布什拉的施压来逼黑鹰现身,这样就省得自己亲自前往黑鹰帮主动去找黑鹰。

        此时黑鹰却自己出现在他的面前,这让他连对布什拉施压的这一步都省去了。

        既然黑鹰和布什拉这会儿都在自己的面前,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了,刚好趁此机会将布什拉欠自己的赌账和当年的账一并清算。

        本来就是奔着事情闹僵来的,所以邵曦不但不会在意黑鹰的存在,更加不会答应布什拉的请求。

        “我今日可是来收赌金的,这里不是赌坊吗?赌坊不是一向都讲究买定离手,输赢立赔吗?

        “你欠我的可不是寻常的债,而是赌债,你身为赌坊的掌柜,倘若没本事赔付赌金就不要接受赌客下的赌注,当初我下注之时你可是承诺赌金立赔,分毫不差。

        “我下注的时候交给你的可都是实打实的黄金,你可没说我可以拖欠,如今你理当赔付我所赢得的赌金,怎么又来了通融一说?”

        邵曦在说这话的时候,连看都没看一眼布什拉,而是双眼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黑鹰。

        这两个人就好像是在玩谁先眨眼的游戏一样,都是死死地紧盯着对方的双眼,仿佛谁先移开了目光谁就输了。

        本来布什拉以为自己客客气气地跟邵曦这么商量,邵曦作为一个远道而来的外来之人,怎么都会给他这个地头蛇面子。

        更何况此前曾经谎称自己是阿甫热勒,与邵曦多少攀得上点关系,按理说邵曦应该会客客气气答应他的请求。

        为了保险起见,他还特地将黑鹰兄弟五人请到赌坊之中,想着就算邵曦不看自己的面子,多少也会给这位黑鹰帮的帮主一点面子。

        可是想不到邵曦翻脸翻得竟如此之快,对他丝毫不留情面。

        虽说赌场无父子,双方对赌最重承诺,无论是何种关系在赌面前都没有情面可讲。

        可邵曦当着赌坊中所有赌客和黑鹰兄弟五人的面如此干净痛快地将他怼了回来,实在让他的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自己身为赌坊的掌柜,按说理应遵守赌坊的规矩,输了赔钱是天经地义,而且邵曦刚刚说的也都在情在理。

        当初邵曦下注的时候可是在他的要求之下,实实在在地搬来了一箱黄金,并没有因为中原的银票不能使用而有半句抱怨。

        人家下注时钱拿得痛快,你收得也痛快,可如今人家赌赢了,前来讨要赌金,你身为开赌坊的人若是不能及时赔付赌金,那就是相当丢人的一件事。

        别说将来这赌坊的生意还如何做下去,纵使此次连赌坊都赔给了邵曦,若是不能及时将赌金结清,将来在这楼兰城内他也混不下去了。

        此时的布什拉满脸的尴尬,他在心中对邵曦已有了不满的情绪,却实在不好表露出来。

        只能强挤一丝笑容,对邵曦说道:“你我好歹相识一场,看在当年关掌柜的面子上还望能通融一下,我可将眼下赌坊内所有的金银先赔付给你,七日之后定将所欠的金银全数补齐。”

        说着,便朝赌坊中的伙计们招了招手。

        那些伙计一窝蜂地跑到了赌坊后面的房间,连拖带拽地将一箱箱的金银拖了出来,足足有二十几个箱子。

        当这些箱子一个个被打开的时候,赌坊里瞬时间传出了一阵低低的惊叹之声。

        那些赌客虽然慑于黑鹰帮五兄弟在场,之前连口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但是当看到这么多的金银时,还是忍不住感叹。

        只因这些箱子里都满满当当地装着各式各样的金银,有金条、银条、金叶、银叶,甚至还有整箱整箱的金豆、银豆。

        在场的赌客这辈子都没见过如此多的金银,又怎能忍住不发出惊叹?

        “我已经命人点算过,眼下赌坊中这些金银合计有三万三千金,由于今日赛马才刚刚结束,一时间来不及筹措更多。

        “剩下的十五万两千八百金我会尽快凑齐,若还是不够我便将这赌坊一并抵给你,不知意下如何?”

        听了布什拉的话,赌坊中的赌客们禁不住再次发出了一阵惊呼。

        他们此前可不知道布什拉与邵曦之间还有如此大的一个赌约,三万三千金还仅仅只是一个零头,双方竟然赌到了十几万金。

        这在整个楼兰城可都是前所未有过的!

        其实此时布什拉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之前刚刚与黑鹰商量好的,这些金银是故意拉出来给赌坊中的赌客们看的。

        一场赌局输掉十八万五千八百金,他们怎么可能甘心就这么将如此巨财交到邵曦手中?

        他们的计划是当众将这些金银亮出来赔付给邵曦,回头便会将邵曦等人料理掉,将赔出去的这些金银再抢回来。

        表面上看起来布什拉为了赌坊的声誉,纵使倾家荡产也要信守承诺,其实是以此在楼兰城中打出名号,为将来赌坊的生意招揽更多的赌客。

        背地里却要杀人劫财,将赔出去的金银一两不少地拿回来。

        讲白了,他们还是强盗的本质,表面上重信守诺,实则暗中都是干着令人不齿的勾当。

        所以此刻布什拉才强忍着心中的恨意,陪着笑脸与邵曦周旋,这一切都是做给别人看的。

        也许邵曦并没看出来,或者是邵曦根本就没在意,因为他原本就不是来要钱的,他是来要命的。

        不过站在邵曦身后的老吴却是将这一切看得明明白白。

        他知道,今日就算邵曦不去找对方的麻烦,恐怕这些金银对方也不会轻易地让他们带离楼兰城。

        既然如此,看来双方的一战是不可避免的,就算不在今日也迟早会到来。

        邵曦对地上那一箱箱的金银连瞥都没瞥上一眼,双眼依旧是盯着自己面前一言不发的黑鹰。

        “布什拉,你有什么脸在我的面前提关前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当年都做了些什么?

        “你以为你假装不知道那两本秘籍的存在,我就不知道你们这些年在找什么吗?你以为你在我面前满嘴谎言就能骗得过我吗?

        “今天你欠我的这笔赌账若是还不上,那就用你当年的那笔账来填吧!”

        邵曦此言一出,布什拉顿时全身一僵,而坐在邵曦对面的黑鹰目光也现出了瞬间的游离和闪烁。

        他们大概没想到,邵曦对他们的底细和当年所行之事竟如此清楚。

        仿佛也意识到了邵曦今日前来的真正目的并不是讨要赌金,而是从一开始就已经计划着要对付他们了。

        原本他们还想着要算计邵曦,想不到此刻被算计的人竟是他们自己。

        布什拉不自觉地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黑鹰。

        此时黑鹰的眼神已经从刚刚刹那间的游离和闪烁中恢复了过来,转而显露出来的是阴森与狠戾。

        “布什拉,清场吧!”

        黑鹰的双眼依旧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邵曦,口中低沉地说出了这么一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