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二章 挖坑埋个雷

第六百五十二章 挖坑埋个雷

        “陛下将大批的马匹转至沙织国放养,必定会占用大片的绿洲、草场,如此一来势必会造成沙织国原本牧场和葡萄种植园的缩小。

        “为了将来能够长期稳定地将沙织国变成贵国放养马匹的马场,陛下一定要免去沙织国往年对贵国的进贡,以减轻他们的负担,如此才能保证他们对马匹的照料。”

        法依则一听这个,顿时就有些犹豫了。

        往年沙织国向楼兰国进贡的大批牛羊和葡萄酒,为楼兰国的畜牧业和葡萄种植业减轻了不少的负担。

        若是停止沙织国对楼兰国的进贡,就代表着将来这些东西楼兰国都要自给自足。

        尤其是他个人对沙织国所酿制的上等葡萄酒十分的喜爱,若是因此让沙织国停止进贡,的确会让他心中感到非常的不爽。

        “你说为了保证沙织国对马匹的放养,只要取消他们一直以来的进贡,那将来我们楼兰国牛羊和葡萄酒的来源岂不是减少了很多?

        “只是为了让他们养马,就取消这么重要的进贡,我楼兰国岂不是得不偿失?”

        邵曦早就猜到了法依则会是这么个反应,这个贪得无厌的家伙既想要熊掌又想要鱼,既想要将西厥马匹这个包袱甩给沙织国,又不想停止沙织国对楼兰国的供养。

        这种无底线的贪婪让邵曦心中暗自鄙夷,不过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邵曦必须要找出一个合理的理由来说服他,还得让他觉得自己占了便宜才行。

        “国王陛下,凡事皆要衡量个利弊得失,既然将大批的西厥马匹放在了沙织国放养,这就等于为贵国减轻了一份极大的负担。

        “这些马匹被转移到了沙织国,那么贵国的绿洲、草场便被腾了出来,这对贵国自身的牧业和葡萄种植将有着极大的益处。

        “陛下想一想,常年以来贵国牛羊和葡萄酒全都依赖沙织国,这对贵国自身并不是一件好事,只有贵国自身将这些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将来沙织国发生什么意外才不会影响到贵国。

        “将沙织国变为贵国放养这些淘汰战马的马场,同时也等于是限制了沙织国的自我供养能力。

        “不但不应该再让他们进贡,今后还应该对他们开放水源和盐湖,这样才会使得他们更加的依赖贵国,这岂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表面上看起来,邵曦给法依则出的主意是让沙织国彻底沦为楼兰国放养战马的马场,使他们失去自己原有的畜牧业和葡萄种植业。

        同时再给沙织国一些甜头,让他们甘心为楼兰国接手放养战马这个毫无益处的包袱。

        而楼兰国可借此机会将原本放养淘汰战马的绿洲、草场用以发展自己的畜牧业和葡萄种植业,这样一来等于是进一步削弱沙织国国力的同时,又强化了自身。

        这样做不仅会让沙织国对楼兰国感恩戴德,更加会依附于楼兰国。

        这些事情看起来都是合情合理,似乎都是为了楼兰国好。

        但是所有的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沙织国替楼兰国所放养的这些淘汰战马完全是无利可图的。

        就像原本在楼兰国一样,使其成为沙织国一个严重的负担,在这种负担的重压下,沙织国失去了原本的畜牧业和葡萄种植业。

        放养这些毫无价值的淘汰战马只会使其在生存上更加的依赖楼兰国。

        可若是这些马匹能够成为沙织国一个重要的经济来源,让这些马匹能变成真金白银,那么情况就不同了。

        西厥每年送来大批的淘汰战马可都是楼兰国靠进贡换来的!

        就这么直接交到了沙织国手中,沙织国等于是在做无本的买卖,这比放牧牛羊和种植葡萄来钱快得多,而且还赚得更多。

        再加上楼兰国每年因放养马匹而开放水源和盐湖,沙织国简直可以说就是躺赚!

        这大批的马匹在楼兰国是负担,在沙织国却成了一笔宝藏,沙织国便可借此暗中积蓄财富,甚至利用手中现成的马匹暗自发展军力。

        在将来某一时刻,沙织国将会成为楼兰国意想不到的掘墓之人,而这挖坑的工具正是今日楼兰国亲手送到沙织国手中的。

        这些都是后话,但眼前看来邵曦给法依则出的主意的确全都是对楼兰国有利的。

        法依则绝对想不到,邵曦这看似为楼兰国考虑的良策,实际上背后是有着更多其他的目的。

        邵曦想得远,但法依则却未必能想那么远。

        听邵曦这么一说,法依则也觉得的确是这么个道理,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他并没有立马采纳邵曦的意见,而是打算与自己手下的那些大臣们再好好地商量一番。

        沙织国每年的进贡,得益的不仅是他自己,整个楼兰国的权贵阶层都如同一条条吸血的蚂蟥,在拼命地掠夺着周边各小国的财富。

        邵曦看出法依则在犹豫什么,这个时候必须要站在他的立场上,将他再向前推一把。

        “陛下一定是在担心,就此取消了每年沙织国对贵国的进贡,反而还要对其开放水源和盐湖,如此会影响到各个贵族的利益,怕是不好做出权衡吧?”

        邵曦的这句话,正是说到了法依则的心坎上。

        之前邵曦的建议,对他而言的确是有采纳之意,身为楼兰国的国王,整个王国都是他的,对王国有利之事他当然愿意实行。

        可是手底下的这些贵族大臣们更多考虑的却是个人利益,他必须要在照顾到诸多权贵利益的前提下推动此事的进行。

        否则的话,他听到的只会是一片反对之声。

        他虽身为国王,但整个楼兰国的各项事务都要依赖这些权贵大臣的支持,得罪了这些人,他这个国王也就无法坐享安逸。

        一个王国其实就是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他虽然是这个集团的首领,拿着最大的好处,但其他人的利益也是他必须要考虑的。

        否则他这个首领也只会成为一个光杆司令,所以这种事情他不得不谨慎决定。

        此时邵曦提出的这个问题正是眼下他心中最顾忌的,既然邵曦能够主动提出来,看起来他一定是替自己想好了解决的办法。

        所以法依则在听到邵曦的这句话之后,顿时两眼一亮。

        他很想知道邵曦在提出此前的那番建议之后,如何为自己解决这分配利益的最大难题。

        “你能这么问,看来你已经想好了解决的办法,不如说来给我听听,若是这办法可行,就解决了最大的麻烦。”

        邵曦其实在从沙织国来楼兰国的路上便已经将这个计划想了又想,除了要说服法依则之外,他早就想到楼兰国的这些贵族老爷们必定会成为他推动此事的一大阻碍。

        那么就必须要想办法来解决掉这些阻碍,同时再进一步地给楼兰国挖坑,暗中削弱其国力。

        要做到这一点,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

        以邵曦对历史的了解,一个国家或是一个王朝最后走向崩溃的最大原因,便是土地的兼并与拥有这些土地势力的分裂。

        虽然这种历史经验主要是针对中原的农耕历史,但不得不说,就算是游牧民族的历史也都是在不断地争夺土地。

        土地是所有民族生存和发展的基本要素,所以要瓦解一个王朝或国家,只要促使其内部形成严重的土地兼并,形成各方拥有大片土地的势力即可。

        最后这些势力在相互争夺土地的过程中,便会使这个王朝或是国家彻底分崩离析。

        如果此时再有外力推动的话,其崩溃的速度完全是超乎想象的。

        这种事情在历史上已经不胜枚举,只不过很多君主随着世代的传承,这种危机意识会逐渐淡化,直到最后危机爆发的时候再想挽回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邵曦打算趁着这个机会,给楼兰国挖坑埋下这颗雷,将来景元帝国西进之日,也许正是楼兰国爆雷之时。

        “国王陛下,其实要解决此事说起来并不难。

        “既然已经将那些淘汰的战马都放养到了沙织国的绿洲、草场之上,那么贵国原本用来放马,如今用来放牧和种植葡萄的这些土地总需要有人来掌管。

        “不如就将这些土地分给各家贵族大臣,用以弥补他们失去往年从沙织国的供奉中应得的好处。

        “有了这些土地,他们便有了自主的权力,想要在这片土地上放牧还是种植都由他们自己说了算,既解决了麻烦又彰显了国王陛下的宽厚与仁慈。”

        听到邵曦的这个建议,法依则其实是犹豫了一下的。

        身为楼兰国的国王,他一直认为自己才是整个楼兰国土地的拥有者,若是将这些土地都分给了那些权贵,岂不是等于从自己的身上割下肉来喂养他们?

        但回头一想,这些权贵也都是在自己的掌控之下,只要自己能够掌控这些权贵,那么这些权贵手底下的土地也就是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只不过是换了一种形式而已。

        最重要的是,此前邵曦提出将沙织国变成放马的马场这件事对他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将这个沉重的包袱甩出去,使自己国家的土地能够得到有效的利用,产生更多的财富,增加皇家的税收,这让他觉得比每年逼迫沙织国向自己进贡要轻松靠谱得多。

        毕竟沙织国在自己的压迫之下,百姓无论是在放牧还是在种植方面的积极性都并不高,所以每年向沙织国催缴供奉这件事一直也都是个麻烦。

        若是按照邵曦的建议,让沙织国沦为放马的马场,而将自己国家的土地分配出去,便会刺激这些权贵对土地使用的积极性。

        每年各地向上征收税赋怎么也比向沙织国催缴供奉要让人省心,而且相比之下获取的好处和利益也许会更多。

        邵曦提出的建议虽然让法依则的心中隐隐地感到有些担忧,但在利益的驱使下,他还是选择性地将这些隐患忽略掉了。

        而邵曦正是稳稳地拿捏了法依则的这种心态。

        当利益高于风险的时候,像法依则这种人往往便会被利益蒙蔽双眼,而忽视了风险的存在。

        因为这种风险并不会在短时间内快速爆发,而是要经过一段漫长的时期逐渐地积累,直到那些此前被忽视的隐患逐渐被积累成巨大的危机。

        这种危机在某一个时间,某一个事件的刺激之下彻底爆发,才会对一个王朝或是国家形成致命的打击。

        而在此之前,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作为诱惑,就会让人忽视这些看似若有若无的隐患。

        尤其是法依则这种贪婪的人,他只会更看重眼前的利益和好处,这就如同赌徒为了赢得眼前台面上的财富,他们不会考虑赌博本身会给自己带来的长期损失。

        眼前的利益会让很多人变得冲动,不计后果,这一点恰好会被那些考虑长期利益而甘愿放弃眼前利益的人加以利用。

        所以,贪图眼前之利的人永远不会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邵曦的建议还是打动了法依则,他轻轻地拍了拍手掌,算是表达对邵曦的赞赏和感谢。

        开心地说道:“你的这个办法果然不错,的确是解决了所有的麻烦,又能带来很多好处。

        “不过,如何保证分到贵族大臣手中的那些土地将来不会成为另一种麻烦呢?”

        邵曦心说,果然这个家伙还是担心那些贵族拥有土地之后所形成的隐患。

        看起来他虽然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隐患,但心中已经意识到土地的兼并和各方势力的形成,将来可能会变成某种麻烦。

        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给他吃颗定心丸,让他认为这种担心是没有必要的。

        “陛下所担心的无非是这些贵族在拥有了自己的土地后,会对陛下的地位形成威胁,其实陛下多虑了。

        “分到手中的土地只要不失去,他们便不会对陛下产生异心,所以陛下只要承诺分到他们手中的土地可以世代相传不会再被收回,他们就自然而然会安心地守着自己的土地。

        “陛下与他们只要在根本利益上没有了冲突,他们又如何会成为陛下的麻烦呢?”

        邵曦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却是土地的世袭传承正是形成割据势力的重要原因,只要割据势力形成并壮大了,将来你这个国王也就被架空了。

        那时的楼兰国将不堪一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