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借机献良策

第六百五十一章 借机献良策

        “那可是匹马,那么大一个喘气的活物,还是个认主的东西,你想把他从西厥的使团中弄走,哪里有想得那么容易?”

        老吴瞪着两个黄眼珠盯着邵曦,好像是想弄明白面前这个满脑子痴心妄想的小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当然知道这么大一个家伙不好弄,所以才找你想办法呀!毕竟干这种事情你比我在行。”

        老吴爱理不理地翻了邵曦一眼,满脸懒得搭理他的表情。

        “鬼知道你这是夸我还是在骂我?别指望我,我没辙!”

        邵曦一见老吴是这个态度,立马就急了。

        “我靠,你这老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我当然是在夸你,这种趁着别人不注意把东西弄走的本事我肯定不如你。”

        老吴撇了撇嘴问道:“这会儿嘴巴变得这么甜,不说我是个贼啦?”

        邵曦嘿嘿一笑,满脸讨好地回道:“两码事,两码事!咱们这次干的可是有利于中原之事,算不得偷。

        “这西厥原本便与我中原为敌,一直觊觎我中原土地,我们弄他一匹马算什么?”

        老吴哭笑不得地给了邵曦一巴掌,讥讽道:“你个臭小子倒是挺会给自己找借口,明明是要偷人家的马,还说得大义凛然。”

        这会儿邵曦有求于老吴,态度出奇地好,满脸赔笑地对老吴问道:“快说说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老吴低头琢磨了一下,然后脸色有些纠结地说道:“老头我这一辈子都没偷过活物,不过倒是了解一些采花贼的手段,那就是下药将马迷倒。

        “可麻烦的是这家伙个头这么大,迷倒以后怎么弄走?就算有办法弄走,我们也要潜入西厥使团之中而不被人发现,这个可实在是太难了!

        “要知道这西厥使团就住在这城中的馆驿之中,就算把马弄出了使团,再要弄出城去又谈何容易?”

        听老吴这么说,邵曦也犯愁了。

        的确如此,使团的马匹丢失必定会全城寻找,到时候四门皆闭,哪那么容易出去?

        邵曦用大拇指抵着下巴,盯着不远处的法依则和那西厥使臣瞅了半天,突然如同开窍了一般,用胳膊拐了老吴一下。

        有些兴奋地低声说道:“谁说我们一定要在城里动手?这西厥的使臣团早晚要离开楼兰城返回西厥。

        “而他带来的这些马匹必定也要随着使团一同回去,我们不如就在他们返程的路上下手,到时候也省了出城的麻烦。”

        虽然邵曦的这个想法是可行的,但如何将马弄走依然是最大的问题,老吴又开始有些犯难了。

        “下手的时机和地方可以改,但是一匹成年汗血宝马少说也有七八百斤,这东西你要是骑着走还行,可若是迷倒了抬着走,只怕就是有这傻小子也行不通吧?”

        说着,老吴指了指坐在一旁正在抱着大铁球打瞌睡的乌球儿。

        邵曦不自觉地一阵头大,乌球儿虽然力气很大,可是你让他背着个七八百斤的活马跟着自己跑路,这实在是有点难为他了。

        “实在不行,我们就弄辆马车?”

        听到邵曦这句话,老吴喝到嘴里的酒差点没喷出来。

        “主意倒是个好主意,不过弄辆马车为了拉匹马也亏你想得出来,不知道拉车的马会怎么想?”

        老吴这么一说,邵曦也“扑哧”一声乐了出来。

        是啊!大家都是马,凭什么待遇差那么多?不知道到时候拉车的马心里会不会不平衡?

        两个人坐在那里正商量这件事的时候,第二场比赛也已经开始了。

        双方的马师在听到鼓声后都纵马而出,头一圈与第一场差不多,双方并驾齐驱,分不出高下。

        可到了第二圈的后半程,楼兰国那匹头上有块白点的黑马竟然略微有些领先了,这让在场观看马赛的人内心都无比的紧张。

        尤其是法依则和邵曦,这一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输了,这场若是输了,那么第三场再比不比就毫无意义了。

        这场若是能赢下来,便还有翻盘的机会。

        虽说邵曦是按照田忌赛马的方法,以楼兰国的上等马对战西厥使团的中等马,可从双方的比赛中便可看出,就算是西厥的中等马,实力也与楼兰国的上等马相差不多。

        直到第三圈的时候,楼兰国那匹黑色的马也只是超出对方小半个马身,这就让邵曦和法依则都感到十分紧张,唯恐对方稍一用力便会追上来。

        不过好在到最后他们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没有发生,这第二场楼兰国竟以微弱的优势获得了胜利。

        如此一来,双方便打成了一比一,各胜一场。

        法依则的心情瞬间舒畅了许多,原本以为输掉了第一场后面就没希望了,想不到第二场竟然出乎意料的获胜。

        这样就算是第三场输掉了,今年的马赛至少也没有被人家三场全胜,就算丢人好歹也不是丢得那么彻底。

        更何况这第二场胜利又让法依则恢复了信心,若是第三场也能侥幸获胜,那么今年的马赛楼兰国便搬回了一城。

        这个时候法依则再看向邵曦的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

        他不知道这年轻人是如何做到的,但似乎看起来他的确是用了什么办法使自己的马在第二场中获胜了。

        那么邵曦是不是真的有办法,就看第三场了。

        第二场的胜利也让邵曦松了口气,无论如何看来自己所采取的办法还是初见成效了,虽然获胜时的优势不大,但只要能赢就好。

        不过他又开始担心第三场比赛了,从第二场的情形来看,西厥马匹的实力的确不弱。

        不知道在这第三场中,楼兰国的中等马对阵西厥的下等马是否也能延续这种优势?

        随着一阵喧闹的歌舞之后,第三场比赛终于开始了。

        第二场的失利并未影响西厥使臣的心情,他喝着杯中的上品葡萄酒,眯着眼睛继续观看着第三场比赛。

        在他看来,楼兰国的马匹都是被他们西厥淘汰下来的,就算是楼兰国的皇室精挑细选,偶尔有一匹马胜过了西厥的马匹,那也只是偶然罢了。

        他相信这第三场比赛,西厥的良种赛马依旧会如第一场那般战胜楼兰国的赛马。

        可是结果却让他失望了。

        在这第三场比赛中,虽然楼兰国的那匹白马直到最后也仅仅是领先了西厥赛马一个马头,但就是这微弱的领先优势却一直延续到了终点。

        直到比赛的两匹马跑完了全程,在场的人都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想不到楼兰国竟然在今年的马赛之中让一追二赢得了最后的胜利,赛场观赛的楼兰国大臣们无不欢呼雀跃。

        与西厥相比,楼兰国只是一个臣属的小国,如今能在这赛马一事上战胜西厥,对于他们来说已是难得的胜利了。

        法依则也兴奋地站起身来,对着场中获胜的楼兰国马师拍着手掌以示赞赏和鼓励。

        倒是一旁的西厥使臣,此时的脸色略显得有些难看了。

        虽然心中不悦,却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毕竟只是一场赛马,若是因此便表现出明显的不快,倒是显得西厥太过小气了。

        所以面对兴奋的法依则,西厥的使臣也是强挤笑容,勉强说了几句恭贺之词,便匆匆地带着随从离开了楼兰国的皇家马场。

        法依则看着西厥使臣有些吃瘪的样子,忍不住心中暗爽。

        面对西厥,他作为楼兰国的国王,也只能在这样的时候才有了些许扬眉吐气的感觉。

        也不等返回王宫大殿,法依则就在这赛马场直接召见了邵曦。

        “邵曦,快说说你是用什么办法赢了西厥的赛马?”

        邵曦来到法依则面前,先是躬身行礼,面带微笑地说道:“陛下的赛马与西厥使臣的赛马实力相差并不是很多。

        “所以在下将陛下三匹马中实力最弱的一匹放在了第一场出赛,与那西厥使臣最强的赛马对决,故意输掉了第一场。

        “再用陛下最强的那匹马去对阵他们的中等马匹,用我们的中等马匹去对阵他们的下等马匹。

        “虽然都是险胜,但也算是用我们的长处去比他们的短处,自然是有获胜的机会。”

        法依则闻言不住地拍着手掌,哈哈大笑道:“的确是个好办法,当初我们怎么就没想到?真不愧是来自中原的睿智之人!”

        邵曦心里暗自嘀咕着,什么睿智之人?是你们自己笨罢了!

        “在下总算幸不辱命,险胜了西厥使团的赛马,在此恭贺国王陛下!”

        法依则满脸的喜悦之色,对着邵曦一摆手说道:“你就不要谦虚了!你帮我楼兰国赢得了今年的马赛,理当赏赐百金,另外派我皇家的卫队随你一同前往赌坊讨取赌金。”

        说实话,这百金的赏赐对邵曦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他在赌坊下注都下了将近三千金。

        不过由于赢得了马赛,此时的法依则心情大快,正是趁热打铁的机会。

        “多谢陛下的赏赐,此次能侥幸获胜全都是仰仗着陛下所驯养的这些良种马匹,若是没有好马,就算在下用尽手段也是枉然。”

        虽然心里明知道法依则的皇家赛马不过是西厥淘汰下来的战马而已,可邵曦偏偏要装作不知此事,故意用话来刺激法依则。

        也正如邵曦所料,法依则在听到这些话之后,脸上露出了尴尬之色。

        语气中带着些许不甘地说道:“我手中的这些算什么好马?往年还不是常常输给他们?”

        邵曦故意露出惊讶,不敢相信的表情,对法依则问道:“陛下何出此言?我在前来楼兰国的路上,一路看到贵国境内有不少的绿洲、草场。

        “更是见到了各地多不胜数的良种骏马,楼兰国拥有如此多的上好马匹,应该并不缺少上等的赛马,怎么还会输给西厥的赛马呢?”

        邵曦的这些话,正戳到了法依则的痛处。

        要知道,那遍地的马匹可都是西厥将淘汰下来的战马甩给了楼兰国,让楼兰国给这些战马养老。

        而且年年这样将大批的淘汰战马送过来,这早已成了楼兰国的一大负担。

        邵曦这番话正是刺激到了法依则,他楼兰国内的马匹再多又有何用?还不都是人家西厥不要的垃圾?

        他皇家的赛马也不过是从这些垃圾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极品垃圾。

        想想楼兰国境内这么多的马匹皆都是马蹄严重损坏的,法依则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么多的马却不能作为战马之用,每年还要大片大片地啃食境内丰茂的水草,搞得他们自己都没办法放牧牛羊,只能去掠夺周边小国,因此惹得怨声四起。

        而此时邵曦却拿此事大加夸赞,这更是让法依则觉得极不甘心,可此事又无解决之法,真是有苦说不出。

        如今既然已经将话题扯到这上面来了,法依则自然将这种情况也都讲给了邵曦。

        邵曦心中暗自发笑,心说我就怕你不跟我发这个牢骚,现在顺着我的意思聊到这儿了,正是我为你“排忧解难”的好机会。

        “陛下,此事并不难解决。”

        “哦?你又有什么好办法?”

        邵曦故作犹豫地朝左右看了看。

        法依则明白邵曦的意思,一挥手屏退左右之人,只留下邵曦在近前,二人独自谈话。

        “陛下,我在前来贵国之时途经沙织国,见那里也有不少的绿洲、草场,而且水草丰茂,非常适合放牧,当地人也多以牧羊为生。

        “既然西厥将这大批的淘汰战马甩给了陛下,陛下为何不学西厥将这些战马甩给沙织国放养呢?

        “既将放养战马的包袱甩了出去,将来战马在沙织国被养死了,养少了,引起西厥不悦,陛下也好推说这都是沙织国放养不善,与贵国无关,如此岂不是将此事轻松解决了?”

        法依则本就是个贪婪之人,能占的便宜当然要占。

        听邵曦这么一说,他一拍大腿,可不就是吗?

        西厥把淘汰战马这个包袱甩给了自己,若是自己再将这份压力转嫁给沙织国,既甩掉了这个负担,同时又讨好了西厥,岂不是一举两得?

        “果然是个好办法,这件事就这么办!你们中原人果然头脑灵活,心思活泛。”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陛下有件事必须要做。”

        “哦?什么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