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七章 赌坊与赌客

第六百三十七章 赌坊与赌客

        此时,赌坊的荷官将两只扣在一起的碗在空中不停地摇着。

        一边摇还一边喊道:“下注,下注啊!下多的赔多,下少的赔少。”

        当他停止手中摇碗的动作,将碗放在台面上,一只手按在扣在上面的碗底大声地喊着“要下注的快点下,下好了可就要开了。”

        “这把我押小。”

        说着,老吴拿出两颗银豆放在台子上写着“小”的那个圆圈里。

        邵曦看着老吴的举动,小声问道:“你就这么押了小,有何根据?”

        老吴鬼头鬼脑地小声回道:“没有根据,我乱押的。”

        邵曦目瞪口呆地看着老吴,忍不住又开口问道:“那你还问前三把开的是什么?”

        老吴嘿嘿一笑。

        “故弄玄虚罢了,不过你信不信这一把一定会赢?”

        邵曦摇着脑袋,一脸不相信地挖苦道:“你就吹吧!毫无根据地乱下注,还敢说一定会赢?我虽然不懂赌钱,但也知道十赌九骗,赌坊坐庄哪里会那么容易让你赢钱?”

        老吴一脸神秘地对邵曦笑了笑,也不反驳,只是看着身边众人下好注。

        此时,那个乞丐也以极快的速度将手中唯一的那颗银豆押在了“小”上,抬头看了一眼老吴,眼神中似乎还包含着感激之情。

        邵曦也注意到了此人,心想为何他会是这种表情?难道他也知道老吴一定会赢?

        这时,那荷官再一次大声地喊道:“买定离手,开!幺二四,七点小!”

        随着一阵欢呼和一阵哀叹声,那荷官身旁的伙计将押在“大”上的金银全都收走,又按照押在“小”上的金银数量做了一比一的赔付。

        老吴因为押中了“小”,所以此时被推到老吴面前的是四颗银豆,而那乞丐原本手中唯一的一颗银豆此时也变成了两颗。

        邵曦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老吴,他没法相信这老家伙居然真的押中了。

        虽然在邵曦的心中,这种押大押小成功的概率各占百分之五十,可是在得到结果之前,老吴便信心满满地对他说这把一定会赢。

        这让邵曦怀疑老吴不是蒙的,难道他有什么必胜的技巧?

        此时邵曦来了兴趣,站在一旁仔细地观看起这些赌客是如何下注的?

        来到赌坊赌钱的人可以说是形形色色,这一点从下注上便能看出来。

        有的人完全就是在赌运气,凭着心情胡乱下注。

        有的人则是小心谨慎,犹犹豫豫,不停分析着之前开出的结果,最后才凭着感觉去下注。

        其实这种人赌的也是运气。

        另外还有一种人,是连续几把都不下注,只是站在一旁观望,当看准时机时才将手中的钱财迅速押到台上。

        尽管如此,也依旧是有输有赢。

        这种人的心态,邵曦觉得跟自己差不多,实际上就是在计算开大开小的概率。

        比如连开了五把大,那么这些人就会迅速地将手中的钱财押在小上,若是继续开大,就会继续押小。

        他们认为连续开出同样结果的概率会随着次数的增加而减小,那么终有一把会开出小来。

        但实际上,邵曦很清楚抛开其他因素,这种各占百分之五十概率的事情并不会因为次数增加而使概率发生改变。

        也就是每一把开出大和小的概率依旧是各占百分之五十,而不会因为连开了多少次同样的结果而发生改变。

        这就好像很多人认为百分之五十的概率应该是十把中平均开五把大,开五把小,但实际上每一次的概率都是独立的,也就是每一次下注开出大或是小的概率仍是百分之五十。

        这个概率并不会因为产生结果的次数发生任何改变,如此下注只不过是寻求一种心理安慰。

        这样下注的人通常会在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前,在下一把翻倍下注。

        比如在第一把下注一颗银豆没有押中,那么下一把他便会下注两颗,这样如果赢了的话,他不仅能将两次下注的三颗银豆赢回来,还能赚到一颗银豆。

        可若是第二把仍然没有押中,便会下注四颗银豆,以此向下类推。

        只要有一把押中,便可赢回所有的本金,同时将第一次下注中应该赢得的那颗银豆赢回来。

        只是这样下注对赌客的财力是一个巨大的考验,若是连续下注十把,第十把下注时就是一笔相当可观的赌注了,需要足足五百一十二颗银豆。

        若是第十把赢了,收到一千零二十四颗银豆中,真正赢到手中的也只是一颗银豆。

        可若是输了,不但赢不到那一颗银豆,反而还会搭进去共计一千零二十三颗银豆。

        虽然在一般情况下,同样的结果不会连续出现十几次,可这种事情谁能保证绝对不会发生?

        很多人以为赌坊就是个赌运气的地方,其实赌坊里赌的是人性,往往在赌坊里输大钱的就是这种看似既冷静又果断的人。

        他们自以为这种以大博小的方式可以稳赚不赔,殊不知赌坊这种地方根本没有公平可言,往往坑的就是这种自作聪明的人。

        平时小打小闹的那些人虽然是输多赢少,但还常常是有来有回,而这种翻倍下注的人才是赌坊真正要下手收割的对象。

        邵曦自然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所以他一直很好奇,想要在赌坊赢钱应该怎么做?

        在穿越之前,邵曦看过很多与赌相关题材的和电影,那里面将赌博的人描写得神乎其神。

        什么特异功能,什么各种出千的高超手法。

        虽然邵曦并不否认这世上有些人在这方面具备极强的天赋,但那终究都是一些作弊的手段。

        而开设赌坊的人自然对这些手段都是了然于胸的,想在赌坊里以这种方式赢钱,最终的结果不是断手就是断脚,能留下一条命已经算是十分幸运了。

        其实赌博这种东西归根到底还是与数学有关,开设赌坊的人就算是不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只要有大量的赌客长期光顾,赌坊就是稳赚不赔的。

        所以若不是一些特殊的情况,赌坊也不会使用那些非常规手段,毕竟打开门做生意,要给所有人留下一个童叟无欺,公平、公开的印象。

        那么这个时候作为赌客想要赢钱,除了要了解赌坊的各种规则之外,其实最重要的便是要了解人性。

        在想通这些道理之后,邵曦发现老吴每次下注之前除了会用眼睛盯着荷官的手法,同时也盯着台面上众多赌客下注的数量。

        老吴的耳朵似乎也在听着周围的声音,但邵曦绝不相信老吴能够听出骰子的点数,那么他是在听什么呢?

        在老吴连赢了四把之后,邵曦实在是忍不住了。

        偷偷拉了老吴的衣袖一下,悄悄地问道:“老家伙,你眼睛叽里咕噜地到处转,到底是在看什么?每次下注前听得那么仔细,又是在听什么?”

        老吴停下下注的动作,十分认真地对邵曦低声道:“我盯着荷官的手法是看他有没有偷偷作弊,常年赌钱的人自己未必会作弊,但时间久了还是能够看出别人有没有作弊的。”

        “哦?那这几把下来,你看这荷官有没有作弊呢?”

        “有,但我不会说出来,想赢钱就不要将赌坊当作你的对手,真正与你对赌的人是和你一样在这赌台上下注的赌客。”

        “说得还挺神秘,能不能跟我讲讲这其中的道理?”

        老吴转头看了一眼邵曦,嬉皮笑脸地问道:“臭小子,这种旁门左道的东西你也想学?”

        邵曦撇了撇嘴,说道:“学倒谈不上,至少懂了这其中的道理后将来不会被人骗,你要是不愿意说就算了。”

        老吴看着邵曦那一副不乐意的死样子,也是苦笑着摇摇头,便将他那所谓赌钱的技巧说了出来。

        “赌坊的对手是所有的赌客,而赌客的对手并不是赌坊,而是那些将赌坊视为对手的赌客,可能听起来有点绕,但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

        “在赌坊中赌钱,若是想赢钱,先让自己站在赌坊的立场上,想着怎么从赌客的手中赢钱。

        “就比如眼下我们正在赌的这个押大小,除了要看懂荷官作弊的手法,同时也要看到赌台上押下赌注的数目。

        “赌坊是要赢钱的,那么他会在什么时候用作弊的手段将赌客手中的银钱赢走呢?一定是在台面上赌注很大的时候。

        “若是有人在‘大’下了重注,赌坊就一定会想办法将这笔钱赢走,否则赌坊就要赔出巨额的钱财,那么这个时候你若是跟着那些下重注的人一起押大,有多少你就跟着输多少。

        “赌坊为了将他们手中的钱赢走,必定会开‘小’,这个时候你就反过来押小,当然下注不要太大,不要让自己变成那个被赌坊盯上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在荷官和赌台之间看来看去,我要确认荷官作弊的时机与我对台上赌注的判断是否相符。”

        邵曦被老吴这么一说,竟有些茅塞顿开的感觉。

        老吴的道理就是将自己放在赌坊的角度去想着怎么赢赌客的钱,当自己的判断与赌坊的判断一致时,自然也就知道赌坊会让谁输,让谁赢。

        这个时候再以适当的赌注反其道而行,便可从赌台上赢得钱财。

        此时就算赌坊看出了他的意图,也不得不让他赢钱,因为他下的赌注并不大,没有针对他的必要。

        老吴正是利用了赌坊作弊这一点,在对方作弊的时候赢到钱,倘若赌坊不作弊的话,老吴反而难以做出判断。

        所以老吴在赌钱的时候赌的并不是运气,也不是技巧,赌的是赌客的人性和赌坊的心理。

        二人说话间,邵曦看到不远处的那个乞丐又将原本跟着老吴下注已经赢来的银豆都输了回去,此时的手中又只剩下唯一的一颗银豆了。

        邵曦不禁摇了摇头,烂赌之人终会输个精光。

        此前他跟着老吴一起下注,原本已经赢了不少,若是及时收手的话,今天倒也算是不错了。

        可老吴停下下注与自己讲话,这个时候他又凭着自己的感觉去下注了,输掉也是意料之中。

        “老吴,刚刚你只说你在看什么,你还没告诉我,你在听的是什么?”

        老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邵曦,突然间开口问道:“你小子不会是以为我能听出那骰子的点数吧?”

        邵曦当然不相信老吴有这个本事,但他就是想知道老吴到底在听些什么。

        之前老吴对自己解释了,他盯着台面上的赌注与荷官的手法,是为了判断台面上赌注的数量是否会让荷官采取作弊的手段。

        这些事情用眼睛就能做到,可老吴在听什么他却并不知道。

        老吴见邵曦如此的刨根问底,干脆也就来个竹筒倒豆子,反正已经说了,那就给他说个明白。

        “我是听那荷官碗里骰子的动静,既然是作弊,荷官一定会偷偷换掉碗中的骰子,这种动过手脚的骰子分成很多种,我就不一一讲了。

        “但这其中有一种骰子是可以通过赌台下的磁石使它在碗中翻转,改变点数的。

        “骰子在碗中滚动的时候虽然声音很小,被这赌坊中嘈杂的人声所掩盖,但只要听力足够灵敏,精神足够集中,还是能听得出那骰子在碗中滚动时发出的微弱声响。”

        这一点邵曦是相信的,老吴当年做过盗贼,干过密探,他的听力绝对超出常人。

        虽听不出骰子的点数,但骰子在碗中有没有滚动他绝对是听得出来的。

        不过邵曦觉得老吴在听的绝不止于此,于是眼巴巴地看着老吴,那意思是让老吴接着说。

        老吴被邵曦给看乐了,想不到这小子对赌坊里赌钱的这点窍门竟如此感兴趣!

        “除了听那碗中骰子的声音外,我还在听其他赌客的对话,赌钱的人性情不一,有的人安安静静,有的人大呼小叫。

        “在赌台上你若是盯着别人看绝对是会给自己惹来麻烦的,那么就只能靠听,听他们说的话,甚至要听他们发的牢骚。

        “从这其中你能听出有些人这一把会不会下注,打算押什么,甚至能够从一个人的呼吸中听出他这一把是不是下了重注。

        “在听这些的可不是只有我,赌台对面的荷官和那些伙计也都在随时听着这些赌客的动静,所以在赌钱的时候一定要沉住心绪,少说话。”

        到这一刻邵曦才知道,老吴不仅是个酒鬼,当年还是个赌鬼。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