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五章 打战马主意

第六百三十五章 打战马主意

        老吴提出来的要求,其实原本也是邵曦想要提的,只是邵曦看到这个老国王已经如此落魄,一时没好意思开口。

        但老吴一把年纪了,他才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吃亏的买卖绝对不能做。

        可被他这么一问,阿齐兹显得有些为难了,他们沙织国如今已经混到了这步田地,他实在是想不出自己能拿什么来与景元帝国作为交换。

        其实老吴提出的条件也并不过分,虽然合作的前提是沙织国对景元王朝有利用价值,但同时也是在解救沙织国于危难。

        国与国之间原本便是相互的利益交换,怎么可能只让景元帝国单方面的付出?

        阿齐兹有些心虚地问道:“我也知道不能平白地接受贵国的帮助,只是不知道贵国都需要些什么?几位客人不妨说来听听,看看我们有没有能为贵国效力之处。”

        阿齐兹甚至用了“效力”这个词,可见如今的沙织国已经卑微到了何种程度。

        常年被楼兰国将尊严践踏在脚下,只要有人能让沙织国生存下去,他这个做国王的就算是跪地相求也毫无怨言。

        只能说这是小国的悲哀,为了自己的国人,连国王都只能低声下气地去求别人。

        阿齐兹这么一问,倒是把老吴给问住了,老吴挤眉弄眼地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沙织国能给景元帝国提供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现在连他们自己种的葡萄都要全部拿来酿酒进贡给楼兰国,其他的还会有什么?

        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国,在景元帝国面前根本都不值一提,难道还能指望他们拿出什么令人惊艳的东西来打动景元帝国的皇帝吗?

        老吴这是典型提了问题自己都不知道答案,跟人家提要求自己又不知道要什么,这让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倒是邵曦心中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马!我听说西厥那边盛产良种马匹,这正是我中原所需的,不知道国王陛下有没有办法搞到?”

        听到这个要求,别说是阿齐兹了,就连老吴都觉得邵曦脑子有毛病。

        西厥的确是盛产良种马匹,可问题是人家怎么可能将这么重要的战略资源轻轻松松让你弄到中原去?

        原本西厥便对中原抱有着极大的野心,而西厥的骑兵也是举世闻名,他们正是要靠着自己的铁骑将来横扫中原。

        他们怎么可能会向中原提供良种马匹,使中原的骑兵得到加强?这不是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吗?

        老吴觉得邵曦简直就是在想屁吃,大白天的坐在这里说梦话。

        人家西厥人就算马匹多到用不完,宁愿杀了吃肉也绝不会卖给你景元帝国呀!

        再说了,就算人家会卖,以沙织国的国力又如何能够大批地采购马匹?

        就算有这个财力,你大量地采购马匹难道不会引起西厥与楼兰国的注意?怎么可能让这样一个小国购买这么重要的战略资源?

        这不等于明告诉人家自己要发展军力吗?

        但凡长个脑子的也干不出这种事来呀!这小子怎么会提出这么不靠谱的要求?

        看着老吴和阿齐兹的表情,邵曦知道他们肯定以为自己疯了,竟然这么明目张胆地打起了西厥马匹的主意。

        但邵曦自然有着他自己的打算,于是笑着向阿齐兹打听道:“国王陛下,据我所知西厥盛产良种马匹,而且他们对马匹的使用极其频繁。

        “因此很多马匹尚在壮年便已将马蹄跑坏,而这些被跑坏马蹄的马匹要么是被杀掉取其皮肉,要么是留下作为配种,总之无法再作为骑乘之用。

        “这么多品种优良却不作战时用的马匹,能被他们留下作为配种之用的应该不多,其余的也不可能全部杀掉,这样的马匹是否在楼兰国大量出现?”

        刚开始提到马匹的时候,老吴和阿齐兹都觉得邵曦是在痴心妄想,可此时听邵曦打听起那些被西厥淘汰的马匹,两个人就更是糊涂了。

        合着你打算要买的不是那些可用的马匹,而是人家淘汰下来不能使用的马匹,这不就是纯粹脑袋有毛病吗?

        跟人家买好的马,人家不会卖,所以就买人家不要的,可是这些马买回去又有什么用呢?

        好一点的人家自己留下来配种了,剩下的说白了就只能杀了吃肉。

        再好的马,马蹄跑坏了,除了一些勉强还能用来拉拉车,其他的就完全再没有什么用了。

        这样的马匹大老远地弄回中原,除了矬子里边拔大个,选出一些还算不错的用来配种之外,别的真就毫无用处。

        将这些马弄回去,耗费着人力、财力却无作战之用,这有什么意义呢?

        到这里来收购这样的马匹简直就是善财童子,跑来给人家送钱,买的却是人家手里最没用的东西。

        若不是老吴对邵曦太了解了,就邵曦这种举动,老吴甚至都怀疑他有资敌之嫌。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你的意思是想从楼兰国购买那些被西厥淘汰下来的马匹。

        “这样的马匹西厥倒是赏赐给楼兰国不少,可是就连楼兰国人自己都在抱怨,西厥对他们的这些赏赐已经成了他们的累赘。”

        阿齐兹虽然并不知道邵曦向自己打听这些马匹的目的,但他对楼兰国拥有大批西厥淘汰马匹之事倒是十分清楚,于是对邵曦据实相告。

        让他感到疑惑的是,楼兰国自己都视这些马匹为负担、累赘,为何邵曦会对此感兴趣?

        谁知邵曦听阿齐兹这么一说,反而显得十分兴奋。

        “当真如此?陛下可知道西厥为何会将这样的马匹大量赏赐给楼兰国?为什么这些马匹在楼兰国反而成了他们的负担?

        “就算他们自己不能用,难道杀掉取皮肉不行吗?怎么听陛下所言,好像楼兰国还对西厥赏赐的这些马匹甚是烦恼?”

        阿齐兹见邵曦对此事如此感兴趣,虽不明白他是何用意,却还是耐心地对他解释道:“西厥虽然强大,却并不如中原那般富有。

        “楼兰国作为他们的爪牙,年年向其进贡,西厥能够作为回礼之物的也拿不出什么太像样的东西,上好的马匹他们舍不得给楼兰国,于是便将这些无用的马匹作为赏赐都给了楼兰国。

        “这些赏赐的马匹对楼兰国并无什么太大用处,但作为西厥的赏赐,楼兰国又不敢肆意屠宰,只能就这么养着。

        “就这样经年累月,西厥将自己淘汰下来的马匹作为对楼兰国的赏赐,不断地送到他们的手里,结果就是楼兰国虽然拥有大量的良种马匹,却无法补充骑兵之用。

        “常年养着这些用不上的马匹,虽然心有抱怨,每年又不得不接受这些所谓的赏赐,嘴上却什么都不能说,长久下来这些马匹早就成了他们全国上下一个严重的负担。”

        邵曦听完心中一阵幸灾乐祸,这楼兰国还真是活该遭此报应。

        人说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楼兰国甘心做爪牙,想依附于强大的西厥,想不到最后自己不但狗屁好处没捞到,反而成了人家的垃圾桶。

        竟然要接收大批被人家淘汰下来的马匹,完全沦为了西厥战马的养老院,说起来只能算是他们自己活该。

        不过这对于邵曦来说,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若是如陛下所说,西厥赏赐给楼兰国的这些淘汰战马大多正值壮年,却因马蹄的损坏不能再作骑乘之用,这些马匹经过休养之后是否都能恢复?”

        阿齐兹摇摇头说道:“马蹄损坏,经过休养后虽能恢复,但马有四蹄,恢复不一,就算是破损的马蹄恢复了也无法再作为骑兵的坐骑。

        “更有些马匹由于马蹄破损得十分严重,已经伤及蹄骨变成了瘸马,更是完全变成了无用之马。”

        听到这,邵曦脸上露出了笑容。

        当年自己在草原上的时候便曾经琢磨过马蹄铁这个东西,只不过当时草原上的冶炼技术过于落后,铁对于草原人是十分珍贵的东西,所以当时邵曦只是想想。

        回到中原后,骑马的机会也不像在草原上那么多,于是此事便被自己甩在了脑后。

        如今看来,解决中原战马的问题,马蹄铁将成为关键。

        只要在中原将马蹄铁这个东西普及起来,那么这些被西厥淘汰的战马被运回中原之后,对马蹄进行修复便可成为现成的战马。

        想不到在自己眼中这种已经落后到不能再落后的东西,如今在这里竟然能起到关键的作用。

        这么看起来制作马蹄铁,修复马蹄和为马打上铁掌还成了眼下的一个核心技术。

        不过在将战马弄回中原之前,这个东西不能露出来,马蹄的修复技术若是被西厥人掌握了,只会让他们的骑兵变得更加强大。

        小小的马蹄铁,没准会成为左右天下大势的关键所在。

        “既然如今这些西厥人淘汰下来的战马已经成了楼兰国的负担,那么我建议陛下不如干脆将这养马之事揽过来,主动为楼兰国放养这些被他们视为负担的淘汰战马。

        “并以此为条件请求他们向沙织国开放水源和盐湖,沙织国内偷偷开凿水井和盐井之事便会被很好地掩盖下去,有了这些水井和盐井将来便不会再受他们的牵制。

        “表面上看起来沙织国替楼兰国分担了饲养这些战马的负担,暗地里除去老弱病残的留在表面放养给他们看,那些健康的战马可以偷偷卖给我们。

        “如此一来,我们得到了战马,你们解决了生存之事,又可偷偷积累财富为将来之战暗暗积蓄力量,而且借着放养这些战马的机会沙织国也可以暗中培养自己的骑兵。

        “有朝一日,我景元帝国大兵压境之时,陛下便可以率领国人与我们里应外合推翻楼兰国,重振国威,成为西域中一方列强。”

        邵曦的意思阿齐兹似乎听懂了,又似乎没有完全懂,他始终想不通邵曦要这些马蹄已经严重损坏的战马回去到底有什么用?

        另外,替楼兰国放养战马之事虽然听起来可行,可将大批战马卖给景元帝国这件事情,如何能做到不被楼兰国发觉呢?

        眼见着阿齐兹还有些犹豫,邵曦干脆就跟他交了个实底。

        “也许陛下想不明白,为何我会对这些淘汰的战马感兴趣,不瞒陛下,其实我有修复马蹄的办法,只不过这个办法眼下不能告知任何人。

        “将来必要之时,这马蹄的修复之法我自然会让人传授给沙织国人,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必须要先得到那些战马。

        “至于将这些马匹卖给中原之事,陛下也不必太过担心,既然如今他们有机会将这些负担甩给你们,自然不会太过在意马匹的数量是否减少。

        “另外我会安排中原的商队以经商之名往来于此,对楼兰国的官员多行贿赂之事,临走时再带走一批在他们眼中毫无价值的马匹,我想也正是他们求之不得的。

        “沙织国替他们放养的这些马匹,只要表面上看起来有一个庞大的数量就够了,真正健康的壮年马匹我们自会安排人分批运送回中原,此事绝不会连累到沙织国人。”

        邵曦这么一说,阿齐兹真的有些心动了,原来眼前的这位中原客人竟掌握着修复马蹄的办法,难怪他会对那些被西厥人淘汰的战马如此感兴趣!

        若是能将马蹄进行修复,这些战马便可重返战场,而且还都是一些已经被训练好的壮年战马,简直是拿回来就能用。

        也难怪邵曦会让他趁着替楼兰国放养战马的机会暗中培养自己的骑兵,到时候只要将马蹄修复,沙织国骑兵便能够立时拥有与西厥人一样上好的战马。

        至于偷偷将战马卖给景元帝国的事情,邵曦也打消了他的顾虑。

        估计楼兰国做梦也想不到,一直以来被他们视为负担的东西,最后竟会成为沙织国翻盘的最大本钱。

        “既然你们已经将事情想得如此周到,我们沙织国愿意与你们景元帝国合作。

        “不过替楼兰国放养马匹之事要想办法让他们主动来找我,若是我主动提出,势必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邵曦胸有成竹地一拍胸脯。

        “此事你不必操心了,由我来办,我会让楼兰国主动来找你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