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偷偷谈合作

第六百三十四章 偷偷谈合作

        艾麦拉说得没错,这沙织国的所谓王宫若真的称得上是王宫的话,那他赶的羊群就算是一群牛了。

        当邵曦看着眼前这栋稍显高大的土坯房时,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国王居住的地方。

        不要说“奢华”二字,这栋房子与乌海国他们曾经落脚的驿馆相比都显得有几分破落。

        邵曦怎么都没想到,沙织国的国王所居住的房屋竟然是这样的。

        艾麦拉老远地停下来,指着那里对邵曦说道:“那里就是阿齐兹老国王住的地方了,我们不能随意进入,不过几位客人是中原来的贵客,想必老国王会接见你们。”

        这沙织国的王宫看起来并不是戒备森严,只是门口和周围有一些护卫,若不是艾麦拉告诉邵曦这里是王宫,说不准还真会将这里当成一个驿馆。

        “今天十分感谢你,你去忙自己的吧!”

        “好的!感谢几位尊贵的客人!”

        艾麦拉对着邵曦三人行过礼以后,留下五头羊,赶着羊群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今日与邵曦几人相遇,对他来说是幸运的。

        看着艾麦拉离开的身影,邵曦此时更深刻地明白国小势微,受苦的终归还是百姓。

        明明是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人们却偏偏要以种族、民族来划分出高低贵贱,进而相互伤害。

        强大的一方恃强凌弱,肆无忌惮地压榨弱小的一方,甚至想要将其赶尽杀绝,人与人之间为何要存在如此大的恶意?难道和平共存真的那么难吗?

        归根结底不过是贪婪所致,得到的人想拥有的更多,不惜以牺牲他人的生命为代价。

        这才是这个世上所有悲剧的根源。

        进入王宫比邵曦想象的要容易,原本还以为几人会被护卫拦在外面,却不想那些护卫听说几人是中原来的,还真进去通报了,片刻后便出来将几人带了进去。

        邵曦感觉自己来的不是王宫,倒像是拜访某位财主,而这位财主看起来过得也并不怎么样。

        房子看上去不算小,却显得有些破落,那些护卫们身上也没有铠甲,只是随意地披着几块兽皮,手中的兵器也早已经破旧不堪。

        邵曦几人刚一走进院子,手里牵着五头羊的乌球儿便被护卫拦了下来,告知人可以进去,但是羊不行。

        这时候邵曦才反应过来,他们这次前来拜访的确是显得有些随意了,哪有人牵着羊到皇宫来觐见国王的?

        没有什么繁琐的礼节,走进这房子里,邵曦便直接见到了那个名叫阿齐兹的老国王。

        这老国王看起来瘦骨嶙峋,高高的颧骨,深深的眼窝,看上去面黄肌瘦,甚至有些萎靡不振。

        邵曦按照中原的礼节向阿齐兹行礼致敬,并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由于此时的邵曦并没有正式的外交身份,所以便是以一个中原商人的身份自我介绍。

        阿齐兹表现得很平静,抬手让几人坐下,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让几位中原的贵客见笑了。

        “沙织国只是一个偏远小国,与中原的上邦大国相比只是星辰与之皓月,今日几位贵客来看望我这将朽之人,阿齐兹深感荣幸!”

        从阿齐兹的身上,邵曦看不到一丝国王的威严,看上去倒像是一个慈祥的长者,甚至还有几分亲切之感。

        “尊敬的国王陛下,我们几人皆是来自中原景元帝国,此次前往楼兰国途经贵国,特来觐见国王陛下,以表达敬意!”

        听了邵曦的这番话,阿齐兹脸上并未表现出惊喜之色。

        只是平静地说道:“贵客有心了,还能将我们沙织国当成一个国家,还能将我当成一个国王,可见景元帝国的确是如传说中的礼仪之邦。

        “阿齐兹在这里向几位中原贵客,也向无比尊贵的景元皇帝表达最崇高的敬意,感谢你们在遥远的东方还记得我们这个不起眼的小国。”

        阿齐兹这话说得既谦虚又卑微,很明显带着无奈。

        “国王陛下,我景元王朝对天下各国皆是一视同仁,从无大小之分,沙织国既然作为西域一国,我等前来自然理应觐见国王陛下以示敬意,陛下如此客气,实在是让在下受宠若惊。”

        听到邵曦这么说,阿齐兹的脸上不易察觉地闪过一丝惊喜之色,却又瞬间消散。

        也许在他看来,那个遥远而强大的帝国并不能给他带来什么希望。

        邵曦看到阿奇兹的这个表情,也明白他对自己的这个国家似乎已经不再抱有什么希望。

        景元帝国再强大,对于沙织国而言也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而身边的楼兰国就如同一只随时会亮出獠牙的恶狼。

        指望景元帝国帮沙织国消灭这只饿狼,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邵曦不想再兜圈子了,于是开口直言相问道:“我们刚刚来到这里便听闻贵国与楼兰国之间的关系,老实说作为一个商人本不该关心此事。

        “但我景元帝国将来势必要与西方诸国实现通商,而在下听闻楼兰国与西厥势力渊源颇深,未来必会成为我们与西方通商的最大阻碍。

        “在下此次前来是想向陛下请教,如何打通这西域的商路,为沿途各国都带来好处?”

        阿齐兹抬头看了一眼邵曦,虽然他口口声声称自己只是一个商人,但是从邵曦的话中阿齐兹已经听出来,他的身份并不简单。

        一个普通商人倒买倒卖求利即是,为何要关心中原与西方通商之事?这等大事绝不是一个寻常商人该去考虑的。

        邵曦如此直言不讳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其实也是认定了阿齐兹就算不与自己合作,也绝不会将此事告知给楼兰国,所以才会如此毫无忌惮。

        而阿齐兹也从邵曦的话中了解到景元帝国未来向西域拓展影响力的意图,这对于多年被楼兰国压迫的沙织国来说也算得上是一个好消息。

        “看来几位贵客此次前来不仅仅只是拜访这么简单,既然已经知道我们沙织国与楼兰国之间的关系,贵客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我可以向你保证,今天我们所说的话绝不会传出这个屋子。”

        上道!

        邵曦就喜欢与上道的人合作。

        之所以一见面就直截了当,邵曦认定了如今的沙织国已经被楼兰国逼迫得没有任何退路可言。

        若是沙织国不想灭国,唯一的办法便是寻求合作以求生存,这个时候的他们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

        所以邵曦相信只要能够给沙织国带来希望,无论是怎样的合作他们都会接受。

        “既然国王陛下这么说了,那在下也不兜圈子了,在下乃是景元王朝“敬承司”四品督检史。

        “此次前来西域虽然只是为了一些私事,但同时也是来了解西域各国的近况,以求为景元帝国未来在西域拓展影响,实现东西通商,更好发展国力。

        “而楼兰国所处之地正是将来东西通商的交通要冲,若楼兰国肯与我景元帝国合作倒还好说,可如今他们与西厥势力相勾结,将来势必成为中原与西方通商的最大阻碍。

        “景元帝国与西厥之间终有一战,那么楼兰国也必定会成为中原的敌人,贵国与周围的各国常年被楼兰压迫,不知是否愿与我景元王朝合作?

        “将来灭掉此国取而代之,贵国可与景元帝国共同发展西域商路,令西域各国共同富裕,再不遭人欺凌。”

        阿齐兹一脸震惊地看着邵曦,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西厥如此强大,一直控制着西方的大片土地,难道景元帝国竟有意与西厥发动一场大战?”

        邵曦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不是我们一定要战,是多年来西厥一直觊觎我们中原肥沃的土地,虽相隔甚远却一直在拉拢西域各方势力对中原形成骚扰之势。

        “既然不能和平相处,那就只能兵戎相见,不过眼下双方并无直接交战之意,而是各自扶持势力在西域这片沙漠中相互抗衡。

        “如今既然楼兰国已倒向西厥,那么我景元帝国自然是要在这片沙漠中扶持一方势力与之抗衡。

        “贵国多年来被楼兰国所欺压,与其这样下去,不如干脆与我们景元帝国合作,至少可以做到自保。”

        阿齐兹一边听着,一边默默地点着头,对于西域的形势他再清楚不过了。

        中原的景元帝国与西厥之间虽然远隔千万里,但西厥势力一直野心极大,妄图引兵东进侵占中原,建立一个庞大的帝国。

        他不确定景元帝国是否也有这个心思,不过夹在两大帝国之间的西域各国便成了这两股庞大势力的缓冲地带。

        不管是哪一方势力都希望能够掌控西域,借此拓展自身的影响力,相比之下似乎与中原相近的那些西域王国都得到了发展壮大。

        而西厥采取的却是征伐、掠夺的方式,使得与他们相近的西域各国都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楼兰国正是西厥在西域的爪牙。

        楼兰国竭尽所能地搜刮着各国的财富和资源来壮大西厥的国力,而沙织国很不幸恰恰是远离中原的西域王国,在西厥和楼兰国的势力范围之内。

        作为西域小国,沙织国与周边的各个小国从未想过能在这西域大漠中如何强盛,但至少也要依附于一个可以保证自己安全的势力。

        所以多年来他们一直渴望东方那个庞大帝国的庇护,来对抗西厥野蛮的掠夺,但由于相隔遥远,他们也只能是一直抱着这种幻想,却从未想过会真正的实现。

        如今,邵曦的出现给了阿齐兹这个希望。

        阿齐兹在激动之余,也不无担心地问道:“话虽这么说,但是我们沙织国就在楼兰国的利爪之下,若是真的与你们合作,一旦被他们发觉必定是血流成河,我又如何对得起自己的国人?”

        邵曦摆了摆手,说道:“我从未说过让你们公开与我景元帝国结盟,那么做也并不明智,沙织国现在最重要的是生存下去。

        “我听说楼兰国一直把控着沙织国的水源和盐湖,他们这么做就是想掐住你们的命脉,让你们不敢反抗。

        “所以你们也不要表现出有反抗之意,待我回到中原之后会安排人以经商之名来帮助贵国偷偷开凿水井与盐井,解决你们的生存之事。

        “不过此事必须要秘密进行,将来开凿出来的水井和盐井,你们也要向楼兰国绝对的保密。”

        饮水和食盐对于沙漠中的人有多重要自然不用多说,而在沙织国这样的地方开凿水井和盐井本身就是一个不小的工程。

        要做到绝对的保密,靠的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而是整个沙织国人,对此邵曦还是有些担心的。

        因为一旦消息走漏,开凿出来的水井和盐井便会被楼兰国所控制,那样等于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所以邵曦要从阿齐兹这里得到一个确实的保证,保证沙织国能够上下一心对此事做到绝对的保守秘密。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的确是让人有些难以想象。

        这种事情正常来说,要让所有人都保密的确是很难,但沙织国这么多年被楼兰国欺凌、压迫,所有的沙织国人都被视为贱民,这种压迫也让沙织国人空前的团结。

        尤其是关乎自己生存之事,阿齐兹有信心全国上下都会为此而保守秘密。

        这说起来也许有些不可思议,但当一个族群面对着生存危机的时候,这种凝聚力是超乎想象的。

        “我可以代表我的国人向你保证,我们会坚守这个秘密绝不会泄露半分,只要能让我们生存下去。”

        一直听着他们交谈的老吴此时心情是极其复杂的,他觉得邵曦这次手伸得太长了。

        掺和进白夜国和乌海国的事也就算了,如今居然跑到人家西厥的势力范围内搞事情,他想不明白邵曦是不是嫌自己的麻烦事还不够多?

        如今又给自己揽了一屁股的事情,不搞点回报的话实在是太亏了。

        “国王陛下,帮助是相互的,倘若我们帮助你们解决了生存之事,你们能给景元帝国什么回报呢?”

        阿齐兹露出了一脸的为难之色,他们这样一个沙漠中的偏僻小国能为景元帝国提供什么有用的东西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