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二章 少年艾麦拉

第六百三十二章 少年艾麦拉

        邵曦掏出一片银叶放在桌上,对那店家说道:“不多买你的,只要两罐,这酒我们也不在你这里喝,我们拿了酒便到别处去喝,此事无论是谁问起都与你无关。”

        那店家看着桌上的银叶明显犹豫了一下,可脚下并没挪动。

        老吴见状将眼睛一瞪,语气不善地问道:“怎么着?你还嫌给得不够?”

        店家一听,慌忙陪着笑脸,摆手说道:“没没没!两罐酒给了一片银叶怎么会嫌少?

        “不过咱们可说好了,你们拿了酒就去别处喝,我将酒卖给你们已经是冒了不小的风险,你们可千万不能连累我呀!”

        老吴抓起银叶塞进店家手里,不耐烦地催促道:“我们家少爷向来信守承诺,你将酒取来便是,我们拿了酒便去别处,莫要啰嗦!”

        店家拿着银叶点头哈腰地向后屋跑去。

        老吴又咬了两口胡饼,将饼往桌上一扔,抬头看了看对面的邵曦,只见邵曦正一脸坏笑地望着自己。

        有些忿忿不平地说道:“老头我平时最不喜欢管闲事,可如今居然有人霸道得连我喝酒都不准,平生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今天我还就要喝上一喝,我看谁来管我?”

        看着老吴的样子,邵曦觉得面前的这个老家伙与自己似乎都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对方。

        当初二人刚从草原回到中原时,老吴时常会提醒自己遇事能避则避,少惹麻烦。

        可如今这老家伙看起来好像胆子越来越大了,倒是有些当初自己的样子,遇到不平之事总喜欢管上一管。

        仔细想想他的这种变化与自己不无关系。

        刚离开草原的时候两人都只不过是江湖上最普通的人物,无权、无势、无钱,无论遇到什么麻烦都要自己担着。

        尤其是当时老吴身上并无武功,最大的本事就是靠着自己那套身法善于逃命,遇到事情总是能有多远就躲多远,奉行的都是当年他做盗贼时的原则。

        可是如今不同了,自从在五龙山习得那套短刃武功之后,老吴不但胆子变大了,而且管起闲事有的时候比邵曦还积极。

        不得不说,从某种程度上权势和财富,再加上自身的本事的确是一个人路见不平的本钱。

        老吴自从有“细月”傍身之后,整个人的确是信心增加了不少。

        再加上出使南赵与返回京都大梁这一路上经历的所有事情,老吴谨慎的习惯并没改变,而整个人遇事时的处理风格却发生了很大变化。

        其实想想也不奇怪,大半辈子东躲西藏,做事躲躲闪闪,就算后来在“敬承司”做了密探,也依然是不能以真面目示人。

        “猥琐”已经成了老吴身上抹不去的印记。

        如今跟着自己出行之时虽依然要经常乔装改扮,但终归是可以大大方方不再隐藏了。

        能够挺直腰杆说话,自然没有人再愿意畏畏缩缩。

        邵曦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比较张扬的性情,这么多年下来不仅是老吴在教导邵曦,其实邵曦也在不知不觉中影响着老吴。

        “老家伙,我发现你现在比我还爱惹麻烦,你这是转性了吗?”

        老吴被邵曦给问得愣了一下,倏然间脸上竟露出了如同孩子一般的笑容。

        “还不都是被你小子给带坏了?你喜欢到处管闲事,我就只能跟在你后面帮你擦屁股,时间久了自然是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不得不说,每次管完闲事都浑身舒爽,很有满足感,没想到这种事情也会上瘾,不过这一次不一样,有人要阻着老头我喝酒,这我如何能忍?”

        邵曦听完哈哈一笑,随即便问道:“这次这个酒你打算在哪里喝?”

        “刚刚听店家说起楼兰国官员的那副德行,估计我们在哪儿喝都会有人被我们连累,咱们就在大街上喝,我看看谁来多管闲事。”

        老吴的想法正合邵曦之意,既然楼兰国如此霸道,严禁沙织国人饮酒,他们这几个中原人看看楼兰国如何禁止?

        这西域的偏远之地并无中原法度那般健全,人的思想也并未完全开化,更多的还是遵从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楼兰虽然号称是国,但在中原人看来依旧是群蛮夷,在这里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和本事,甚至可以自己立规矩。

        他们所谓的强盛,也不过是因为周围并无强邻,以大欺小,以强凌弱,并无什么大邦气度。

        在这样的地方,完全没有必要恪守中原的道德标准和礼数,否则在别人的眼中就会将你定义为弱者。

        而在这里,弱者注定是要被强者宰割的。

        二人正说着,就见那店家像做贼一样地从后屋抱了两个罐子出来,放在桌上后又转身跑到门口向外张望了几眼。

        转身回来对邵曦三人说道:“几位客人,酒拿来了!你们是要喝也好,还是要留也好,赶快拿走!可千万别被楼兰国的官员发现我这里有酒,拜托几位了!”

        看到店家的表情,邵曦知道若是真的被楼兰国官员发现他私藏酒水,甚至售卖,后果会相当严重。

        于是跟老吴互相递了个眼神,二人一人抱着一罐酒,带着乌球儿便一同走出客栈。

        一边走还一边咬着手里的胡饼,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走到大街上人流最密集之处,两个人就这样抱着酒罐一口酒,一口饼地吃喝起来。

        他们这么一搞可不要紧,将周围的人群可都吓坏了,要知道在这沙织国是明令禁止任何人饮酒、卖酒的。

        如今这三副陌生的外来面孔出现在大街上,就这么公开抱着酒罐大口大口地喝酒,在沙织人眼中这就是不要命了啊!

        众人看着他们的样子都纷纷避让,仿佛这是三个瘟神一样,唯恐离他们近了会将灾祸惹到自己身上。

        邵曦甚至听到有人在低声地议论。

        “这几个家伙是疯了吗?难道不知道在沙织国饮酒,一旦被楼兰国的巡查官员发现是要被治罪的吗?”

        “别管闲事,看他们的打扮就知道是外来的,说不准真的不知道我们这里的规矩,还是躲他们远点好。”

        “我们是不是该提醒他们一下?”

        “你疯了?你没见他们在饮酒?你与他们说话若是被人知道了,还以为和他们是一伙儿的。”

        “就是!快走快走,离他们远点,别给自己惹麻烦……”

        邵曦和老吴听着周围人群的议论,心想在这沙织国还真是“谈酒色变”!

        这哪里还是一个独立的邦国?这简直就是楼兰国的附属,完全没有自主的权利,就连沙织国的百姓也是畏楼兰国官员如虎。

        既然如此,楼兰国为何不直接将沙织国吞并呢?如此欲取欲求,为何竟对沙织国的土地和人口没有想法呢?

        正在邵曦心中感到疑惑之际,却见迎面一个少年赶着羊群走了过来。

        还未走到邵曦等人面前时,他便已经是一脸惊讶地看着邵曦和老吴这喝酒的举动。

        当走到近前时竟然停了下来,低声对邵曦提醒道:“你们都是远道而来的客人吧?你们可知在这沙织国饮酒即是重罪?为什么还这样明目张胆?你们赶快躲起来吧!”

        邵曦自然知道这少年是出于好意,却有些调侃地问道:“躲?要躲到哪里去?”

        那少年看了一下前后左右,一把拉过邵曦向着不远处的一个巷子走去。

        来到巷子深处才开口对邵曦等人继续说道:“其实我们沙织国人也会偷偷饮酒,却不会像你们这样张扬。

        “我们饮酒会去专门的地方躲起来偷偷喝,你们若是真想喝酒,我可以带你们到喝酒的地方去。”

        邵曦看着面前这个看上去十三四岁的少年,忍不住脸上露出了一些戏谑的笑容。

        开口对那少年问道:“看你年纪不大,竟然还知道什么地方可以饮酒,想必这种事情你没少做吧?说吧!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那少年略显黝黑的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躬身对着邵曦行了一礼。

        “看几位客人的打扮应该是来自中原一带,一定都是富贵之人,若是我帮了几位客人,几位能不能从我的手里买下几头羊?算是照顾我的生意。”

        说着,那少年抬手指了指已经快将这狭窄的巷子挤满的羊群。

        冒险在大街上提醒自己,只是为了将手中的羊卖几头给自己,却并未提什么过分的要求,邵曦倒是对这个少年有了点兴趣。

        “你叫什么名字?”

        “艾麦拉,不过这里没几个人知道我的名字,都叫我放羊的小子。”

        邵曦微笑地点了点头。

        “我们在街上喝酒,别的人都躲我们远远的,为何你要过来提醒我们,还要给我们介绍喝酒的地方?

        “难道你就不怕吗?而且你这么做只是为了卖几头羊给我们,这样做值得吗?”

        艾麦拉咧嘴一笑,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一双眼睛闪着灵动的光彩。

        “那些人躲着你们只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其实他们自己也会偷偷地去喝酒。

        “在这沙织城人们躲起来喝酒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只是所有人都瞒着楼兰人。

        “我只是一个放羊的,向你们要别的也没有用,几位客人能买下我几头羊就是对我最大的关照了。

        “这些羊若是不抓紧卖掉,早晚也会被那些楼兰的官员征收走,到时候连买饼子的钱都赚不出来。”

        邵曦忍不住皱了下眉头,心说这楼兰国还真是霸道得不行!

        连老百姓自己放牧养的羊他们都要强行征收,完全不顾人们的死活,也难怪艾麦拉急于将手中的羊卖给自己。

        想到这里,邵曦抬手拍了拍艾麦拉的肩膀,轻声说道:“好,我答应你!我会买下你的五头羊。

        “另外我还有些事情想向你打听,我会出些银钱作为打听消息的酬劳,你先带我们去你口中能喝酒的地方吧!”

        艾麦拉见邵曦如此爽快,这笔生意终于谈成了,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那几位客人就请跟我来吧!”

        说完,艾麦拉带着邵曦几人沿着巷子赶着拥挤的羊群七拐八拐地来到一处略显偏僻的院落。

        他走上前去,在那有些破旧的木板门上有节奏地敲了几下。

        开门的是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壮汉,看了一眼艾麦拉,又满脸警惕地看了看身后的邵曦几人,并未开口说话。

        艾麦拉则是熟练地向身后一指,对那大胡子说道:“这是我新带来的几位客人。”

        那大胡子仍旧是未说话,只是侧身放几人走进院子,艾麦拉也顺手将他的羊群一同赶进了院子。

        那壮汉将门关好后,一声不吭地带着几人走入一间土房之中。

        一进门,邵曦便看到屋中三五成群的本地人正各自围在一起,一边喝着酒一边低声地交谈着。

        虽然有些人是有说有笑,却始终都压低自己的声音,似乎是怕高声说笑引来他人的注意。

        邵曦忍不住挠了挠脑袋,这情景看上去怎么有点像某国一九二零年实施禁酒令时的情景?

        那个时候,不少某国人也是这样躲起来聚会饮酒,而且当时酿私酒贩卖还成了黑帮最火爆的生意之一,眼前的这幅景象何其相似?

        这么看起来,在沙织国酿私酒和贩卖私酒应该也是一门不错的生意,只不过这门生意是提着脑袋来做的。

        几人找了一处角落坐下之后,那个壮汉端来了羊肉、胡饼,同时也端了两罐葡萄酒上来。

        放下后垂手而立,并未离开。

        邵曦不解地看了一眼艾麦拉,艾麦拉连忙解释道:“要先付钱,羊肉、饼子不收钱,但每罐酒要一粒银豆。”

        自从进入西域以来,邵曦已经熟悉了这边的支付方式,要么是以物易物,要么是以金银交换。

        大额的用银叶、金叶,小额的就是使用银豆和金豆,那豆子大概只有绿豆大小,但也只有在购买昂贵的商品时才会使用,看来这里的酒也并不便宜。

        邵曦掏出一个袋子,从里面捏了两颗银豆出来递给那壮汉。

        那壮汉接过后,仍是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邵曦顺便问了艾麦拉一句“你那五头羊该给你多少?”

        “客人看着给,若是能给一颗银豆我将感激不尽。”

        艾麦拉满眼渴望地盯着邵曦手中的那个袋子。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