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十一驼财宝

第六百二十七章 十一驼财宝

        等几人将那十二具尸首掩埋之后,天差不多都快亮了。

        邵曦并未急着进洞,而是让几个人在外面好好地睡了一觉,吃饱喝足后,几人又重新返回洞内。

        这一次乌球儿说什么都不愿意挤进去了,抡着大铁球对着那洞口的边缘便敲了起来。

        搞得邵曦提心吊胆,心说别用力过猛将洞口都震塌了!

        扩大后的洞口乌球儿终于能够出入自如了,五个人开始陆陆续续将洞穴深处的那些财宝分批分次地向外搬运。

        尽管有乌球儿和付彪这两个苦力,但是这一折腾也折腾到了天黑才装满了十一头骆驼。

        东西搬完了,邵曦看着被乌球儿扩大后的洞口又犯起愁来,总不能就这么敞着口几人便离开吧?甭管有用没用,总要将这洞口堵上。

        虽然明摆着堵上也会被人看出来,但是总不能连样子都不做了吧?

        于是几人合力又从别处搬了些石头过来码在洞口,算是勉强将这个洞口堵了起来。

        几人骑上骆驼,将装满财宝的十一头骆驼拴成一串,总算是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牛角谷,也离开了金屋山。

        但邵曦并没有急着返回乌海城,他还有很重要的一件事要做。

        又经过了十来天的跋涉,邵曦带着几人再次返回到了乌海边。

        奈比海心中感到不解,忍不住对邵曦问道:“邵公子,将假消息传回去只需将那布条绑在信鹰的脚上即可,为何还要特地返回乌海边?反正我们在哪里放飞的信鹰别人也不知道。”

        邵曦笑着看了一眼奈比海,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你说得没错,若是就这么将信鹰放回去的话,没有人知道我们是从哪里放飞的,只会看到那布条上带回的消息。

        “可现在我想要的,是让人知道我们这个消息是从哪里传回去的?”

        说着,邵曦将此前那个密探写好的布条拿出来,在乌海边岩石的盐花上用力地蹭了几下,甚至为了能让那些盐花更多地留在布条上,还特意卷了一些盐花在布条中。

        然后将布条绑在信鹰的腿上,这才将信鹰放飞了出去。

        不但如此,邵曦还要求同行的几人在盐花上又是坐,又是躺,甚至不惜在上面打几个滚,尽可能将这些盐花粘在自己的衣服、鞋子上。

        虽然当他们返回乌海城后,能留在身上的盐花并不多,但只要某些人有心想发现的话,总会从他们的身上找到这些线索。

        邵曦不相信他们入住的那家驿馆里没有麦吉德派出的密探,既然有,那就借他们的手向那个老狐狸进一步证明他们此行是从乌海返回的。

        老吴似乎觉得邵曦的这个举动有些多余,他忍不住对邵曦牢骚道:“你这就是多此一举,假消息不是都放回去了吗?

        “而且前两次他们送回去的消息也并没有提及金屋山,那麦吉德也只能相信我们是从乌海返回的,你如此大费周章有必要吗?”

        邵曦坐在骆驼上,拿起水囊喝了一口,转头对老吴说道:“有必要,你想啊!那老国王派出来追踪我们的十二个人从此消失,再也没回去了,他势必会对这最后一次传回去的消息产生怀疑。

        “那么他一定会从一些细微之处来确认我们到底是去了哪里,信鹰脚上的布条我特意蹭上盐花,就是要让他知道这个消息是从乌海边传回去的。

        “我们身上沾到了这些东西,回到驿馆之后将衣物拿与驿馆的伙计清洗,相信这其中也有他派出的密探,由此便可进一步让他确定我们就是去的乌海。

        “只要他对此不再有怀疑,就会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乌海上,我们再推波助澜让他对此确信无疑,到时候我们在金屋山就算折腾翻天了,他都不会注意到的。”

        老吴听邵曦这话,一时有些没转过来,在传递消息的布条和几个人的身上故意蹭上乌海边的盐花,让麦吉德派出的密探发现,老吴还能理解。

        可是后面还要推波助澜,老吴想不出邵曦又想干什么。

        “这还不够?你还想怎么折腾?”

        邵曦望着远处沙漠与天空的交界之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这个老国王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光凭着那个布条和我们身上的衣服还不足以让他绝对相信我们制造的假象。

        “所以等付彪返回中原,由泰和商行派出大量商队进入乌海国时,我会让章焕智专门安排一些队伍没事就跑到乌海边去打打转,让他麦吉德老国王确信我们是在打乌海的主意。

        “既然是要声东击西,那么这个动静自然是要闹得大一些,反正他又不会特意跑来问我这些队伍为什么去乌海,就让他自己慢慢猜吧!”

        老吴一听,心中暗笑邵曦这小子实在是太坏了,不但将人家引向错误的方向,还步步挖坑,最后在那边敲锣打鼓地制造假象。

        估计也没几个人会像他这么闲了。

        这一下子麦吉德会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乌海,还会被那些派出来装模作样的队伍搞得紧张兮兮,指不定会投入多少人力、财力来想办法从那乌海湖的下面打捞宝藏。

        乌海湖别说是没有宝藏,就算是那湖底下真的有宝藏,老吴是真想知道麦吉德会想什么办法从湖底打捞财宝。

        邵曦这个家伙不但是要转移麦吉德的注意力,恐怕他也是想借此来消耗乌海国的财力。

        投入大量的人手和钱财去做一件根本没有结果的事情,而且要命的是这件事情越是没有结果,他们便会越是想去做。

        邵曦把乌海湖这个无底洞扔给麦吉德,让他自己在那里慢慢消耗,而金屋山这边却在偷偷地将真正的宝藏运回中原。

        真不知道有一天若是麦吉德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会不会被气得七窍生烟,问候邵曦的祖宗十八代?

        老吴心中暗想,当初自己跟庄主那么多年也没见庄主干过这种事情,这小子怎么这么喜欢干缺德事?与当年庄主的行事作风完全不同。

        又经过数日的赶路,几人终于返回了乌海城。

        这趟返回来,邵曦知道他们还没进城就已经被麦吉德派出来的人盯上了,他倒是毫不隐藏,大大方方地带着十一驼财宝直接返回了驿馆。

        一回到驿馆便让孙立昌安排人将那十一驼货物妥善看管起来,不让任何人接近。

        孙立昌也有些惊讶,这走的时候是五人五驼,怎么回来的时候莫名其妙多出了十一头骆驼,而且还是满载而归?

        他虽然不知细情,但也知道邵曦他们这趟出去绝对不是去游山玩水,于是也没多问,照着邵曦的意思去办了。

        回到驿馆后,邵曦几人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沐浴更衣,将身上脱下来的衣服交给驿站的伙计,让他们拿去清洗。

        这一切也都是在邵曦的计划之中,相信他们衣服、鞋子上沾到的那些盐花多多少少会引起那些密探注意。

        将这些事情安排妥当之后,他将孙立昌和付彪二人叫到了自己的房中。

        孙立昌虽然并未开口打听什么,但邵曦看得出他此时对几人离开的这一个多月也是十分好奇的,于是也直言不讳地将此次出去寻宝之事向孙立昌和盘托出。

        孙立昌听后大感震惊,他做梦也想不到邵曦他们只是出去这一个多月,竟然寻到了那传说中的乌海国皇家宝藏。

        要知道那笔宝藏这些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打主意,却始终未能寻到,可邵曦只出去短短一个月有余便带回来如此震撼的消息,孙立昌不免有些激动。

        “邵公子,这么说你们回来时多带的那十一头骆驼上所驮的货物都是此次寻回的财宝吗?你就这样明晃晃地将它带回驿馆,岂不过于引人注目?”

        邵曦见孙立昌有此担心,便又将麦吉德暗中派出密探一路追踪几人,最后在牛角谷将其击杀的整件事与孙立昌说了一遍。

        随后邵曦说道:“如今我故意放出了假消息,特意制造了我们几个人是从乌海返回的假象。

        “既然麦吉德老国王已经猜到我们此次出去是为了寻找这笔宝藏,那么我带回来的这十一驼财宝也恰好是向老国王证明了我此次乌海之行有所收获。

        “如此,便会让他对乌海湖底藏有宝藏之事深信不疑,也就方便了我们日后所做之事。

        “孙掌柜,你此次与我一路同行,对我等关照有加,又因为我的缘故让孙掌柜的商队蒙受了不小的损失,所以这十一驼财宝中我会拿出其中一驼赠与你青山郡泰和商行的分行。

        “至于其他的便由付彪带回京都大梁,面见大掌柜之事我想麻烦孙掌柜与他一同返回大梁,以助他在大梁城的行事。”

        孙立昌一听邵曦说要将其中一驼财宝赠送给他青山郡分行,惊得下巴差点掉在地上。

        要知道那整整一驼的真金白银,他青山郡的商队不知道要往来西域跑多少趟才能挣出来?

        如今邵曦就这么一开口便送给他们了,这笔巨额收入足以让孙立昌得到章焕智的重视,对于孙立昌未来在泰和商行地位的提升可说是起到了巨大的关键作用。

        邵曦要委托他同付彪一起前往大梁城,虽然说是帮助付彪在大梁城便于行事,其实同时也是给他创造了一个向章焕智邀功的绝佳良机。

        看来邵曦的此番安排是存心有相助他之意,孙立昌内心不免对邵曦充满了感激之情。

        孙立昌起身郑重地对邵曦深施了一礼,感恩戴德的话自然是不会少讲。

        邵曦摆了摆手,神情看似随意,实际上他的这一番安排也是于人有利,于己有利的。

        付彪虽是自己的亲信之人,但他终归不是自己,面对章焕智的时候,邵曦担心他免不得会出现纰漏。

        如今有孙立昌这么一个精明圆滑之人与他同行,想必很多事情也就能水到渠成了。

        邵曦将面见章焕智与进宫面圣的两块金牌,以及自己“敬承司”的腰牌和亲笔写好的两封书信交给付彪之后,又对着付彪和孙立昌二人嘱咐了一番,将后面取宝之事做了一些安排。

        进入乌海国偷运宝藏是要打着泰和商行商队的名义,但人手绝不能使用泰和商行的人手,而是要让萧常毅想办法派人化装进入乌海国。

        同时,进入乌海国的队伍要有所分工,一部分大张旗鼓地以贸易之名进入乌海城,而后从乌海城出发前往乌海,给人造成前往乌海寻宝的假象。

        而真正来运输财宝的队伍压根儿就不要进入乌海城,而是在奈比海的带领下直接秘密前往金屋山,将其中的宝藏取出运回中原。

        此事的规模着实不小,时间也确实是不短,一切能不能够顺利进行,完全是要看行动之人的保密程度。

        邵曦的安排已经尽可能转移他人的注意力了,剩下的事情就要看萧常毅安排的是否得力。

        此事全程会由付彪和奈比海随从跟进,当然孙立昌从某种程度上也算是自己人了,对于财宝数量的统计,沿途运输的安排,返回中原后的储存,就全都靠他们了。

        孙立昌从邵曦的话中也听出了他的意思,自己虽然身为泰和商行的掌柜,自然是要维护泰和商行的利益。

        但他与邵曦如今已私交至此,他同样也要维护邵曦的利益。

        幸而此事邵曦早有安排,并不会与泰和商行发生利益冲突,那么帮邵曦做起事来,他也就不会束手束脚了。

        事情都交代清楚了,剩下的便是等付彪带着奈比海与孙立昌一同返回中原之后的事情了。

        邵曦已经尽可能将事情做了安排,至于他们最后能做得如何,邵曦其实也并没有太多担心。

        这个事情只要有萧常毅和章焕智二人掺和进来,这两个家伙的手段和花样可比自己多得多!

        “孙掌柜,看来你我二人此次西域同行也就到此为止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一切拜托了,将来返回中原之后,我必重重答谢孙掌柜。”

        “邵公子说的这是哪里话?公子如此关照小人,小人已是感恩戴德,怎敢承公子之谢?”

        付彪在一旁开口问道:“我这两日便会带着奈比海与孙掌柜一同返回中原大梁,不能与家主前往楼兰国,不知道家主打算何时动身?”

        “这两日就动身,不过想必那麦吉德老国王不会让我走得太顺利。”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