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利益的捆绑

第六百二十六章 利益的捆绑

        邵曦的话似乎对那家伙起到了一些作用,他不停地对邵曦点着头。

        此时,一个一心求死却又失去了自尽能力的人,唯一能寄希望的便是对手给自己一个痛快,而邵曦的这种威胁对他来说才是最令人恐惧的。

        慢慢地死去,就是要一点点地承受死亡之前所有的煎熬,这本身比死亡更加让人恐惧。

        “第一个问题,你们这伙人是不是麦吉德老国王派来的?”

        那人一脸痛苦的表情,邵曦的问题刚刚问出口,他便连忙点头算是回答邵曦。

        邵曦见如此顺利,也就不再废话,直接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你们跟了这么多天,是不是怀疑我们在寻找你们乌海国的皇家宝藏?并且在确认我们寻到宝藏之后,将我们抓回去交给麦吉德?”

        躺在地上的人又是毫不犹豫地连连点头,看来此时他所承受的痛苦让他巴不得邵曦赶紧将问题问完,送他上路。

        “你们发了几只信鹰?都是在哪里发的?最后一只在哪儿?”

        此时这家伙终于开口说话了,看来他是觉得邵曦的问题太多,已经急不可耐了。

        “一共三只信鹰,已经送出了两次消息,都是在乌海边,一次是确认你们到了乌海,另一次是你们离开乌海,剩下最后一只在驼背的鹰架上,求求你们快杀了我吧!”

        邵曦笑了一下,虽然面对别人的痛苦,他还这样笑显得很不地道,但谁让对方先来招惹自己的?

        既然惹到了自己,那便要承受应有的代价。

        邵曦从挎包中掏出笔墨,又在那人身上撕了一块布条下来,将笔蘸好墨汁递到他手中。

        面色有些冷酷地说道:“最后一件事,按照我说的写。”

        邵曦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本人并不懂得西域的文字,而奈比海虽然认得几个字,却并不懂得如何书写。

        此时唯一能将自己的意思以西域文字的形式书写出来的人也只有倒在地上的这个家伙,所以邵曦要在他临死之前榨取最后的价值。

        “乌海湖底,写!”

        那家伙拿着笔在布条上勾勾画画,写了一串如同蚯蚓一样的文字。

        邵曦招手将已经把乌球儿从洞口推出来的奈比海叫了过来。

        “你来帮我看看他写的是什么?”

        在此事上,邵曦还是十分谨慎的,他不确定地上的这个家伙会不会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写。

        若是所写的内容是想向麦吉德报信的话,他也看不出来,所以干脆叫奈比海过来确认一下。

        这个时候,邵曦心里想的是多懂一门外语有多重要!

        奈比海接过那布条看了一眼,对邵曦说道:“他写的是乌海湖底,这是什么意思啊?”

        邵曦将那布条从奈比海手中接了回来,起身给了付彪一个眼神便拉着奈比海转身走到了一边。

        付彪那边已是直刀出鞘,瞬间便抹了那人的脖子,算是帮他解除了痛苦。

        邵曦举着手中的那块布条对奈比海说道:“你猜测得果然没错,他们的确还有最后一只信鹰,就放在驼背的鹰架上。

        “我刚刚也问过,在此之前他们只向回传了两次消息,也就是说他们这一次是带了三只信鹰出来。

        “前两次消息,第一次是说我们到达了乌海湖,第二次是说我们离开了乌海湖,那么这一次是证明我们又返回了乌海。

        “只要让人相信我们兜兜转转最后还是确定了宝藏的所在之地就是乌海,他们传回的消息中又没有提到金屋山,那么这里到目前为止知道的人就只有我们几个。”

        奈比海当然明白邵曦的意思。

        既然前两次的消息都是从乌海传出去的,消息中并未提到金屋山,那么如今将计就计,再次将老国王的目标引向乌海,金屋山这边的取宝行动便不会引人关注。

        奈比海有些紧张地看了一眼邵曦,低声问道:“邵公子,我是个西域人,也是乌海国人,如今发现了这么重要的秘密,你为何不杀我?”

        邵曦拍了下奈比海的肩膀,似是无意又像是有意地说了句“我不会轻易去相信一个人,你值不值得让我信任,用你自己的行动来证明吧!”

        这句话等于是告诉了奈比海,我不杀你是因为我觉得你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但我让付彪盯着你是因为我对你还不足够信任。

        能不能成为一个让我信任的人,你要用自己的行动来向我证明。

        机会我给你了,而且这是一次发大财的机会,若是你不能证明自己可以让我足够信任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取走你的性命。

        威逼利诱!

        威逼并不是一定要将刀架在对方的脖子上,而是要让对方知道局势在谁的掌控之中。

        这世上没几个人愿意放弃眼前的利益,冒着丢掉性命的危险去赌一份未知的利益。

        奈比海如果此时选择背叛邵曦,将消息传给麦吉德,他最终的下场也不会比现在更好。

        一个知道乌海国皇家宝藏消息的人对于麦吉德来说,同样是一个隐患。

        奈比海从麦吉德那里能得到什么,他并不确定,但是麦吉德最后也一定不会放过他。

        既然要承担的风险不相上下,他又何必多此一举?

        而且奈比海心里也深深地明白一个道理,假如自己选择背叛邵曦,那么麦吉德会认为他同样也会背叛自己。

        背叛这种事情只要做出了第一次便会永远地被人记住,所以选择背叛邵曦对奈比海来说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相反,若是自己尽心尽力替邵曦办事,反而是最安全的。

        邵曦这个雇主给他留下的印象十分深刻,他相信当一切事情都结束之后,就算自己得不到邵曦承诺的那箱黄金,至少也会放他一条生路。

        毕竟邵曦是个中原人,当这些宝藏被运回中原之后,就算这一切的事情都被人所知,对于邵曦本人来说也已经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那么邵曦也就没有必要为了保守秘密而让他永远的闭嘴,但是麦吉德不一样。

        麦吉德是乌海国的国王,无论是否能够得到这笔宝藏,他都要维护自己身为国王的尊严。

        如果宝藏就这么被邵曦弄走了,对于麦吉德这个国王来说是一件十分丢人的事情,丢人的事当然不能外传。

        若是他夺取了这笔宝藏,就等于是违背了当初自己公开许下的诺言,一个国王干出杀人夺宝这种事,自然也是不能让人知道的。

        那么作为知情人的奈比海横竖都是要被除掉的,最后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要从这个世上消失。

        所以应该怎么选,奈比海的心里比谁都清楚。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并不是贬义的。

        付出未必会得到对等的回报,但无私付出的前提是不应该遭到背叛。

        以当下的这件事来说,奈比海作为一个乌海国人帮助自己的国王获取这笔宝藏,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理所当然应该做的。

        他在此事上能获取多少回报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这么做之后,是否会遭到背叛?

        邵曦这一次请自己做向导出来寻找宝藏,麦吉德居然能够派人背刺邵曦,为了这笔宝藏而违背当初自己的诺言,这个举动本身就是一种背叛。

        而在找到宝藏之后,邵曦并没有选择将自己杀死灭口,仅仅是谨慎地监视自己的行动。

        到目前为止,双方所做的事情已经让奈比海看清了谁更可靠,就算是赌,他也愿意赌邵曦的人品,而不愿意去赌已经有过一次背叛行为的麦吉德国王。

        此时,奈比海是不是乌海国人已经变得不再重要了。

        将此事想明白的奈比海不会有任何的犹豫,从小到大他在乌海城内看过了太多的人间疾苦。

        在利益交换的前提下,也许很多人能做到诚信,但当对方没有了价值,所谓的诚信也不过是个笑话。

        严格来说,自己现在对邵曦的价值并不大,能对一个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人还信守承诺,奈比海相信这已经与利益无关了,而只是单纯的出于信任。

        奈比海不想辜负这份信任,他打算用行动向邵曦证明,他没有信错人。

        奈比海将尾随之人骑来的那十二头骆驼都集中到了一起,也看到其中一头骆驼背上的鹰架停着那只信鹰。

        他将那信鹰从鹰架上取下来,随手喂了些碎肉,对邵曦问道:“这最后一个消息打算什么时候放回去?”

        邵曦抬眼看了看奈比海手臂上的那只信鹰,只是随意地回了句“不急,做戏要做全套,我自有安排。”

        这个时候付彪走过来,对邵曦一拱手说道:“家主,这些尾随我们的家伙如今已尽数丧命,回头我便与乌球儿将他们掩埋掉。

        “他们这十二个人骑了十二头骆驼来,我是不是就不必再返回乌海城去找孙掌柜偷偷买骆驼了?”

        邵曦点了点头,但还是对付彪嘱咐道:“的确是不用特地回乌海城买骆驼了,不过你还是要好好地查看一下这些骆驼才行。

        “看看是否有些特别的标记,或是他们带的行李是否有些特别之处,避免我们返回乌海城后被人认出这些骆驼的主人,凡事还是谨慎一些好。”

        付彪应了一声,点了支火把便去将那些骆驼一头一头地进行检查,避免将来这些骆驼返回乌海城后引起他人的怀疑。

        乌球儿这会儿倒也没闲着,将那十二具尸首拖到一处,用那些人随身的弯刀开始在地上挖起坑来。

        说起来这几天他干的都是力气活,不是搬搬抬抬,就是挖坑掩埋,如今做起这些事情来已是轻车熟路,根本就不用邵曦再去操心了。

        老吴坐在篝火旁,又将他的酒壶拿了起来,刚打开盖子还没等喝便开始发起了牢骚。

        “这不是瞎折腾吗?早知道这群家伙会送十几头骆驼来,我们出来的时候就应该直接带一笔宝贝出来。

        “这下子可倒好,又要再返回去,这样来来回回的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邵曦笑着说道:“你别人心不足蛇吞象,有人给你白送了十几头骆驼,你还不满意?

        “若是让付彪回乌海城去买骆驼,我们就要在这里待上很长一段时间,到时候还不是来回折腾?

        “如今能这样已经不错了,你老家伙别得了便宜还要卖乖。”

        老吴是要发牢骚,可邵曦却要跟他讲道理,搞得老吴很无趣。

        于是转移话题对邵曦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再进洞?里面的这些金银财宝,我们这一趟要取出多少来?”

        邵曦略微想了一下,似乎是在算计着什么,随即开口说道:“折腾到现在应该都累了,都歇一歇,天亮以后我们再返回洞内。

        “这一趟至少除了我们自己要骑的骆驼之外,将其他的十一头骆驼全部装满,其中的一驼送给孙立昌,另外的十驼让付彪带回大梁城。

        “将其中的五驼送给章焕智,另外的五驼给皇帝老小子过过目,免得他以为我这一趟出来是游山玩水的。”

        老吴一听就乐了,忍不住对邵曦嘲讽道:“这不是自己的东西送起人来就是大方,以前送人家钱财都心疼,现在居然成驼的送,你这算不算慷他人之慨啊?”

        邵曦听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回嘴道:“什么叫送别人的东西?只要小爷我想,这山里的东西都是我的,可眼下这不是吃不下吗?

        “往回折腾这些东西与其求爷爷告奶奶,还不如让他们自己先尝到甜头,到时候都不用我操心,他们自己比我都来劲。”

        老吴乐呵呵地看了一眼邵曦,这小子如今深谙利益捆绑之道。

        不管是萧常毅还是章焕智,又或者是此趟出来一路同行的孙立昌,就算是作为向导的奈比海,他采取的都是利益加码逐渐捆绑的办法。

        将这些人的利益逐渐与自己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很多事情如今就算他自己不操心也自然会有人站出来替他操办。

        这小子的为官之道,为人之道与当年的庄主相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老吴心中还是隐隐有些担忧。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邵曦在萧常毅面前风头出得太多,真不知道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