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五章 诸葛弩首秀

第六百二十五章 诸葛弩首秀

        在金屋山的洞穴里待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时辰,唯一能判断外面是否天黑就只有盯着不远处的那个洞口,直到外面暗了下来。

        邵曦让乌球儿和奈比海留在后面,自己带着老吴和付彪悄悄地向洞口摸了过去。

        尽管此时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但大漠的夜晚星空万里,明月当空。

        在洞穴中蹲了许久的几人眼睛早已经适应了黑暗,此时洞口透进来那微弱的光线在几人眼中还是清晰可见的。

        洞外一共十二人,都是一身干净利落的西域打扮,他们正是在邵曦几人进入洞穴之后来到此处。

        洞口那副龙角蜥的骨架着实是让他们吃惊不小,领头之人也判断出邵曦等人肯定是进入洞穴了。

        安排六人分别守在洞口两侧,其他人则是翻看起几人留在洞口外的行李。

        他们的确是受麦吉德的派遣暗中追踪邵曦几人的行迹来到此处,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只要发现邵曦他们几个有类似寻找宝藏的举动,便尾随其后确认藏宝之地的所在。

        一旦得到确认就将几人拿下,押回乌海城。

        正如邵曦所料,麦吉德对他们几人突然离开乌海城远行产生了某种怀疑,他从阿里娅那里得到的消息判断出邵曦他们这次出行很有可能是为了寻找那笔宝藏。

        派出来的这十二个人都是乌海国的皇家密探,此次任务为了隐藏身份,他们身上没有携带任何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

        所以此时无论他们对邵曦等人做出任何事情,都不会有任何人对此负责。

        他们得到的命令是秘密将邵曦几人拿获,悄悄送回乌海城,如遇激烈反抗格杀勿论。

        不得不说麦吉德这老家伙够狠的,前脚刚跟邵曦套完近乎,后脚就为了这笔宝藏要取邵曦的性命,果然是在利益面前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这群人在洞口外一直守到天黑都未见邵曦等人出来,领头的人不禁犯起了嘀咕。

        原本的打算是等邵曦等人出来后将他们拿下,从他们身上找出此处藏有宝藏的证据,然后带着几人和这些证据回乌海城向麦吉德复命。

        如今等了这么久还不见邵曦出来,他们这群人又不敢贸然进入洞穴,在外面这样干耗着,过得越久心中就越感到焦急。

        他不知道邵曦等人到底还能不能出来?这洞穴之中到底有些什么?

        如今虽然从他们的骆驼上获取了那怪兽身上取下来的皮和角,但这些东西毕竟不是他们此次要找的宝藏。

        始终不见邵曦等人出现,便无法证实此处是否就是藏宝之地,得不到确定的答案,他便无法将消息传回。

        眼下手头只剩下最后一只信鹰了,这最后传回去的消息必须要足够准确。

        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继续在洞口设伏,他们不确定邵曦几人何时出来,或者是还会不会出来,但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

        依然是洞口两侧各埋伏三人,剩下六个则是在洞口对面不远处持刀而立。

        尽管此时天已经黑下来了,沙漠中夜间气温骤降,但这些人并不敢燃火取暖,以免被洞中之人发现他们在洞口设伏。

        一开始还好,但是这样时间久了终究是耐不住的,一群人在夜晚的沙漠中不采取保暖措施,还要时刻保持紧张状态,时间一久自然会有疲惫之感。

        邵曦之所以要等到天黑动手,等的就是这个。

        他们眼下好歹是在洞穴之内,洞外夜晚的寒气在洞内感觉并不明显,再加上此时他知道洞外的情形,而洞外之人却不知道洞内是什么情况。

        邵曦打算跟他们多耗一会儿,此时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他知道洞外这些人无论如何是不会拢起篝火取暖的,沙漠中的夜晚又特别的寒冷,耗到深夜这些人就算是不被冻僵,身体的反应也会变得迟钝起来。

        而且这洞穴白天从外向内看便是黑洞洞的,到了夜里别说是洞口里面了,就是洞口外面都是一片漆黑。

        在这种又冷又黑的环境下,邵曦要跟对方比的就是耐心。

        虽然面对洞外的十二个人,邵曦和付彪只要手脚麻利还是足以应付的,但邵曦不喜欢去冒那些不确定的风险。

        闯出洞穴并不是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要将这十二个人全部杀掉,让他们永远留在此处无法将消息传回去。

        那么自己便要做到一击必中,完美地达成自己的目的,所以耗到对方最疲惫,最迟钝的时候动手才能确保自己百分之百的成功。

        黑暗中的乌球儿无聊到都打起了瞌睡,邵曦让奈比海看着他,但凡他出气的声音大一点都要掐他一把。

        结果这可怜的孩子一直都是瞌睡一下,醒一下,却又不敢抱怨。

        邵曦带着付彪和老吴蹲在离洞口不远的地方,屏气凝神,静待时机。

        这三个人都是有极大耐心的。

        付彪当年沙场作战,设伏偷袭,经常是在野外一潜伏就是几天,早就磨出了耐性。

        老吴就更不用说了,做贼的若是没有这个耐心的话,这辈子都偷不到好东西。

        三个人就这么安静地蹲在那里,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这样不知道又过了多久,终于从洞口外传来了说话声,虽然声音很轻,但邵曦在洞内却听得清清楚楚。

        “头领,我们在这里从白天一直守到现在,这几个人会不会是被洞中其他的怪物给吃了?否则为何这么久还不出来?”

        “的确有些奇怪,他们进去实在是太久了,他们的骆驼都留在了外面,就算有其他的出口,他们也应该返回此处才对。”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难道就要在此处一直守下去吗?”

        那个被称作头领的人沉默了片刻,似乎对眼下的情势也有些无奈。

        “再等等,若是到了后半夜还没动静,我们便轮流休息,等到天亮后进洞去看看。”

        “进洞?头领,若是连他们都没出来,我们再进去岂不是也很危险?”

        这句话似乎有些激怒了那个头领,只听他沉声呵斥道:“身为国王陛下的暗探,你居然害怕危险?”

        被呵斥之人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解释道:“属下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我们应该小心一些。”

        此番对话之后,洞外又恢复了一片安静。

        邵曦蹲在洞口里暗自琢磨着,后半夜你们轮流休息,恐怕就没机会等到明天再进到洞里来了。

        时间在静静地流逝着,直到邵曦再次听到洞口外的讲话声。

        “六个人休息,六个人继续值守,天亮前轮换一次,都警觉着点儿,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出来。”

        随着话音的落下,便听到洞口外的脚步声和拉扯毯子的声音。

        看来洞外之人已经放松了警惕,他们似乎认定在天亮之前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虽然领头之人嘱咐他们警醒一些,但实际上他自己也已经松懈了下来,觉得有六个人守在洞口已经足够了。

        差不多过了半个时辰,邵曦听到洞外传来几乎微不可闻的鼾声,同时伴随着守在洞口几人的哈欠声。

        邵曦觉得时机到了。

        这伙人追踪自己这么多天,早就应该疲惫不堪了,发现自己几人进入洞穴之中,在他们看来应该是他们此次行动的最后阶段了。

        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会十分的紧张,守在洞口也会十分谨慎,但是这种紧张与谨慎随着时间的消磨会逐渐转化成疲倦。

        长时间的不见结果,加上沙漠夜间的寒冷会让他们慢慢地松懈下来。

        此时他们心中大概想的都是邵曦几人已经丧命在这洞穴之中,真正的危险在洞穴里面,只要有人守着洞口,今夜便不会再有事发生。

        此时已经确认了邵曦几人的所在,至少这会儿可以休息一下了。

        而正是在这个时候,邵曦选择出手了。

        守在洞口的那几个人正在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有些瞌睡的时候,只听到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在他们附近的沙地上,发出了“噗”的一声。

        他们刚刚觉得有些纳闷的时候,只听到紧接着又传来了“咔哒”的一声。

        还没等他们真正反应过来,便见寒芒四射,密如牛毛,如同被炸散的星芒一般朝他们射了过来,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躲闪和防御。

        洞口的六人尽数中招,一个个哀嚎着倒在地上,可见打在他们身上的东西给他们带来了多大的痛苦。

        几个人的嚎叫声将原本正在休息的另外六人惊醒,慌忙从刀鞘中抽出各自的弯刀,看向洞口那六个人。

        当他们看到沙地上那亮闪闪的圆球时,才意识到是有人对他们发起了偷袭。

        起身正要朝洞口方向围过来,忽见洞口中一道寒光闪出,直接打在了正对山洞之人的胸口,被击中之人直接便飞了出去,生生地被钉在了洞口对面的崖壁上。

        剩下五人回头看去,这才看清那道寒光竟是一把长长的直刀,此时已经贯穿着他们伙伴的身体,将整个人钉在石壁之上。

        “当心!他们出来了!”

        当剩下的五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一道残影从洞口中瞬间闪出,还没等他们来得及看清这道残影究竟是何人的时候,从这道残影中飞射出五道寒芒,每一道都打在他们的咽喉之处。

        五个人还没来得及再多发出一丝的声响,便已纷纷倒在地上。

        那个身为头领之人瞪大了双眼盯着眼前的邵曦,眼神中充满恐惧和不甘,大概他此时还想不明白,明明是自己这边埋伏对方,却为何被对方偷袭得手?

        只是在刹那之间,自己这十二个人便全部被人放倒,直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刚刚都发生了什么?

        邵曦站在原地,看着手中那把精致的连弩,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唐楼的手艺果然不错,如此一把小弩能够连发五箭,而且还威力不俗,用起来实在是十分的称手。

        此前扔出来的那颗“天女散花”虽然并未将洞口六人尽数杀死,但也让对方瞬间丧失了反抗之力,这唐门的暗器果然是好用得紧。

        邵曦将小弩挂回腰间,走到那头领的身边蹲下身来,笑着说道:“这些日子有劳各位一路保护,如今该找的东西我们已经找到了,你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就在此好好休息吧!”

        那头领看着月光下邵曦那张微笑的脸,就如同看着这世上最可怕的东西,喉咙中发出“咕噜咕噜”两声,最后就这么瞪着双眼死去了。

        “付彪,把火点上。”

        正从崖壁那个死人身上将直刀拔出来的付彪回头应了一声,将刀上的血迹擦了擦收入刀鞘,便走到一旁生起篝火来。

        此时老吴正在给洞口那六个被“天女散花”打中的家伙补刀,邵曦见了连忙说道:“老家伙,你下手别太快,给我留个活的。”

        老吴转头有些诧异地问道:“你不是说一个活口都不能留吗?”

        “你别管,我有用。”

        老吴听了,拎起其中一个拖到篝火旁扔在那不管了。

        转身来到洞口前,对着此时正卡在洞口的乌球儿说道:“我的乖徒孙,你就不能少吃点吗?”

        说着,伸手便去拉乌球儿,而洞口里面的奈比海此时正在拼命地将乌球儿向洞口外面顶。

        乌球儿这个身材,在洞口侧不侧身根本就没区别,此时他那圆滚滚的肚子正卡在洞口一点点地向外面蹭。

        邵曦在旁边看着也是一脸的哭笑不得,不过他可没空去帮乌球儿的忙。

        他来到那唯一的活口面前,看着那已经瞎掉一只眼睛的家伙,笑眯眯地说道:“若是你不想这么痛苦,就好好地回答我几个问题,否则的话我不杀你,把你留在这里慢慢死。”

        此时的死亡并不可怕,对于躺在地上的那个家伙来讲,杀掉他才是对他最大的恩赐。

        因为“天女散花”中打出的那些牛毛钢针正在他的体内慢慢地游走,那种全身如被蜂蜇一般的疼痛才是他此时最大的痛苦。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