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八章 父女诉心声

第六百零八章 父女诉心声

        “国王陛下,阿里娅公主是您的女儿,她是乌海国的公主,她要做什么无需经过我们任何人的同意。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若是我们做了什么伤害她的事情,也不会将她平安地送回来,而公主殿下做的事情也应该是由她自己来负责。

        “陛下如今毫无根据地猜测在下是否伤害了公主,难道不觉得有些武断了吗?您身为一个父亲,自己女儿的事情却还要向他人询问,陛下难道不应该反省一下自己吗?

        “当初阿里娅公主只身逃离乌海国前往中原,难道只是因为她的任性、贪玩?您有没有想过,是不是有些东西她在您这个父亲的身上得不到?

        “或许你一直只是将她当成是一个小孩子来看待,从未真正去了解过她想什么,要什么,她的喜怒哀乐,快乐和烦恼您真的知道吗?”

        邵曦的一番抢白将麦吉德问得愣在当场,他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竟会如此的言辞犀利,直击痛点,丝毫不给他这个国王留面子。

        不过,他又觉得邵曦说的是有道理的,自己身为阿里娅的父亲,竟然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在想些什么。

        阿里娅做出如此伤害自己的事情,竟不愿意告诉他这个父亲是为什么,自己反而要跑来问一个外人,这实在是没道理。

        而且正如邵曦说的那样,自己毫无根据地去猜测邵曦是否伤害了阿里娅,这的确是有些无理取闹。

        也许是因为关心则乱吧?

        麦吉德此时也因之前的不理智而感到有些后悔,可是他实在是想知道阿里娅在出去的这段日子里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尤其是在与邵曦他们同行的时候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致使她做出这种自残的行为?

        麦吉德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此时他才发现邵曦除了五官端正,长得十分英俊之外,气质中还透露着一些不羁之色。

        面对自己这个乌海国的国王竟能做到不卑不亢,据理而言,倒也实在是难能可贵。

        看得出这个年轻人是见过世面的,并不似寻常同龄人那般稚嫩、胆怯。

        此时麦吉德对邵曦倒是来了兴趣,竟然不自觉地问了一句“年轻人,你觉得我的女儿怎样?”

        这一下子轮到邵曦被问愣住了,心说你个当爹的问我你女儿怎样?这不是莫名其妙吗?

        不过既然对方已经问自己了,邵曦也不好不回答,于是开口说道:“阿里娅公主天真烂漫,纯真可爱,而且性情活泼开朗,更重要的是她有着一颗善良的心。

        “想必他带回来的那个孩子陛下也已经见过了,公主之所以将他带回来,就是因为同情这孩子的身世,不想让他再继续承受苦难了,仅凭这一点便证明阿里娅公主是一个非常好的姑娘。

        “不知道国王陛下为什么会问我这样一个问题?她不是您的女儿吗?您应该比我更加了解她。”

        麦吉德听了邵曦对阿里娅的评价,忍不住哈哈大笑。

        “不错!我的女儿的确是天下最可爱,最善良的姑娘!年轻人,你也很不错!你是我见过最有胆识,最有主见的一个年轻人,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娶我的女儿为妻子,做乌海国的驸马?”

        啥?

        邵曦直接就被麦吉德给整傻了,这特么的是哪儿跟哪儿啊?怎么聊着聊着就扯到招驸马上了?

        你女儿喜欢的又不是我,把我扯进来干什么?这不是乱点鸳鸯谱吗?

        “国王陛下,您只是初次见到我,为何会突然有这样的想法?公主殿下何其尊贵?在下只是一个无名之辈,如何配得上公主殿下?

        “再说此事您不觉得应该去问问公主殿下的想法吗?怎能仅凭一句话就决定了公主今后的幸福?”

        麦吉德听了邵曦的话,顿时面露不悦之色。

        “年轻人,我是觉得你还不错,配得上我的女儿,难道你不愿意?难道你嫌弃我女儿的脸上多了那一条伤疤,不再完美?

        “要知道,你若做了我乌海国的驸马,整个乌海国便是阿里娅的嫁妆,我为她寻找一个优秀的年轻人作为驸马,难道不是为了她的幸福吗?”

        邵曦忍不住摇了摇头,他对于这种父母包办婚姻的做法是极其反感的,尤其是这种皇家包办的婚姻。

        完全不管当事人的想法,一切都只是凭着个人的喜好,还以财富和权势作为筹码,这种婚姻完全就是一场交易,哪有什么幸福可言?

        “陛下,在下觉得公主殿下的幸福应该由她自己来决定,她的命运应该掌握在她自己的手中,而不是由你我在此一言而定。

        “无论陛下的初衷是怎样的,我都觉得您应该尊重公主殿下的意愿,喜欢谁,嫁给谁,应该是公主殿下的权利。

        “如果您真的是为了她的幸福,便不该私自为她做出决定。”

        麦吉德正要再开口说什么,却听门口传来了阿里娅的声音。

        “邵公子说得没错!我的命运应该掌握在我自己的手里,我的幸福也应该由我自己来决定。

        “阿塔,我知道你心疼我,可是你真的关心过我在想什么吗?你真的关心过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吗?你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吗?

        “邵公子的确很优秀,无论是在你的眼中,还是在阿里娅的眼中,但感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阿塔你怎么可以凭着你自己的好恶来决定我未来的命运?

        “我脸上的这道伤疤也与邵公子毫无关系,那是我为我自己心爱的人留下的,它将伴随我的余生,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嫁人,因为我最爱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当初我逃出王宫前往中原,就是想去寻找我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不是你喜欢什么就给我什么。

        “我知道,阿塔你想将最好的东西都留给我,但那也要我愿意接受,而不是被你强塞给我,我有权决定我自己的未来。

        “我已经不是你眼中的那个小女孩了,我知道我自己要什么,我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请阿塔不要再为难邵公子,他是我很好的朋友,我不希望因为阿塔你而毁掉我们之间的友谊。”

        麦吉德没想到阿里娅会突然出现,连忙走上前去说道:“阿里娅,你脸上的伤还没有好,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你怎么又跑出来了?

        “我找邵曦问起你的事,也只是因为关心你,我觉得这年轻人不错,才有了撮合你二人的想法,你不愿意就不愿意,阿塔也并不想勉强你。

        “不过你刚刚说你有了喜欢的人,不知道是哪一个?不管是谁,阿塔都会想尽办法将他给你找回来,让他成为我乌海国的驸马,只要阿里娅你喜欢,阿塔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看得出,麦吉德的确是将阿里娅视为珍宝一般,无论阿里娅说什么,麦吉德都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

        尤其是如今阿里娅的脸上多了那条长长的伤疤后,似乎让麦吉德对阿里娅更加心疼,所以无论刚才阿里娅说话的语气有多重,麦吉德都是摆出了一副迁就的姿态。

        邵曦站在一旁看着这对父女,说实话他很羡慕,他在原本的那个世界便早早地失去了父爱,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更是连自己的爹长什么样都没见过。

        看到阿里娅有一个父亲如此的疼爱她,邵曦的心中不禁涌上一丝悲凉。

        也许身为父亲的人,有的时候说话做事会有一些霸道、强横,但心中的那份关怀和爱却是实实在在的。

        虽然刚刚邵曦还在质问麦吉德身为父亲该如何关心自己的女儿,但实际上他对这种父爱还是十分渴望的。

        此时见麦吉德在阿里娅面前低声下气的样子,邵曦更是怀念起自己的那个酒鬼老爹。

        尽管当年他嗜酒成性,但每次无论醉成什么样子,回家的时候总是不忘记给他带一份喜欢吃的东西,随手扔在桌上。

        父爱往往就是那样的不经意,看起来很随意,甚至有些自作主张,但是那份惦念却是无时无刻不存在的。

        此时麦吉德向阿里娅问起了她喜欢的人是谁?邵曦更加确定之前阿里娅并没有告诉麦吉德关于孙破云的事情。

        不过这会儿看样子这个话题是躲不过去了,邵曦从阿里娅的脸上又看到了几天前的那种坚定与决绝。

        当麦吉德听到阿里娅说她喜欢的人竟是孙破云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想不到自己的女儿身为公主竟会爱上一个以赚取赏金为生的江湖之人。

        麦吉德对于行走江湖的人并没有什么成见,但孙破云那落魄、沉闷的样子却给麦吉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样一个对身边的人和事都漠不关心,少言寡语的人,与自己的女儿阿里娅无论是从相貌上还是从性情上都有着极大的反差,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样的两个人竟会彼此相爱。

        而且在他的印象中,孙破云是一个以杀戮为生,双手沾满鲜血之人,这样的人如何配得上自己的女儿?

        其实他不知道,邵曦手上沾的血一点儿都不比孙破云的少,只不过邵曦看上去风度翩翩,并不像是一个杀伐之人而已。

        “阿里娅,我的女儿!你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人?难道你在自己的脸上留下这道伤疤就是为了和他一样?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

        “而且那人如今已经死掉了,难道你要为了这样一个人独守余生,从此不嫁?这实在是不值得呀!”

        阿里娅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面前的父亲,似乎刚刚他对孙破云的评价是对自己最大的侮辱。

        “阿塔,你开口闭口他那样的人,他那样的人是怎样的人?是不是在你的眼中他那样的人不配被我去爱?还是因为我爱上了他而不配再做你的女儿?

        “你只看到他的落魄和他的冷漠,却从来不知道他的内心是如何的坚强与热烈。

        “我从来都不后悔自己爱上了他,他也是为了我而死,我此生认定他是我的男人,绝不会再嫁给任何人。

        “这没有什么值得与不值得,爱一个人和被一个人爱从来就不是用值不值得来衡量的,难道现在的我就不再值得阿塔疼爱了吗?”

        麦吉德一听阿里娅这话,连忙摆手解释道:“不不不,我的女儿!阿塔绝不是那个意思,阿塔只是心疼你,你若从此不嫁,将来阿塔不在了,你便是孤苦一人,阿塔如何能够安心?”

        阿里娅笑着摇了摇头,拉着麦吉德的手说道:“阿塔不必担心,昨日我带回来的那个孩子,你不是已经答应愿意收他为义子了吗?

        “那么从今以后在这世上阿塔便多了一个儿子,阿里娅也多了一个弟弟,将来我又怎么可能会是孤苦一人呢?

        “将来我的这个弟弟有了自己心爱的人,有了自己的家,也有了自己的孩子,我们不就又是一个大家庭了吗?

        “若是阿塔愿意,将来也可以将王位传给他,让他来替我们完成祖先的愿望,他也绝不会让阿塔失望的。”

        麦吉德抬手抚摸着阿里娅的脸庞,满脸疼惜地说道:“阿塔只想要阿里娅快乐、幸福,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只要我的女儿觉得这样是快乐的,是幸福的,阿塔什么都答应你。

        “阿里娅今天能说出这样的话,证明我的女儿已经长大了,阿塔尊重你的选择,从今以后你只管去做你喜欢的事情,只要你觉得快乐,阿塔一定会支持你。”

        说完,麦吉德轻轻地将阿里娅搂在怀中,用他那略显苍老的手抚摸着阿里娅的头。

        这一幕邵曦看在眼中,心中无比感慨!只要自己的孩子是快乐的,是幸福的,身为父亲什么都可以无所谓。

        此时的邵曦真的很羡慕眼前的这对父女,他们彼此关心,彼此疼爱,也彼此理解,而这些都是自己这么多年来求而不得的。

        这一刻邵曦禁不住鼻子微微有些发酸,他开始想念自己的父亲了,无论是原来那个世界的,还是如今这个世界里的,若是自己的父亲此刻也在自己的身边该有多好!

        正在邵曦感慨之际,麦吉德转过身又对邵曦说道:“年轻人,我还有一件事想问你。”

        由于之前搞了那么一下,邵曦这会儿都有应激反应了。

        心说,我靠!你还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