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七章 国王麦吉德

第六百零七章 国王麦吉德

        第二日一早,乌海国王宫那边便派了马车前来驿馆接邵曦等人前去王宫觐见国王麦吉德。

        邵曦带着老吴和孙立昌等人坐上了那辆十分奢华的马车,就这么被带到了乌海城中心的王宫。

        当几人从马车上跳下来时,被眼前那极尽奢华的王宫建筑所震惊。

        这乌海国的王宫与景元帝国的皇宫相比起来的确谈不上恢宏大气,但也说得上是雄伟壮观了。

        全部用精雕细刻的石头搭建的,极具西域风格的王宫被装点得极其奢华,到处都可见金银宝石的装饰,这与大梁城的景元皇宫相比更像是一个暴发户的奢华大宅。

        王宫的面积与景元皇宫比起来小了许多,但庭院修建的琼楼玉宇,雕栏玉砌,王宫的正殿看上去也是金碧辉映,富丽堂皇。

        在邵曦和老吴的眼里看来,整个王宫就两个字——有钱。

        走入大殿,看着那黄金的穹顶,碧玉的地砖,老吴恨不得抠下来几块揣到怀里带走。

        眼前这些奢华的建筑,让邵曦不禁想起了那些中东土豪,你可以说他们没文化,但是你绝对不能说他们没钱。

        这乌海国的王宫看着就像一座金矿和玉石矿,黄金美玉无处不在。

        在侍者的带领下,邵曦等人走入了王宫大殿的正中,乌海国的国王和臣子与中原不同,他们不像中原那样君臣等级分明,臣子只能立于大殿之下。

        乌海国的官员、大臣都是很随意地坐在大殿两旁,面前的桌子上都摆着各类瓜果和上等的葡萄酒。

        国王与臣子交谈竟也是一边吃喝一边聊着,看起来气氛倒是十分的融洽。

        大殿的王座上坐着一个衣着华贵的老者,看上去至少也有六十岁上下,身上穿着金色的长袍,头顶戴着一块白色的头巾。

        灰色的眉毛、胡子,看上去倒是慈眉善目,没有丝毫王者的威严,更像是一个慈祥的老者。

        身边站着数名侍女,有的手中端着果盘,有的抱着酒罐,还有两个分立左右给那老国王扇着扇子。

        邵曦心中暗自感叹,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懂享受,不愧是遍地黄金富庶之国的国王。

        不过这么大年纪了,怎么才只有阿里娅这么一个女儿?这老国王每日守着身边这么多的美女,按说应该子孙成群才对呀!

        还没待邵曦多想,那侍者便向坐在王座上的麦吉德国王禀报道:“尊敬的国王陛下,护送阿里娅公主殿下返回乌海国的中原商人前来觐见国王陛下,现在人已带到。”

        “嗯。”

        麦吉德抬头看了看侍者身后的邵曦几人,轻轻地摆了摆手,那侍者行礼退下,只留下邵曦等人站在大殿之中。

        麦吉德向着离自己最近的两侧做了个请的动作,开口说道:“来自中原的朋友,你们将我的女儿安全送回了乌海国,这一路上一定经历了不少的艰险。

        “今日请各位来,就是要表达对各位的谢意,都不要客气,请坐吧!我们为尊贵的客人们准备了美味的食物和醇香的葡萄酒,请各位朋友一同品尝。”

        看起来这边吃边聊就是西域特有的接待方式,无论是君臣之间还是对待客人都是如此。

        既然人家国王都发话了,自然也不必矫情,邵曦等人对着麦吉德拱手施礼表示感谢之后,也分别在麦吉德的左右落座。

        麦吉德对几人打量了一番,似乎一眼便认出了邵曦,于是笑着问道:“看来这位年轻人就是阿里娅口中提到的邵曦吧?果然生得一表人才,颇有中原的儒雅之风。”

        邵曦听了差点没乐出来,还头一回听人这样评价自己,明明自己身上有着几分痞气,哪里看出儒雅了?

        不过想一想西域人的性情与行事风格,相比之下说自己儒雅倒也不为过。

        连忙拱手对麦吉德回道:“国王陛下夸奖了,在下也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在前来西域的途中有幸结识阿里娅公主实在是在下之幸。

        “公主殿下能够平安归来,都要归功于孙破云和商队的众位护卫,在下其实也没做什么。”

        麦吉德一边摸着下巴上的胡子,一边微笑地点了点头。

        “果然是中原来的谦谦君子,不居功,不傲慢,愿将功劳让给别人,这中原人的涵养与谦逊的确是值得我们好好学学。

        “你们一路上的事,阿里娅已经与我讲过了,年轻人你的能力和做出的贡献我自然是心中有数的。

        “这一趟你们每个人都出了力,我乌海国的皇室向来是有恩必报的,你们为救阿里娅所蒙受的损失,我乌海国的皇室愿一力承担,绝不会辜负了远方朋友的情谊。

        “年轻人,你有什么要求只管提出来,只要是我乌海国皇室能办得到的,一定会满足你。”

        邵曦见麦吉德这么说,心中倒是觉得十分欣慰,看起来这个老国王的确是个明理之人。

        看得出,阿里娅能够安全地返回乌海国让他很开心,同时对商队一路上的付出也给予了肯定。

        如今他都这么说了,自己也没必要再假装客气,本来这一趟来就是想跟这个老国王讨账的。

        既然他已经主动提了出来,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将商队的损失和孙破云的酬劳一并讨还,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

        “国王陛下,此次护送阿里娅公主一路安全返回乌海国,我个人倒是没什么,只是这商队在途中折损了不少的人手,还丢失了大批的货物。

        “经商者原本就是图个利,如今这一趟商队几乎是无利可图了,所以在下希望陛下能弥补商队的损失,让他们不至于这一趟白跑。”

        麦吉德看起来是早有准备,听到邵曦想为商队的损失讨要一些补偿,满脸笑意地点了点头,随即抬起双手拍了两下。

        随着掌声的落下,只见一名侍女端着一个托盘从后面走了出来,在邵曦的面前跪下,将手中的托盘举到了邵曦的眼前。

        邵曦抬眼一看,只见那托盘上满满当当地铺了几层黄金做的叶子,那叶子的形状看上去如同杨树的树叶,每一片都足有半个巴掌那么大。

        西域不像中原那样大量的金银会以纸质的银票代替,毕竟中原的银庄产业发达,大量钱财不必以现银或是铜钱的方式随身携带,只需在银庄兑换成银票后带在身上,携带起来十分的方便。

        而西域并没有银票这种东西,为了方便携带,他们会将金银压成薄薄的叶子形状,携带起来不会鼓鼓囊囊,不过分量还是不轻的。

        这种金银制成的叶子也不是什么人都用得起的,底层百姓更多的还是以物易物,只有上层阶级和一些商人才会使用这种金银叶片进行交易,说起来也算是一种上等货币吧!

        那托盘上的金叶看起来数量不少,但具体有多少邵曦是真的看不出来。

        麦吉德似乎也看出了邵曦的心思,于是笑着开口解释道:“这里是金叶三百片,每一片金叶相当于你们中原一两左右。

        “这里差不多就是三百两黄金,按照你们中原的换法,应该就是三千两白银,不知你们对这个补偿可否满意?”

        邵曦满意地点了点头,心想这麦吉的老国王还真挺大方,一出手便是三百金。

        这些钱交给泰和商行的商队,不论是抚恤那些伤亡护卫,还是作为丢失货物的补偿,这些都是绰绰有余了。

        抛开人命的价值不说,单从钱财的角度来看,商队这一趟不但没亏,反而是大赚了一笔。

        麦吉德如此做法让邵曦对他的好感度瞬间增加了不少,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或动机,能在钱财上如此大方,至少证明他不是一个吝啬小气之人。

        这世上有两种人是应该多交往的,一种是有本事的人,另一种就是有钱的人。

        麦吉德身为乌海国的国王自然是那种既有本事又有钱的,而且还不小气,那么和这种人多多交往自然会是益处良多的。

        邵曦示意身边的孙立昌将那盘金叶接了过去,对着麦吉德一拱手,谢道:“在未来乌海国之前便已耳闻陛下是个明理之人,闻名不如见面,今日一见陛下果然是个深明大义之人。

        “如此,在下便替商队那些死伤的护卫谢过陛下的赏赐,不过还有另外一件事不知道陛下可否还记得?”

        麦吉德只是淡淡地一笑。

        “你说的应该是孙破云孙义士吧?你们在路上的事阿里娅昨日已经与我详细地讲述过了。

        “这孙义士为了保护阿里娅,掩护你们撤入乌海国境内,凭着一己之力将那些意图绑架阿里娅的人挡在了国境之外,孙破云义士此举可说是于我乌海国有恩。

        “况且当初我为了寻找阿里娅发出悬赏,与那孙义士之间早有承诺,只要他成功将阿里娅带回到我的身边,我便以五十金作为酬谢。

        “如今他人虽然已经不在了,但这笔账我还是认的,听闻你与他是好友,既然如此这笔酬劳便由你来代领,至于要用于何处那便是你的自由。

        “另外,他为了救阿里娅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我决定将酬劳翻倍以一百金作为酬谢,我会派人到边境为其举行隆重的安葬仪式,以表达我乌海国皇室的感激之情。”

        邵曦心说,这老国王可真上道!

        今日自己来,主要就是为了这两件事,想不到只是提了个话头,人家便将后面所有的事情全都安排好了!

        看来昨日阿里娅返回王宫与他这个老爹应该是进行了一番长谈,将这一路上所发生之事都告知于他。

        自己的掌上明珠安全地返回了乌海国,回到了他的身边,他的喜悦之情自然不必言表。

        不过也看得出,这麦吉德国王也的确是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有恩必报,只不过他报恩的方式更多是以财富的形式来表达。

        不知道将来自己若有机会将那“沙漠女神之泪”交到他手里时,这老国王会给自己什么好处?

        而且让邵曦感到有些奇怪的是,阿里娅的脸上那么长的一道伤疤,为何今日在麦吉德的脸上没有看出一丝的不悦之色?

        难道他对于阿里娅在自己这些人的护送之下,出现如此严重的意外丝毫都不感到恼怒吗?

        再就是他对孙破云开口闭口以义士相称,看来还不知道阿里娅与孙破云之间所发生的事情。

        不过此时的邵曦已经是一个局外人了,对此也只能是心中猜测却不好出言打听,毕竟这些事情与他自身关系并不大。

        阿里娅也说过,她会以自己的方式来解决这些事情,所以邵曦也自然是乐得落个清静。

        麦吉德在王宫中设下丰盛的酒宴招待邵曦等人,乌海国的各位大臣、官员也都参宴作陪。

        这西域的宫廷酒宴不似中原那般精致,却十分的实在。

        酒宴是在王宫的花园中举行,十几个烤架上都架着烤全羊,桌上的银盘中摆着各式西域的美食,虽然邵曦等人未必吃得惯,但这份盛情倒是让几人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

        老吴一边品尝着皇家的上等葡萄美酒,一边啃着手中的瓜果,满脸都是一副满足的样子。

        其他几人也都与前来攀谈的乌海国大臣和官员们应酬着,邵曦喝着杯中那醇香甜美的葡萄酒,却总觉得今天这个事好像还没完。

        果然不出所料,在宴会的气氛达到顶点之时,麦吉德却突然来到邵曦的身边。

        他拍了拍邵曦的肩膀,说道:“年轻人,我们是否可以单独聊聊?”

        麦吉德提出的要求简单直接,邵曦面对这个国王实在是找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于是便跟在麦吉德的身后一同走入了皇宫后殿的一个房间之内。

        麦吉德摆手让侍者、侍女们都退了出去,这才沉着脸对邵曦问道:“年轻人,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阿里娅脸上那道伤疤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听说你们从白夜国回到乌海国的时候她还是好好的,为何在回到乌海国之后,她脸上竟会留下这么大的一道伤口?

        “我也问过她,她只说是她自己弄的,可我绝不相信她会毫无理由地伤害自己,你们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邵曦心说,我擦!你这老家伙人前人后还两副面孔,之前还是一副和善慈祥的样子,这会儿居然对着我甩脸子!

        “国王陛下,您不觉得这种事情您应该去问她自己吗?如果公主殿下自己都不愿意说,您觉得从我这里又能问到什么呢?”

        “她若肯说,我又何必来问你?是不是你对她做了什么,才让她如此伤害自己?”

        邵曦一听就不乐意了,合着你这是要碰瓷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