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六章 藏宝图副本

第六百零六章 藏宝图副本

        邵曦与老吴的这场胡闹的确是减轻了这一路以来所有人压抑的心情,也多多少少地缓解了阿里娅内心因孙破云的死而带来的伤痛。

        自从阿里娅答应邵曦和老吴会收留陆云翔以后,这一路上她都将这孩子带在自己的身边,也算是提前促进一下感情吧!

        如今已身处乌海国境内,一行人马无风无险地抵达了乌海城。

        这里是乌海国的国都,也是乌海国最大的城市,说它是座“城市”一点都不为过,因为自打进了乌海城之后到处都是集市,处处可见一片繁荣的景象。

        只因乌海国是西域各邦国中实力最强,疆域最辽阔的王国,所以无论是哪里来的商人都会将乌海国作为最大的交易之地。

        而乌海国的都城乌海城也就成了西域最大的商品货物集散地,几乎所有的贸易都是在这里进行的。

        各国将商品运到此处进行交易,然后再将交易后的财物运回到本国。

        泰和商行每一次前来西域进行商贸交易的时候,也都是前来乌海城将中原的商品在这里交换成西域的特色商品,再运回中原销售,以此谋利。

        西域大多地方贫瘠荒僻,对于中原的丝绸、茶叶、竹木制品,甚至是一些不起眼的小东西,需求量都是极其可观的。

        贸易的形式大多是以物易物,至少也是以金银玉石作为交换,这些东西在中原又是极其稀缺珍贵的。

        所以通过这样的来回倒卖,每走一趟商队都会获得十分可观的利润。

        利益伴随风险,为了这份可观的利润,这些年也有不少商队在这西域的沙漠之中永远的消失,要么是因为这大漠中恶劣的生存环境,要么就是因为那些想做无本买卖的马匪强盗。

        但不管怎样,这丰厚的利益诱惑终究还是让很多人选择铤而走险,尤其是像泰和商行这样在中原声名显赫的大商行,这么赚钱的生意怎么可能不做?

        同样,西域也有很多商人在做着这种生意,当初被邵曦设计擒获的吾日耶提便是以经商之名进入了中原大梁城。

        中原和西域之间互有通商,但同时以通商之名也在相互派遣细作、暗探,除了收集彼此的情报,也在相互做着渗透。

        间谍、特工这种工作自古有之,只不过形式各有不同罢了。

        邵曦此次前来西域,之所以一直不公开自己在景元王朝的身份,就是怕这个身份会影响自己在西域的自由活动,毕竟他的这个身份会引起西域各国对他的注意。

        一个景元王朝的四品官员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西域各邦国,一旦被人知道,说没什么想法鬼都不信。

        为了避免这些麻烦,邵曦自打到了玉龙关就一直保持低调,只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与所有人交往。

        虽然如今自己救了阿里娅公主,但若是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也难免会让人联想到他出手救助公主是否有其他的什么目的?

        对此阿里娅也一直与邵曦保持着默契,从未公开提起过他的身份,她也知道这会给邵曦造成不必要的困扰。

        不过明日在王宫与麦吉德国王见面后,不管是明里还是暗里,邵曦的这个身份都无法再对麦吉德隐瞒。

        整队人马进入乌海城后,由于阿里娅公主身份的特殊性,骑兵队护卫着阿里娅直接返回乌海国的王宫,而邵曦和商队则是被安排在了当地条件最好的驿馆。

        这里是寻常的商人无法入住的,都是与乌海国皇室有直接贸易关系的各国商团才有资格入住,邵曦和泰和商行的商队能住进来,完全是因为阿里娅的关系。

        临别时阿里娅告诉邵曦,明日会召他们前往王宫觐见自己的阿塔——麦吉德国王,让他们先在驿馆中等待消息。

        至于陆云翔,则是由阿里娅先将他带回王宫,后面的事再做具体安排。

        邵曦对此没什么意见,既然到了人家的地方,自然是客随主便。

        原本只是打算前往楼兰国寻找关玉城的遗骨,可如今就在这乌海国似乎又有了一些不得不办的事情,邵曦倒还真的很希望能够与那麦吉德老国王见上一面。

        此次前来西域,发现西域各邦国之间也并不太平,而且与中原的景元王朝似乎也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和谐。

        若是能借此机会让景元王朝与这个西域最大的王国乌海国建立起某种可靠的关系,也许会对景元王朝今后在西域方面的势力拓展有所帮助。

        至于应该怎么做,邵曦还需要再斟酌斟酌。

        不过见到麦吉德第一面,邵曦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向他替商队讨些好处,这一趟泰和商行的商队的确是有不小的损失,既然是因为阿里娅公主,那么这个损失自然要找麦吉德国王来进行补偿。

        另外就是孙破云的酬劳,不管你是国王也好,还是个普通的富商也好,应该付出的酬劳绝不能因为孙破云的死而就此不了了之。

        邵曦与商队众人刚一安顿下来,孙立昌便前来与邵曦打招呼。

        既然如今商队已经到了这乌海城,他得前去与之前的合作伙伴见一面,将此次带来的这些货物与他们进行交易,毕竟商队前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做生意。

        至于回头觐见麦吉德国王之事,虽然重要却并不是商队的主要目的。

        邵曦对此也十分理解,只是嘱咐了孙立昌明日一早随自己一同前去王宫,其他的时间孙立昌大可去忙自己的事。

        他们入住的这家驿馆条件是乌海城内最好的,房间整洁干净,极具西域风格,最让老吴开心的是这里还有上好的葡萄酒卖。

        对于嗜酒如命的老吴来说,这可比住的舒服不舒服重要得多!

        当邵曦正坐在房中琢磨着应该如何处理景元王朝与西域各国之间的关系,如何利用乌海国和白夜国之间的矛盾来拉拢乌海国时,却见老吴抱着两个大大的罐子回到了房间。

        也不等邵曦开口问是什么,他就拿了两个杯子放在桌上,倒了两杯醇香美味的葡萄酒催促邵曦快尝一尝。

        虽然邵曦早就听说过西域的葡萄酒风味独特,香甜醉人,可他好歹也是从二十一世纪的世界穿越过来的,这种东西在他的眼中早就见怪不怪了,所以并未露出太多的惊喜之色。

        倒是老吴一脸的兴奋,一边小口品尝着,一边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地品味着那葡萄酒在口中甜香流转的美妙感觉。

        也难怪老吴会如此陶醉,要知道在中原这西域的葡萄美酒可是稀缺之物,只有皇亲贵胄,巨商富贾才享用得起,一般人哪里喝得起如此昂贵的美酒?

        邵曦端起杯子浅尝了一口,不禁皱起了眉头。

        酸呐!

        虽然不得不承认这西域的葡萄酒的确是香甜醇美,而且这传统的酿造工艺酿出来的葡萄酒,与那些通过现代种植技术和酿造工艺所酿出的葡萄酒相比,口感上更显清新自然。

        但也正因如此,传统自酿的葡萄酒由于在发酵温度、时间和选用葡萄品种上的不同,口感上会带有一定的酸味。

        老吴拿回来的这两罐子葡萄酒很明显是民间自酿的,所以酸味就比较重。

        邵曦忍不住皱了下眉头,好喝是好喝,但是这么重的酸味,邵曦多少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老吴却是满不在乎,左一杯,右一杯喝的不亦乐乎,邵曦连忙伸手拦了下来。

        “老家伙,这个东西你要适可而止才行,这种酒的后劲很足,喝的时候觉得香甜可口,但若是喝多了醉起来可是很难受的,而且这酒太酸了,实在不宜多喝。”

        老吴一脸惊讶地看着邵曦。

        邵曦从小到大都是跟在他的身边,他从来都不知道邵曦会对西域的葡萄酒这么了解,一时间竟有些疑惑。

        “臭小子,你对这个东西怎么知道这么多?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这东西别说喝过,就是连见你都没见过,你如何知道它后劲大?又如何知道这酒太酸了?你是不是什么时候偷偷背着我喝过?”

        邵曦翻了老吴一眼,这老家伙的语气中明显是有埋怨之意,说的好像自己偷着喝过而没告诉他一样。

        “你当我这么多年的书是白看的?我知道这些当然是从书上看来的,这东西因为口味太过独特,所以喝起来感觉不到酒味,不知不觉便会喝醉,所以你最好还是少喝为妙。

        “而且这也太酸了!明日你与我前去王宫,想必那老国王定有上等的葡萄酒,你若是现在把自己喝醉了,明天可就捞不到喝了!”

        老吴一听这话,连忙将剩下的那罐葡萄酒放到了墙根,他可舍不得放弃明日进王宫品尝上等葡萄酒的机会,这个事情上他倒是蛮听劝的。

        这一老一少一边喝着葡萄酒,一边又聊起了乌海国宝藏之事。

        “少爷,这乌海国宝藏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如今这藏宝图在我们手里,可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来。

        “当初我师弟卫平就是从他乌海国的王宫中将这藏宝图盗了出来,如今若是让那老国王知道这东西在我们手里,别说是宝藏了,搞不好脑袋都不保。”

        邵曦从包里将那乌海国的藏宝图拿出来铺在桌子上,仔细地看了又看。

        “之前从阿里娅的话中,我们得知乌海国的皇室曾经动过寻找这笔宝藏的念头,只是碍于祖先的遗训才没有去寻找。

        “不过这不代表就没有人偷偷去找过,这藏宝图上既然已经标记出了宝藏的所在之地,又为何这么多年来都找不到呢?”

        老吴捻着下巴上的胡子,眼巴巴地看着那个藏宝图上的标记,仿佛那笔财富就摆在自己的眼前。

        可邵曦的疑问也让他犯起愁来。

        邵曦说的没错,就算是乌海国的皇室没有去寻找过这笔宝藏,但是这么多年下来看过藏宝图的人应该不止一个两个,也肯定有人偷偷前去寻找过。

        既然藏宝图上标出的宝藏位置这么明确,却为何这么多年都没有人真正地找到这笔宝藏?难道这藏宝图有假?或是有其他什么原因?

        如此大的一笔皇家宝藏,弄得真真假假,让人不易找到倒也不足为奇。

        从阿里娅口中得知,当年卫平从乌海国皇室偷出的这份藏宝图应该就是阿里娅说的那一份,那么这张藏宝图应该是真的。

        既然藏宝图不假,藏宝图上所标记的宝藏地点也不应该有假,这么多年来都没人找到,一定是这里面还有什么尚未被破解开的谜题。

        一般藏宝之人都会留下一些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线索,若是不能将这些线索完全解开,那么就算手里有藏宝图也依然找不到宝藏的准确位置。

        当老吴将这个想法说出来之后,邵曦也觉得老吴说的有道理,可是眼下手中就只有这么一份藏宝图,也是唯一的线索。

        该到哪里去寻找其他的线索呢?总不能拿着这张图满世界地找人打听吧?那岂不是告诉所有人自己手里有这张藏宝图?

        想到这里,邵曦突然间有了一个想法,也不是不能找人打听,只是不能举着这张藏宝图到处找人打听。

        于是他从挎包里掏出一块薄如蝉翼的云纱铺在了那藏宝图上面,又拿来笔墨在那云纱上面按照藏宝图透出来的图形将整张藏宝图完整地描了出来。

        在那块云纱上原本藏宝图标记宝藏地点的位置,邵曦只是轻轻地点了一个黑点,看上去十分不起眼,就像是整张地图上的一部分。

        将藏宝图描下来之后,邵曦将原图收了起来,举着这块云纱的藏宝图又看了一会儿。

        “老吴,这次寻宝只靠我们两个人肯定是不行的,我们需要一个对乌海国地形非常熟悉的向导,可又不能让他知道我们是去做什么。”

        老吴看了看邵曦手里那份复制的地图,大概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此事肯定不能让乌海国的皇室知道,虽然当初那老国王承诺只要找到‘沙漠女神之泪’,其他的财宝都归发现者所有,可人嘴两张皮,谁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所以向导之事不能指望他们,此事你不如去问问孙掌柜。”

        邵曦被老吴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孙掌柜在这西域有不少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若是通过孙掌柜请一个向导的话,应该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孙掌柜信得过的人应该都是比较可靠的。

        “老家伙,你说的有道理,不过此事要等明日从王宫回来之后再与孙掌柜商量,在此之前这件事不能向任何人提起。”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