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五章 是丑惹的祸

第六百零五章 是丑惹的祸

        已经在军营休整了两日,返回乌海城送信的人也回来了,所以安排公主回乌海城的事也就不能再拖延了。

        军营的将领安排了最精锐的百骑护送,这个时候的邵曦和商队虽然也有护送阿里娅公主之名,但实际上已经完全不用操心阿里娅安全的问题了,前往乌海城的这一路自然也就轻松了许多。

        众人都收拾停当准备出发的时候,邵曦才发现老吴这个老家伙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了,于是问付彪和乌球儿,结果他们两个也不清楚。

        正当邵曦打算前去寻找的时候,只见这老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邵曦原本已经骑在了马上,可是当他回头看到老吴样子的时候,猝不及防地直接从马上掉了下来。

        付彪见邵曦好好地从马上掉下来,急忙跑过去扶邵曦,却见邵曦一脸奇怪的表情,抬手指着自己看着的方向,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

        付彪顺着邵曦手指的方向看去,结果也是一脸的目瞪口呆,像是看到了什么怪物。

        也不怪他们两个会是这样的表情,此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老吴已经完全颠覆了他们以往的印象。

        只见他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一身雪白的长袍,手中还摇着一纸折扇,虽然那弓腰驼背的样子一时没办法改变,但老吴已经尽可能地挺直腰杆了。

        他走起路来一摇三晃,明显觉得自己是个翩翩公子,可偏偏他穿的那身袍子尺寸极不合适,明显大了许多。

        袍子的下摆拖在地上,前摆甚至有些绊脚,肩膀上松松垮垮地耷拉着,宽大且长长的袍袖勉强被他撸到了手腕上面,在胳膊上堆成一堆,整个人看起来就像被装进了一个面袋子里一样。

        就这!老吴似乎还感觉良好,走起路来摇头晃脑,完全不觉得自己的样子可笑。

        邵曦坐在地上盯着老吴愣了半天,“扑棱”一下站了起来,转头向付彪问道:“你看清楚没?走过来的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付彪被邵曦给问愣住了,转头又仔细看了看老吴。

        “家主,那应该是吴前辈吧?不过怎么看起来有点别扭?”

        “你确定是那个老家伙?我怎么看着好像是只猴子?”

        “是吗?我再看看。”

        正在付彪转过头想再仔细看看的时候,只见老吴一个不小心踩到了袍子的前摆,直接一个“狗抢屎”趴在地上。

        这一下子不光是邵曦,所有看到的人都哄然大笑。

        老吴一脸尴尬地爬起来,拎着袍子的前摆一路小跑来到邵曦和付彪面前。

        没好气地骂道:“还看个屁呀看!老头我换身衣服你们就认不出来了?我这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样子你们是从来没见过吧?”

        邵曦走到老吴的面前,围着老吴左三圈右三圈地转圈看,转得老吴头都晕了。

        “怎么样?人靠衣装马靠鞍,想不到老头我倒饬倒饬也这么清新俊逸吧?除了年纪大了点,我跟你口中的那个楚留香比起来如何呀?”

        邵曦围着老吴转了几圈停下来,一脸呆相地看了老吴许久,突然间“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接下来就是越笑越狂放,越笑越失控,最后甚至跪在地上拼命地用拳头捶着地面,整个人差点笑背过气去。

        他这么一笑,把老吴给笑慌了,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邵曦,嘴里没好气地说道:“笑个屁呀!我告诉你,老头我收拾一下也不比你差,你怕不是受了刺激,一下子接受不了吧?”

        邵曦已经笑得快要晕过去了,跪在地上抬起手对着老吴就竖了个大拇指。

        “你行,你真行!你果然是不同凡响,老家伙你实在是勇气可嘉,我这辈子谁都不服,我就服你!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这身行头是从哪个剧组偷来的?赶紧还回去吧!别影响人家正常拍摄。”

        老吴听了,两眼一瞪。

        “什么偷来的?这是我从商队那边拿来的,再说你老提什么剧组,那剧组到底是个啥?”

        此时的邵曦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身边的付彪也已经憋得满脸通红。

        他实在是想笑,可又怕笑出来显得对老吴不敬,这种想笑不能笑,硬憋着的感觉实在是难受。

        “老家伙,我求求你!你还是把原来那一身换上吧!还是原来的那个打扮看着舒服,你现在这个样子自己不尴尬我都尴尬。”

        老吴低头看了看自己,又伸手扯了扯身上的袍子,抬起头来有点懵逼地看着邵曦,又看了看付彪。

        开口问了句“这有什么不妥吗?难道我换的这身衣服不好看吗?我觉得挺不错的呀!那白公子不也是像我这样穿的吗?我除了年纪大点,也不比他差多少吧?”

        付彪憋笑憋得那一脸表情已经比哭都难看了,而邵曦这会儿明显已经笑得岔气了,整个人摆着手,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

        只有旁边的乌球儿还一脸憨憨的表情,看着眼前几人这莫名其妙的举动,他不明白自己的师祖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他更不明白自己的师父为什么会笑得差点死过去?

        只是开口问了句“师祖,你为什么找个袋子把自己给装起来了?”

        这一句话直接让邵曦笑背过气去,付彪在旁边帮着拍了半天的前胸后背才缓过来。

        而老吴听了差点被气死,跳着脚地对乌球儿骂道:“你个憨货懂个屁!什么袋子?这是袍子,是袍子!你有没有点见识?你师父平时是怎么教你的?”

        乌球儿摸摸自己的光头,抬手指了指旁边已经笑抽的邵曦。

        “袍子不应该是师父身上穿的那种吗?师祖身上穿的这个也叫袍子吗?怎么看上去像个布袋子?”

        老吴被乌球儿这一句话气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他这会儿算是明白了,连乌球儿这样的人都看不下眼去了,可想自己此时的打扮为什么会被邵曦笑成那个样子。

        他实在是不甘心,一样都是袍子,凭什么穿在那臭小子身上就是人模人样的,穿在自己身上就连徒孙都要笑话?

        明明自己年轻的时候样子也不差,怎么如今混到这个份儿上?

        邵曦做梦也想不到,此前老吴说要改改形象居然是认真的,他只当老吴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这老家伙居然闹了这么一出洋相。

        之前他只是笑话老吴是一副老毛贼的样子,可谁知道老家伙这么想不开,将自己弄得像个布袋木偶一样。

        就他现在的这个打扮,若是再施展出他那无命身法,只怕是真的会把自己摔得连命都没了。

        人本来长得就猥琐,一副弓腰驼背的样子,就算穿上蟒袍也不像太子,邵曦真搞不懂老吴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是怎么有勇气把自己朝着公子风格打扮的?

        哪怕只是穿上像孙立昌那样商行掌柜的衣服,最多看上去也只会说他是个土财主的打扮,可如今这不伦不类的样子,他也不怕出门把别人吓到。

        知道的是衣服尺寸不合适,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沙漠里的干尸爬出来了。

        此时从帐篷里走出来的阿里娅正听到这边嘻嘻哈哈地笑个不停,出于好奇便也走了过来。

        当她一眼看到老吴的那身打扮时,整个人都被惊呆了,站在那里愣愣地看了老吴半晌,最后忍不住抬手一把按住了自己戴着面纱的脸。

        她不能笑,他脸上的那道伤口才刚刚结痂开始愈合,此时若是笑出来,只怕是那伤口便要裂开。

        为了不再让自己的视觉受到这种冲击,阿里娅急忙转身骑上自己的马匹,招呼骑兵队赶紧出发。

        队伍离开军营缓缓向着西北方向行进,商队也紧随其后,邵曦因为怕带着老吴跟着大队伍会遭人笑话,于是几人远远地跟在后面。

        老吴骑在马上,一边脱着身上的袍子,嘴里一边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叨咕着什么,看得出他对邵曦的嘲笑十分不满,不过似乎也明白今天自己在众人面前闹了笑话。

        邵曦就像被人点了笑穴一样,强忍着不笑,却又时不时“扑哧”的一声笑出来。

        付彪干脆连看老吴都不看了,只是紧紧地跟在邵曦的身后,完全不敢正眼去瞧一眼老吴。

        乌球儿骑在他那头大骆驼上面,看着自己师父和师祖那奇奇怪怪的样子,只剩下一脸的懵。

        他琢磨着,师祖不就是找了个布袋子把自己装起来了吗?师父为什么会笑成这样?

        说起来也是,师祖为啥要找个袋子把自己装起来?

        从军营前往乌海城,这一路上人马缓缓而行差不多要走上三四天,结果邵曦就这样像神经病一样一会儿笑一下,一会儿笑一下,也一路笑了三四天。

        最后实在是把老吴笑急眼了,上去就给了邵曦一巴掌。

        “笑笑笑,你笑个屁!衣服我都换下来了,你还笑?大不了老头下次找一件合身的穿,你至于笑成这样吗?”

        邵曦强行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强忍着让自己不再笑出来。

        一本正经地对老吴说道:“老吴,你听少爷一句劝,别瞎折腾了,这根本就与衣服无关,是你人的原因。”

        “我人的原因?我人哪里不对?”

        “emmm……,丑!”

        “……,有多丑?”

        “特别的丑!”

        “……,特别丑有多丑?”

        “这个怎么形容呢?就是比一般的丑还要丑很多……,嗯?老吴,你的酒壶不是已经没酒了吗?你把它拿出来干嘛?”

        duang……

        “哎呀!老吴,你干什么?干嘛拿酒壶砸我的头?”

        “小兔崽子,我砸你的头是轻的,你敢骂老头子我丑?看我今天怎么教训你。”

        “哎……哎哎……!我实话实说而已,你怎么发这么大的火?”

        “你放屁!你骂谁丑谁不发火?”

        邵曦见势不妙,纵马就跑,老吴骑着马在后面紧追不舍。

        付彪和乌球儿都看傻了,心说这一老一少什么时候结了这么大的仇?

        邵曦一边在前面跑,还一边嘴里叨咕着。

        “哎……!我说你别追了行不行?我错了,我错了!”

        老吴在后面完全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你错了?你错哪儿了?你不是说我丑吗?今天我要好好地看看你有多英俊!”

        “别别别,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你帅,你最帅!这总行了吧?哎我去!老家伙你怎么还动刀子?”

        老吴手持短刃一路追在邵曦的后面用细月不停地去打他的屁股,邵曦狼狈不堪地朝前面逃去。

        这一老一少就这么从队伍的最后面一路到了最前面,甚至将骑兵队和商队远远地甩在了身后,把孙立昌和阿里娅看得都是一脸懵逼。

        心说,这爷俩平日里不是好好的?怎么就动起手来了?看这架势好像是邵公子把吴前辈气得不轻,这又闹的是哪一出?

        孙立昌出了队伍一把拉住正要追上去的付彪,开口问道:“付兄弟,这邵公子和吴前辈是怎么了?怎么看起来吴前辈很生气的样子?”

        付彪是个脑子还算正常的人,他自然理解不了邵曦和老吴,这对现世活宝经常会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嬉笑怒骂。

        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回了孙立昌一句“因为丑!”

        说完,便也纵马朝着邵曦和老吴的方向追了出去,只留下孙立昌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丑?谁丑?这是个什么理由?”

        连付彪都没办法理解的事,孙立昌自然也理解不了。

        只有骑着骆驼慢悠悠跟上来的乌球儿还悠哉悠哉地啃着手里的面饼,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孙立昌这会儿也是来了好奇劲儿,于是又去问乌球儿怎么回事,乌球儿的回答更加言简意赅。

        “丑!”

        孙立昌更懵了!

        心说这几位神仙今天怎么说起话来都是这个风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因为个“丑”能闹得你死我活的?

        此前可从来没见这位吴前辈发过这么大的火,也从未见过邵公子被人追得如此狼狈,结果就是因为个“丑”,实在是没法理解。

        倒是阿里娅看着几人如同孩子一般的举动满脸的笑意,她不用问都知道是因为什么。

        此前老吴的那副样子也被她看在眼中,若不是碍于身份和脸上的伤口,估计这会儿她也早就笑抽了。

        从离开玉龙关,返回乌海国的这一路承受了太多的压抑,此时难得有了几分欢乐的气氛。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