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四章 这德行像谁

第六百零四章 这德行像谁

        邵曦对阿里娅的回答感到十分的诧异,自己尚未言明有何事相求,阿里娅却已经是满口答应下来,难道是她猜到了自己相求之事?

        “不知公主为何尚未询问何事便先答应下来?难道就不怕在下提些什么无理的要求吗?”

        阿里娅看了眼邵曦,又转头看了眼老吴,淡淡地一笑。

        “邵公子并非是个无礼之人,吴前辈虽不拘小节,但也看得出是个讲道理的人,你们开口提出的请求我相信不会是什么过分之事。

        “邵公子能应下他最后的嘱托,一路将我平安护送到阿塔的身边,也算是尽了朋友之谊,无论邵公子提出什么要求,我都替他答应下来了。”

        邵曦这才明白,阿里娅如此痛快地答应下来并不问事由,完全是出于对孙破云眼光的信任。

        他相信孙破云视作朋友的人必定不是一个贪图利益,狭隘自私之人,同时也当作是替孙破云还了邵曦一个人情。

        孙破云已经不在了,其实这个人情原本也就无所谓存不存在,可此时的阿里娅已经完全将自己放在了孙破云的立场上。

        邵曦完成孙破云的一个愿望,那么她必定要还邵曦一个愿望。

        “既然公主这么说,那么在下也不妨直言了,此次泰和商行的商队进入乌海国一路蒙受了不小的损失,我又有自己的事情要办,所以陆云翔这孩子实在是不方便带在身边。

        “这孩子已经没了父亲,着实是可怜,不知阿里娅公主可愿收留这孩子?他没有亲人了,公主可愿意认他做个弟弟,将他留在乌海国的皇室?

        “一来是让这孩子有人照顾,二来公主身边也有一个作伴的,今后公主有了个弟弟想必也不会太寂寞。”

        老吴连忙在一旁补充道:“的确是如此,公主你看这商队常年往来于中原和西域之间,风吹日晒,常年奔波,实在是太辛苦了。

        “一个十岁的孩子若是跟着商队跑来跑去,虽能学到些经商之道却要吃不少的苦,这孩子原本可怜,还希望公主能心怀悲悯收留这孩子。

        “而且这孩子立志要学本事,还曾亲口对我和我家少爷言明要替他孙哥哥来保护公主,我们见他如此坚定,所以才冒昧提出这样的请求。”

        阿里娅抬手用手帕又擦了擦脸上的血迹,此时那道伤口虽然看上去依旧令人心惊胆战,但已不像此前那般流血。

        “你们也不必多言了,其实在你们来找我之前,我便有了这个打算,那孩子本就孤苦,唯一的亲人如今已经不在了,原本我便打算要将他留在乌海国与我作伴。

        “如今听你二位这样一讲,我就更要将他留下了,这孩子想修炼武功,我们乌海国的皇室正适合给他提供最大的便利。

        “其实这一路上我已将他当做自己的弟弟,我阿塔只有我一个女儿,收他做个义子也并不为过,这件事我答应你们便是。

        “想不到你们所求的竟是这件事,看来他的确没有看错,你们在这个时候还为他人着想,的确都是仁义之人。”

        阿里娅的一句话说得邵曦内心十分惭愧,说他们仁义也的确不假,但更多的还是出于自身便利的考虑。

        邵曦几人此次前来西域是打算要远走楼兰国,前去楼兰古城寻找关玉城的遗骨,身边带着个孩子实在是太不方便了,甚至可以说是个累赘。

        这趟泰和商行前来乌海国一路不断地遇到麻烦事,如今也是折损了不少人手,还丢失了一部分货物,虽谈不上血本无归,但此趟的利润也已经是薄得不能再薄了。

        若自己莫名其妙地再将孩子塞给人家,平白多出一张嘴来,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虽然陆云翔将来也许会是商队中的一把好手,可那是将来,眼下的商队损失如此惨重,难道最后就只换了一个商行的学徒?

        邵曦此次送阿里娅回乌海城是打算要面见麦吉德国王的,帮忙将公主送回来是一回事,商队的损失是另一回事。

        另外,不管阿里娅与孙破云之间后来的关系如何发展,孙破云这一趟是从麦吉德那里接的生意。

        如今生意完成,麦吉德应该付给孙破云的酬劳一文都不能少,那是孙破云应得的。

        虽然孙破云已经不在了,可邵曦要替孙破云将这份酬劳讨回来,不管是替他修坟、立碑,还是全部换成美酒用来祭奠孙破云,那都是孙破云原本就该得的。

        人死了,账不能烂。

        孙破云这一趟为了护送阿里娅丢了性命,邵曦还要向麦吉德多要上一些酬劳,他可不管麦吉德是不是阿里娅的父亲,生意就是生意,一码是一码。

        阿里娅答应收留陆云翔,也算是了却邵曦的一桩心事。

        当初陆虎将这孩子交给自己,便是希望能给这孩子一个平安稳定的生活。

        他若是真被麦吉德认作义子,成了阿里娅的弟弟,今后在乌海国的皇室便是一个王子。

        虽然自古皇家是非多,但总好过让他在这片沙漠中颠沛流离,居无定所,至少从物质方面能够得到很好的照顾。

        邵曦看得出,阿里娅对陆云翔已经多多少少有了一些姐弟之情,将这孩子留在她身边也的确是件两全其美之事。

        此事就此商定,这个时候邵曦才从自己的挎包中拿出一个小瓷瓶递到阿里娅的面前。

        “公主,你对自己下手也够狠的!这是中原一位大师炼制的凝血散,有很好的止血疗伤作用,公主将它敷在脸上即可。

        “无论怎样,还望公主要多多保重自己的身体,我想孙兄也不愿意看到公主如此伤害自己,多的在下就不说了。

        “回头我与商队会继续护送公主返回乌海城,如今已身处乌海国境内,终于渡过了危机,想来要不了几日我们就会顺利抵达都城。”

        阿里娅伸手接过邵曦递来的那瓶凝血散,笑着对邵曦说道:“邵公子请放心,我说过我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脆弱,今日之事你们也不必声张,我自己会处理好。

        “等回了乌海城,所有的事我自会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到时候我会介绍邵公子给我的阿塔认识。

        “不论是邵公子还是商队,你们此次为我做了这么多,不管有什么要求,我的阿塔都会答应你们。”

        邵曦心说,我要的就是这句话。

        这一趟自己倒好说,可若是连累了商队,让人家白忙活一趟的话,将来自己在泰和商行那边再想办点什么事,岂不是理也不直,气也不壮了?

        邵曦与商队在兵营中休整了足足两日,在这两日期间,兵营的将领派出快马返回乌海城通报消息。

        要不怎么说还得是人家塞外的马上民族!商队原本要走上几天的路程,人家单骑快马一去一回也只用了两日。

        送信的人带回乌海城的消息,麦吉德国王得知阿里娅公主平安归来非常的高兴。

        也得知这一路是由中原人护送才闯过白夜国,便下令由一队骑兵沿途护送阿里娅公主和商队以及邵曦等人一同返回乌海城,到时候麦吉德要对这些护送自己女儿的人表达谢意。

        邵曦心里琢磨着,我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好打发,这一趟去可是要讨债的。

        倒是老吴的心思变得活泛了,私底下拉着邵曦开始打起乌海国宝藏的主意来。

        这一路上原本便是磕磕绊绊,好不容易到了这乌海国,邵曦可不想再给自己找什么麻烦,可老吴的一番话却把邵曦给说心动了。

        “臭小子,你想想,这一趟可是机会难得呀!我们千里迢迢跑到西域来,将来若是返回中原,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再来都说不定了,若是不趁着这次去找到那笔宝藏,将来可能就没什么机会了。

        “之前阿里娅公主提到过,这麦吉德老国王曾经有过承诺,只要从这宝藏之中找到了那颗‘沙漠女神之泪’,宝藏中其他的财富便全都归发现者所有。

        “这可是皇家宝藏!你有没有算过有多少?反正我是算不出来!你在中原辛辛苦苦,上蹿下跳地折腾,可能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

        “你这小子别的跟老头我都不像,唯独喜欢钱这一点我们爷俩是一模一样的,难道你就看着这么大一笔钱从你的眼前溜走?

        “再说那孙小子死在了白夜国人的手里,你不是想替他报仇吗?若是找到了那颗珠子交到乌海国老国王的手里,岂不是狠狠地恶心了白夜国一把?”

        老吴说的,别的邵曦都认可,唯独说拿那颗“沙漠女神之泪”来恶心白夜国,邵曦觉得还不够。

        自己的朋友死在他们手里,若只是恶心他们一把,那岂不是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邵曦想要的是将白夜国搞得鸡飞狗跳,就算不让他灭国,也要让他们将来的日子不好过。

        自己可是曾经在孙破云的坟前放过话的,凡是伤害过他身边亲人和朋友的家伙,他都要让对方加倍付出代价,绝对不打折扣。

        不过,报复白夜国的确是可以从乌海国宝藏这一点上入手,要知道自己如今要对付的可是一个西域邦国,自己跟这个体量的对手结了梁子,手里没点像样的本钱还真不行。

        而乌海国的宝藏足以在西域建立一国,那么反过来想,用这笔宝藏想要灭掉一国应该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应该怎么做,邵曦眼下还没想好,不过寻找乌海国宝藏一事倒是答应了老吴。

        老吴开心地搓着手,在帐篷里走来走去,仿佛那些财富已经摆在了他面前一样。

        邵曦看着老吴那副财迷的样子,满脸不屑地来了句“一把年纪了,还是那么没出息,见钱眼开就算了,能不能别像憋了尿一样在地上走来走去的?晃得我头都晕了。”

        老吴瞥了邵曦一眼,一撇嘴说道:“说我没出息?只怕等你见到那乌海国的宝藏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可听说当年乌海国的皇室连尿尿的家伙都是黄金的,一个尿盆儿都够你抱着傻笑一宿了。”

        邵曦一听顿时双眼也开始冒绿光。

        “我靠!你说的是真的假的?有没有这么夸张?要真是那样的话,就算全是尿盆儿我也要了。”

        老吴还给了邵曦一个同样不屑的表情,又继续开始在地上走来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嘟囔着。

        “还说我,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这副德行,看上去比我还贪财,你的那些出息呢?难道都装尿盆儿里了?”

        “嘿嘿!只要是金的,装尿盆儿里就装尿盆儿里。”

        老吴停下走来走去的脚步,瞪着邵曦看了半天。

        邵曦以为自己的头上、脸上有什么东西,还伸手摸了一遍,最后不耐烦地问了句“老家伙,你有病啊?吃饱了撑的没事你瞪着我看什么?”

        老吴捻着下巴上的胡子,看似自言自语地说道:“你这孩子到底像谁呢?你亲爹、亲娘也不这样啊!庄主和老庄主也不这样,你这贪财猥琐的样子到底是像谁呢?”

        “切!”

        “你切什么切?那你自己说说你像谁?”

        “还能像谁?像你咯?跟着你这老家伙十几年,好孩子都被你带坏了。”

        老吴一听,脸都黑了。

        “你说啥?像我?我就是你这副德行?”

        邵曦一挑眉毛,斜眼瞧着老吴道:“您老太谦虚了,我也只是学您三成而已!要说贪财猥琐,您老人家说第二,这世上就没人敢说第一了,我说你平时是不是不照镜子啊?”

        被邵曦这么一说,老吴整张脸都垮了下来,一屁股坐在羊皮褥子上好一阵郁闷。

        “我说老家伙!做人要认清现实,你自己平时什么德行心里没点数吗?有什么好郁闷的?这不就是你做贼本来的样子吗?”

        “放屁,你小子放屁!老头子我年轻的时候也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哪里有你说的那么不堪?”

        “呦呦呦!还玉树临风,还潇洒倜傥!那你倒是说说,你是如何把自己祸害成如今这个样子的?你还真以为自己是‘盗帅留香’楚留香啊?”

        “谁是楚留香?”

        “说了你也不认识,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

        老吴“腾”的一下跳了起来。

        “不行!从今日开始,我要改改自己的形象。”

        邵曦被老吴吓了一跳,没好气地说道:“改?怎么改?怎么改你都是个老毛贼的样子。”

        “哼!”

        老吴狠狠地哼了一声,转身就出了帐篷。

        邵曦乐呵呵地看着老吴离开,他不知道今天的一番对话,居然惹出了更大的洋相。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