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三章 因果有得失

第六百零三章 因果有得失

        阿里娅并没有如邵曦想象那般虚弱地躺在帐篷里,一副情凄意切,以泪洗面的样子。

        此时的她已经换上了整洁干净的衣裙,将自己梳洗一新,一头乌黑的长发梳成了整齐的发髻,看上去端庄优雅。

        脸上并未戴面纱,细长弯曲的眉毛下,那双美丽的眼睛依旧是灵动有神,只是多了几分忧郁之色。

        高挺的鼻梁,艳丽的红唇,西域女子的美丽在她的脸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但就是这样一张美丽的脸庞,却被一道长长正在流着鲜血的伤痕彻底破坏掉了。

        那个伤口在阿里娅的脸上显得是那样的扎眼,那样的不协调,甚至有些触目惊心。

        伤口中流出的鲜血,正顺着她那尖尖的下巴不停地滴落在她的衣裙之上。

        由于此前阿里娅的要求,帐篷内并没有人服侍,原本这里便是军营,一时也找不到侍女,所以只好让她在帐篷中独处。

        可谁会想到,她一个人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此时一柄短刀正握在她的手里,看起来是在邵曦和老吴进来之前不久刚刚发生的事情。

        眼前的情景让邵曦和老吴都不禁愣在当场,他们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因为这件事实在让人有些难以理解。

        从阿里娅的样子来看,她脸上的那道伤痕应该是她自己亲手造成的,因为此时刀就握在她的手里,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好不容易从白夜国逃回到乌海国,终于是脱离了险境,孙破云的死对她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这是邵曦可以想象得到的,可是依照阿里娅的性情,自残这种事实在是有些不符合她的性格。

        难道因为孙破云的离世,她竟然要通过伤害自己的方式来缓解心中的悲痛吗?

        这是一种极端的行为,只有极端性情的人才会做得出来,而阿里娅一直以来给所有人留下的印象都是一个开朗、稳重、明事理的女子。

        她虽然有些孩子心性,做事有些任性,却从来不是一个冲动胡闹之人,怎么会突然间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个时候老吴的心里比邵曦还慌。

        这丫头可是乌海国的公主,身份何其尊贵?结果在自己这些人的看护下居然搞成这个样子,这到了乌海城之后怎么跟那个老国王麦吉德交代?

        他视若珍宝的女儿竟然在那个漂亮的脸蛋上留下这么大一道疤痕,那麦吉德还不得气疯了?

        尽管这事是阿里娅自己干的,可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推卸不了照顾不周的责任,阿里娅这个丫头做事怎么不考虑后果?她这样会连累多少人?

        老吴冲上前去一把将阿里娅手中的那把短刀夺了过来,看着阿里娅的样子急得团团转。

        这件事情若是被兵营的将领知道,估计魂都得吓飞了,对公主护卫不周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小丫头,你这是做什么?我知道那孙小子的事让你很难过,可是你也没必要这样做,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做会让很多人受到牵连?你这小丫头太任性了。”

        阿里娅并没有与老吴搭话,而是抬起双眼看向邵曦,那眼神中似有几分哀怨。

        邵曦对此也并不意外,在这件事情上阿里娅对自己心有埋怨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而且早有心理准备。

        可是让他想不到的是,阿里娅突然间笑了。

        无法想象,一副美丽的脸孔,一道长长的正在流着血的伤痕,再配上一个莫名其妙的笑容,会让人觉得有多么诡异。

        邵曦心里头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心说这姑娘不会因此生恨,想要将自己碎尸万段吧?

        可他从阿里娅脸上看到的笑容其实并不是愤恨和阴狠,反而是一种平静与决绝。

        邵曦搞不清此时的阿里娅心里正在想些什么?也只能是木然地站在原地,等待着阿里娅对自己行为的解释。

        阿里娅拿起一块手帕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其实擦与不擦也没什么分别,因为那伤口还在不断地向外流着鲜血。

        阿里娅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脸上的那道伤口,起身笑着对邵曦问道:“邵公子,你看我脸上的这道伤疤与他脸上的那道可还一样?”

        邵曦当然知道阿里娅口中说的他是谁,也知道她所说的那道伤疤指的是什么。

        此时邵曦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难道这小丫头在自己脸上划这一刀就是为了像孙破云一样,在脸上的同一个位置留下同样的疤痕?

        俗话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男人会为了知己而舍出性命,女子则是为了心爱的男人才会将自己打扮成最美的样子。

        如今孙破云为了朋友牺牲了自己的性命,难道阿里娅已经心死至此,竟以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孙破云的忠贞不渝?

        她居然还如此在意自己脸上这道疤是否与孙破云脸上的一样,可见此时她心中的那道伤疤也在不停地流着血。

        邵曦终于明白,她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让自己永远地记住孙破云,也表明了此生不会再爱其他的男人。

        一个女子,尤其是一个美丽的女子以破坏自己容貌的形式去表明一个男人在她心中的地位,这就如同一场殉葬。

        她用自己的青春美貌,用自己后半生的幸福作为陪葬,用自己脸上的那道疤痕作为对心上人的祭奠。

        这比放弃自己的生命更需要勇气,因为她要带着这道疤痕度过余生,而那道疤痕每时每刻都在提醒着她那段痛苦的过往。

        虽然此刻阿里娅的脸上挂着笑容,可邵曦知道,她的心里在流泪、流血。

        邵曦并没有像老吴那样表现出焦急与无措,他只是平静地看着阿里娅,似乎是在仔细端详着她脸上的那道伤疤,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公主下刀的确精准,这道疤竟与孙兄脸上的一模一样,相信等它愈合之后会与孙兄的别无二致。”

        这句话阿里娅听了似乎很满意,而一旁的老吴就像看怪物一样看着眼前的二人。

        他怀疑这两个人是不是脑袋都坏掉了?这么严重的事情在他们二人口中竟如此的轻描淡写!

        就像是阿里娅在问邵曦自己的眉毛画得好不好看,而邵曦则是以欣赏的眼光和语气在对阿里娅脸上的这道伤疤作出评价。

        老吴心说,这公主因为孙小子的死而受了刺激,自家的少爷是受了什么刺激呢?怎么跟着公主一块儿发疯?难道他不知道接下来的麻烦吗?

        “他的死,我不会怪你们任何一个人,那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他的选择就是我的选择。

        “他将邵公子视作知己,将你们这些人都视为朋友,那么你们同样也是我阿里娅的朋友,我虽然没有他的本事和勇气,但至少我不会不明事理地将此事怪罪在你们身上。

        “就算是要抱怨,我也只会抱怨他在那个时候心中只想着朋友,却没有想想我的感受,可这并不影响他是我此生最爱的男人。

        “我今天做的这件事请你们不要误会,我承认我很难过,也很心痛,不过我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脆弱。

        “有了这道伤疤我就会永远地记住他,永远只是他的女人,此生此世我不会再爱上第二个男人。

        “我听说你们将他葬在了乌海国边境的沙漠里,而我将他葬在了心里,你们中原人不是都喜欢树碑来记住一个人吗?这道疤就是我为他树的碑。

        “不光是我自己会记住他,从今以后所有看到我脸上这道疤的人都会想起他,也许在别人的眼中他已经死了,可是在我这里,他依然活着。”

        说着,阿里娅用抓着手帕的手捶了捶自己的胸口。

        邵曦眼中看到的不是一个因痛失爱人而脆弱痛苦的弱女子,却是一个美丽坚强,内心无比坚韧的西域姑娘。

        在她的身上,邵曦看不到中原女子的柔弱哀怨,更多的是塞外人豁达的性情,广阔的胸襟和坚强的内心。

        这也许就是西域女子特有的魅力,她们不会怨天尤人,她们只会勇敢而坚强地去面对眼前发生的一切。

        她们会将痛苦放在心里,让那份痛苦化作自己的力量,去面对未来那些未知的苦难。

        面对着眼前这样一个女子,邵曦竟有些自叹不如。

        “我尊重你的选择和决定,孙兄也的确值得你这样做,你们两个都是值得我们敬佩的人。

        “我要告诉你,在事情发生的时候孙兄并没有忘记你,他最后嘱咐我的那句话就是让我替他照顾好你。

        “只是公主有没有想过,在你父亲的眼中,你脸上的这道伤疤也不仅仅只是一道伤疤那么简单,你该如何向你的父亲解释?”

        当阿里娅听到邵曦说起孙破云临终前的最后嘱托,眼中闪过了一丝喜悦与欣慰,似乎对于孙破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能想着她感到很满足。

        至于邵曦的担忧,阿里娅毫不在意地摇了摇头,抬头再次看向邵曦和老吴二人。

        “无需解释,我只会实话实说,我爱上谁,我愿意为那个人做什么,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

        “我的阿塔也不是一个糊涂的人,他会尊重我做出的所有决定,哪怕他并不一定认同。

        “我明白吴前辈的担忧,在当时那种情形下你们能留下断后,便证明你们都是不畏生死的勇士,你们并不怕死,吴前辈只是担心这件事会牵连到无辜之人。

        “你们可以放心,我保证不会有任何人因此而受到牵连,这件事情与你们任何人都无关,我会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

        阿里娅的这番话倒是说得老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想不到自己活了一把年纪,竟还没有一个小丫头的心胸和格局大,倒是自己有些狭隘了。

        不过邵曦与阿里娅却并未觉得老吴有什么错,这原本就是一个人的正常反应,尤其是此事搞得不好会有很多人丢了性命,老吴为此着急也是情理之中。

        “原本在下还想劝劝公主,看起来的确是我们想多了,公主比我们想象的要坚强,既然如此还请公主多多保重身体,我想经此一事,公主也会与从前大大的不同了。”

        阿里娅转回头,再次看向镜中的自己,像是在对邵曦和老吴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是啊!不同了,再不是从前那个任性胡闹的阿里娅了,今后的阿里娅心里会满满地装着一个人,牢牢地记住一段时光。

        “今后再做什么事也不会只想着自己而不顾别人的感受了,阿塔年纪已经大了,我也该懂事起来了,中原的美景和美食已经不再是最重要的了。”

        阿里娅的话让邵曦听着心里一酸,一个原本天真无邪,任性妄为的小公主此时却在提醒自己应该变得懂事。

        可什么是懂事?

        所谓的懂事,不过是失去曾经的天真烂漫,开始面对和承受这世间的阴暗与苦难。

        阿里娅曾经最大的愿望是去中原欣赏山川美景,品尝各类美食,那是一个孩子才有的心情,也是一个孩子才有的愿望。

        而当她说出这些都已经不再重要的时候,她便不再是个孩子,也失去了孩子心中该有的那些东西,她做好了面对这个世界的准备。

        她开始知道这世间不仅仅只有美好的东西,还有着残忍的血腥和杀戮。

        她身为公主也不是什么东西想得到就能得到的,有些被她视作珍宝的也会失去,有些东西并不会因为她公主的身份就会留在她的身边。

        所以她选择不再任性,她会小心翼翼地去珍惜所拥有的一切。

        孙破云的死对她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同时也是一种成长,让她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并不是触手可及,但却会稍纵即逝。

        珍惜眼前所拥有的一切,珍惜曾经拥有的一切,虽然失去时依旧会痛苦,却不会再有那么多的遗憾。

        她留在自己脸上的那道刀疤就如同是一个烙印,会时时地提醒着自己,有些人,有些事并不是自己能够完全掌控的。

        有些事情的结果正是最开始的起因所决定的,正如当初她只身出走和最后的痛失所爱,在这场因果中没有谁对谁错,只有得到和失去。

        今后无论再做什么,相信她都会再三地思量,自己会得到什么,会失去什么?自己身边的人会得到什么,会失去什么?

        得到时未必有欣喜,而失去时一定会有痛苦。

        “阿里娅公主,在下还有一件事相求,不知公主是否会答应?”

        阿里娅淡淡地笑了一下。

        “我答应。”

        “公主还没问是什么事,这就答应了?”

        “是的,我答应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