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二章 该如何交代

第六百零二章 该如何交代

        孙破云的死让邵曦心中悲痛不已,此时的邵曦只觉得怅然若失。

        此刻他不禁想起知秋镇上的阮浩扬和叶知秋,他们二人也是与自己相识不久便视自己为知己,彼此将对方当做最好的朋友。

        虽然孙破云平日里少言寡语,行事低调,不似阮浩扬那般风花雪月,诗才绝艳,却是一个通情达理,外冷内热之人。

        从他答应与自己同行的那一刻起,邵曦便知道他们是可以成为朋友的,甚至可以成为知己。

        而如今,孙破云用自己的行动向邵曦证明了什么叫做“士为知己者死”。

        原本站在孙破云的立场上,他只需保证阿里娅的安危便已足够,可他最终竟是为了自己而牺牲掉了性命。

        他说自己接手的买卖从未失信过,也说自己从未有过朋友,可是他这一趟买卖才只做了一半便为了朋友而死。

        邵曦突然觉得自己很内疚,若不是自己的出现,若不是自己邀他与商队同行,也许他独自一人带着阿里娅会很容易脱身。

        可结果是为了掩护商队,为了掩护自己,他付出了原本不必付出的代价。

        只因为如今在他的眼中这已经不是一桩买卖,这一趟他遇到了自己一生中心动的那个女子,也遇到一生中被他视作知己的那个朋友。

        邵曦看着石头上自己刻的那首诗,看了很久。

        “孙兄,你最后嘱托的事情我一定会替你办到,我会将阿里娅公主平安地送到他父亲的身边。

        “也会让那老国王将这趟生意的酬劳一文不少地拿出来,全都换成美酒送来给你,到时候你我兄弟再次共饮。”

        说完,邵曦将手中的环首刀插在那块石头前,就如同当初他将阮浩扬的剑插在他的坟前一样。

        当年楚云河曾经对自己说过,兵器是江湖人最后的尊严,所以邵曦每次都会将这最后的尊严为自己的朋友留下。

        站在邵曦身后的老吴走上前来,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少爷,当年老头我便对你说过,江湖就是如此,不是你杀别人,就是别人杀你,在江湖上行走的人无一不是如此,这就是江湖人最后的归宿,你该习惯。”

        邵曦叹了口气,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知道老吴这么说只是为了帮他减轻一些负罪感,可让邵曦始终无法释怀的是,为什么每次自己身边的人有难,总是会发现自己那样的无能、无力?

        叶紫鸢是这样,阮浩扬是这样,叶知秋是这样,如今的孙破云还是这样,要么是自己无力相救,要么是为了自己而连累别人。

        有时候邵曦觉得自己就像个瘟神一样,为什么自己身边的人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倒霉?

        邵曦这辈子最大的心愿便是保护好自己身边的人,照顾好自己身边的人,可每一次总是事与愿违。

        “老吴,我是不是很无能?是不是与我有关的人都会被我连累?”

        “少爷,你说什么傻话?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谁说你无能?

        “我、宁儿、梅姑娘,还有天下因你而能读得起书的学子和那些学堂里的孩子,哪一个不是因你而受益?如果没有你,很多人都不会有今天。

        “这世上的事情无法做到圆满,你不可能把每一个人都照顾得很好,有些事情尽力了就好,别太去计较结果。”

        邵曦的神情依旧有些颓然。

        “可我真的尽力了吗?我是不是做得还不够?也许我还可以做得更好。”

        老吴神色凝重地望着邵曦,他知道邵曦开始自我怀疑了。

        “这些问题你不该来问我,好好地问问你自己,但我希望少爷你能明白一件事,若你想更好地照顾身边的人,先要学会照顾好你自己。

        “自责、颓废不会让你变得更强,你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强,只有先照顾好你自己,你才有能力去帮助别人,保护别人,照顾别人。”

        邵曦面对那块石头又沉默了许久,似乎是在心中品味着老吴刚刚说过的那些话。

        是的,老吴说得没错,如果不能让自己变得更强,就谈不上去保护别人,照顾别人。

        正如今天,倘若自己真的足够强大又怎会连累孙破云为了自己而丧命?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让自己不会再成为身边人的负担和累赘。

        邵曦第一次明白,只是将武功修炼好并不是真正的强大,他要拥有足够的实力,也要拥有足够的势力,让那些利益的觊觎者对自己深深的忌惮,甚至是畏惧。

        只有那样,才不必再面对像今日这般的情景。

        这天下有太多不平之事,也许自己根本就管不过来,可是被自己遇到的,邵曦希望自己有足够的能力挺身而出。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邵曦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可最终他还是发现,原来自己能做的事情太少了。

        强大!邵曦从来没像今日这样渴望自己强大,强大到可以去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强大到不必再让别人为自己而牺牲。

        “我会变得强大,会让那些曾经伤害我身边亲人和朋友的家伙付出代价,不管是万刀门还是鬼帝府和他们背后的势力,包括白夜国的皇室,所有伤害过我身边人的,我都会让他们加倍偿还,绝不打折扣。”

        邵曦自言自语地说完这句话,正要转身离开,却见一道矮小的身影冲到了那块石头前,将自己刚刚插在地上的那把环首刀又拔了出来。

        “小家伙,你为什么没跟姐姐一同回军营?你将这把刀拔出来做什么?”

        那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一路跟着邵曦他们从客栈来到这里的陆云翔。

        之前那番混战所有人脑子里的弦都绷得紧紧的,都没人注意到这个孩子。

        阿里娅被孙立昌带去了军营,邵曦本以为这孩子也跟着一同去了,却没想到他竟然留了下来。

        “邵哥哥,我虽然只有十岁,可是这一路上你们做的事情我都看到了,这位孙哥哥是个英雄,我要成为他那样的人,我要学本事,像他一样去保护自己身边的人。

        “我爹不在了,孙哥哥也走了,我知道你们迟早也要离开,今后我的身边再也没有人能保护我了,也不会再有孙哥哥那样的人保护阿里娅姐姐了。

        “所以今后我要代替孙哥哥去保护阿里娅姐姐,就像我爹保护我那样,我不要再成为别人的负担,我要成为身边人的守护者,孙哥哥的这把刀今后就是我的武器。”

        邵曦原本想开口说什么,可是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这样也好,这孩子本来就不适合跟着我们,我看阿里娅公主挺喜欢这孩子,同时他也需要有人照顾。

        “若是公主愿意的话,不如就让公主认他做个弟弟将他留在身边,今后这孩子也能衣食无忧,不必跟着商队四处奔波。”

        老吴倒是对陆云翔的决定表示十分赞同,只因这孩子的身世实在可怜,年纪又太小,若是让他跟着商队过那些四处奔波的日子,老吴也实在是有些心疼这孩子。

        既然如今能找到另外的出路,老吴自然乐见陆云翔留在阿里娅身边。

        经过今日之事,阿里娅一定也受到了很深的伤害,有这个孩子在身边陪着她,也许能够让她尽快忘记今日之痛。

        同时这孩子若留在乌海国的皇室也算是苦尽甘来,今后能过上些安稳的日子,既然陆云翔有决心要学些本事,皇室的环境也许对他更加有利。

        老吴从怀中掏出一本书递到了陆云翔的手中,那是一本刀谱,书皮上面写着“破云刀法”四个字。

        邵曦有些诧异地看向老吴,老吴只是尴尬地一笑。

        “这是我给那孙小子换衣服时发现的,原本打算偷偷留下来给你,可是你这么多年来修炼的都是剑法,如今这孩子拿了那孙小子的刀,或许这刀谱更适合他吧!”

        听老吴这么说,邵曦也觉得没什么不妥,既然陆云翔如今拿了孙破云的那把环首刀,那么让他连同孙破云的刀法一同继承下来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也许孙破云自己都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在自己死后竟还收了一个徒弟,他这个徒弟将会手持他曾经用过的那把环首刀将他的刀法传承下去。

        这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孙破云以另一种形式活在这世间吧?

        邵曦抬手摸了摸陆云翔的脑袋,有些语重心长地对他说道:“既然你拿了孙哥哥的刀,也拿了他的刀谱,今后你就要好好学本事。

        “好好地修炼这套刀法,不要辜负了孙哥哥留给你的这两样东西,更不要辜负了你爹对你的期许?”

        陆云翔看着捧在手中的环首刀和那本刀谱,默默地点了点头,走到孙破云的坟前双膝跪地,认真地对着那块石头磕了三个头。

        邵曦看在眼中不禁点了点头,这孩子懂事得让人心疼,纵使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不可能再活在这世上,他也依然牢记着陆虎生前对他说过的话,始终没有再掉过一滴眼泪。

        这一夜其实也过得提心吊胆,虽然有乌海国骑兵的护卫,但是没有人知道白夜国会不会就此死心?

        若是他们不肯就此罢手的话,边境上的夜袭也许会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邵曦与老吴几人也并没有踏实地睡下,而是全部打坐修炼一直到天亮,还好这一夜无事发生。

        天亮后,众人开始启程返回军营。

        走出了很远之后,邵曦勒住马匹再次回头看向孙破云的安葬之地。

        虽然只过了一夜,邵曦却感觉恍若隔世,前一日清晨商队的众人还拿孙破云女装的打扮来说笑话,而一日之间他却已埋身黄沙,永远留在了这里。

        老吴很明白邵曦心中此时的悲戚之情,也只是平淡地开口说了句“走吧!有机会带些好酒前来看他,如今所有人都平安抵达了乌海国,他会看到的。”

        邵曦没有说话,最后看了一眼那块石头和上面自己刻下的字,虽然已经看不太清楚了,可那终究是自己最后为孙破云留下的。

        调转马头,邵曦带着老吴、付彪和乌球儿,连同陆云翔一同朝着乌海国骑兵的军营一路纵马而去。

        苍茫而广阔的大漠之中,只留下那块巨大的石头和石头上面刻着的字,还有那下面安葬着的孙破云。

        辽阔的天空中偶尔有鹰隼飞过,那声声啼鸣似乎也是在为这沙漠中生命的逝去而悲泣……

        当邵曦等人随着那一百名骑兵返回军营时,阿里娅已经醒了过来。

        邵曦在帐篷外向孙立昌问起阿里娅的情况,孙立昌告诉邵曦已经请过军中医者诊治,阿里娅公主并无大碍,只是急火攻心一时晕厥了过去。

        不过如今虽然已经醒了过来,但身体依旧虚弱,又因为心中过于悲痛而拒绝进食,此时大家正急得没办法。

        孙立昌希望邵曦能进去劝慰一番,至少也要让她吃些东西,在将公主交给国王之前若是出了什么差错,所有人都担待不起。

        这阿里娅公主是乌海国王麦吉德的掌上明珠,心头之肉。

        经过此番折腾已是身心憔悴,虽然听闻麦吉德国王是个明理之人,可自己最心爱的女儿弄成如今这个样子,难保不会迁怒于商队和邵曦等人。

        作为孙破云的朋友,现在也只有邵曦能劝劝她了,希望她能保重身体吃些东西,也好能够平安地将她送回乌海国的国都乌海城。

        此事邵曦自己也感觉到有些头疼,先不说自己与阿里娅其实并不算是特别的熟悉,单单就是孙破云的死这件事,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向阿里娅交代。

        毕竟在孙破云生前,邵曦开口闭口地称二人是朋友,可在昨日的生死存亡之刻,孙破云选择了牺牲自己,而邵曦却选择了撤离。

        虽然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在当时的情形下,邵曦做出的选择并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是感情这种东西本来就不是理性的,自己如何去对一个痛失心爱之人的女子讲这些道理?

        别说阿里娅,就连邵曦自己到目前为止都还无法过了心里这一关。

        不管当时自己所做出的决定是对是错,作为朋友将孙破云一个人丢在了必死之地,而自己却选择了逃生,从情感的角度来说,邵曦无法原谅自己,更何况是阿里娅?

        可如今能做这件事的也只有邵曦,他若是不去劝,恐怕真的就没有人能劝说这位公主了。

        邵曦叹了口气,让其他人都在帐篷外等候,自己带着老吴去见公主。

        当邵曦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帐篷之时,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禁大惊失色!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