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一章 何须待来时

第六百零一章 何须待来时

        邵曦并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他并不想扔下孙破云不管,可如今的形势已经发展到了这种程度。

        既然孙破云自己做出了这种选择,也证明邵曦当初并没有看走眼,孙破云是一个有情有义之人。

        他不惜牺牲自己也要为邵曦等人换来一个逃生的机会,所以邵曦不想辜负他。

        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这个时候就算邵曦他们四个再返回身去想要解救孙破云也已是痴人说梦。

        每个人都拼尽了最后的一丝力量从之前的包围圈中突围出来,在人数的绝对差距下,他们已经没有可能再次突围了。

        孙破云选择牺牲自己,就是为了让邵曦他们离开,如果几人一时冲动选择留下的话,孙破云的牺牲将变得毫无意义。

        所以邵曦选择尊重孙破云的决定,同时也是为了不辜负孙破云所做出的牺牲,这个时候他们四个人离开才是对孙破云最大的尊重。

        但此时邵曦的内心比任何人都要难受,听着身后传来的那惨烈的厮杀声,此时的邵曦心如刀割。

        他很清楚,当对方发现孙破云的真实身份后,他将毫无生还之机,可此时的自己又能做什么呢?

        眼看着前方的那队骑兵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邵曦知道最后的那一点点希望也在此时破灭了。

        强忍着心中的悲痛,邵曦带着老吴等人向着商队的方向一路狂奔。

        他想过要劝说孙破云留在自己的身边,他也想过孙破云有可能会留在乌海国与阿里娅公主成亲,成为乌海国的驸马,可是他从来都没想到孙破云会以这样的方式与自己诀别。

        一切都来得如此突然,又是如此的无奈。

        眼前的商队越来越近,可邵曦心中竟丝毫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因为他正与身后的孙破云离得越来越远。

        将那个与自己彼此视为朋友的人就这样抛弃在了必死之地,独自逃生,此时邵曦觉得自己很卑鄙,很无能,也很怯懦。

        而他又不得不这么做,因为留不留下结果并不会有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只是死一个还是死五个。

        这是一个痛苦的选择,可他又不得不这么选。

        离开,死的是孙破云一个,可若是留下,他们五个谁都走不了。

        如果只是邵曦自己,他并不怕与孙破云一同战死,可若是自己留下来了,老吴、付彪、乌球儿都会因为自己而选择留下,没有人会离开。

        那就注定所有人都会死,这不是邵曦想看到的,他相信这也不是孙破云想看到的,所以孙破云做了这样的选择,那么自己还能怎么办?

        此时,邵曦的眼泪一直在眼圈中打转,他不知道该如何向阿里娅交代,五个人留下断后,却只回来四个,而唯一那个没有回来的是她最心爱之人,想必她一定会恨自己吧?

        其实阿里娅也正远远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当她看到孙破云又重新冲进了包围圈,而只有邵曦四人向着商队方向跑来的时候,她已经知道自己将永远失去那个走进自己心里的人。

        此时阿里娅早已经哭得撕心裂肺,只是她不敢大声哭出来,只是用手紧紧抓着自己胸前的衣领低声地哀嚎。

        她怕远处的那群人会听到自己的声音,她怕那些人太早发现孙破云并不是自己,她只想以这种方式让孙破云在这世上再多活上哪怕一刻。

        她甚至在心中奢望着孙破云能奇迹般地突围出来,也像邵曦他们一样朝着自己跑来。

        虽然她知道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但她依然在内心祈祷,祈祷着上天能给她一个奇迹,能让那个心爱的人再回到她的身边。

        可现实终归是残酷的,就在邵曦四人跑回到商队,终于离开了白夜国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孙破云的怒吼。

        想必是孙破云看到他们都已经安全了,所以才让积压在心中的愤怒与不甘迸发了出来。

        此时他已经不在乎对方是否会发现自己的身份了,因为对方能杀死的也只有他自己。

        “卷云飞!”

        随着这一声大吼,孙破云将自己气海中所有的元气一次性爆发了出来,随着吼声的发出,围在孙破云周围的人群瞬间飞散了开来。

        那是孙破云释放出了最后的杀招,是他在临死前最后拉上的陪葬者。

        随着这吼声的消失,整片沙漠瞬间安静下来,剩下的黑衣人又再次围了上去。

        邵曦他们只能看到那些人挥舞着手中的弯刀砍向孙破云的动作,却已无法再看到孙破云的身影,他们知道孙破云已经做了最后的努力,结果已经无法改变。

        可这一切就发生在自己的眼前,此刻的邵曦只觉得五内俱焚,他真的想再冲回去与孙破云并肩作战,可这个时候的他无能为力。

        纵使自己是一个七品“化气境”的修武者,此刻也依然什么都做不了。

        邵曦终于明白,哪怕自己将武功修炼得再高,有很多事情也仍然是自己无力改变的。

        在这茫茫天地间,每个人都不过是沧海一粟,每个人都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存在,哪怕你身怀着绝世武功,也做不到颠倒乾坤,起死回生。

        面对生死,无论是谁都如同蝼蚁一般,那些被杀掉的黑衣人是如此,孙破云是如此,自己亦是如此。

        转头看向阿里娅,此时的阿里娅已是泪如雨下,张大嘴巴拼命地喘着气,像是即将要窒息一样。

        邵曦明白她此时的心情,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心上之人就这样被一群人砍杀在自己的面前,那是何等心痛?

        “啊……!啊……!”

        随着两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阿里娅从骆驼上一头栽了下来,吓得孙立昌和那骑兵队的将领都急忙跑过去查看。

        可以想象,她此刻必是急火攻心晕厥了过去,也许晕过去更好吧?清醒的人才是最痛苦的。

        邵曦再次转过头看向之前的厮杀之地,此时一切都平静了下来,那些黑衣人已停止了手中弯刀挥砍的动作,一起抬头看向自己的方向。

        这会儿他们应该已经发现孙破云并不是阿里娅,那么也就意味着阿里娅已经逃回了乌海国。

        这些人只是受命追杀商队,要的也只是从商队的手中绑走阿里娅公主,实际上与邵曦他们素不相识,无仇无怨。

        他们也只是听命行事,如今任务失败,他们除了沮丧却并没有愤怒。

        追杀者和逃亡者之间本来就是各凭本事,所以他们对眼前的一切都表现出近乎冷漠的平静。

        他们就这样将孙破云的尸体扔在原地,甚至连同伴的尸体都没有带走。

        剩下的几十号人马如同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很快从邵曦等人的面前就这么消失了,就像不久前他们突然出现一样。

        邵曦远远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孙破云发呆,别的看不清楚,只看到他身体周围那大片的血迹和那把依然被他握在手中的环首刀。

        眼看着天黑下来了,邵曦转身走到那骑兵队将领的面前。

        有气无力地说道:“有劳将军先将阿里娅公主和商队带回军营之中,这里的一切不该再让公主看到了,我们几个人留下来料理后事。”

        那将领站起身来,将右手放在左胸上对着邵曦微微行了一礼。

        “这位中原的朋友,感谢你将我们的公主安全地送了回来,你们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到了,你们对乌海国的恩情我们会永远铭记在心!

        “我留下一百骑兵来保护你们,我们虽然不能进入白夜国,但只要你们踏入乌海国,我便可以保证你们是绝对安全的。”

        邵曦朝着那将领拱了拱手,道了声“多谢。”

        那将领命人将阿里娅扶到自己的马背上,安排留下一百骑兵在原地保护邵曦等人,自己则是带着其余的骑兵,引领着商队一同先返回军营去了。

        公主晕倒了,他必须要回到军营找人为公主诊治,或者是他明白了邵曦的用意,这里的一切的确不该再让公主看到。

        孙立昌走到邵曦面前,躬身拱手,轻声地对邵曦说道:“我知公子想做什么,只希望公子多加小心,我和商队在军营等公子返回。”

        “嗯。”

        此时的邵曦已经没有心思再多说什么,只是点头答应了一声就让孙立昌带着商队与那将领一同离开。

        天黑了,没有了厮杀声的沙漠显得如此静谧,仿佛此前的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一样。

        邵曦决定冒险再返回白夜国境内去为孙破云收尸,可在此之前自己必须要先恢复内力,因为没有人知道那些黑衣人是否还在附近。

        他必须要保证自己有一战之力,能够顺利将孙破云的尸首带回来。

        孙破云为了让他们活下来牺牲了他自己,那么自己的这条命就必须要好好地珍惜,只有这样才是对孙破云最好的告慰。

        在那一百骑兵的保护下,邵曦就地打坐修炼,调理内息,吐故纳新,开始向气海内补充元气。

        这个过程是缓慢的,只有在通过心法修炼将体内气海中的元气补充到满溢之后,再继续修炼才能对气海起到扩充的效果。

        这就是为什么老吴每日絮絮叨叨地督促邵曦要坚持修炼的主要原因。

        每天无论是否主动消耗体内元气,气海内的元气都会有一些自然的消耗,一个人只要活着,身体就会有自然的元气补充和消耗的过程。

        而修武之人与寻常人不同的是,武者可以通过修炼之法向体内补充大量的元气,同时也通过功法能够将这大量的元气瞬间释放。

        所以每日修炼的一开始,实际上是先在补充自己身体自然消耗的那部分元气,当将气海补充满溢之后,再继续修炼才是真正对气海的修炼。

        此时邵曦等人体内的气海已几近枯竭,所以这个时候的修炼只是在补充气海内的元气,而无法对气海起到扩充的作用。

        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大量损耗了元气之后,人会变得很虚弱,需要逐步地将元气补充回来的原因。

        这场大战过后,估计邵曦几人要调养好些日子才能真正地恢复元气,当气海恢复之后才能继续通过心法的修炼来巩固和提升气海。

        老吴几人也陪同邵曦一起在原地打坐,付彪尽管伤得很重,他依然坚持没有随骑兵队一块儿返回军营,他决定有始有终,与家主一起将这最后一件事办完。

        留下的那队骑兵也知道他们几个人接下来打算要干什么,虽然不能直接帮上什么忙,但还是有人过来帮助几人清理、包扎伤口。

        又送来一些水和食物,他们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只能让这几人尽快恢复元气和体力。

        包括邵曦在内,没有人确定接下来会不会再有一场厮杀,经过之前发生的意外,无论是谁都不敢再随意猜测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了。

        子夜时分,天地间万籁俱静,天空如同一口巨大的锅扣在头上。

        不知道为什么?今夜的天空无星无月,只是漫无边际的黑暗,让人的内心无比压抑,唯一能听到的只有那篝火发出的“噼啪”声。

        邵曦终于起身朝着孙破云的方向走去,老吴等人也连忙起身跟了上去。

        这一次无论发生什么,他们都要将孙破云带回来,绝不能让他成为沙漠中狼群的食物。

        并没有预想中的埋伏,几人举着火把顺利来到孙破云的身边。

        他身上依然穿着那身女子的装裙,只是面纱被扯了下来,老吴为他乔装的样貌已被抹去,露出了他本来的样子。

        身边那大片的血迹已渗入黄沙,变得干涸坚硬,那把环首刀还被他紧紧地握在手里,刀环上的索链依旧套在手腕上。

        邵曦勉强掰开孙破云的手指,将刀从他手中拿开,抬头对乌球儿有些哽咽地说了一句“我们带他走。”

        乌球儿此时也是一脸的凝重,对着自己的师父点了点头,伸手如同抱小孩子一样将孙破云的遗体抱在了怀中,跟随着邵曦一同返回了乌海国内的宿营之地。

        骑兵们见邵曦几人平安回来,急忙上前帮助邵曦等人将孙破云的遗体摆放好,拿来清水将他脸上和手上的血迹擦干净。

        老吴动手将孙破云身上被砍得破烂不堪的衣服脱下来,从包裹中翻出了一套灰色的长袍为他换上。

        在这个过程中,邵曦看着孙破云那一身的伤痕,每一道都如同割在自己的心上。

        虽然相处时日并不算久,可邵曦是真的已经将孙破云当做了自己的朋友,孙破云也没有辜负“朋友”二字。

        他用自己的生命向邵曦证明,他配得上“朋友”这个称呼。

        邵曦并没有打算将孙破云带回军营去,他就在这乌海国的边境找了块地方挖了个沙坑,按照西域的习俗用素布将孙破云的遗体包裹好就地安葬。

        将孙破云葬下之后,邵曦让乌球儿从旁边挪了一块大石头过来当做墓碑,放在了安葬孙破云的地方,免得将来从这里路过找不到他。

        邵曦对着孙破云的安葬之处长躬不起,老吴、付彪和乌球儿也都一同躬身行礼,以谢孙破云舍命搭救之恩。

        邵曦伸手拿过老吴腰上的酒壶,自己喝了一口,将剩下的所有酒都洒在了石头前的黄沙之上。

        “孙兄,你说得对,只要有酒什么时候都能共饮。”

        邵曦抬手擦了下脸上的泪水,提起孙破云的那把环首刀,将元气贯注在刀尖上,挥刀在那块大石头上刻下了几行字……

        长刀破云问前路,

        大漠残阳孤影直。

        酒洒黄沙亦共饮,

        何须相邀待来时?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