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二章 初步做打算

第五百九十二章 初步做打算

        “阿里娅公主,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你们所有人一直都在寻找的‘沙漠女神之泪’如果有一天不管是被你们找到,还是被白夜国找到,又或者是被其他什么人找到,难道就真的能够停止各国之间的纷争吗?

        “你觉得凭着一颗珠子就真的能够让其他的王国从此心悦诚服吗?他们真的会心甘情愿地臣服于手中掌握着‘沙漠女神之泪’的这个王国吗?

        “你刚刚说过,你们的祖先曾经是西域大漠中真正的霸主,什么是真正的霸主?是因为拥有了这颗珠子成为了霸主,还是因为成为了霸主才拥有了这颗珠子?”

        阿里娅看上去对邵曦所提出的问题并不感到困惑,反而是用十分欣赏的目光看着邵曦。

        “你说得没错,你提出的这些我也曾经想过,其实‘沙漠女神之泪’不过就是一个有象征意义的东西。

        “需要的时候会有人将它拿出来说说,可若是触及到了各自的利益,根本不会有人去在意它在谁的手里。

        “正如你所说,它在强者的手中就是霸主的象征,若是没有称霸的实力,就算是拥有了它也只会给自己招惹来灾祸,使自己成为遭人攻伐的目标。”

        阿里娅虽然只有十七岁,不过似乎她对政治方面十分了解,也有着她自己的看法和想法。

        也许是因为乌海国的国王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而并没有儿子,所以将她当成了未来乌海国的继承者在培养。

        也难怪阿里娅只身出走,国王麦吉德会如此紧张,不惜重金悬赏要将她找回去,这个唯一的继承人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乌海国皇室可就后继无人了。

        既然“沙漠女神之泪”并不是乌海国与白夜国之间矛盾的根本所在,而只是挑起矛盾和激化矛盾的一个理由,那么想解决两国之间的恩怨,单靠找到这颗珠子是没有用的。

        还是要解决最核心的问题,那就是白夜国多年以来对乌海国的野心。

        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有着象征意义的“沙漠女神之泪”又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存在因素。

        毕竟想要解决问题和想要制造问题一样,必须得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才行,也就是说有些触及核心的东西只能意会,却不能放在明面上说。

        而那颗传说中的珠子恰好就是可以摆在明面上给大家下台用的台阶,在将问题解决的同时,要让各方面子上都过得去。

        这样不管提出解决方案的人还是接受方案的人,从表面上看就都显得理所当然,不会太过难堪。

        不过要解决这种事情,还是要权衡各方利益和颜面,说起来容易,实际操作起来却并没有那么简单。

        正在邵曦心里盘算着的时候,阿里娅似乎看出了邵曦的心思。

        有些试探地问道:“邵公子,刚刚这位老先生问我找到“沙漠女神之泪”后的报酬,你们是一起的,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们有办法解决当下乌海国和白夜国之间存在的矛盾?”

        邵曦被阿里娅这样一问,抬起头淡淡地笑了一下。

        语气平和地回道:“办法倒是谈不上,只是有些想法而已,不过目前也仅是一些想法,还说不上可以付诸实施。

        “所以眼下公主问我有没有办法,我只能回答还没有,但我相信终究会想出办法来的。

        “既然我们有缘相遇一路同行,此次我们商队前往的目的地又是乌海国,若是我想到什么办法一定会说出来与公主一同参详。”

        对于邵曦的回答,阿里娅并没有感到失望。

        乌海国与白夜国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得到解决,她也不指望邵曦在一夕之间便能给出什么完善的解决方案。

        如今邵曦能有些想法,对于她来说已经很不简单了。

        这种关乎两国之间的大事,邵曦作为一个中原人能够花上一番心思,对于作为乌海国公主的阿里娅来说已实属不易了。

        哪怕只是提出一些对乌海国有帮助的建议,阿里娅已是感激不尽,并没有奢望着邵曦能够真正帮助乌海国解决这个难题。

        不过让她心里感到好奇的是,邵曦身为一个中原人为什么会对他们乌海国的事情如此感兴趣?

        若只是商队前往乌海国经商,完全没有必要去关心这些事情,而邵曦似乎打听得更多,这让阿里娅对邵曦的身份也产生了些许的兴趣。

        “之前在玉龙关这个讨厌鬼就说起过,邵公子看上去既像个文人又像个江湖人,同时身上还有一些官气,看起来邵公子的身份并不简单,不知邵公子为何会对我们乌海国的事情如此关心?”

        不得不说阿里娅并非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贪玩任性,倒的确是一个聪明伶俐、心思细腻的姑娘。

        仅仅从之前的一番谈话,她便敏锐地察觉到邵曦并非仅仅是出于好奇才向她打听关于乌海国的事情。

        她虽然天真烂漫,但作为乌海国未来的继承人,这个身份让她从小便对这一类的话题十分的敏感。

        目前她并不了解邵曦真实的身份,虽然邵曦是与中原的商队同行,但从他的身上并看不出太多商人的气质,也同样无法判断出邵曦到底是个什么人。

        就像孙破云说的那样,邵曦的身上有一丝文人的气质,又有几分江湖气,同时言谈举止,包括在商队中的地位都证明他的身份并不简单。

        可从邵曦的年纪和行事作风上来看又十分的洒脱不羁,随性任意,丝毫看不到中原官员身上的那种装腔作势、道貌岸然,与人相处更没有任何颐指气使的感觉。

        这就让阿里娅有些吃不准邵曦到底是以何种身份随商队前往乌海国了,而且对他们乌海国的事情还这么上心。

        在不知道邵曦目的的前提下,阿里娅的内心自然而然地会对邵曦产生一种戒备的心理。

        虽然所谈论的并不涉及什么机密之事,但西域人先天对中原人的那种防范心理促使阿里娅不得不多想一层。

        邵曦自然是明白阿里娅心里在想什么,乌海国在西域算是一个大国,可在中原景元帝国这个庞然大物的面前便显得微不足道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多年来西域各国都尽可能地避免与中原王朝产生矛盾。

        一方面是绝对实力的对比使西域各国十分清楚地认识到,与景元王朝为敌没有任何益处。

        另一方面是由于中原和西域之间长期通商,给西域带来了大量的财富以及中原的手工技艺和文化,所以与景元王朝和平交往对双方都是有益之事。

        最后,也是最重要,最核心的原因就是西域诸国之间并没有形成合力,结成统一的联盟。

        他们彼此间矛盾激烈,常年征伐不断,几乎是一盘散沙。

        这种格局对于景元帝国来说是极其有利的,景元王朝也乐见其成,他们自己之间斗得越凶,王朝西部的军事压力也就越小。

        而在这个过程当中,西域各国就都有了背靠大树好乘凉的想法。

        谁能依附上景元王朝就等于是有了一个在背后为自己撑腰的大哥,那么在西域各国之间说起话来自然底气也要足一些。

        当大家都有这个想法的时候,一个有趣的现象便出现了,每个小国都想抱景元王朝这个大腿,可是大腿就只有一条,你抱了,我抱什么?

        所以西域各国除了极力地发展自己与景元王朝之间的关系,同时也在尽全力破坏其他各国与景元王朝的关系。

        这个时候,景元王朝的态度就变得十分的重要。

        各邦国与景元王朝交往的过程中,就算景元王朝有些事情做得并不让他们满意,他们也都只会睁一眼闭一眼的过去。

        因为一旦激烈地表达不满便会影响两国之间的关系,使西域其他的邦国有机可乘。

        这就是为什么当初白夜国的使臣死在了京都大梁,最后这件事竟然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白夜国并未对景元王朝表达任何的不满之意,为了一个使臣而开罪景元帝国,对于白夜国来说实在是得不偿失。

        而且萧常毅对此事的处理也是十分的公道,既赔了钱又亲自修书向白夜国表达了歉意,所以使臣被害一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由于乌海国和白夜国之间的不和,双方各自对自己与景元王朝的关系也更加的看重。

        且不说两国之间发生战争,景元帝国会不会出手帮助其中一方,至少也要保证景元帝国不会插手。

        这样一来,就形成了一种很微妙的平衡,而这种平衡也正是景元帝国想要的,只要西域各国之间相互制衡,那么景元帝国的西境便会得到更长久的安宁稳定。

        所以西域人对于中原人在心理上会有一种比较矛盾的心态,既不愿意得罪中原人,又要对中原人有所防范,归根结底都是怕中原的强大势力渗透到西域来。

        而阿里娅作为乌海国的公主,这种心态就尤为明显,毕竟平民百姓在谁的统治下都是一样的生活,而对于西域各国的统治者来说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阿里娅想弄明白邵曦是谁,此次前往乌海国的目的是什么?他如此关心乌海国与白夜国之间的事,到底是想从这其中得到什么?

        出于对自己王国的保护,阿里娅自然是要对邵曦有所试探,不过这种试探要掌握好尺度,阿里娅也并不想因为此事而得罪邵曦。

        倘若邵曦真是一个身份特殊的人,又带着善意而来,那么对于乌海过来说无疑是有好处的。

        既然邵曦提到了他对乌海国和白夜国之间的关系有一些自己的想法,阿里娅就必须要确定这个人是否真的有合作的价值和可能。

        既然邵曦对西域的局势有着自己的判断,那么他自然也就摸透了阿里娅的心理。

        “其实我的身份也没什么复杂的,我的确是在景元王朝为官,不过此次前来西域却并非受圣上之命,只是为了办一些私事。

        “西域各国之间的关系直接影响到景元帝国西境的安定,既然赶上了,当然希望能出一份力,既是为了帮你们,更是为了帮我们景元帝国,如此助人利己之事自然是要上心一些。

        “不过,既然乌海国与白夜国之间的关系如此紧张,那么处理起来就应当十分的审慎,既要让白夜国知难而退,也要给他们留足颜面。”

        一旁的孙破云听到邵曦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忍不住插话道:“你果然是个做官的,看来当初我并没有看走眼,既然你是官身为何要与商队同行?又拉上我二人与你同路?”

        “在下并非有意隐瞒,与商队同行只是让他们顺路带着我们前来西域,至于与孙兄同行纯粹是觉得与孙兄有缘,并无其他目的,还请孙兄不要误会。”

        其实也难怪孙破云多想,他这趟买卖护送的可是乌海国的公主!

        而邵曦当初主动邀他同行,如今又曝出自己身为景元王朝官员的身份,免不得会让孙破云有所疑虑。

        不过邵曦的坦诚和直率,孙破云是看在眼中的,只需一句简单的解释,孙破云对邵曦也就不再有所猜疑。

        如今大家的身份全都曝光出来了,也不用再掖着藏着了,接下来便是要商量一下这一路上的安全问题。

        孙破云不无忧虑地说道:“此前关于马匪之事想来还不足为患,可如今这白夜国的刺客已经与我们交过手了。

        “刚刚他们逃遁之时皆是徒步,这证明附近便有他们的马队,而如此长途奔袭,入夜偷袭,说明在马队的后面还跟有驼队,他们是有备而来。

        “今晚的偷袭是第一次,但绝对不会是唯一的一次,看来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麻烦比马匪更值得我们担忧。”

        邵曦点了点头。

        “孙兄说得不错,他们今夜损失不小,势必不会轻易罢手,接下来这一路上我们要多加小心了。”

        说完,邵曦转头对着孙立昌问道:“孙掌柜,按照我们当下的脚程,大概还要多久才能离开白夜国,进入乌海国境内?”

        孙立昌转头看了一眼被放在远处那些死掉的护卫尸体,又看了看那些重伤的护卫。

        “按照之前的脚程原本再走三日便能进入乌海国境内,可眼下这些人我们不能丢下不管,如今看起来还要再走五日才行。”

        “五天,看来明日是关键,先摆脱了马匪再说,如今我们也有了准备,那就专心应付他们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