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兴奋与心虚

第五百九十一章 兴奋与心虚

        众人听到阿里娅的声音都不自觉地回身看去,只见阿里娅走到近前也坐在了火堆旁,环视了众人一眼。

        “这个烦人的家伙说的没错,我就是乌海国的公主,原本是跟着乌海国商队一同到的玉龙关,结果刚到那里就被他抓到了。

        “至于我们乌海国和白夜国之间的恩怨,说起来都不知道要追溯到什么时候了,反正很早很早以前传说整个西域大漠是沙漠女神的家园。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沙漠女神离开了这里,临走前流下了一滴眼泪,我们西域人都把它称为‘沙漠女神之泪’,听说是一颗晶莹剔透,形似泪滴的珠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有了谁得到这颗珠子便会成为这片大漠的主宰,代替沙漠女神来管理这片沙漠的传言,所以几百年来在沙漠中建立起的每一个王国都在寻找这颗珠子。

        “因为得到这颗珠子就可以宣称自己是这片沙漠的主人,也就有了统治整片沙漠的理由,为此这几百年来各个王国为了找到这颗珠子都想尽了办法。

        “而在两百年前,我们乌海国的祖先将一笔惊世的宝藏埋藏在了乌海国的某处,传说那宝藏中便包括‘沙漠女神之泪’,虽然只是传闻却被很多人当真了。

        “所以为了得到‘沙漠女神之泪’总是有人不停地潜入我们乌海国来寻找这笔宝藏,而这么多年来白夜国一直在与乌海国争夺这片沙漠正统的地位。

        “他们宣称‘沙漠女神之泪’原本是白夜国的,是被我们乌海国的祖先盗走的,为此我们两个王国争论不休,结果越争越厉害,最近这两百年关系也越来越差,如今已经到了相互敌对的地步。

        “因为那个宝藏的传说存在,所以白夜国一直都认为是我们乌海国的皇室将‘沙漠女神之泪’藏了起来,每年都会数次派使臣前来我们乌海国讨要。

        “可是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那东西到底在哪,也不知道宝藏当年被埋在了何处,就算是找到了也不可能交给他们呀!这些年他们却是想尽办法要逼我阿塔将那珠子交出来。

        “这一次应该是听说我会途经白夜国,他们想将我抓去威胁我的阿塔拿‘沙漠女神之泪’来交换,可是他们不知道就算是抓了我也没用,我阿塔的手里根本就没有那颗珠子。”

        阿里娅的这番话把众人说得一愣一愣的,大家心里都觉得可笑,天底下居然还有这样的事,一颗珠子就能决定整个大漠的归属?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说起来这“沙漠女神之泪”就如同北境草原的狼图腾一样,不过是一个象征性的标志。

        若真凭着一颗珠子就能统治这片大漠,这么多年来各个王国之间还打个屁呀!大家一块儿找珠子就是了。

        其实说白了这就是一个由头,没找到珠子的时候大家以这个珠子的下落为理由相互谴责,借机开战,从敌对的国家夺取好处。

        若真的找到了珠子,又会因为这个珠子的归属问题大打出手。

        所谓的正统地位,不过是各国的统治者为了吞并周边国家为自己寻找的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

        乌海国与白夜国之间的矛盾说到底根本就不是因为什么所谓的“沙漠女神之泪”,完全就是白夜国觊觎乌海国辽阔的疆土,遍布国内的绿洲和湖泊。

        在沙漠中拥有如此多肥美的水草之地,自然会勾起周边各国的贪念,寻机发起战争。

        一切都不过是为了各自的利益,根本谈不上什么正统不正统,真正的目的也不会只是为了一颗珠子。

        此次白夜国出动人手要绑走阿里娅的根本目的,其实就是以阿里娅公主为人质,逼迫乌海国的国王麦吉德用土地来做交换。

        所谓的“沙漠女神之泪”,说来说去不过是各国发动战争共同使用的一个借口,而这个借口大家又都认可。

        当邵曦听到阿里娅说起“沙漠女神之泪”的时候,不禁想到了自己腰包中放着的“仙女之泪”。

        话说这两样东西会不会就是同一样东西?听阿里娅的描述,感觉这两样东西在外观上应该是差不多的。

        “阿里娅公主,你口中所说的‘沙漠女神之泪’到底有没有人见过?或者说有没有人知道或是听说过是什么样子的?

        “只说像颗泪滴实在是太笼统了,这天底下状似泪滴的宝石数不胜数,如何确定哪个是‘沙漠女神之泪’呢?”

        邵曦的这个问题也勾起了在场众人的兴趣。

        的确像邵曦说的那样,这天底下样子像泪滴的宝石简直多如牛毛,总不能有人随便拿出一颗来便说是“沙漠女神之泪”吧?

        至少应该有一些与众不同之处用来鉴别它与其他宝石的不同,否则在西域这片盛产宝石之地,岂不是谁都可以拿着自己手里状似泪滴的宝石说是“沙漠女神之泪”了?

        阿里娅似乎早就料到有人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所以当邵曦的问题才刚刚问出来,阿里娅便给出了答案。

        “曾经有过不少人拿形状像泪滴一样的宝石出来,宣称自己得到了‘沙漠女神之泪’,可是很多人不知道‘沙漠女神之泪’有一个很多宝石都没有的特征。

        “听我阿塔说,‘沙漠女神之泪’之所以得名,是因为它真的像一滴眼泪一样圆润通透,晶莹闪亮,后面拖着一条细长的尾巴,看上去就像是刚刚滴落的泪滴。

        “而且因为它是女神的眼泪,所以在离开女神眼睛之后就变得无比坚硬,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无法将它击碎。”

        邵曦一听这话,忍不住偷偷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这不是让自己掏上了吗?

        这个所谓的“沙漠女神之泪”跟自己腰包里的“仙女之泪”压根儿就是同一种东西。

        邵曦心说,这玩意儿我多呀!连卖带送都折腾出去一堆了,就这会儿包里还有两颗呢!

        合着你们这些西域人寻死觅活要找的就是两颗急速冷却的玻璃珠子,你们知不知道这玩意儿在比你们更靠西的西方叫“鲁伯特之泪”?

        虽然心里已经搞清楚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邵曦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就说这东西自己有的是。

        先不说会不会惊到众人,就这帮子西域人对这东西的执念,若是知道自己的身上有这玩意儿,估计整个西域的赏金猎人都会盯上自己。

        那不是没事找事给自己惹麻烦吗?还是先低调一点再说。

        不过当邵曦知道自己身上的这两颗“仙女之泪”在西域竟然成了无价之宝时,心里忍不住好一阵子兴奋。

        这不是发财了吗?这两颗“仙女之泪”现在已经不能单单用价值连城来形容了。

        若是拿着这个东西跟乌海国和白夜国的国王好好聊一聊的话,别说是金银财宝,玉石玛瑙,估计就是让他们拿自己的老婆来换,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这些做君王的人都对土地和所谓的霸业有着让人难以理解的执念,这种象征着正统地位的东西在他们的眼里跟自己的命差不多。

        当年三国时期,不就是一帮诸侯盯着一个传国玉玺直流哈喇子吗?

        想不到当初自己批量做出来的玻璃珠子如今竟有这样的价值,这让邵曦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邵曦这会儿心里算盘打得“噼啪”响,估计连远在京都大梁的萧常毅都能听到了。

        正在邵曦心里偷着乐的时候,一抬头正看到老吴望向自己的目光。

        只见老吴那两条稀稀拉拉的眉毛跳来跳去,明摆着是在心里掐着跟邵曦一样的小九九。

        估计这老家伙这会儿眼前也是金山银山和满桌子的美酒佳肴。

        邵曦一扬下巴,一个白眼翻到天上去,那意思“你这老家伙少来打我的主意”。

        老吴见邵曦这个表情,顿时一张老脸垮了下来,搞得好像邵曦欠了他八百吊钱一样。

        “那个……,小丫头,你老爹有没有跟你说,要是有人帮你们乌海国找到了这个什么‘沙漠女神之泪’,会得到多少酬劳?”

        阿里娅眨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篝火的光亮在她的眼眸中不停地跳动着,似乎老吴的话一下子燃起了她心中的希望,整个人看上去都兴奋了起来。

        “老前辈,难道您有办法帮我阿塔找到那‘沙漠女神之泪’?如果你真的能找到的话,我阿塔一定会重重酬谢你。

        “我阿塔曾经说过,如果那‘沙漠女神之泪’真的与我们乌海国皇室的宝藏一同埋藏在了乌海国的某处,若是有人能找到的话,只要肯将‘沙漠女神之泪’交给我们,那宝藏中的其他财富将会全部作为酬劳相赠。

        “我不知道那笔宝藏到底有多少,但是两百年前我们的祖先所埋藏的宝藏肯定是一笔惊人的财富,听说手里拥有这笔宝藏足可以在西域建立起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老胡一听这话哈喇子都流下来了,这里不是比喻,而是老吴真的让哈喇子从嘴角流了出来。

        两只母狗眼瞪得像铜钱一样圆,龇着满口的大黄牙,嘴巴笑得像个元宝一样。

        这老家伙做了一辈子的贼,最爱的就是钱财,如今听说有这么大一笔财富唾手可得,整个人就像被针扎了屁股一样坐都坐不住了,一个劲儿地朝着邵曦挤眉弄眼。

        气得邵曦差点又一把沙子扬过去。

        心说,你这老东西还真的是见财起意,这就坐不住了?这要是真的找到了那笔宝藏还不得把你给乐抽了?

        邵曦狠狠地瞪了老吴一眼后,转头不搭理他了,而是继续向阿里娅问道:“关于你们乌海国的皇室宝藏,我在来之前也有所耳闻。

        “只是不知道这笔宝藏是否真实存在,还是只是一个传说而已?毕竟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发现过任何线索。

        “我想这件事你们乌海国的皇室应该最清楚,难得与公主你相识,不知道可否跟我说说?”

        阿里娅虽然脸上戴着面纱,但依然能够看得出她脸上露出了灿烂而骄傲的笑容。

        “我的祖先在很多年以前曾是这片大漠上真正的霸主,那个时候沙漠上还没有这么多的小国,乌海国的疆域无比的辽阔,周边的一些部落小国也都臣服于我们乌海国。

        “所以那个时候我们的祖先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国力强盛一时,可是到了两百多年前由于外部的战争和内部的权力斗争,导致了国力严重衰退。

        “我的祖先见大势已去,也知道自己在这西域大漠中的霸主地位已经不稳了,为了防止将来乌海国遭遇到灭顶之灾,就将皇家最宝贵的财富全部都埋藏了起来。

        “若是将来乌海国真的灭国了,子孙后代也可以靠着这笔财富重新建国,以求日后恢复往日荣光。

        “这件事在我们乌海国皇室是有记录的,证明此事并非虚传,而是真实存在的,只是这两百多年来每一代国王都谨记祖先的嘱咐,不到危难之际不可去寻找这笔宝藏。

        “可谁料想在二十几年前,藏宝图在王宫中竟然被人给盗走了,这二十多年来我阿塔一直都在想办法寻回那份藏宝图。

        “二十多年过去了,藏宝图毫无下落,也没听说有人找到那笔宝藏,现在连我阿塔自己都开始有点怀疑这笔宝藏是不是真的存在?”

        听到这邵曦用眼睛瞄了一眼老吴,老吴对着邵曦咧了下嘴,然后摇头晃脑地装成没事人一样。

        抱着他那已经变形得不像样子的银酒壶“咕噜咕噜”地灌着酒,还时不时心虚地用眼角瞟阿里娅一眼。

        啥叫做贼心虚?这就叫做贼心虚。

        虽然藏宝图不是老吴偷的,但是他师弟偷的呀!

        所以这会儿老吴就好像自己干了什么缺德事一样,刚才的那股兴奋劲儿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邵曦撇着嘴角斜眼瞧着老吴,有意无意地拍了拍自己的挎包,提醒老吴那份藏宝图现在就在他的挎包里。

        老吴喝了一半的酒差点喷出来,这臭小子要是这会儿把那藏宝图拿出来,估计他得就地用手挖个沙坑把自己埋起来。

        自己刚刚才问过阿里娅找到宝藏有什么酬劳,这要是被人知道当年盗走藏宝图的人是自己的师弟,那等于是把他的这张老脸狠狠地甩在地上,一帮人用脚狠命地踩。

        丢人还不算,搞不好哪天自己被人剁碎了喂狗都不知道是谁干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