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章 特殊同行者

第五百九十章 特殊同行者

        三个人面对二三十人采取的居然是进攻的姿态,对面那二三十个黑衣人看来是对邵曦三人的实力并不了解,所以想凭借着人数的优势要快速地解决掉三人。

        从配合程度上看,这二三十人明显是经过长期的训练和实战磨合,发动进攻时配合有度,各司其职,采取了高低左右搭配的形式对三人形成合围之势。

        双方刚一接触,邵曦便能感受到上中下三路同时都有人对自己发起攻击,而不远处的石头上又有弩手对他们三人进行精准狙击。

        这明显不是马匪的风格,马匪虽然也有团队配合,但多数采用的都是多点突袭,猛打猛攻,绝对做不到像这伙人一样如此精准而巧妙的配合。

        看来这是一群有组织,有默契,并且有计划发起偷袭的杀手或是刺客。

        而且到目前为止还没看出他们此次动手针对的对象和目的。

        邵曦三人的配合很有意思,孙破云不愧被称为“破云刀”,他的打法简单直接,毫不拖沓,完全是以力破之的风格。

        只见他是不躲不闪,凭着手中那把环首刀长驱直入,直奔目标。

        被他盯上的人不管是否有其他人保护,他都是单刀直入绝不与对方缠斗,而是直接取其性命,给人一种瞪谁谁死的感觉。

        这种盯杀的战术会让被他锁定的目标内心承受巨大的恐惧,因为只要被他盯住基本上是必死无疑。

        他的这种打法同样也会对其他人形成巨大的威慑力。

        因为不管是谁,面对他这种出刀必杀的打法都会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个被他盯上的目标。

        这让那些原本想要冲到他身边与他缠斗之人都心生忌惮。

        邵曦看着孙破云这种打法,心中忍不住暗自佩服,这还真是一种不要命的打法。

        这种以凌厉的杀招直接突进的打法破开的不仅是对方的阵型,同时攻破的也是对方的心理防线。

        而邵曦则不同,邵曦采用的是利用自己精巧的身法在人群中闪转腾挪,身形所到之处流云剑也随之而到,采用的是一种见缝插针的巧妙打法。

        邵曦并没有固定的目标,剑到之处必有人死伤,所以打着打着就会发现原本围在周围的人开始躲避邵曦。

        因为邵曦人到哪,哪就会有人被放倒,所以邵曦往哪儿冲,这个方向的人就会自然而然地避开。

        这下搞得邵曦有些郁闷了,窜来窜去的变成了他追着别人打。

        而付彪不愧是军伍出身,他是一种完全配合整体的打法。

        他跟在邵曦和孙破云身后更多的是为二人做策应,替他们两人消除身边的各种隐患。

        只要发现有人想绕后偷袭,他必上前进行破坏,所以从击杀人数上来说他与邵曦和孙破云相比差得很多。

        但同时也为他们两个人消除了所有的后顾之忧,让他们可以完全不管不顾地与面前之敌厮杀。

        三人是第一次共同对敌,竟能配合得如此默契,说起来贡献最大的还就是付彪。

        由于邵曦与孙破云在打斗风格上的不同,而且武功境界上也有差距,所以此刻的付彪更多的是跟在孙破云身后。

        因为孙破云的这种打法实在是太不要命了,付彪必须要帮他清理周边可能会对他形成威胁的黑衣人。

        而邵曦则不同,邵曦打得可说是潇洒飘逸,尽显丝滑。

        整个人上蹿下跳,左冲右突,付彪实在是有点儿跟不上他的节奏,对方的这些黑衣人也完全摸不清邵曦的进攻路数。

        整个场面看上去孙破云像是一个目标明确,直取核心的冲锋者,付彪则是在他身边为他打辅助。

        邵曦倒更像是一个搅局者,将原本黑衣人进攻的阵型搅得乱七八糟,已经将这些人的配合完全打乱。

        此时后方的商队护卫也已经有人从骆驼上取下盾牌,组成刀盾配合的小队跟在三人身后向这边杀了过来。

        原本邵曦他们三个人便已经将对方搅得七零八落,这个时候再有十几名护卫跟上来,这个局势就要发生逆转。

        那些躲在石头上的黑衣弩手见状,明显是加快了射击弩箭的速度和频率,以期阻止商队护卫们的支援。

        邵曦见此情形,知道必须要采取一些措施,否则商队的护卫就算是有皮盾作为防护也免不得会再有伤亡。

        只见他一扬手朝着那几名弩手蹲伏的石堆方向扔出了一样东西,在场所有的人都没看清他扔出去的是什么。

        那几名黑衣弩手蹲在乱石附近,为了保证弩箭射击的覆盖面各自离得都不算远,恰好邵曦扔的这样东西就落在他们几人当中。

        有人发现不对,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圆形的铁丸,那铁丸在月光下闪着明亮的银光。

        还没等他们弄明白这到底是什么,只见铁丸突然炸裂开来,紧跟着便是数不清的细小银芒向周围四射而开。

        周围的几个弩手瞬间便扔掉手中的劲弩倒在地上哀嚎,捂脸的捂脸,捂脖子的捂脖子,更多的是捂着胳膊和身侧的肋部,明显是被什么东西给打中了,而且看起来伤得还不轻。

        邵曦心说,别以为你们手里边拿着几把弩我就拿你们没办法,老子手里面可是有手雷的,不炸你们个人仰马翻都怪了!

        邵曦知道自己扔出去的是颗“天女散花”,可别人不知道啊!

        这一出手可把对方的人都给惊得不轻,心说这什么玩意儿,怎么从来没见过?扔出来一个居然能伤这么多人,那还打个屁?

        只见其中看上去是个领头之人的家伙打了一声呼哨,这群黑衣人竟毫不犹豫地集体向后方撤去。

        甚至将冲在最前方的一些黑衣人扔下不管,任由邵曦和孙破云等人将其击杀也毫无援救之意。

        当邵曦和孙破云将眼前所剩的黑衣人击杀殆尽之时,撤退的那伙人已经快速地向远处遁去,瞬间便消失在了茫茫夜幕之中。

        等商队的护卫们赶到几人身前时,只剩下倒在地面上的十几具尸体,已再无活人。

        众人并未追赶,这黑灯瞎火的若是贸然追击,鬼知道前面有没有埋伏?

        邵曦蹲下身将其中几人遮住眼部的面具摘了下来,仔细一看竟都是些深眼高鼻,西域模样的刺客,再看他们手中的兵器都是些弯刀。

        中原之人大多用的是直刀,就像孙破云手中的环首刀一样刀身笔直,只在刀尖刃口处有些许弧度,而使用弯刀的绝大多数是北方和西域的马上民族。

        之所以将刀的形制做成弧形弯曲的样子,主要是有两个原因。

        一来是直刀在马背上出刀不如弯刀那么顺滑流畅,弯刀只需顺着刀鞘的弧度将刀抽出,出刀的动作小,同时在出刀的时候也可以完成一次挥砍,非常适合马上作战。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胡人的铸造工艺不如中原那么先进,打造出来的刀具若是笔直的刀身,从强度上无法与中原的直刀相比。

        而打造成弯刀可以间接通过刀身的弧度来增加强度,不至于轻易地使刀体断裂。

        这个就有点与拱桥的原理相同,通过弧度增加受力面的强度,这也是北方和西域胡族通过自己的智慧弥补了铸造技术上的不足。

        所以通过兵器的形制也可以判断出偷袭的这帮人都是西域人,而非中原的刺客。

        众人在这些尸体上翻找了一番,并未找到什么能够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

        于是邵曦站起身,让商队的护卫们将这些尸体拖到一旁用沙子掩埋,不然的话血腥气太重,会招来附近的野兽和狼群。

        回到骆驼围成的营地内,众人也没心思入睡了,便围在篝火旁开始谈论起今夜遇袭之事。

        这场突然的袭击让商队损失了几名护卫,还有几个重伤的需要人照顾,一战下来也可说得上是损失惨重。

        毕竟这些护卫不能白死,回头泰和商行要对其家属进行一番抚恤,除了此次出行的酬劳还要额外再多给些银钱以示安抚。

        这提着脑袋的行当也真是不好干,做商队护卫每次出行也都是冒着丢掉性命的危险。

        “这些袭击者看上去都不是中原人士,更不像是沙漠中的马匪,从他们的身手和配合来看倒像是经过训练专门干这种勾当的。

        “究竟是什么人派他们来袭击我们这样一个商队?他们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孙兄你一打眼就看出他们不是马匪,不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邵曦在袭击刚发生的时候心中猜测对方不是马匪,是因为明显看得出对方是经过精心准备的,行动极其隐秘、谨慎,绝不像是出来寻找商队与他们偶遇的小股马匪。

        但那也只是邵曦的猜测而已,他并不确定。

        这茫茫大漠之中马匪帮派众多,谁也不敢说哪一股马匪不具备这种素质,而刚刚孙破云在提醒自己和付彪的时候语气却是十分的肯定。

        这证明他非常确定对方的身份,也证明他似乎是知道些什么,或者说是对自己隐瞒了些什么。

        孙破云见邵曦这么问自己,看上去有些欲言又止,邵曦只是看了一眼孙破云的目光,心中便已经有了一个八九不离十的答案。

        “她是谁?或者说她到底是个什么身份?既然我们能一路同行,便证明我们彼此信任,信任的前提是我们应该相互坦诚,而不应该有事情相瞒。

        “刚刚这群人不是马匪,他们的目标也不是那孩子,更不是商队的货物,那么他们的目标只会是她,所以她到底是谁?你的雇主又是谁?”

        邵曦抬手指了指不远处将陆云翔搂在怀里的阿里娅,转过头再次看向孙破云,眼神中似有询问之意,又似是所有的事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孙破云看着邵曦望向自己的目光,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略微犹豫片刻,最后还是开口说出了实情。

        “你说得不错,既然同行便该彼此信任,那我也就不再隐瞒了,我此次的这桩买卖是受雇于乌海国的国王——麦吉德,而阿里娅就是乌海国的公主。

        “她一个人背着国王跑出来想要独自到中原游玩,麦吉德国王本想派人出来寻找,可奈何乌海国与中原之间还隔着这个白夜国。

        “而两国常年以来关系紧张,恩怨也是由来已久,所以无奈之下才悬赏请中原人前去将他的女儿寻回,恰好当时我就在乌海国,由于此次的赏金十分丰厚,我便接下了这桩买卖。

        “刚刚回到玉龙关便被我找到阿里娅,她并不愿意随我一同返回乌海国,我只好锁了她的双脚,打算将她带回乌海国交给国王。

        “可是返回的这一路还是要途经白夜国,不知道是如何走漏了消息,今夜袭击商队的这些人应该就是白夜国派出来的,他们的目标应该就是阿里娅。”

        孙破云的这番话,除了邵曦,跟前的几人都是满脸的惊讶。

        想不到一路与他们同行的这个西域的小姑娘居然是乌海国的公主,这若是在路上出了什么差错,他们商队到了乌海国岂不是自讨苦吃?

        孙立昌脸上露出了不悦之色。

        “这么重要的事,你为何不早告诉我们?幸好今夜没出什么差错,若是这姑娘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泰和商行还如何再到乌海国去做生意?

        “虽然知道你隐瞒此事也是为了能够确保一路平安,可也总该跟我们打个招呼啊!”

        坐在一旁的邵曦心中了然地点了点头。

        “果然如此!孙兄之前提醒我对方不是马匪的时候,我便想到能让人如此大费周章夜袭商队一定是另有目标,而唯一能让我想到的人就是阿里娅。

        “从对方袭击的规模和这些人的身手来看,阿里娅的身份绝不寻常,果然被我猜中了,她居然是个公主!

        “不过有件事我不明白,乌海国与白夜国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能够让白夜国不惜对乌海国的公主下手?

        “若是我判断不错的话,他们此次前来应该并非只是行刺那么简单,倒更像是想将人绑走。

        “要知道,杀一个人可比绑一个人简单容易得多,那么他们为什么想绑走阿里娅?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们想通过阿里娅得到什么?”

        邵曦话音刚落,便听到阿里娅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你们不用猜了,还是由我来告诉你们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